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北京周末诗会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在中国现在情况下,影响到我们法制建设有两个最根本的矛盾。这两个矛盾一个就是稳定压倒一切论,第二个就是中国情况特殊论。蔡骏建同志在他的文章里面明确提出两个凡是,新时代的两个凡是。就是指这两个凡是。”
   
   “重庆的模式是一种以公安为主导的法治模式,这个我觉得很危险。李庄的核心问题是要揭发公安里面的刑讯逼供。由于在中国社会里面长期存在着刑讯逼供。所以我是很不赞成让公安局长来做政法委的书记,这个太可怕了。这样一个模式就造成了公安主导法治,危险太大。如果再加上三长共同来办案的话,那就变成了检察院和法院只能听公安的。这就太危险。我们今天的制度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不断的限制甚至扼杀民间的自身的力量,这是我们社会的活力和生命,我们已经几十年在做这种事情,我觉得这是对中国国力最大的一种戕害。”

   
   “所有的国家都有特殊性。为什么我们要讲国情,别人很少讲国情。这个值得特别我们去思考的问题。”
   
   “不断的批斗所有地主反坏右,不断的说这个国家95%是好人,5%是坏人,这次搞5%,下一次再搞5%,最后发现这个国家没好人。”
   
   
   
   
   今天我看到一个消息,深圳市的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还是表示这个制度还要坚持实行。那么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来制止他们呢?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中国说来最先改革的地方却实行了最落后的办法,我们去用宪法的手段去抵制它呢。我们没有宪政和宪法的诉讼,我们没法提起诉讼。我们顶多又是像原来的三个博士对于孙志刚案件那些上书常委会。常委会如果明智一点可能自己就把收容审查条例给撤销了,给废除了,但是如果他不明智呢,我们还是没有手段。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手中确实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去年曾经在报上说过中国法制大倒退,我说完网上出现之后,很多人跟我说表示支持。我想北大的学生肯定也会支持。中国法制确实面临一个倒退的局面,我常常说中国的法制是有进步有退步,但是总的来说是近两步退一步还是在前进,但是我可以说最近我们是退两步进一步了,我们是退为主了。这个就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如果这个时间长期存下去,那我们法制就很危险。
    我想大家可能也很关心李庄的案件,他下个月就要出来了。在聚会上我就常常关心这个问题,我说到底李庄出来之后会说什么话呢。他在二审的时候说过我服罪,我认罪,然后在出厅的时候他又大喊我有话要说,又没让他说,那么他这些话会不会在以后某种场合中来说明这个问题呢。如果真的在二审的时候,他当初不得已而服罪,或者是由于某种原因他自己感觉到受了欺骗,他在临走的时候又大喊他有话要说,那这个法庭应该继续开庭,让他再继续说。你又不让他说,你又给他判了刑,那他现在要说应该是合情合理的。那么一审判了刑以后,后来又搞了一个漏罪,又要漏罪判刑。这就是很难使人理解了。
    我想我们对于李庄并不是为了他个人,我跟李庄并不认识,对他没有多大的本人好感,但是我为了律师这个职业觉得有必要说话。如果我们一个律师都处在这种状态下,一个国家还有什么民族可言呢。律师都是时刻感觉到我是在刑事责任的危险下来进行一些辩护的话,那怎么行呢。
    最先有一个记者来采访我,对于李庄案件的看法。我说对于李庄的问题我不太了解,他给我看了一个材料。当初对李庄是两个罪名来起诉的。一个是合同诈骗,欺诈。再有一个就是伪证罪。后来我们看到头一个罪名,也就是说新的罪名比原来更重的罪名取消了,没有再提出。从这点来说检察机关也算实事求是。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伪证罪了。伪证罪严格说来,我觉得这个伪证罪应该是更多强调疏证罪,确实他确确实实伪造了一个文件那你还好说,现在伪证的是什么呢?是口头的证据。而口头证据又没有让证人来出庭。第一次的伪证罪涉及到的那个姓宫,以眼色来指示人家翻供,这就是个很玄妙的问题。当时的被告全部都是在公安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见的面,怎么可能做伪证呢。而现在这一次所说的伪证居然还是吸毒犯,而我们这个吸毒犯本身他的心理状态就是很不稳定的。而且吸毒犯他所指证的究竟是一个借款的伪证,还是一个投资款的伪证呢,里面也有说不太清楚的地方。那像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能够换(唤)证人出庭呢。像西方国家辩护人和控告人对证人做交叉询问,这样的话以表示它的公证啊。所以我们可以看出在这个问题上,最后检察院撤诉了,这是很英明的吧,或者至少说明它是在尊重法制的表现。
    有人几次问这个案子究竟是法律的原因撤诉呢,还是政治的原因撤诉。我说我不太了解,我这个人也没有通天的关系。但是从我本人来看,我觉得这个案子应该说既有法律上的胜利,又有群众舆论上支持的胜利。因为我们从法律上来看,法律的漏洞太大,如果检察院再继续这样一种办法,它在法律面前是站不住脚的。政治方面原因有没有?我觉得也有。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时机,这一次对于李庄漏罪再次提起诉讼,绝对在许多人的心目中觉得欲加之罪何患无穷(词),因为一个人已经判刑了,你又要他的身上加一点罪那还不容易啊,他也可以说他对我的案例里边也做了伪证,从动机上来说也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过,所以这次的漏罪的提起诉讼,应该说失去了民心,失去了律师界的民心,失去了法律界得民心,也失去了中国许多普普通通老百姓的心。
   
