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西安长乐坡村民用铁叉防备拆迁打手]
维权网
·河南访民刘先枝在京遭绑架
·广西14名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抓捕
·在京桂籍访民被遣返
·两会在即广西访民频频受扰
·西安碑林区城改办的强盗行径
·古川幼子呼唤其回家,枉成明妻子忧虑病倒
·安徽残疾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保安暴打
·陈卫太太再次被遂宁国保传唤
·安徽维权人士姑鹤被抄家
·快讯:选举专家姚立法再次被绑架后失踪
·广东劳工维权者李原风遭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抚顺营救被关访民被殴打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病情加重急需保外就医
·快讯:维权人士刘杰被黑龙江农垦抓走
·中国公民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关于撤销刘翔等人的政协委员”建议书
·快讯: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再次被警方传唤走
·300余无辜上海访民被遣返关押
·杭州上访维权人士徐传松又被监视
·杭州多人被软禁,朱虞夫、魏水山被刑拘
·快讯:贵州异议人士莫建刚被刑事拘留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4期
·警方严控广州茉莉花集会散步点
·出狱的幸清贤被成都国保押送贵阳,陷于困境
·蚌埠民运人士张林等人探望钱进遭国保阻止
·上海维权人士万金德被截访再受监视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莫名其妙的传票
·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卓友桂被治安拘留
·吉林访民高丽苹被截访者打伤住院
·潜江多位访民被限制人身自由
·截访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多位访民入医院抢救
·维权人士刘杰被抓回软禁于逊克农场招待所中
·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法院已受理董立华诉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案
·上海上访维权者曾霞敏等多人被关到看守中
·两会代表惧人民,人民政府压人民
·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未果,多人被威胁
·中共陕西省委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
·福州上访维权者林应强从“黑监狱”中求救
·山东莱阳王凤美在北京被抓回关入黑监狱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邵阳国保带走
·冯正虎被警方带走逾6日仍未回家
·广州孙德胜因写反专制字而被刑拘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南通市多名上访维权者被监视
·贵阳维权人士目前被控制状况
·安徽访民黄克锦夫妇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
·广州国保威胁独立作家野渡家人不要请律师
·山东省济宁维权人士张军被关精神病医院
·北京律师金光鸿前往武汉会见李铁再次被阻
·南通张娟等三访民被关久敬庄
·潜江5位计划生育受害者被截访后失踪
·维权人士幸清贤被送回成都,曾宁被警方传唤
·徐伟、靳海科十年刑满即将出狱
·合肥异议人士葛山华屡遭传讯
·河北石家庄市访民马丽君两会期间被带到海南“旅游”
·枉成明被警方从拘留所接出后软禁
·浙江网友郭卫东被刑事拘留,所拘人员涉及十余省市
·浙江访民舒小远控告村镇干部贪污反遭毒打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5期
·福州林应强等上访人被关“黑监狱”,地方政府送钱给黑保安
·西安信访官员这样答复我们对不对?
·南通市访民王琴今又被关“黑监狱”
·陆大椿出狱后被监视居住,身患多病急需治疗
·辽宁省访民李巧莉被关黑监狱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超过3天,家中电话被限制
·因与孙文广教授一块到英雄山演讲,济南维权人士巩磊被传唤
·贵州部分异议人士获自由,陈西等人再被警方带走
·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警方约谈时留下《遗书》失踪
·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山东临沂强拆受害人张双印被软禁在医院
·湖北访民武立娟绝食7天抗议非法关押
·四川李宇失踪,警方阻止村民与陆大椿接触
·辽宁凌源市上访24年的贾凤芹遭非法拘禁
·老虎庙面临被迫搬家困境
·陕西八县退伍兵到省政府抗议
·云南独立作家许晖被警方带走后失踪
·维权网网站被破坏数月,近日出现假冒推特
·武汉李铁案被快速转到法院
·潜江政府为阻止姚立法接受采访将其绑架
·广西多名访民被截回 一人被国保抄家
·成都市违背中央精神强征土地
·安徽工伤职工刘佳佳要求补发工伤待遇
·重庆访民孙利秀在国家信访局遭羞辱
·访民梁其林的妻子被政府和黑社会毒打
·美国记者采访北海白虎头村遭阻
·我除了到陕西公检法喊冤还有什么办法?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政府打压仍在持续,何杨、陈云飞被警方带走
·南通平潮镇政府对抗市政府拒绝信息公开
·四川中江官商勾结强拆民房
·成都“链子门”事件中的曾荣康刑满,但仍被监视居住
·人权与主权关系的调查状况
·北京某学校教育乱收费现象屡禁不止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6期
·福建访民林发珍在“黑监狱”中向外紧急求救
·南京市民自发聚会抗议砍梧桐树
·重庆访民霍之洪被关精神病院
·湖北访民许万英被关黑监狱患病得不到医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安长乐坡村民用铁叉防备拆迁打手

