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陈维健文集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中共九十周年到来之际,最重要的政治讯号无疑是“红歌唱进了中南海”。唱“红歌”就是政治复辟,回到毛泽东的时代。
   
   当今中国社会因着中共权贵利益集团,对国家、民间资源、财富的贪脏枉法,巧取豪夺,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群体抗争频发,个体暴力反抗窜升,维稳经费超越军费开支。但对此胡温政权除出镇压以外,束手无策。“北京奥运”“上海世博”芸花一现,除了烧掉大把的银子,过了一把大国崛起的瘾以外一无所获。社会矛盾更为尖锐,老百姓从愤而自杀,到杀警炸政府,已是“时日曷丧,我与汝皆亡”。虽然政府大局尚能控制,但是政权的合法性却在流失,政权已危如垒卵,崩溃在即。然而在此危局之中,中共一筹莫展,一帮误国庸才,围着三驾疲惫不堪的马车,胡锦涛铁青着脸无以为计,坚持着自己也不相信的“和谐社会”。吴邦国冥顽不灵咬着牙齿一句话,“中国不搞西方民主制”。温家宝到是别开生面,说民主、讲自由、谈尊严,但只说不做,到是落下个影帝的称号。面对这样一个无所作为,得过且过,坐以待毙的中央政府,各地封疆大臣,鞠着屁股敛财捞钱,无恶不作,制造大量的冤案、血案,逼迫民众造反,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全都是由他们一手制造出来的。于此同时转移钱财,妻妾子女,留学的留 学,移民的移民,都 作好了逃亡的准备。唯独地处西南重庆的薄熙来贪敛之际,别具一格,通过“唱红打黑”,把自己的小朝廷经营得有声有色。

   
   “唱红打黑”是什么样的东西,用新左派代表人物张宏良先生的话来说“我们在唱红歌中,能找到劳动的自豪、找到青春的理想,找到生活的激情,找到生命的价值,找到祖国的归属,找到民族的认同”。这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张先生自作多情,那么就是另有图谋。“唱红打黑”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记忆起“文革”的惨痛。“文化大革命”,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知之甚少,但对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特别是知识份子,“当权派”是心有余悸。“文革”之残酷薄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薄熙来的老子薄一波被红卫兵打得断了三根肋骨,薄熙来还不得不在他老子身上再踏上一只脚,以示划清界线。如此残酷的“文革”,薄熙来竟然当作问鼎中南海,拯救共产党的法码。十年文革是一场旷古未有的浩劫,十亿人民被 卷入到疯狂的政治运动中,且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屋不遮雨,国民经济推到无以生存的边缘。党政机关被砸烂,干部当权派被打得七损八伤,知识份子更是被整得气如游丝,成了苟延殘喘的贱民。文革中共是有定论的,“四人帮”的案是不能翻的。但是时过境迁,胡温政权病急乱投医,把“唱红打黑”当作救党法宝迎进了中南海。“唱红打黑”是一副毒药,薄熙来想当毛皇帝二世,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一当他成为伟大领袖薄主席,也弄出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来,那可是让胡温政权吃不了兜着走的。当年毛利用人民对当权派的痛恨,成就了他权力的巅峰。现在人民对贪官的痛恨的程度已不是当年对“走资派”的光景,已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薄熙来只要真收拾起这帮贪官来,必定为民所拥护,中南海的大权也是垂手可得。因此,“唱红打黑”对贪官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唱红打黑”再恐怖对于共产党来说,也没有比失去政权来得恐怖。只就是中共官员对毛泽东至今仍然爱恨交织的原因。他们吃过毛的苦,但更多的是享受毛的福,只要政权仍在共产党手里,今天被 打倒了,明天依然有翻身的日子,我不行了,还有子女在。哪 怕是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再受“二遍苦,遭二茬罪”也在所不惜。因此对薄熙来怀有戒心,对“唱红打黑”别有看法的胡温中央,也不得不把“唱红打黑”迎进了中南海,形势比人强,救党要紧。
   
