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无锡丁红芬一家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的悲惨遭遇]
维权网
·法院已受理董立华诉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案
·上海上访维权者曾霞敏等多人被关到看守中
·两会代表惧人民,人民政府压人民
·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未果,多人被威胁
·中共陕西省委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
·福州上访维权者林应强从“黑监狱”中求救
·山东莱阳王凤美在北京被抓回关入黑监狱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邵阳国保带走
·冯正虎被警方带走逾6日仍未回家
·广州孙德胜因写反专制字而被刑拘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南通市多名上访维权者被监视
·贵阳维权人士目前被控制状况
·安徽访民黄克锦夫妇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
·广州国保威胁独立作家野渡家人不要请律师
·山东省济宁维权人士张军被关精神病医院
·北京律师金光鸿前往武汉会见李铁再次被阻
·南通张娟等三访民被关久敬庄
·潜江5位计划生育受害者被截访后失踪
·维权人士幸清贤被送回成都,曾宁被警方传唤
·徐伟、靳海科十年刑满即将出狱
·合肥异议人士葛山华屡遭传讯
·河北石家庄市访民马丽君两会期间被带到海南“旅游”
·枉成明被警方从拘留所接出后软禁
·浙江网友郭卫东被刑事拘留,所拘人员涉及十余省市
·浙江访民舒小远控告村镇干部贪污反遭毒打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5期
·福州林应强等上访人被关“黑监狱”,地方政府送钱给黑保安
·西安信访官员这样答复我们对不对?
·南通市访民王琴今又被关“黑监狱”
·陆大椿出狱后被监视居住,身患多病急需治疗
·辽宁省访民李巧莉被关黑监狱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超过3天,家中电话被限制
·因与孙文广教授一块到英雄山演讲,济南维权人士巩磊被传唤
·贵州部分异议人士获自由,陈西等人再被警方带走
·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警方约谈时留下《遗书》失踪
·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山东临沂强拆受害人张双印被软禁在医院
·湖北访民武立娟绝食7天抗议非法关押
·四川李宇失踪,警方阻止村民与陆大椿接触
·辽宁凌源市上访24年的贾凤芹遭非法拘禁
·老虎庙面临被迫搬家困境
·陕西八县退伍兵到省政府抗议
·云南独立作家许晖被警方带走后失踪
·维权网网站被破坏数月,近日出现假冒推特
·武汉李铁案被快速转到法院
·潜江政府为阻止姚立法接受采访将其绑架
·广西多名访民被截回 一人被国保抄家
·成都市违背中央精神强征土地
·安徽工伤职工刘佳佳要求补发工伤待遇
·重庆访民孙利秀在国家信访局遭羞辱
·访民梁其林的妻子被政府和黑社会毒打
·美国记者采访北海白虎头村遭阻
·我除了到陕西公检法喊冤还有什么办法?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政府打压仍在持续,何杨、陈云飞被警方带走
·南通平潮镇政府对抗市政府拒绝信息公开
·四川中江官商勾结强拆民房
·成都“链子门”事件中的曾荣康刑满,但仍被监视居住
·人权与主权关系的调查状况
·北京某学校教育乱收费现象屡禁不止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6期
·福建访民林发珍在“黑监狱”中向外紧急求救
·南京市民自发聚会抗议砍梧桐树
·重庆访民霍之洪被关精神病院
·湖北访民许万英被关黑监狱患病得不到医治
·南通访民举报违法征地,镇政府矢口否认
·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3)——幸清贤投诉执法人员
·刘贤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定于本周五开庭
·湖南省邵阳地区部分县际长途线路罢运
·河南民妇在派出所带伤死亡,警方抢尸拘人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传唤抄家
·广西刘慧萍被以“煽动颠覆”刑拘
·长沙90余位拆迁户要求政府拘留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多日,妻儿面临被迫搬家
·北海公安作伪证 白虎头村民控告无果
·北海维权村民被拘十月 着单衣过冬
·河南访民张新中被诬超生上访遭遇
·长沙行政诉讼案,被告公安局拒不出庭
·孙文广: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
·贵州异议人士糜崇骠被警方抄家带走,18小时后获自由
·刘贤斌案开庭前 欧阳懿被传唤
·广东顺德农民控告村委会换届选举不民主
·四川维权人士李双德被刑拘,家属至今没有得到通知书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先生被中共公安抄家并带走
·刘贤斌案开庭,法院周围两公里范围戒严
·郑创添“涉颠”一案律师被拒绝会见
·刘贤斌案开庭,各地严控维权人士
·刘贤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两年零四个月
·异议人士沈良庆抗议当局非法监控株连无辜
·“维权网”就刘贤斌被重判的声明
·陕西绥德县财政局副局长郭忠林的贪腐罪行
·谢福林兄弟狱中近况
·刘贤斌案法庭口头宣判十年刑期,家人律师无法会见
·天津访民冯淑云举报腐败被开除
·合肥失地农民到工程开工现场表达诉求
·合肥访民孙帮英被关押一个多月后获释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锡丁红芬一家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的悲惨遭遇

