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北京周末诗会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不受限制的公务员队伍和公务员福利将直接摧毁中国经济
   不受限制的公务员队伍和公务员福利来源于不受限制的政治权力
   

   
   2009年7月,中国社科院发布了一组数据:“目前中小企业在金融风暴冲击下40%已经倒闭,另外还有40%正在生死边缘挣扎。我国约有99%的企业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对GDP的贡献超过60%,对税收的贡献超过50%,提供了75%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尽管中小企业如此重要,但风雨欲来,最先倒下的肯定还是中小企业。说到中小企业的生存窘境,一些人总喜欢说“自主创新”,张口结构调整、闭口经营转型,就是不敢实事求是地解决社会矛盾,事实上,政府制定公平、正义的经济秩序、及其政策保障、禁止利益集团欺行霸市、还利于民才是核心“药方” !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环境下,面对残酷的市场竞争,加上政府公共政策失误,导致企业举步维艰、自负盈亏、缺乏保障。与此相对应,党政机关公务员却一枝独秀。更加不能够容忍的是:个别地方政府为了提高自身公务员工资,采取虚报提高所在地区的工资收入水平蒙骗上级政府。其统计的覆盖率不到本地区收入水平的40%!也就是说:如此的统计竟然不包括本地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个体工商业、劳动密集型企业等等绝大部分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多么荒诞!
   2008—2009年的中国,全国公务员(包括离退休)普遍加薪,各大城市平均上调一千二百元,尤其金融风暴来临,公务员加薪美其名为扩大内需、拉动消费,而企业职工就得减薪、下岗,农民工就得失业回家?可以说是荒唐绝伦!公务员成为了中国最稳定最富有的高收入群体,享受终身制待遇,退休后由国家财政直接负责退休金,根本就不用考虑自己的工作是否得到公民的认可,他们既是政策制定者、又是实施者、也是得益者,任凭市场经济急风暴雨,都影响不了公务员队伍,因为他们在体制内,一个萝卜一个坑,无论调到什么部门都带着国家体制内的特权(如:工资关系、行政关系、医疗关系等等)。目前在大城市、尤其省会城市局级党政机关的公务员队伍,根本就不用考核其贡献,混十来年就自然晋升为科级、二十年后自然晋升为处级,或者没有担任实职却享受与其实际职级高若干级待遇的所谓“跨级干部”,如:什么局级巡视员、处级协理员、科级办事员等等(实质上利用职权占有社会资源!),此外,公务员还享有惠及全家的公费医疗,个别大单位设有价廉物美的机关食堂、幼儿园、甚至医院门诊、疗养院、宿舍大院、机关服务中心等等等等。此外,1998年停止福利性分房以后,各地党政机关以改革的名义,或搞“集资建房”,或搞“单位自建经济适用房”,或者搞“定向开发”,内定的开发商,以极低的价格甚至采用行政划拨的办法圈下土地,建好房子以极低的价格由政府机关“团购”,再按级别档次分给官员。这种以改革的名义谋私的情况,媒体常有揭露。
   在我们这个号称以“三个代表”为指导,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举世瞩目的持续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情况下,各级政府却以减轻财政负担为由,把公费医疗、免费教育、福利住房等基本福利制度作为社会弊端给改革掉了,社会主义优越性主要体现在党政机关公务员身上,结果造成新的贫富悬殊,也反映了政府调控能力的荒唐、无奈。
   据2007年《统计年鉴》反映:至2006年底,全国有完全意义上的公务员1550多万; 估计没公务员名份、但从事公务员工作人员有1360万以上,合计2910万;加上4000多万事业单位人员。即:吃公共财政和收费供养的人员达7000万。2006年,全国就业人数7.8亿,差不多每10个非财政供养就业人员要养活1个平均收入高几倍的、由财政、收费等部门供养的公职人员。
   与此同时,企业职工却陷入困境。改革开放之初,城市就业人员绝大多数是国营企业职工,尽管工资不高,但较有保障。在职和退休人员的公费医疗(基本全额)和退休金(不低于退休时工资的70%)比较接近,国企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一样,工资-福利体系是由国家来统一经管,费用由财政负担(我们不妨将此称之为“国家财政统一负担福利体系”)。这是一个基本统一的体系,有些行业的国企职工甚至享受比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还要灵活的福利。
