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陈维健文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中共九十周年到来之际,最重要的政治讯号无疑是“红歌唱进了中南海”。唱“红歌”就是政治复辟,回到毛泽东的时代。
   
   当今中国社会因着中共权贵利益集团,对国家、民间资源、财富的贪脏枉法,巧取豪夺,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群体抗争频发,个体暴力反抗窜升,维稳经费超越军费开支。但对此胡温政权除出镇压以外,束手无策。“北京奥运”“上海世博”芸花一现,除了烧掉大把的银子,过了一把大国崛起的瘾以外一无所获。社会矛盾更为尖锐,老百姓从愤而自杀,到杀警炸政府,已是“时日曷丧,我与汝皆亡”。虽然政府大局尚能控制,但是政权的合法性却在流失,政权已危如垒卵,崩溃在即。然而在此危局之中,中共一筹莫展,一帮误国庸才,围着三驾疲惫不堪的马车,胡锦涛铁青着脸无以为计,坚持着自己也不相信的“和谐社会”。吴邦国冥顽不灵咬着牙齿一句话,“中国不搞西方民主制”。温家宝到是别开生面,说民主、讲自由、谈尊严,但只说不做,到是落下个影帝的称号。面对这样一个无所作为,得过且过,坐以待毙的中央政府,各地封疆大臣,鞠着屁股敛财捞钱,无恶不作,制造大量的冤案、血案,逼迫民众造反,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全都是由他们一手制造出来的。于此同时转移钱财,妻妾子女,留学的留 学,移民的移民,都 作好了逃亡的准备。唯独地处西南重庆的薄熙来贪敛之际,别具一格,通过“唱红打黑”,把自己的小朝廷经营得有声有色。

   
   “唱红打黑”是什么样的东西,用新左派代表人物张宏良先生的话来说“我们在唱红歌中,能找到劳动的自豪、找到青春的理想,找到生活的激情,找到生命的价值,找到祖国的归属,找到民族的认同”。这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张先生自作多情,那么就是另有图谋。“唱红打黑”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记忆起“文革”的惨痛。“文化大革命”,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知之甚少,但对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特别是知识份子,“当权派”是心有余悸。“文革”之残酷薄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薄熙来的老子薄一波被红卫兵打得断了三根肋骨,薄熙来还不得不在他老子身上再踏上一只脚,以示划清界线。如此残酷的“文革”,薄熙来竟然当作问鼎中南海,拯救共产党的法码。十年文革是一场旷古未有的浩劫,十亿人民被 卷入到疯狂的政治运动中,且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屋不遮雨,国民经济推到无以生存的边缘。党政机关被砸烂,干部当权派被打得七损八伤,知识份子更是被整得气如游丝,成了苟延殘喘的贱民。文革中共是有定论的,“四人帮”的案是不能翻的。但是时过境迁,胡温政权病急乱投医,把“唱红打黑”当作救党法宝迎进了中南海。“唱红打黑”是一副毒药,薄熙来想当毛皇帝二世,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一当他成为伟大领袖薄主席,也弄出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来,那可是让胡温政权吃不了兜着走的。当年毛利用人民对当权派的痛恨,成就了他权力的巅峰。现在人民对贪官的痛恨的程度已不是当年对“走资派”的光景,已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薄熙来只要真收拾起这帮贪官来,必定为民所拥护,中南海的大权也是垂手可得。因此,“唱红打黑”对贪官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唱红打黑”再恐怖对于共产党来说,也没有比失去政权来得恐怖。只就是中共官员对毛泽东至今仍然爱恨交织的原因。他们吃过毛的苦,但更多的是享受毛的福,只要政权仍在共产党手里,今天被 打倒了,明天依然有翻身的日子,我不行了,还有子女在。哪 怕是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再受“二遍苦,遭二茬罪”也在所不惜。因此对薄熙来怀有戒心,对“唱红打黑”别有看法的胡温中央,也不得不把“唱红打黑”迎进了中南海,形势比人强,救党要紧。
   
