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刘凤刚:写在胡佳出狱之前]
维权网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所外就医,劳教期间遭受酷刑
·遂宁市公安局对陈卫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西安公民遭传唤、监控
·西安福景家园开发商逾期四年不交房产证
·河北命案访民在京集体联名请求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监督督办河北的司法腐败
·江苏省政府责令南通政府公开征地信息
·网传中国茉莉花革命,合肥异议人士沈良庆等人遭警方“谈话”
·传中央领导视察吕村,上访村长裴富贵被警察抓走
·黑龙江安达陈秀娟对劳教酷刑的控告
·李红卫诉公安机关非法拘留案开庭
·湖北枣阳市当局冲击基督教法律学习活动
·快讯:陈卫太太被遂宁警方传唤
·湖州市公安局官官相护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湖南维权人士周志荣失踪,黎建军被传唤
·河南籍青年袁峰因传播“茉莉花革命”被治安拘留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6天,幼子急需就医
·安徽民运人士钱进今天上午被抓走
·陕西访民秦钰被公安抓走,北京展开对访民大搜捕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警方带走后未归
·山东大学强制孙文广教授腾房(图)
·安徽异议人士张林失踪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被警方带走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控制在武冈不准外出
·天津反腐维权人士张建中再次被软禁
·张林被警方带走,李海再次失踪
·郑大靖等200余名访民被关久敬庄黑监狱
·安徽维权人士被软禁、跟踪
·浙江民主党员来金彪被软禁家中不能去医院看病
·广东异议人士郑创天被刑事拘留
·江苏访民郝秀侠等人被抓往久敬庄关押
·北京基督徒刘凤钢被阻止周日敬拜
·安徽民主维权人士张林被抄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3期
·六名蚌埠民运人士遭打压,其中一人迄今下落不明
·何德普:致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司法部长吴爱英的公开信
·西安高新区拆迁办深夜强拆我家住房
·两会来临,谢福林妻子遭全面监控
·北海许坤案今日开庭,北海政府草木皆兵
·北海许坤构陷案开庭之一:滕彪未能出庭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二:有村民在庭外被打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三:BBC记者采访受阻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四:旁听席大量空置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被关精神病院
·蚌埠民主维权人士钱进被关进南京军区精神病院
·安徽蚌埠民主维权人士钱进简况
·张林、王庭金探望被关入精神病院的钱进
·祸国殃民的陕西地方黑保护伞
·福建维权人士纪师尊、吴华英被截访人控制
·被关精神病院的钱进家人受到威胁
·关于山东烟台福山区失地农民依法上访遭非法被禁问题致两会代表公开信
·枉成明被关拘留所,李任科在软禁中绝食
·刘杰:致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实名举报
·方草抗议抄家及任意扣押她的电脑
·潜江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
·维权人士魏强被刑事拘留
·广西访民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安徽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暴徒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湖北访民许万英老人再次被关黑监狱
·野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并抄家
·西安交警打伤我孙子四个多月没人管
·福建访民卓友桂两会期间再进京诉求
·中共给现役军人提工资引发企业军转干部反弹
·维权人士郑创添网上发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罪”刑拘(附通知书)
·河南访民刘先枝在京遭绑架
·广西14名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抓捕
·在京桂籍访民被遣返
·两会在即广西访民频频受扰
·西安碑林区城改办的强盗行径
·古川幼子呼唤其回家,枉成明妻子忧虑病倒
·安徽残疾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保安暴打
·陈卫太太再次被遂宁国保传唤
·安徽维权人士姑鹤被抄家
·快讯:选举专家姚立法再次被绑架后失踪
·广东劳工维权者李原风遭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抚顺营救被关访民被殴打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病情加重急需保外就医
·快讯:维权人士刘杰被黑龙江农垦抓走
·中国公民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关于撤销刘翔等人的政协委员”建议书
·快讯: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再次被警方传唤走
·300余无辜上海访民被遣返关押
·杭州上访维权人士徐传松又被监视
·杭州多人被软禁,朱虞夫、魏水山被刑拘
·快讯:贵州异议人士莫建刚被刑事拘留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4期
·警方严控广州茉莉花集会散步点
·出狱的幸清贤被成都国保押送贵阳,陷于困境
·蚌埠民运人士张林等人探望钱进遭国保阻止
·上海维权人士万金德被截访再受监视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莫名其妙的传票
·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卓友桂被治安拘留
·吉林访民高丽苹被截访者打伤住院
·潜江多位访民被限制人身自由
·截访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多位访民入医院抢救
·维权人士刘杰被抓回软禁于逊克农场招待所中
·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法院已受理董立华诉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案
·上海上访维权者曾霞敏等多人被关到看守中
·两会代表惧人民,人民政府压人民
·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未果,多人被威胁
·中共陕西省委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
·福州上访维权者林应强从“黑监狱”中求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刚:写在胡佳出狱之前

