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北京周末诗会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党和政府对“反右”、 “三年大饥荒”、“文革”与“六四”事件等运动中受害者,应该赔罪与合理的补偿,对社会主义改造与过去过左的宗教政策所造成的后果也应作出必要说明,针对具体情况给予赔礼道歉和补偿。总之,要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对于一切冤假错案都应给予无条件平反、赔罪、赔礼道歉、补偿。平反并不会丝毫损害党在人民中的形象,而只会增加党的光荣和在人民中的信誉。胡耀邦不是为党争得了许多荣誉吗?对一九四七年台湾的“二二八”爱国民主运动,国民党尚且能彻底平反,甚至树立纪念碑,建立纪念馆。国民党能做到的,共产党就不能做到吗?
   “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同样,对毛泽东的评价也要向人民负责,特别是对人民的生命财产负责,我们都希望毛泽东“功大于过”,但是这样的结论是否太轻率了?我们把七八千万无辜人民的生命财产又置于何处呢!毛泽东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了吗?三年人祸,饿死四千多万人,损失1200个亿(人民币),这是历史上最昏聩无道的暴君都不能望其项背的暴政。毛泽东给中国人民带来民主自由了吗?从建国之初,就为知识分子人为制造冤假错案,五七年又把五十五万(据2006年第1期《争鸣》杂志和网上披露的数字,1958年5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的是3,178,470人。其中,右派集团22,071个,党员右派278,932人,高校教职员36,428人,高校学生20,745人。另有中右分子为1,437,562人不在上述总数之内。)无辜知识分子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中更是“最高指示”“最新指示”牛过“圣旨”。毛泽东尊重中国的文化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命,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摧残。有人说毛泽东只是在晚年才犯了错误,这是鬼话。“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风骚;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就是他解放前写的。他在上述诗词中表达的思想决定他一生的奋斗目标、一生的行为轨迹。他的一生就是要依靠农民革命夺取王权,继而当皇帝,历史不正是这样证实的吗!即便是民族危亡的抗日时期他也全然不顾民族大义,制定并实施了“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的总方针,还说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的时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就向毛泽东道歉,“啊,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到很大的伤害”。毛反而感谢田中角荣说:“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如此出卖民族利益,俨然一个典型汉奸、卖国贼的咀脸。趁着中央政府忙于守土抗战,壮大了自己的实力,(毛泽东在一九五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在庐山会议上的讲话还说“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终于在1949年实现“改朝换代”,登上了“共和国”的“万岁”宝座。
   蒙古的独立,也是毛泽东出卖民族利益的罪证。中华苏维埃宪法大纲规定:十四、中国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这表明1931年中国国内就已经有一个割据的国家承认了蒙古的独立了。并且还要承认所有的少数民族的独立,我们知道那个时候,除了蒙古外,新疆的东突势力正在苏联的支持下大搞独立,大搞分裂中国的活动。这比1946年早了15年。1939年毛在给延安的中共干部编写教科书《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其中第一章第一节的内容中是这样写的:“现在中国的国境:在东北、西北和西方的一部,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接壤。正北面,和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在这里蒙古已经被当作一个独立国家了,被正式的写进了教科书,在向自己的干部灌输这样的思想了。蒙古从1946开始12次派代表团到中国谈判要求签署友好协议承认蒙古独立,中国行政院蒙藏工作委员会拒绝了他们的独立要求,也拒绝了他们交换地图的要求。从1946年到1949年,外蒙古一直在中华民国的地图里。1947年行宪,国民党明确规定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1949年10月16日,毛泽东宣布与蒙古建立大使级的外交关系。当时只有苏联、中国和蒙古建交。从1946年开始,蒙古申请成为联合国成员,一直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国民党盟邦的彻底否决。但是毛却鼓动亚非拉盟邦在联合国投票协助蒙古加入联合国,1962年,由于美国弃权,蒙古成功进入联合国。总而言之,毛为了建国登基当皇帝,任什么卖国勾当都可以干得出来。

   人为制造“红色恐怖”,“恐怖创造神”。是他夺取王权、巩固王权、维系王权、不断掀起个人崇拜造神的不二法宝:从苏区的“肃AB团”大镇压,延安整风,策动整肃全党干部的“抢救运动”,放任恐怖政治,直到解放后的土改、肃反、反右、文革等运动无一例外。革命一胜利,就迫不及待地自封“万岁”。进入社会主义革命阶段,极力鼓吹社会主义革命愈深入,阶级斗争愈剧烈,又一次次制造“红色恐怖”,利用人性的软弱,使知识分子和党内的其他同志都屈服于他的脚下,成为他的驯服工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是实现毛氏王朝的大演习。“红色恐怖”,始终是他实现党天下、家天下的最好保障。毛泽东利用“红色恐怖”,不断使用“指鹿为马”的手段,制造冤假错案,也是超越历代专制君王的特色吧!毛泽东时代的历史同样证明:农民革命固有的封建专制性是历史的客观存在,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总之,毛泽东所领导的农民革命是对辛亥革命的反动,是毛氏秦政制封建专制王朝复辟的大实现,是中国历史的大倒退。