   中国老百姓造反,从来都是仰仗英雄人物,只要英雄还没有出现,造反就形不成气候,从刘邦,朱元璋到洪秀全,从孙中山到毛泽东,百姓只认那种嗜血挥刀动枪的人物。即使在二十一世纪民主时代的今天,依然没有改变这样的情结。他们痛恨当政者,希望有英雄为他们出头,有青天为他们作主,恨不得英雄带着他们杀进京城,恨不得青天提起铡刀斩了那些贪官污吏。薄熙来充分地利用了老百姓的仇恨,把山城重庆搞得风生水起。借几颗黑老大头,揣几个贪官污吏的身家性命,让百姓唱红歌为共产党喊万岁,希图为政权重续法统,为党重树形象,从而开始他的政治北伐。薄书记北伐手里拿着两把刀,一把刀是利用人民对社会的不满 ,杀的是权贵政治路线,经济私有化道路,邓、江、胡所实行的路线根本上背叛了共产党的基本教义,确确实实与马、列、毛的经典相违背的。因此挥舞这把刀,所有的理论都是现成的,从马、列、毛的经典中随便拿几句就可以砍,就可以杀,但是要砍出血来就不是那么地简单,权贵者都是当今共产党的实权人物,哪里容得你砍杀。“文革”给中共官员最大的教训之一,就是千万不要相信什么狗屁马列,老子打天下,坐天下,千里求官为的是发财,今朝有酒今朝醉是人生的信条,薄家父子也是“朱门酒肉”,多的是一份政治野心。因此,以贪杀贪,真要砍起来必是鱼死网破。薄的这一把刀虽挥舞的虎虎生风,但是除出文强这颗头外,只有刀光而无血影。另一把刀是利用党官对民主制度的害怕,杀的是现代民主法治普世价值。这把刀一出鞘,就把重庆城杀得昏天黑地,连公检法联合办公,栽脏审判律师都 来了。这把刀是真杀真砍,把文革千万人性命换来的一点点法制全杀了。于此同时左派旗舰“乌有之乡“密切配合,对“八九”以来一息尚存的民主思想大打出手,今天要起诉这个,明天要法办那个,不是污为汉奸,就是指为走狗,连温家宝坐而论道,光说不练的民主、人权言论都不放过,直指温家宝为“千古兴亡,亡于一相”。但毕竟时代 不同了,有贺卫方这样的律师群体,敢于公开交板,有辛子陵,茅于轼这样的共产党人愤而投书。而今日之百姓也非昔日之百姓,从把青春献给党,又被党始乱终弃,再到血汗积累起来财富,一夜间成了共官的私有财产,改革开放的利益全部进了权势者的腰包,而自己成了一无所有的贱民。这样一种受骗之愤,夺财之恨,哪里是唱几首红歌就可以被忽悠,就可以找到“自豪、理想、激情、价值、归属、认同”的。残酷的现实早就让百姓认清了一个道理,只要是共产党领导,无论喊什么口号,打什么旗号,玩什么花招,万变不离其宗老百姓总是苦,这就是元朝诗人张养浩的“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当然作为弱势群体的百姓,依然有着传统的英雄情结,但在信息的流通的时代也不会象当年那样愚不可及。他们盼英雄,但不会把英雄当真英雄,他们盼青天,不会把青天当真青天。打黑帮杀贪官当然拍手,唱红歌自然高兴,政府出钱我们出力,不亦乐乎!但毛时代那种忠是想要也没有了,因为毛已走下了神坛,当大救星的毛走下神坛后,还有谁能走上神坛呢?
   
   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提到:“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想想当年的袁世凯称帝,八十一天就一命呜呼了,手握重兵的袁世凯尚且如此,薄的下场又会好到那里去。袁世凯称帝为何不果,反误了卿卿性命,因为时代已经不同了,在政治上可能出现覆辟,但国体上是再难回到帝制。今日薄熙来之流毛泽东的红朝遗民,他们可以“唱红打黑”上骂民主,下煽民众,语无伦次,似巅若狂,其丑无比。当然作作秀,演演戏尚可,但真要在中国的土地上再来一次“文革”,其结果是薄也成不了毛二世,薄也救不了共产党,因为“唱红打黑”根本上与现代政治文明和普世价值相违背的。它只能是共产政权在垮台前一场闹剧,中共政治上的回光返照。当中共九十周年来到之际,共产党只有丢掉红色江山千秋万代的幻想,不要图谋垂死挣扎。你们需知你们所作所为均与民心向背,是站在历史潮流的对立面。你们不管如何抗拒,国家终要得到民主,人民终要得到自由。你们应痛下决心,舍一党之私,顺民心应潮流,开创民主政治,象当年满清皇朝一样,写出一篇隆裕太后的“逊位书”:“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用是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之全国,立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如此,不但是十三亿人民的大幸,也是八千万中共党员的大幸。君不见渔阳鼙鼓的动地之声已到了北京城头,几万访民大军在皇城根下摇旗呐喊,中国的形势已经是时不我待了。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