   警车、警察、手铐、脚镣、高墙、电网、端抢的武警士兵。
   
   拉着警笛囚车伴随着尖厉的刹车声骤然停在地处天津潮白监狱门前,时间是2008年5月7日下午,看着气势汹汹的狱警,我对胡佳说:“这就是共产党的刀把子。”胡佳指着荷抢实弹的武警对我说:“这就是共产党的刀尖了。”
   
   我和胡佳同带一副镣铐走下囚车,解除诫具后,我提起胡佳两袋沉甸甸,里面装满书的提包走在前面,胡佳腋下夹着我俩铺盖在后面,紧跟我俩身后是手拿警具的数名警察。当我俩走到狱中岔路时,被警察喝住,令我往岔路的右边走,令胡佳往左边行,我只好放下胡佳两提袋书,从胡佳腋下接过自己的铺盖道了声:“多保重。”朝监区走去,我两步一回头,看到胡佳虚弱、消瘦的身体斜跨着一个提包,一只手夹着铺盖,另一手提着提包,吃力的,一步步挪着。周边身高马大的警察们,竟没有一个伸出手帮一下,泪水摸糊了我的视线,这情景将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储存在我的心目中。

   
   胡佳夫妇本世纪初在万延海的「爱之行」民间卫生机构搞艾滋病调查,我也曾带他爱人曾金燕和她的同学们到北京郊区密云县大城子乡搞社会调查。07年我出狱后当局限制我人身自由,在参加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生日聚会那天,遭到两名警察和两名便衣的殴打,胡佳得知后及时给予呼吁和对当局违法行为给予谴责。胡佳还对全国十佳律师高智晟的不幸遭遇十分关心,并深入险地看望维权盲人律师陈光诚,我也到过胡佳住处看望过陈光诚妻子袁伟静,记得07年初冬,我亲眼看见,胡佳夫妇在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严密监视下,在朝阳医院喜得千金胡谦慈时情景。就在胡佳被捕的当天上午,我还在家与胡佳网上聊天。万没想到,几个月后,我俩却被当局投入监狱。
   
   2008年8月27日,北京奥运后,监狱内部发行的「首都监狱工作报」上刊登着我俩的简讯:“2008年5月7日,备受中央领导同志关注的危害国家安全罪的胡佳、刘凤钢来到我监狱,监狱立即启动紧急预案,制定改造措施,现在二犯认罪、悔罪情绪稳定。”许多服刑人员传看完该消息后,拿给我看。我看后十分气愤,当即向监区郎教导员反映该报不实的报道,第二天又向监狱狱政徐小河科长通报并表示抗议。在我出狱的当天就此事到清河检察院立案,就在我写此文的前不久,曾亲自从北京到天津茶淀清河检察院,询问案件进展情况,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胡佳是一位正义感很强的人,同时又是一名很热心的人,记得刚入狱不久我俩在医务室巧遇,当他得知监管局不许我与家人联系时,对我说:“别急,我会叫曾金燕给你送钱和圣经来。”我非常感激说:“谢谢,恐怕曾金燕也送不进来。”
   
   胡佳在潮白监狱所在的监区是严管监区,也就是高度戒备级,据同胡佳一起练队、由二监转到潮白监狱,后调到我所在的监区的服刑人员讲:包夹胡佳的囚犯有六名(注:包夹,为包围夹住之意,包夹犯唯狱方指定,职责为每天把被包夹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写成报告上交,特殊情况每15分钟报告一次,一般包夹犯每月减刑改造分为满分,年底得立功奖),不许任何服刑人员接近他,连上厕所都得清场,有一次我在监狱领囚服处碰到胡佳,他对我讲:他与曾金燕会见时,狱方故意在接见听筒里放杂音,使他夫妻二人无法交流。
   
   我与胡佳在狱中最后一次见面是08年10月1日,那天早晨升国旗,也真奇怪,我在监狱遇到几次升国旗,竟没有一次顺利的,不是旗杆出了问题,旗子升半截不动了,就是音乐放一半没声了。要么就是麦克风声时隐时现。你在看那些狱警向国旗敬礼的样子,胳膊抬得有高有低,手心有朝前的也有朝下的,帽子也不端正。撤离时胡佳用手指在自己胸口上向我显示一个v字形。
   
   记得有一次狱政科徐小河找我谈话,问我是否认识胡佳,我说认识,并且对他说:“胡佳是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又是一名佛教徒,为人十分谦和你们不要为难他。”可不久就听说胡佳进了小号(关禁闭)。是因为向人阐明自己要人权不要奥运思想,再后来又听说胡佳调离潮白监狱,在国际还得了萨克洛夫人权奖。
   
   再有一个月,胡佳就要刑满出狱了,但他的自由是加上引号的,就像我们一样经常被警察看着。“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搞特色社会主义,邓小平先生提出叫一部分人富起来,特别是党员先富起来,我也套用邓先生的话说:社会转型初期,叫一部分人自由起来,特别是有信仰的人先自由起来,当然指的是思想自由。
   
   真正的自由是在人的心灵间不被罪的辖制,一个人尚且如此,一个国家更是这样。
   
   刘凤钢
   
   2011年5月26日晨
(2011/06/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