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江苏访民万秀芳上访控告政府遭迫害]
维权网
·西安高新区拆迁办深夜强拆我家住房
·两会来临,谢福林妻子遭全面监控
·北海许坤案今日开庭,北海政府草木皆兵
·北海许坤构陷案开庭之一:滕彪未能出庭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二:有村民在庭外被打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三:BBC记者采访受阻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四:旁听席大量空置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被关精神病院
·蚌埠民主维权人士钱进被关进南京军区精神病院
·安徽蚌埠民主维权人士钱进简况
·张林、王庭金探望被关入精神病院的钱进
·祸国殃民的陕西地方黑保护伞
·福建维权人士纪师尊、吴华英被截访人控制
·被关精神病院的钱进家人受到威胁
·关于山东烟台福山区失地农民依法上访遭非法被禁问题致两会代表公开信
·枉成明被关拘留所,李任科在软禁中绝食
·刘杰:致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实名举报
·方草抗议抄家及任意扣押她的电脑
·潜江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
·维权人士魏强被刑事拘留
·广西访民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安徽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暴徒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湖北访民许万英老人再次被关黑监狱
·野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并抄家
·西安交警打伤我孙子四个多月没人管
·福建访民卓友桂两会期间再进京诉求
·中共给现役军人提工资引发企业军转干部反弹
·维权人士郑创添网上发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罪”刑拘(附通知书)
·河南访民刘先枝在京遭绑架
·广西14名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抓捕
·在京桂籍访民被遣返
·两会在即广西访民频频受扰
·西安碑林区城改办的强盗行径
·古川幼子呼唤其回家,枉成明妻子忧虑病倒
·安徽残疾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保安暴打
·陈卫太太再次被遂宁国保传唤
·安徽维权人士姑鹤被抄家
·快讯:选举专家姚立法再次被绑架后失踪
·广东劳工维权者李原风遭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抚顺营救被关访民被殴打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病情加重急需保外就医
·快讯:维权人士刘杰被黑龙江农垦抓走
·中国公民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关于撤销刘翔等人的政协委员”建议书
·快讯: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再次被警方传唤走
·300余无辜上海访民被遣返关押
·杭州上访维权人士徐传松又被监视
·杭州多人被软禁,朱虞夫、魏水山被刑拘
·快讯:贵州异议人士莫建刚被刑事拘留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4期
·警方严控广州茉莉花集会散步点
·出狱的幸清贤被成都国保押送贵阳,陷于困境
·蚌埠民运人士张林等人探望钱进遭国保阻止
·上海维权人士万金德被截访再受监视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莫名其妙的传票
·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卓友桂被治安拘留
·吉林访民高丽苹被截访者打伤住院
·潜江多位访民被限制人身自由
·截访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多位访民入医院抢救
·维权人士刘杰被抓回软禁于逊克农场招待所中
·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法院已受理董立华诉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案
·上海上访维权者曾霞敏等多人被关到看守中
·两会代表惧人民,人民政府压人民
·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未果,多人被威胁
·中共陕西省委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
·福州上访维权者林应强从“黑监狱”中求救
·山东莱阳王凤美在北京被抓回关入黑监狱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邵阳国保带走
·冯正虎被警方带走逾6日仍未回家
·广州孙德胜因写反专制字而被刑拘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被刑事拘留,亲属不能送钱送衣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南通市多名上访维权者被监视
·贵阳维权人士目前被控制状况
·安徽访民黄克锦夫妇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
·广州国保威胁独立作家野渡家人不要请律师
·山东省济宁维权人士张军被关精神病医院
·北京律师金光鸿前往武汉会见李铁再次被阻
·南通张娟等三访民被关久敬庄
·潜江5位计划生育受害者被截访后失踪
·维权人士幸清贤被送回成都,曾宁被警方传唤
·徐伟、靳海科十年刑满即将出狱
·合肥异议人士葛山华屡遭传讯
·河北石家庄市访民马丽君两会期间被带到海南“旅游”
·枉成明被警方从拘留所接出后软禁
·浙江网友郭卫东被刑事拘留,所拘人员涉及十余省市
·浙江访民舒小远控告村镇干部贪污反遭毒打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5期
·福州林应强等上访人被关“黑监狱”,地方政府送钱给黑保安
·西安信访官员这样答复我们对不对?
·南通市访民王琴今又被关“黑监狱”
·陆大椿出狱后被监视居住,身患多病急需治疗
·辽宁省访民李巧莉被关黑监狱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超过3天,家中电话被限制
·因与孙文广教授一块到英雄山演讲,济南维权人士巩磊被传唤
·贵州部分异议人士获自由,陈西等人再被警方带走
·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警方约谈时留下《遗书》失踪
·赵宏财不服西安市公安局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山东临沂强拆受害人张双印被软禁在医院
·湖北访民武立娟绝食7天抗议非法关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苏访民万秀芳上访控告政府遭迫害

   
   (维权网信息员关小令报道)本网信息员收到家住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时码乡嵇码村后元组访民万秀芳的控告材料和投诉电话,对自己遭到凶手薛友成、薛言生父子毒打成重伤残一案,得不到政府、公安和法院的公证解决,反受政府、公安迫害拘留、关黑监狱毒打、敲诈钱财的血泪控诉。
   