   
   (维权网信息员刘涛综合报道)近日本网信息员接到无锡公民丁红芬一家被暴力拆迁的投诉材料,反映她一家遭遇强拆的悲惨状况。
   
   丁红芬,家住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湖东村前尚水浜25号,建在城市规划区内农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在2009年6月27日被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政府按城市房屋拆迁程序实行了强拆,但没有房屋拆迁许可证,在2009年9月9日其父母的房屋也进行了所谓的强拆听证,接着也将要被强拆,因为补偿及不公平,地块上万科建造的别墅2-3万一平米,而其房屋只能算500元,公公婆婆的房屋也同样遭到不公,最后是被关押、吃不明药物后被迫所签,丁红芬为维权,先后四次被所谓的传唤,复议不受理,诉讼不立案,信访没答复,现在全家十几口人准备上京讨公道。
   

   2009年9月28日下午,丁红芬和王雪琴夫妇以及家人在家,东降派出所副所长郭泉、社区民警翁陈杰、太湖街道司法办主任朱群新三人进来,问网上发帖之事。丁红芬说,一家遭遇违法暴力拆迁,违法犯罪暴行发生时,警察没有出现反来干预丁红芬上网。叫爱人沈果冬准备录音机,郭泉见状,立即要押丁红芬到派出所,丁红芬要求出示传唤证,他答:马上送来。没见到传唤证,不肯上车。这时郭泉叫来一辆警车,下来几人强行把丁红芬绑架到警车上,爱人马上跑到楼上把这情景拍下来,郭泉和朱群新发现后,马上叫人冲上去抢照相机,可他们没办法开门,所以保存了证据。到了派出所,再次要求出示传唤证,还是没有。翁陈杰来做笔录,他照网上截下的帖子在写,也没有问什么。过了个把小时,朱群新来通知,叫丁红芬去“学习班”,他们7人扛头扛脚硬把丁红芬塞进面包车,关押在和平商务宾馆(专门关访民的黑监狱)111号房间。这些人表明他们是在执行《江苏省关于依法处理进京上访违法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
   
   9月29日晚9点左右,丁红芬走出房间准备在走廊内活动活动,门口城管队员不让,拖住就打,向公安报警,没出警。混身青紫、满身伤疼,这一夜无法入眠。
   
   2009年6月27日丁红芬丈夫沈果冬合法房屋被地方非法强拆,地方政府视沈家为稳控对象 ,2010年3月8日沈果冬在无锡火车站被街道截访人员绑架至宾馆非法拘禁,搜去随身携带物品及信件,沈趁看守不备,逃离黑牢。地方官员见到举报腐败材料,暴跳如雷,3月10日地方派出所副所长汪海波接到上级命令,直冲沈家,无任何证件,赶走沈家家人及顾客,砸破房门冲到二楼,抓举报人沈果冬继续关押黑监狱,期间发生冲突,私闯民宅,破坏他人住宅财物者逍遥法外。守法公民沈果冬反而“被妨害公务罪”,冤判十个月。沈家失去人权,已无法生存。
   
   2010年2月13日除夕,江苏无锡滨湖区太湖街道湖东村恶霸书记王德良,约我们到村委见面,就房屋被偷拆后的生活补助一事,进行磋商,我和婆婆约10点到达,王德良后到,他到了后就叫来6,7个人,窃窃私语后,那帮人对我婆婆你一句,我一句说:你长时间关在旅店跪着求我们,是我们帮了你,才放你一条活路,否则你早死了,现在还来要补助。我婆婆说:我跪下去确实是被你们逼的,也确实是为了保住这条老命,但我现在严寒接踵而来,年关已到,无家可归,如不对我救助,我生不如死了。这时恶霸村支书说:“给我把她们拉出去”,话音刚落,他们6、7人就把我婆婆从楼梯上,倒着边拖边打,到楼下,扔在地上,我也被他们拖到办公室。恶霸书记王德良跟姓殷的付书记私语了几声先后就走了。这时有人来说:村委没人了,你们回去吧。我想,村书记叫我们来,却没有说法,反而把我婆婆拖伤,我们要到他家去问问明白,到了门口,我拿出手机给王德良书记打电话,连打两次他都不接,突然从他家里冲出来7、8个人,把我婆婆拖到花坛边拳打脚踢,我上去拉的时候,他们打我巴掌,并对我拳打脚踢。婆婆因被暴打后由120急救车送到人民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有短暂昏迷,伴有心闷、恶心、抽蓄、右额部肿胀,眼睛肿得无法张开,已看不出东西,心影肿大,下血压 140,胸肋呼吸就疼。现住在医院。
   
   今年68岁的沈通海经不起房屋被强拆,儿子沈果冬被诬陷判刑,老伴被暴力胁迫签字,儿媳被关黑监狱折磨,终于患上了重症,流离失所又无钱医治的程婉君将老伴沈通海送到太湖街道湖东村委,而村书记王德良把生命垂危的老人赶至闲置房间睡在水泥地上整整十五天。2011年3月30日村委书记总算把人送至医院治疗。4月9日凌晨沈通海在拆迁运动中含冤而死,死不瞑目。
   
   丁红芬电话:13771116727
   
   无锡丁红芬一家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的悲惨遭遇

(2011/06/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