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湖北访民王思雄因欲见胡主席上访被打断腿]
维权网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
·西安市未央区李下壕村遭遇强拆,离休老军干遭受殴打
·长沙市各区县遭强拆户控告国家工作人员涉嫌私设黑监狱,滥用职权非法拘禁
·北京女子监狱阻挠梁波签署委托律师投诉的委托书
·济南中院立案庭法官程军,见人状告政府就溜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六)
·成都三访民欲参加庭审旁听被刑拘案(续)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出狱
·天网黄琦刑满回家,各地朋友为他接风
·各地异议人士为刘贤斌父亲85岁祝寿
·安徽宿州访民梁茂荣被逮捕
·迟到的“6、4”22周年祭——贵州人权研讨会
·齐崇淮涉嫌敲诈勒索罪、职务侵占罪辩护词
·齐崇淮自我辩护词
·选举专家姚立法接美国使馆电话后被限制人身自由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8期
·重庆渝中监狱张起近况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地方拘留
·众访民到联合国驻京处抗议中国政府严重侵犯人权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劳教期满时被宣读告知书
·安徽农民王德东因反抗强征土地自焚被逮捕
·湖南长沙遭非法拘禁的公民继续依法维权,省检察院表示7日后给答复
·辽宁访民马静控告吉林省高法枉法判案
·北京异议人士热烈欢迎胡佳先生出狱
·刘凤刚:写在胡佳出狱之前
·长沙公民曾武以死抗争千余人的强拆队伍
·长沙500余名被拆迁户到市政府抗议游行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七)
·西安黎明村村民要见杨局长
·河南访民宋玉霞10岁女儿被强奸,公安不立案,上访被劳教
·重庆“一坨屎”劳教案继续被关注,维权人士赴渝寻找方迪未果
·河南访民陈小圈控告法院枉判被劳教
·安徽访民在中央巡视组驻地阻止警察抓人
·广西北海维权律师杨在新被刑拘
·深圳观澜电子厂数百名工人大罢工
·蚌埠当局违反承诺将钱进继续关押精神病院
·中铁二局勾结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侵害退休职工利益
·武汉市青山区一拆迁户遭持枪绑架、殴打,家属报警警察无所作为
·北京张悦等维权者向四机关申请19项信息公开
·中铁二局退休工人维权与警察发生冲突
·贵阳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维权抗议医院被搬迁
·南通栾楚玉等诉政府不作为,法院竟拉起警戒线
·成都访民陈茜女士应最高法院之约去北京再次被绑架失踪
·访民状告“安元鼎”黑监狱,公检法拒绝立案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八)
·许万平妻子探监遭到殴打
·维权人士前往天津迎接北京王宇律师出狱
·广西一批老干部编写上访实录
·袁伟静辗转发求救信,软禁中的陈光诚夫妇遭遇酷刑和抄家
·石家庄上访维权人士马丽君被拘留后面临劳教
·陕西省政府的老爷们,孙家湾的村民又来咧!
·北方律师团为广西四律师提供帮助
·潜江小组会议禁止姚立法接打电话及与人交谈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九)
·广西律师奋起为被抓律师维权
·对钱进“被精神病”问题的呼吁
·长沙维权公民曾武、段静玲夫妇因拒接法院传票遭绑架拘留殴打
·北京徐香玉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拆迁许可证
·四川陈卫案已移交检察院,律师前往会见再次遇阻
·京福高速铁路工程合肥段因拆迁发生冲突
·访民王吉祥遭截访人殴打头破血流
·民办教师被刑讯死,援朝老兵20载难讨说法
·河南访民李大茹财产被征用难获赔偿
·选举专家姚立法家中深夜被数次砸破窗户
·广东省惠来县维权老村长李乃地因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遭刑事拘留
·合肥市经济开发区警民冲突之调查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9期
·济南访民相约赴京鸣冤,政府官员组织截访
·江西新余村妇因揭露违规征地被强制结扎
·请看西安农民惠咉凯自焚的照片
·广州英德市上访维权老兵钟树财被告警方带走
·济南强迁受害11人联名控告市长张建国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拘留后面临劳教
·杨金柱向全国律协汇报广西律师案案情,呼吁释放被拘律师
·中国选举专家姚立法先生失踪
·中铁二局“95违规内退”职工维权再次被拒之门外
·全国律协关注广西四律师被捕案专题听取汇报
·独立候选人李思华疑面临被起诉
·王莉萍用漫画顺口溜抨击贪腐
·王莉萍用漫画顺口溜抨击贪腐
·成都民运人士余刚在广州公开宣传民主人权
·安徽数百名老兵到省委上访
·艾未未被羁押80天传出获取保候审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十)
·合肥上百残疾人要求政府处理殴打残疾人事件
·维权村长李乃地向政府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
·多位访民到民主同盟会递交材料时被抓
·成都市民发放小册子帮助访民用法律武器维权
·关注酷刑受害人:实用心理知识
·法律咨询(11):《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主要的几种管辖
·西安高新区把三千四百多万补偿款弄到哪去了?
·艾未未获释回家,文涛等人仍无下落
·成都商人陈茜如何被逼成访民
·南通栾楚玉等继续赴京上访维权
·上海马桥农民申请七月一日游行示威
·广东惠来县老村长受村民之托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遭逮捕
·重庆访民林永良控告法院暴力执法致残
·访民袁明君到公安厅上访,孙帮英被非法拘禁
·重庆多位访民到监察部上访被抓后失踪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进入第五天
·成都访民陈茜被软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北访民王思雄因欲见胡主席上访被打断腿

