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夜生活/丁朗父(二首)]
北京周末诗会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夜生活/丁朗父(二首)

   
   抄家
   
   那帮家伙,可是真的动了脑筋——
   害人就害个够,

   干什么都得讲究个时辰,抄家
   就得半夜进行。
   黑怕什么?
   黑才有意思。
   黑才有气氛。
   
   那时,我,一个十岁的孩子
   常常是又累又饿,
   所以,常常睡得很沉。
   
   总是在迷迷登登之间
   一群好像急促
   (有什么可急的?这天罗地网之间
   老的老小的小,还能跑了?)
   故意弄得沉重的
   (这样威风,有震慑力,也可能有做缺德事的兴奋)
   脚步,然后是有力度的敲门。
   
   父亲披着衣服起来开门,
   几条汉子进来——一看就知道了
   乡下,都是熟人。
   
   父亲急忙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
   给我披上衣服,拉着我
   把我“藏”到门后的水缸旁边。
   
   那帮人把他们的手电灭了,
   点上我家的煤油灯,开始翻腾。
   炕席底下看一看,
   铺盖卷里摸一摸,
   柴禾堆里捅一桶,
   水缸里面搅一搅,
   跳着脚,摸一把房梁上的灰……
   
   一间原来的看菜园的屋子,
   一个比他们自己家徒四壁的家
   更家徒四壁的家,能有什么呢?
   能抄出什么来?
   这活儿干多了,
   一上手就知道有没有油水,
   看来,汉子们有点失望
   “他妈的,还城里人哪!”
   
   他们开始卷烟,就着我家的煤油灯点着,
   沉默,一会儿,
   一个精于此道的——
   也可能是领头的人说,“走?”
   其余的人说,“走”,
   他们就往外走。
   
   爸爸被他们带走了。
   临走时,从门后模到我,
   轻轻说,“快睡觉,明天好上学!”
   然后他和那伙人
   消失在乡村的黑夜里。
   
   
   夏锄
   
   生产队里来了工作队。
   工作队主要抓革命,
   也促生产。
   
   晚上他们组织贫下中农开会,学毛选,
   还要学唱样板戏,弄到很晚。
   农时不等人,地里的活计怎么办?
   起早!
   
   起早!这是一场革命积极性的比赛!
   一队三点敲钟,
   二队两点吹哨,
   我们队长最积极:一点叫门。
   半夜,鸡还没叫,
   队长挨户敲门
   “起来!下地!”
   
   队长不是周扒皮
   ——哪用那么费事?
   不用扒鸡窝,
   上门一吆喝,
   把咱整走了,
   回笼暖被窝。
   
   队里的骡子马也都迷迷糊糊
   给车老板子拉出来,套上车,
   “加!”拉上我们下地。
   
   在车上,忽悠悠,
   (问:赵本山同志为什么那么能忽悠?答:从小练的。)
   黑乎乎,凉嗖嗖。
   不管男女老少,爷们娘们,
   七姑八舅,姐夫小姨子,
   全都你挤着我,我靠着你,睡
   ——实在困极了。
   
   忽忽悠悠,
   晃晃荡荡,
   突然不晃了,赶车的喊
   “到地了,下车。”
   
   大嫂子迷迷糊糊下了车,
   迷迷糊糊的问,“这么黑,怎么铲地?”
   
   打头的,看看,试试,试试,看看,
   “瞅不见,别把苗都给铲了,
   先坐下抽袋烟。”
   
   他坐下,抽出烟袋,装烟,点上,前后一看
   南一个,
   北一个,
   东一个,
   西一个,
   ——男男女女全都躺在地上睡了。
   他叹了一口气,把烟灭了,躺下,
   枕着锄头杠也睡了。
   
   说明:
   秀水河子,辽北丘陵地带的一个村庄。以傍秀水河得名。秀水河,辽河支流。
   打头的,生产组长。
   铲,锄。东北土话。
   

此文于2011年06月3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