   访民万秀芳投诉说,凶手薛友成、薛言生父子,仗着亲戚在县政府做官的势力,非法在她承包地上建房,并获得政府部门出具临时建筑手续,这些部门却将非法侵占我家承包地上建筑的房子说成是在地边上建房,地边上能建即开商店又做行医和居住用房?而且法院判决书上也说成是临时撘建的小房。为此,万秀芳投诉政府解决,引起凶手父子的不满和怀恨在心。
   

   2002年12月18日下午,访民万秀芳独自一人到地里给小麦施肥时,凶手薛友成、薛言生父子见四周无人,便对年近5旬的万秀芳进行毒打,口吐鲜血,不省人事,经120急救车送往涟水县人民医院抢救活下命来,住院14天,花去药费4600多元,医院诊断结果:头脑外伤,枢椎骨骨折,颈椎间盘突出,后脑瘀血,脑组织损伤,两肋骨伤等严重内外伤,万秀芳后脑至今像锥子扎一样疼痛并失去劳动能力。
   
   案发后,当地公安机关只让凶手出1500元,并帮凶手毁灭证据。2003年,访民万秀芳向涟水县人民法院起诉凶手二人,要求依法追究凶手薛友成、薛言生父子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责任。而涟水县法院于2003年10月24日,决定立案受理后,于2004年5月25日只作出(2003)涟民一初字第1348号民事判决:“一、被告薛友成承担原告万秀芳医疗、误工损失等费用计人民币5123.16元,(已付1500元,再付人民币3623.16),由被告薛友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被告薛言生负连带赔偿责任。二、原告万秀芳赔偿被告薛友成医疗费用人民币48.50元,由原告万秀芳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原、被告法医鉴定费600元,由被告薛友成承担。案件受理费360元,反诉费50元,其他费用500元,邮资18元,合计928元,由原告承担380元,被告承担548元。
   
   在此,我们看涟水县法院判决书中第4页至5页的一段调查认定:“针对被告薛友成的伤情及用药是否合理,江苏省涟水县人民法院法医依据被告薛友成提供的2002年12月18日由时码卫生院出据的病历,曾于2004年1月16日作出(2004)涟法医鉴字第2号法医鉴定书。经查,2002年12月18日时码卫生院没有出据被告薛友成的诊断病历,系被告薛言生在事发一年后请当时主治医生出具的,与被告薛友成于2002年12月19日在时码卫生院就诊病历处方不同,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薛友成主张的事实,因被告薛友成提供假病历故对薛友成医疗费用是否合理等法医鉴定结论不作为为证明薛友成主张证据。由此而产生的后果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原告万秀芳对被告薛友成于2002年12月19日在时码卫生院花治疗费48.50元,予以认可,属当事人自认,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薛友成在胡集镇卫生院嵇码诊所花治疗费2242.20元,不予认定。”
   
   今天下午,访民万秀芳的丈夫在电话中说,凶手父子俩是有准备的毒打我爱人一人,根本没有还手余地,法院认定凶手薛友成花治疗费48.50元,目的是为了庇护凶手,而各打50大板,双方都有错,认定说得到我们认可48.50元荮费,完全是瞎说,凶手本身是医生,还需要到别的诊所去花这点钱治病吗?
   
   访民万秀芳被打伤残后,法医作假鉴定,医院医生在病历上不敢写真实病情,法院不敢依法判案,枉法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案子,只当做民事案判,还要歪判,哪有说理的地方 。于是就逐级到上访到政府各相关机关部门,直至上访到北京后,地方政府又开始对万秀芳夫妇报复迫害,现例举两件事实说明。
   
   2005年9月23日,万秀芳夫妇在北京上访,被涟水县政府截访干部从北京绑架回县城后,关进涟水凯旋门黑监狱中,由陈师镇政府党委副书记王寿高领着8个打手看守,并将万秀芳夫妇分开关押毒打,每天只给半碗剩饭度命,逼迫写不再上访保证书,摧残折磨17天后,才将万秀芳夫妇二人放出。
   
   2006年3月3日,访民万秀芳到陈师镇买药途中,被政府跟踪监视的联防队王国成、朱德书及派出所一位姓单的所长当罪犯抓捕,一天多不给一口饭吃喝一口水喝,非法关押一天后,又秘密送往政府没在涟水谷穗园的一处黑监牢中,每顿只给一小碗他们吃剩的冷粥活命,信访局长给我做工作说要我认命,自认倒霉,这次关押到万秀方婆母气死后的第2天才放出。
   
   2006年11月初,万秀芳在北京上访时再次被县信访局贾局长等人从北京强行将万秀方头上套着双层黑口袋,再此送进谷穗园这所黑监狱中,由李集乡政府党委书记姓潘的负责,在这寒冷天里,还是每天只给一碗稀冷粥吃,每天只允许坐凉地上,不准睡觉打顿,否则一番拳打脚踢,强行搜走身上控告材料和身份证,信访局副局长徐岩亲自驾车将万秀芳送到法院去逼着撤诉后,不仅不给万秀芳治伤,反而还以不再上访担保金的名义敲诈万秀芳现金1000元。
   
   访民万秀芳又强调说:我家是属后元组,凶手是属前庄组,凶手有何权到我承包地上建房?完全是仗着亲戚在县政府做官的权势,官官相互,下面乡镇官员充当奴才巴结讨好有权势的上级,才使我无处讲理,处处遭打击迫害,我们江苏涟水县太恐怖黑暗了,访到北京也一样黑。
(2011/06/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