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北京周末诗会
·李是 冬天的星期一
·王华 波尔多情歌
·李是 后海墙街——记忆中的门牌号
·郭少坤 杂说人权——写于2010年世界人权日
·郭少坤 大写的中国人
·李是 公交车上的思绪
·王容芬:天堂里的笑声
·任畹町 12月19日在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大会的讲话
·王华:自述诗
·熊焱 石头上的天使
·大唐皇帝眼中之中国现状
·胡石根: 2010 步曹思源诗韵
·王德邦 岁末感怀
·李智英《迎接2011》
·许医农《去地狱还是去天堂》
·郭少坤《与死人同活》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8、马克思(斯大林)加秦始皇是“反右派”犯罪的根源

   
   毛泽东说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比秦始皇还秦始皇。”
   青年时代起,毛泽东就形成了他的道德观和伦理观。24岁时,毛泽东得到了一本德国哲学家泡尔生(Friedrich Paulsen所著《伦理学原理》(System der Ethik )中译本。犹如毛一贯的读书习惯,他在阅读中,在书上作了大量笔记和批注,部分摘录如下。
   “道德之价值,必以他人之利害为其行为之动机,吾不以为然”。 “吾人欲自尽其性,自完其心,自有最可宝贵之道德律。世界固有人有物,然皆因我而有”。 “吾人唯有对于自己之义务,无对于他人之义务也”;“吾只对吾主观客观之现实者负责,非吾主观客观之现实者,吾概不负责焉。既往吾不知,未来吾不知,以与吾个人之现实无关者也”;“吾自欲遂行也,向谁负责任?”泡尔生说:“毋杀人,毋盗窃,毋欺诬,皆良心中无上之命令。”毛不以为然,说:“此等处吾不认为良心,认为人欲自卫其生而出于利害之观念者。”照毛的意思,人不干这些坏事,只是出于个人利害考虑,要是干了不受惩罚,那就要干。毛对身后名的看法是:“非吾之所喜悦,与其属之后来,非吾躬与之现实也。吾人并非建功业以遗后世。”原来他不追求身后流芳千古,对遗臭万年也管不着。所以才会有后来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之举。
   钟波先生《毛泽东的假象与真相》中也引用该书中的笔记分析说:『“盖我即宇宙也”、“宇宙间可尊者惟我也,可畏者惟我也,可服从者惟我也”,实际上就是毛泽东最直白的惟我主义宣言。从“我即宇宙也”,很容易引申出“我即党也”、“我即军队也”、“我即国家也”、“我即人民也”,有了祸根“宇宙间可尊者惟我也,可畏者惟我也,可服从者惟我也”的思想,只要有机会就实行“中国共产党内可尊者惟我也,可畏者惟我也,可服从者惟我也”、“中华大地可尊者惟我也,可畏者惟我也,可服从者惟我也”、“地球上可尊者惟我也,可畏者惟我也,可服从者惟我也”,随意践踏一切人间规则,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看透了毛泽东是惟我主义者,那么对他一些不可思议的行为就一目了然了。
   为了实现惟我主义者的世俗理想——惟我独尊,毛泽东推行心照不宣的“以崇拜毛泽东为纲”,为了方便打击不够驯服的人,毛泽东推行广而告之的“以阶级斗争为纲”。
   以崇拜毛泽东为纲,其余都是目,纲举目张,这就是毛泽东时代支撑社会的脊梁。以阶级斗争为纲,其余都是目,纲举目张,则是毛泽东时代面对世人的脸面。无论是脸面以阶级斗争为纲,还是脊梁以崇拜毛泽东为纲,都是祸国殃民的。
   毛泽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惟我主义者。他实行“宇宙间可尊者惟我也,可畏者惟我也,可服从者惟我也”的惟我主义,卑鄙无耻地肆无忌惮祸害人类二十多年。』
   毛泽东也和秦始皇一样,无比仇恨知识分子。早在1926年2月1日《中国农民》杂志上就说过,“一部分东西洋留学生,一部分大学校专门学校的教授,乃极端的反革命派,乃民族革命运动之死敌”,“大部分东西洋留学生,大部分大学校专门学校教授和学生,一定变为完全的反革命,一定要成为我们的敌人”。1958年5月毛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甚至说:“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
   马克思主义认为,内因和外因的关系是:第一,内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根据,它规定了事物发展的基本趋势和方向;第二,外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不可缺少的条件,有时外因甚至对事物的发展起着重大的作用;第三,外因的作用无论多大,也必须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
   毛泽东独特的伦理观、“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比秦始皇还秦始皇”、“惟我独尊”等,这些都是他的内因。以下再谈谈外因。
   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毛自称是斯大林的学生。其实,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正是列宁斯大林主义。无独有偶,通过斯大林的强制农业集体化导致的饥荒中,乌克兰在30年代初叶付出了1,100万人生命的代价。根据俄罗斯秘密警察机关KGB的统计资料,在1936年到1941年的恐怖浪潮中共有700万人丧生。这类屠杀曾一直持续,斯大林一共至少应对2,500万人,甚至可能达4千万人的丧生负有责任。