   中国老百姓造反,从来都是仰仗英雄人物,只要英雄还没有出现,造反就形不成气候,从刘邦,朱元璋到洪秀全,从孙中山到毛泽东,百姓只认那种嗜血挥刀动枪的人物。即使在二十一世纪民主时代的今天,依然没有改变这样的情结。他们痛恨当政者,希望有英雄为他们出头,有青天为他们作主,恨不得英雄带着他们杀进京城,恨不得青天提起铡刀斩了那些贪官污吏。薄熙来充分地利用了老百姓的仇恨,把山城重庆搞得风生水起。借几颗黑老大头,揣几个贪官污吏的身家性命,让百姓唱红歌为共产党喊万岁,希图为政权重续法统,为党重树形象,从而开始他的政治北伐。薄书记北伐手里拿着两把刀,一把刀是利用人民对社会的不满 ,杀的是权贵政治路线,经济私有化道路,邓、江、胡所实行的路线根本上背叛了共产党的基本教义,确确实实与马、列、毛的经典相违背的。因此挥舞这把刀,所有的理论都是现成的,从马、列、毛的经典中随便拿几句就可以砍,就可以杀,但是要砍出血来就不是那么地简单,权贵者都是当今共产党的实权人物,哪里容得你砍杀。“文革”给中共官员最大的教训之一,就是千万不要相信什么狗屁马列,老子打天下,坐天下,千里求官为的是发财,今朝有酒今朝醉是人生的信条,薄家父子也是“朱门酒肉”,多的是一份政治野心。因此,以贪杀贪,真要砍起来必是鱼死网破。薄的这一把刀虽挥舞的虎虎生风,但是除出文强这颗头外,只有刀光而无血影。另一把刀是利用党官对民主制度的害怕,杀的是现代民主法治普世价值。这把刀一出鞘,就把重庆城杀得昏天黑地,连公检法联合办公,栽脏审判律师都 来了。这把刀是真杀真砍,把文革千万人性命换来的一点点法制全杀了。于此同时左派旗舰“乌有之乡“密切配合,对“八九”以来一息尚存的民主思想大打出手,今天要起诉这个,明天要法办那个,不是污为汉奸,就是指为走狗,连温家宝坐而论道,光说不练的民主、人权言论都不放过,直指温家宝为“千古兴亡,亡于一相”。但毕竟时代 不同了,有贺卫方这样的律师群体,敢于公开交板,有辛子陵,茅于轼这样的共产党人愤而投书。而今日之百姓也非昔日之百姓,从把青春献给党,又被党始乱终弃,再到血汗积累起来财富,一夜间成了共官的私有财产,改革开放的利益全部进了权势者的腰包,而自己成了一无所有的贱民。这样一种受骗之愤,夺财之恨,哪里是唱几首红歌就可以被忽悠,就可以找到“自豪、理想、激情、价值、归属、认同”的。残酷的现实早就让百姓认清了一个道理,只要是共产党领导,无论喊什么口号,打什么旗号,玩什么花招,万变不离其宗老百姓总是苦,这就是元朝诗人张养浩的“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当然作为弱势群体的百姓,依然有着传统的英雄情结,但在信息的流通的时代也不会象当年那样愚不可及。他们盼英雄,但不会把英雄当真英雄,他们盼青天,不会把青天当真青天。打黑帮杀贪官当然拍手,唱红歌自然高兴,政府出钱我们出力,不亦乐乎!但毛时代那种忠是想要也没有了,因为毛已走下了神坛,当大救星的毛走下神坛后,还有谁能走上神坛呢?
   
   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提到:“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想想当年的袁世凯称帝,八十一天就一命呜呼了,手握重兵的袁世凯尚且如此,薄的下场又会好到那里去。袁世凯称帝为何不果,反误了卿卿性命,因为时代已经不同了,在政治上可能出现覆辟,但国体上是再难回到帝制。今日薄熙来之流毛泽东的红朝遗民,他们可以“唱红打黑”上骂民主,下煽民众,语无伦次,似巅若狂,其丑无比。当然作作秀,演演戏尚可,但真要在中国的土地上再来一次“文革”,其结果是薄也成不了毛二世,薄也救不了共产党,因为“唱红打黑”根本上与现代政治文明和普世价值相违背的。它只能是共产政权在垮台前一场闹剧,中共政治上的回光返照。当中共九十周年来到之际,共产党只有丢掉红色江山千秋万代的幻想,不要图谋垂死挣扎。你们需知你们所作所为均与民心向背,是站在历史潮流的对立面。你们不管如何抗拒,国家终要得到民主,人民终要得到自由。你们应痛下决心,舍一党之私,顺民心应潮流,开创民主政治,象当年满清皇朝一样,写出一篇隆裕太后的“逊位书”:“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用是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之全国,立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如此,不但是十三亿人民的大幸,也是八千万中共党员的大幸。君不见渔阳鼙鼓的动地之声已到了北京城头,几万访民大军在皇城根下摇旗呐喊,中国的形势已经是时不我待了。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