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姚立法:评《独立参选人应从微博回归现实》一文的无知和无耻(一)]
维权网
·湖南被拆迁户到长沙市政府请愿被抓
·上海访民金月花申请游行被警方带走并抄家
·榆林市政府这样打发养路工对不对?
·桂林两农民反征地被逮捕
·郧西两访民前往中南海递交上访材料被抓
·潜江数位农民到法院就行政诉讼案讨说法
·安徽合肥暴力拆迁,农民伤重入医院
·失踪两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回到家中
·南通严美兰控告信访局长涉嫌非法监禁罪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对被刑拘提起申诉
·长沙200余名拆迁户到省政府抗议被冲散
·河北访民王秀枝誓死维权经历
·湖南佳惠百货员工上千人上街维权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正式逮捕
·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 被害者家人不平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快讯:北海维权村长许坤被判刑四年
·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韩颖母女诉乡政府案
·维权人士单亚娟被关黑监狱无处讨公道
·民主人士丁矛先生在看守所病重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被劳教
·湖北见义勇为农民陈俊杰被关看守所
·北海维权村官许坤狱中情况堪忧
·中国民间选举观察员杜全兵被警方绑架
·滕彪失踪70天后回家,又传李方平失踪
·北海许坤案:70万人关注的网帖被删
·北京吴丽红不满拆迁被列为“稳控人物”
·安徽受污染农民因索赔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青年记者张贾龙被警方约谈,失去联系超过60小时
·四川容县官商勾结,煤矿工人投诉无门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获释回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2期
·只缘一句话,北京齐月英被拘留15天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山东公益维权人士孙万宝被传唤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吉林访民邓志波向全国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四川大集体职工再次到成都铁路局示威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就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湖北访民许万英受到死亡威胁
·薛明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母亲失踪多日
·济南拆迁再次断水,王文虎呼吁媒体关注
·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黎雄兵又与外界失去联系
·北京海淀房管局拒绝信息公开,韩颖向法院起诉
·大靖、武立娟等人呼吁金融系统买断职工共同维权
·厦门陈学梅怒砸厦门市政府招牌拟被劳教
·新沟桥户籍警周光建率人上门逞凶紧逼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生存权受到威胁
·湖南多名民主维权人士因李旺阳即将出狱而受到警告
·湖北曹劲柏因“茉莉花集会”被反复关押后取保候审
·合肥访民胡东圣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合肥肥东县400城管、黑势力与警察为强拆打伤村民
·湖南道县村民维护林权27人被抓,5人受重伤
·合肥残疾人苏伟在社居委自杀,家人置疑政府做法
·“链子门事件”二审5月10日在乐山市中区法院开庭开庭
·北京访民吴丽红外出,官员和警察强行“陪同”
·就“邳州征地专打女人灌屎扒裤”事件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独立候选人竞选演讲遭警方驱赶而中断
·成都“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的律师欲参加开庭受法院刁难
·深圳陈书伟因发倡议声援徐武而被限制行动
·倪玉兰律师在看守所病情加重
·无锡建设局反复无常,王建芬的房屋被折腾成危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姚立法:评《独立参选人应从微博回归现实》一文的无知和无耻(一)

   
   《环球时报》5月30日社评——《独立参选人应从微博回归现实》(以下简称"回归")一文,无知和无耻到令人看不下去和不能容忍的地步。
   
   比如,“回归”开篇即说,“中国县乡人大正在换届,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均出现了人大代表的独立参选人。”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关于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的通知》要求:自2011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将进行新一轮换届。 “北京、上海、成都等地”的“县乡人大正在换届"吗?“回归”一文的作者,你调查过没有?你去问问,除江西和山西省的部分县乡外,全国3.5万余个县、乡两级的换届选举委员会到今天成立了没有?
   

   又比如,“回归”一文第二自然段中“基层人大代表都产生于具体的社区”的说法,是典型的无知。不知“回归”一文的作者此前参加过选举活动没有。基层人大代表应由选区的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非“回归”一文的作者所说的“都产生于具体的社区。”
   
   再比如,“回归”一文的第二自然段中,“这些代表通过微博得到的支持”的说法,自相矛盾。一时说独立参选人,同时又说他们是“代表”。
   
   “回归”一文的作者,妄加结论——“他们当中多数人当选的可能性很小。”我要问“回归”一文的作者,你怎么不说清楚呢?独立参选人只会因遭遇非法的选举,才被你言中呢?我可以肯定的说,选举过程只要比较依法,独立参选人90%以上都会当选。
   