   九十年代实行“政企分开”之后、各地方政府以“行政划拨、资产重组”、“做大做强国有企业”为名强制将原来属于不同政府部门的企业划拨给各地方政府的大型企业集团、或国有控股公司(其实都是利益集团)【根据“行政许可法”第24条、第83条的原则:政府的公有权利,无论如何委托、行政划拨,其接受委托、划拨的单位都必须是政府行政单位,但在“政企分开”之后、被委托、划拨的过程中,这些接受委托、划拨的企业集团都不是政府单位,仅是市场经济中的博奕者,其在追求利益最大化时,必然会利用非法获取的行政权力,为自身利益打压其它被划拨的企业】,政府实质上将公共权力交给政企不分的利益集团,导致被利益集团劫持社会、绑架政府!无疑将羊群送入虎口,利益集团欺行霸市,导致一系列政策性失误:广大职工脱离政府管辖,被划拨到这些政企不分、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利益集团,鉴于这些利益集团以追求利润为目的,他们既不了解被整合企业的历史,与职工们又没有感情纽带,最终以“改革”为名对被重组的企业随意掠夺,如:无条件地以政府名义、无偿抽调被整合企业的资金到利益集团,或者强制性以上级管理者名义征收各项管理费,又或者向下属企业分摊、报销利益集团的各项费用。甚至,劫持社会、绑架政府,违反商业原则居高临下自卖自买被整合企业的优质资产,强行将企业的优质资产变现供其利益集团挥霍;然后强行转制(控股),遣散职工,最终掠夺资源,实现利益集团利益最大化!而被整合的企业无法按照市场经济的商业原则享受“平等、合法、应得”的利益分配,导致原企业生存空间进一步压缩。原来的国家职工被迫转制、分流、下岗、轮岗、失业、退养、被随意宰割,什么“减员增效”、“关、停、并、转”等等,造成很多企业和职工失去保障,为企业的奉献和积累付诸东流。
   我们看到所谓的转制的过程中,有很多是借着资产重组的名义、或者股份制的名义,将企业卖给外商、或卖给利益集团了,所以让普通职工下岗,给他们一点补偿金,或者干脆就说:你们是为国家作贡献,给你一笔钱你就回家吧,以后跟这个企业就没关系了。这样一种公然的掠夺竟然成为中国很多地方改制的一个主旋律!但是后来职工们觉悟后看到的真实情况:原来他们是为管理层作出牺牲,因为最后留下来那帮人捞了很多好处,或者是其背后的官方利益集团得到很多好处,而国家利益根本没有体现。所以改制的过程中,肥了少数人,而苦了普通劳动阶层,也害了我们的国家,心里就积压了很多的怨愤,广大企业职工从此陷入灰暗人生,在维权抗争中白白浪费宝贵的年华。
   
   广大职工愤怒地说:政企分开、资产重组之前,无非是企业向上级部门上交管理费而已,政府与下属企业关系较为融洽、呵护有加,但“行政划拨、资产重组”之后,导致了权力与资本的进一步结合,实质上弱肉强食、加速垄断,作为上级的利益集团对其不劳而获、政府划拨得来的下属企业的资产大肆排挤、掠夺,我们的经济秩序完全与市场经济规则背道而驰,我们的社会已经从个别部门、个人腐败陷入权力与资本结合的体制性腐败!
   在这种情况下,国企无法按照原来的标准供养包括退休职工在内的职工,于是只好默许“各村各出自己的高招”,于是乎,提前退休、内退、下岗、待岗、甚至还有轮流上岗等等五花八门,把国企职工折腾到失去主人翁的尊严,成为被利益集团随意宰割的羔羊,从此陷入灰暗的人生,白白浪费宝贵的年华,政府实际上推卸责任!不顾国情提出什么“减员增效”等等,人为制造矛盾,2004年甚至出台国企职工离退休之后全部移交地方,实行社会化管理的政策(实际上就是推给社会),割断了企业职工与为之奉献无数心血的企业感情纽带,让职工敬业爱岗就等于一句空话!完全违反了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人是生产力的第一要素!
   而党政机关的离退休干部却由机关的离退休服务中心、老干活动中心、老干处工作人员伺候,每年享有体检、疗养、旅游、公费医疗、住房津贴等等特权,享受着企业职工无可比似的优越性。
   公务员由于掌握制定政策的权力,经费属国家行政拨款,根本就不用考虑自己的工作是否得到公民的认可,他们既是政策制定者、也是实施者,任凭市场经济急风暴雨,都影响不了公务员队伍,因为他们在体制内,无论调到什么部门都带着国家体制内的特权(即:工资关系、行政级别、医疗关系等等跟随转移)。绝大部分人可以工作若干年“自然”晋升什么级别,所以,公务员没有担任实职却享受“高套”几级享受待遇的情况非常普遍!又或者巧立名目设置机构、制定编制、安排职务。退休后将由政府拨款支付退休金、享受终身制待遇。导致公务员与企事业单位职工保障越发悬殊。而企业职工则参加社会统筹,由其缴纳养老保险、美其名曰由社会保障机构负责。
   即使,2010年广受社会关注的深圳公务员改革,所谓的创新其实就是将官本位制度化!说穿了:就是利用职权设计制度“权力自肥”的体制性腐败!按照深圳的设计:一个公务员如果老实工作,没犯错误,平平庸庸、不问贡献,每过4-5年就自然晋升一级,工作二十年自然晋升为处级待遇,一直到退休养老都可以享受相应待遇,反正是国家财政拨款,不差钱!按照这样设计,将来若干年之后,所有20年以上工龄的公务员都可以凭国家财政拨款而享受处级待遇,高于企业职工退休金的4—5倍!那么,企业职工没有国家财政拨款、更由于经济秩序不公、利益集团欺行霸市、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如何提高待遇?!
   另外:2010年全国各地为了提高劳动者的收入、保障劳动者权益、维护稳定而制定最低工资保障,本意是为了改善民生,但政府如果对此一毛不拔、没有配套措施,必然加重企业成本、更加将遵纪守法的中小企业、尤其劳动密集型企业推向深渊!造成更大的失业群体!所以,仅寄希望提高最低工资保障线提高劳动者收入其实是一厢情愿,经济学教科书入门告诉我们:如果社会已经约定俗成、被普遍接受的均衡工资低于最低工资保障线,政府强制提高最低工资保障线,可能会导致大量中小企业增加成本而倒闭、引发大量失业;如果社会均衡工资高于最低工资保障线,那么,政府制定这个最低工资保障线将变得毫无疑义!说穿了,这个最低工资保障线仅仅是政府给我们的国民画一个美好的大馅饼而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