   
   我们是西安市灞桥区十里铺街道办事处长乐坡村民。2009年,西安市地铁1号线工程占用我们村13户村民的房屋,村长周明轩、村支书贾明芳借给这13户村民建安置房之名,私自占用我们村长乐东路南边的40亩土地建商住楼,取名“长乐壹号”。 建楼的资金是村干部、街道办、灞桥区政府官员及其亲属共同筹集的。设计楼高31层,底部4层为商铺,住房有2000套,地下是500个车位的停车场,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村干部说其中给村上分1万平方米,给这13户卖5千平方米,收购房款512万元。这1万5千平方米只占建筑总面积的5%,95%的建筑面积所有权归上述投资人。楼房建成使用后的物业管理也归开发商。就这样,我们村集体的土地被村干部、街道办、区的官员合伙借机窃取,大发横财。在建楼的同时,村长、支书已建起了售楼部,向社会出售住房,每平米4900元至5000多元不等,现已出售200多套。
   
   我们村未被列入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名单,但在2010年12月,村委会擅自在我们村成立了拆迁办公室,成员是村干部和他们的亲信,还有一些是劳改、劳教释放人员,共80多人,每人每天发工资100元,还包饭店,公款集体吃饭,已花费集体资金200多万元。拆迁办人员先后六次放话,要对我们全村进行整体拆迁改造。拆迁办至今没有发布过拆迁公告,没有公布过拆迁补偿方案,对村民欺骗、诱惑、威胁、恫吓、殴打,要村民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并威胁租房的商户和居民,造成现在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租房户搬走,村民的收入半年来损失3000多万元。从2011年4月30日起,我们村的户口已经被冻结。
   

   我们村有800多户2500多村民,现早已没有耕地了,村民主要靠出租房屋为生,年总收入达8000万元之多,在我们村居住或经营的租房人口有近10万人。村干部擅自借机占用临街的40亩地建商住楼,整体拆迁我们村,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连口头告知都没有。这些干部太为所欲为了,侵吞集体和村民的资产比处置他们自家的事都随意。
   
   2011年5月17日,1200多名村民封堵了“长乐壹号”工地大门,阻止非法施工。5月25日,上千村民在村中游行,高呼:“坚决拥护国务院政策,反对违法强制拆迁!”“罢免村长,打倒贪官!”等口号。村长周明选雇用上百名打手保护工地,威胁村民,周明选扬言:“长乐坡的拆迁改造,有打死十个村民的名额!”十里铺派出所的十多名警察,也开着两辆安有广播摄像设备的警车到堵门现场来过两次,说我们村民行为违法。村民质问道:“村长的这个工程没有经过村民讨论,非法占用集体土地,没有合法手续,是个黑工程,合法不合法?我们阻止应该不应该?”“公安部明令公安机关不得介入拆迁纠纷,你们这样做对不对?”从5月17日至今,村民们一直封堵“长乐壹号”大门,面对村长雇佣的打手,村民们买了一百把铁叉(一种长把儿安有两个长尖齿的农具),准备自卫,保护集体资产,保卫家园。
   
   为了威胁逼迫村民搬迁,村长的亲信同伙对村民大打出手,先后有村民孙立民、贾新民、安建民被打伤住院。
   
   我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有1700多人,反对拆迁的有1380人。今年2月中旬,900多名有选举权的村民签字按手印,要求罢免村长周明选。罢免动议案2月中旬提交灞桥区民政局,抄送十里铺街道办事处。按规定,灞桥区民政局应该在1个月内给我们答复,现在3个多月过去了,没有见区民政局的回音。
   
   从2011年1月21日,我们就开始上访,从十里铺街道办事处到灞桥区政府,到西安市人民政府,到陕西省政府,5月初,5名村民代表到北京全国人大、国务院信访接待中心、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土资源部上访。这些部门收了我们的上访材料,至今没见解决问题。
   
   西安市灞桥区十里铺街道办长乐坡村
   
   1380名村民(签字按手印)
   
   2011年5月31日
   
   
   西安长乐坡村民用铁叉防备拆迁打手

(2011/06/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