   “回归”一文的作者还讲:“他们中如果有的人当选后公开与现有体制不合作,中国社会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准备。”“回归”一文的作者,你这不是危言耸听是什么?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大代表是代表大会的主体,也即代表大会的工作人员。代表法赋予代表“与现有体制不合作”的权利。比如代表在会议期间各种会议上的发言,不受法律追究,这是代表法的规定。 只要当选者是合法选上的,他就依法代表所属行政区的人民。比如有权对法院工作报告投反对票。比如有权领衔或附议提出罢免“一府两院”领导人的罢免案。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决定问题(包括选举、补选、任命和罢免国家机关领导人员,通过法规、决定和决议,决定组织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等等),执行的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即必须获得全体代表的过半数赞成,始得通过。
   
   在此我们不禁要问:“回归”一文的作者担心“有的人当选后公开与现有体制不合作”是在为谁担心?文中说的“现有体制”指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体制?有没有一个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之上运行的体制?
   
   再说,选区的选民对其选出的人大代表,有对其罢免的权利。对选民放心就不需要“回归”一文作者所代表的人的担心。而有对选民不放心的人会是代表选民利益的人吗?这样的人担心独立参选人当选后“公开与现有体制不合作”,会是在为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选民着想吗?
   
   附:环球时报社评
   
   独立参选人应从微博回归现实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30日09:35 环球时报
   
   中国县乡人大正在换届,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均出现了人大代表的独立参选人。这一现象在中国社会仍属个别,但在互联网上有较大反响。特别在微博上,几名参选人都获得不少支持者。这是中国政治生活的新课题。
   
   独立参选人过去就在中国的基层人大选举中出现过,今年的情况是,他们的声势通过微博得到了放大。由于基层人大代表都产生于具体的社区,而微博很容易把全国有共同政治倾向的人,甚至包括海外的同情者都聚合到一起,这些代表通过微博得到的支持,与他们在社区得到的支持通常并不一致。他们当中多数人当选的可能性很小。
   
   但按照政治规律,如果独立参选人越来越多,他们中某些人最终当选基层人大代表,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现在要问的是,他们中如果有的人当选后公开与现有体制不合作,中国社会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准备。
   
   独立参选人中,最受互联网关注的,是那些一直在学习西方反对派的人。他们在试图把中国求同存异的包容性文化,推向对抗性文化。现有体制对这部分独立参选人的不适应几乎是必然的。以往公开选择对抗态度的独立参选人没有一名当选,对于他们未来如果当选会带来什么政治效应,目前中国社会显然不清楚,因此议论纷纷。
   
   中国社会现在已经存在一些对抗性情绪是现实。如何对待这种情绪,是否允许它们从互联网走向现实社会,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国社会同样没有考虑成熟。目前现实社会对此持坚决支持态度的人并不多,尽管在微博上这个话题被炒得很热。
   
   独立参选人无论个人是怎么想的,他们的实践总体看是要把中国“选拔+选举”捅开一个缺口,把西方式选举引进中国。如果在早些年,几名独立参选人获选的示范效应有限,他们可以作为试点慢慢影响社会,但在互联网和微博时代,他们的示范效应有可能被放大,这也是现有体制谨慎对待他们的原因之一。
   
   中国社会在思想层面呈现出分裂的苗头,一些独立参选人的作用如果只是不断给这个趋势加码,就会伤及中国社会无论如何都不可缺少的凝聚力,也就会引来更多的不安。
   
   中国社会总是要前进的,中国政治体制也需要改革的推力。独立参选人来自于体制外,因此对体制的触动总是新鲜的。这种力量到底是破坏性的,还是建设性的,实际上取决于整个中国社会能否把握好这种触动的角度、力度和态度。中国的历史表明,政治力量是什么“性质”,不仅取决于它们的构成和出发点,还常常取决于它们自我运用的过程和方式。
   
   我们认为,某些独立参选人越是受到微博的关注,越应注意别刻意突出自己同现有体制的对立,仅仅用这种方式拉选票,会破坏中国社会目前的运行规则。
   
   中国政治现实的弹性不会是无穷大的,试图突破它的临界点不是负责任的表现,这与中国改革的基本原则相悖,是在中国社会内部制造政治风险,因此它能推动中国政治进步的概率极低。相反,如果他们在个人参选时充分尊重社会的利益,他们行为的正面意义就会增加。
   
   对对抗性意见,中国政治总体上表现出用更大弹性包容它的未来方向,它的路径显然是当前的体制不断“扩容”,而不是它从外部被“改造”。独立参选人应主动把自己的努力与中国政治改革的大方向结合起来,从自己的独特角度为国家政治生活增添活力,这有益于他们获得成功,也会使他们的实践对中国的前进更有意义。▲
(2011/06/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