    也可以说我们的领导人也要思考思考,在现在中东危机还在继续存在,还在扩大,从利比亚闹到叙利亚,闹到中东许多地方不得安宁,这个风波会不会继续蔓延,这个问题要思考。如果确实老百姓意见比较大,有些聚会再有一些动作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律师身上给他穷追不舍,抓了不放,非要置之死地,这就不合适。我觉得作为政治家他要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出路,我觉得在中国现在情况下,影响到我们法制建设有两个最根本的矛盾。这两个矛盾一个就是稳定压倒一切论,第二个就是中国情况特殊论。蔡骏建同志在他的文章里面明确提出两个凡是,新时代的两个凡是。就是指这两个凡是。一个是稳定压到一切,凡是影响稳定的都要不行,第二个就是中国情况特殊。我也在不同的情况讲到过这两个凡是。你想想看,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改革开放是首先的,发展是硬道理。但是现在我们提了稳定是压倒一切的,这个口号的改变我不知道由来有些什么,但是至少有一条说来很明显的讲话的重点发生了变化。当然发展是硬道理,严格说来也有不准确的地方。所以后来我们改成了科学发展。这也对。你不能盲目的来发展,你不能破坏资源的来发展。
   
    但是你不要忘了如果现在我们提的是稳定压倒一切,那这里面就有了人治的嫌疑,因为什么是稳定。我们没有稳定法,没有给稳定作出一个界限,到什么情况是破坏稳定,我们的稳定都是由当地的党政机关一把手负责人来决定是不是影响了稳定。就像现在的深圳一样,现在深圳说八万人住在这影响稳定,那就是稳定压倒一切,这八万人就要离开深圳,不能在这居住。可是这个稳定是人治因素主要作用。如果我们人治确定什么是稳定,什么是不稳定,甚至一个政法委员,甚至一个公安局他就能确定是稳定还是不稳定,那中国又是走向了人治的道路,又退向了人治。这是一个很大的可怕的现象。
    我记得有一个报上发表了一个文章,讲到有一个法院做出一个判决,判决已经生效了,现在要执行了。但是当地的政法部门说稳定压倒一切,你现在这么个做法老百姓有意见,不稳定啊。不一定就推迟执行,所以一个法院的判决都可以因为稳定压倒一切而推迟执行,一个法律也可以因为稳定压倒一切而不生效,那这样的话稳定就在法治之上了。所以我说再多强调的稳定也不能够压倒法治,压倒宪政,法治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不能以任何理由来破坏它。
   
    我想我们在讲到中国情况特殊论的时候也应该认识这个问题。严格说来哪个国家都有它自己的特殊情况,连一个澳门都有它特殊的情况。你能说澳门的法律与法治没有它的特殊点呢。它的法律当然跟葡萄牙本土的法律不一样。香港的普通法跟英国的普通法大大不一样了。那是因为考虑到香港自己的本土国情。但是我们不要忘掉,我们所讲的法治应该有三个角度,也就是我们所讲的法律既是一个制度,又是一个方法,而且它也是一个理念。说它是制度,当然很明显我们一个法律就是一个制度,我们的法律制度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们的法律制度跟西方国家那是很大的不同,我们的土地制度,我们的其他情况都不太一样。外国有承包责任制吗,外国有集体所有吗?没有。所以从具体制度来说绝对是有每个国家的不同点。但是我从方法角度来说就不一样了。美国人爱讲方法,到美国学习法律,你一个课堂讨论,讨论完了之后你要问老师你的看法是什么,老师说我没看法。我教你的只是方法。因为方法是永远不变的。而法律的制度随着时代的变化,它会随时发生变化。在这一点来说,学习方法某种意义来说比学习制度更重要。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法律还有一个理念,这个法律作为理念来说就应该包含一个共同的准则。我想我们讲了法律它的自由也好,民主也好,我们讲的人权也好,我们讲的公平正义也好,这都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一个法律如果没有公平正义还叫什么法律啊,如果我们法律本身的民族自由人权都不讲的话,我们还叫什么法律啊。所以在这一点上来说我们一定要看到法律作为它的理念来说它有很多的共性,而这些共性是不能够被人类所抹杀,而且也不能以强调一个国家自己所特有的民族特点来把共性抹杀,这是不行的。
   
    我们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已经是生活在一个世界范围内,中国跟各个国家来往更多了,我们把原来的阶级斗争也以我们现在的理解,法律来加以纠正和改变,所以这个共同的理念是不能够改变的。我想,我们要完善我们的法治和宪政,我们有很多其他的可以做的。
    你比如说怎么能够使我们国家的党政权力更好的完善,这个题目完全可以来做啊。我们现在不仅是党政不分,而且很多是以党的机构来行使政府的权力,这是很可怕的。我们说现在实行了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或者在我们的各个机构里面都实行党委领导下的行政负责制,这些是不是就是社会主义的特征呢。我常说我在莫斯科大学学习的时候,莫斯科大学就是一个校长,它的党委只是机关党委性质,只负责发展党员和教育党员。它没有领导一个学校的职能。那你说它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吗?你能说在当时很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了这样的一种机制,它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