   有文章指出:中国革命不但打上历史上农民革命的印记,而且名副其实的是历史上农民革命的二十世纪翻版。毛美其名曰“新民主主义”。“新”在哪里?据说从1917年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诞生起,中国革命就进入了一个不同于旧资产阶级革命的“新民主主义”范畴,它的“新”,第一是工人阶级领导;第二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而正是在这两点上,经过了近百年的发展,已明白地向世人表明∶所谓的“新”,只是虚妄、空想的披上革命外衣的骗局。苏联所许诺平等待我的慷慨宣言,不但半点不见兑现,倒是在宰割中国领土上,远远超过列强;并且还给中国带来了迁延近一个世纪,现在仍远不见结束的内战和分裂。社会主义的苏联自己也已经崩溃解体,不过是二十世纪昙花一现的佛光。在当时穷乡僻壤的延安,奢谈所谓工人阶级领导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概念玩弄。对所谓社会主义,毛泽东不但在当时,甚至至死也没有真正的认识与了解。他的社会主义构想始终是封建的、小农的平均主义。就是抱着这个构想,在全国一解放,他就急不可耐地开始了向社会主义跃进。终于,这种超越社会经济发展的狂暴的幻想让自己碰得头破血流,声名扫地。而现在,工人阶级领导已变成了“三个代表”的领导;社会主义已退回到资本主义的补课,“辛辛苦苦几十年,还是回到解放前”。试问这个“新”,又新在哪里呢?整整一代的高尚理想主义者与纯真的抗日救国志士们是被欺骗了。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和民主主义者,他们为国献身、流血牺牲所盼望的真正的民主主义新社会在新中国成立后不及三年,完全落空。
   正如何家栋所说:“都说辛亥革命失败了,但辛亥革命还解决了国体问题,毛泽东的革命解决了什么呢?把国体也给败坏了,四个阶级被他打倒了两个,另外两个又被剥夺了一切自由!若问新民主革命和旧民主革命有何区别,恐怕只能说旧民主革命是假洋鬼子不许阿Q革命,新民主革命是阿Q不许假洋鬼子(知识分子)革命。从制度创新来说,新民主革命还不及旧民主革命,旧革命打倒的皇帝再没起来,新革命却屡出强人,制度创新,一无所成。蒋介石逃出大陆前,还搞了一回普选,共产党至今不敢说还政于民”。
   社会上总有些人,是为毛泽东思想而毛泽东思想的,为了毛泽东的功劳而功劳的。究其原因是他们深怕否定了毛泽东,也否定了他们自己或者会损害他们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无端提出“二次革命论”,先进行政治革命,再进行经济革命。难道革命的目的不是为了发展生产力吗?不是为了经济建设吗?不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吗?难道政治革命与经济革命要分开进行吗?难道政治革命不是为了经济革命吗?!难道世界上真有为了政治革命而政治革命的单纯的政治革命吗!?这些人不是用理论来指导革命与建设,更不想通过自我批评来总结教训,而总是想制造一种理论来文过饰非。更不愿认识并理解毛泽东领导的政治革命实质上是一场农民革命,带有浓厚的封建专制暴力或半封建专制暴力性质。顺便提一下,建国前刘少奇强调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爆发,“我们的任务就一直是经济建设。”建国后,刘少奇进一步明确提出:“现在全国人民的基本任务,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经济建设”,“经济建设现已成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中心任务。”刘少奇明确提出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并强调建国后共产党的任务已由解放生产力转变为保护和发展生产力。为什么六十年后反而说什么二次革命呢?中国共产党自称是马列主义的党,列宁说:“共产党的最主要、最根本的任务就是提高社会生产力。”请问那些二次革命论者为什么要把政治革命与经济革命机械地分割开,居心又何在呢?对毛氏封建专制王朝彻底批判、否定的政治改革不进行,只会葬送经济改革的成果。
   有人说对毛泽东的评价,不应归咎于个人品质,应该从制度上寻求毛犯错误的原因,这话有一定道理。毛泽东如果不是满脑子的帝王将相思想,他完全可以成为改革制度的伟人。机遇与权力都掌握他自己手里。比他早二百年的伟大的政治家、现代民主制度的杰出代表美利坚合众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在干了两届以后,怒斥了部下劝进,悄然隐退弗农山庄,为人类文明树立了光辉典范。此后美国历届总统都是萧规曹随,不敢越过雷池一步,可这正是一个封建专制独裁统治者所最不愿意的。此后,仅二战时期,罗斯福是一特例,干了三届多,病逝于第四任上。美国人民深恐在他们这块土地上会有暴君降临,故让宪法明文追加规定:每一个总统最多只能干两届。民众的忧虑才得以解除。
   社会上总有些人,是为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的,究其原因是他们深怕否定了社会主义,也否定了他们自己或者会损害他们自己的既得利益,尽管他们自己连什么是社会主义也不甚懂得。看了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和《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等著作,应该说毛对新中国成立后的革命任务是有所认识的。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里指出:“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到达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里,他还说过:“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毛泽东自己违反了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没有“经过民主主义”,没有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便想到达“社会主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