   
   (维权网信息员刘涛综合报道)6月7日,本网信息员联系上湖北访民王思雄,了解到他因上访被殴打,双膝被铁锤砸至粉碎性骨折的惨况。
   
   2011年5月31日至6月3日,胡锦涛主席在湖北考察工作。6月2日,湖北访民王思雄得知胡主席要去华中科技大学,他去现场当面上访,在突围过程中被制止抓捕,搜查全身除状纸外并无其他,后被扭送珞瑜路瑜珈山派出所关了半天,晚上镇政府来人将其领走。
   

   当晚王思雄需在外开货车上夜班打工,洗完澡出门时发现村委会治保主任和几位不明身份者堵在门口。于是回屋从窗台跳下赶去上班。
   
   夜深时,有人敲门要王思雄出来,王思雄老婆称其已睡不予开门,他们在门外等了一夜。
   
   早上8点花山镇派出所警察和村委会治保主任一行人径直进入家里搜人,未见王思雄,便电话联系让其回来,王思雄为人身安全考虑没有听从。
   
   随后接到湖北省发改委电话让其到发改委领取“湖北省国土资源厅人民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待王思雄到达省发改委,村委会和镇派出所一行人已在省发改委布控等候并将其抓住立即押送回花山镇派出所,笔录做至下午3点。
   
   5点从派出所出来,村委会约其吃饭劝酒,下午7点左右王思雄搭乘公汽行至武汉市城建学院门口下车时,后面尾随一辆遮挡牌照车辆,车上跳下几名手持棍棒和铁锤者摁住其群殴,双膝被铁锤砸至粉碎性骨折,其中有凶手边殴打边说:“废了你,看你再怎么上访!”。
   
   后有大学生帮助王思雄报案,现他在休养中。
   
   王思雄本人描述的受害案事实概括全文:
   
   基本身份:受害人王思雄,系湖北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花山镇土桥村村民,原住武汉市洪山区王家坡29号,身份证号:42011119710214131X,联系电话:13349912756,13627266196。
   
   事实概况:
   
   2009年我承包的村里的耕地及我住的宅基地房屋被武汉花山生态新城投资有限公司非法侵占,耕地及宅基地房屋被其推平搞起了工程建设,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无集体土地被征收的批文等手续)属于非法占用耕地,为此我将此事举报到了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为了敷衍我这个平头百姓,不得已于2009年12月24日针对武汉花山生态新城投资有限公司违法占用土地的事实作出了武土执罚字(2009)第2102号土地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是此后该公司不但未停止非法施工,反而更加扩大了非法施工的范围及进度。
   
   我针对占地拆迁补偿的事情先是自己上访未果,于2010年委托律师依法维权,很快进入了诉讼程序,然而案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也没那么快,有关诉讼还在艰难进行。
   
   2011年5月16日我通过向湖北省国土资源厅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得知,我承包的耕地及住宅用地已于2010年1月13日被省政府批准征收,报请征收的申报人也正是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也就是说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在对相关单位土地违法案件查处期间又针对该地块为非法占用耕地责任人报请了土地征收使用的手续。
   
   我国《土地违法案件查处办法》第四十四条明确规定:“土地违法案件查处期间,土地管理部门应当停止为当事人办理用地和土地权属登记手续”。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因此我认为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作为一个法定的职权机关一方面为了应付我老百姓对相关单位作出了处罚决定,另一方面又瞒着我们老百姓为其申报征地、用地的手续,违反了国家法律的规定,已经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
   
   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不仅纵容违法犯罪而且滥用国家人民赋予的权力欺诈、瞒哄我们老百姓其性质尤为严重,行为尤其恶劣。我现在已经失去家园及耕地,居无定所、靠给别人打工勉强度日。因此我于2011年6月2日强烈要求检察院及有关部门立案侦查,以追究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责任人违法违纪的法律责任,为我们老百姓讨回公道!
   
   2011年6月2日我听说胡锦涛总书记来我们武汉考察,我就准备去找他诉说我的冤情。
   
   胡锦涛在去科技大学的时候我就冲破层层包围大声喊冤,当时冲破了几道防线,保卫吓坏了,大叫抓住我。
   
   最终我被他们捉住了。
   
   在公安派出所关了我半天,了解我的情况后把我放了,并说协调有关建设施工单位及政府一定帮我把补偿事宜做好,并要我报个补偿数额。之后我就按照他们说的报了数额。
   
   第二天花山派出所又把我抓去了,又详细问了我的情况说第二天准备安排在区里领导陪同下解决我的问题,让我再想想报个准确补偿数额。下午我回村里后村里派人围住我请我喝酒想灌醉我,我没上当。
   
   他们在我家门口布控不让我出去,我不从。我挣脱了他们就上了公交车去市区,公交车到站我下车,发现尾随来一辆无牌照的车,下来几个人手持棍棒、锤子等,指着我大叫“就是他”,然后扑上来就把我打残了。
   
   事情前因后果就是这样的。
(2011/06/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