   “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实际上只是一场抢劫二月民主革命成果的政变,除了暴力屠杀政敌外,并没有任何针对封建帝制的流血斗争。那些所谓“炮轰冬宫”等等革命业绩全是靠电影编出来欺骗世界的谎言。迷信权力的列宁在尝到了枪杆子的甜头后,不但用暴力在全俄建立起了封建极权的领袖独裁体制,而且在1919年公开与恩格斯遗训指导下为社会民主主义奋斗多年的第二国际决裂,梦想用同样模式把统治权推广到全球。这一年成立的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就是一个以输出“革命”为根本宗旨,以颠覆各国政权为职能的总指挥部。共产国际教唆的就是“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教义,1920年成立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由舒米亚茨基主管,维经斯基做副手,专门负责筹建中国共产党。列宁在回答西班牙工人代表团的提问:“马克思名言‘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该怎么理解?”列宁说:“我们从来都不讲自由而只讲无产阶级专政!”正是这个专政造成了俄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历史大倒退。中国共产党就是在共产国际筹建和扶助下成长起来的。毛泽东在满足自己的权力欲、独裁、杀人等方面是惟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命是从的。毛开创了为权力而杀人立威的整肃AB团的运动。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树立了榜样。各根据地大规模肃反,结果杀了“AB团”七万多人、“社会民主党”六千二百人、“改组派”两万多人。
   俄国和中国先后在1917年和1949年以武装革命夺取了政权,社会主义代替了资本主义。斯大林、毛泽东执政后“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的空间不是多了,而是没有了。实际,在苏联和中国只有斯大林和毛泽东这两个大独裁者是自由的,在最高层领导中也无自由可言;苏联和中国像两个大集中营,全国人民,上至国家最高领导人,下到平民百姓的生死命运,都掌握在斯大林、毛泽东这两个大独裁者手中,他们想整死谁就整死谁。他对刘少奇说“我只要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扳倒!”;他威胁周恩来说“你离右派只有50步了!”。这就是毛泽东一手遮天情况下的中国共产党。
   解放后,毛泽东亲手制造的镇反、三反、五反、反胡风、肃反、反右、大跃进、文革这一连串灾难。所不同者,斯大林对异己是大规模直接屠杀,毛泽东把可能有民主意识的知识精英、奴化得不彻底的干部、工人、学生乃至市民、农民侮辱够了人格、扭曲够了人性之后,再榨干其全部体能、全部青春、健康和尊严,然后非正常死亡。这与斯大林方式相比,谁更残忍?这难道不是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发展了斯大林主义与暴力社会主义?
   毛泽东还是一个十足的法盲。他在讨论人治还是法治时,竟信口胡言:“宪法这么多条,谁能记得住?”谁要求把宪法的每一条文都记住呢?须知,毛泽东的用意是,有我的“一句顶一万句”,要宪法还有何用?尔等不是有意要用它来限制我的胡作非为吗?毛泽东还说:“世上本无事,洋人自扰之。没有宪法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中华五千年,从来没有宪法,也没见什么损失嘛!汉唐强盛,有宪法吗?满清准备玩宪法,结果亡的更快。教训是深刻的嘛!可我们有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事,还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所以,迷信宪法的思想是极其错误的,是要亡党的。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也是历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宪法,以及中国知识分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人民群众还受国民党法治思想毒害的悲惨国情,为了争取时间,改造和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在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化害为利,最大限度的缩小宪法的约束,坚持党的领导。当然啦,将来如果有一天,条件成熟了,有人提议废除宪法,永远不要制定宪法,我会第一个举手的,不举手的肯定是国民党。”1958年的一次会议上,毛泽东干脆公开否定制定、遵守《宪法》的必要。他说:“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我们每个决议都是法,开会也是法”,“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四次,不靠民法、刑法来维持秩序。”刘少奇也插话说:“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实际靠人,法律只能作办事的参考。”于是,中央政法小组向毛泽东、刘少奇打报告说:“刑法、民法、诉讼法,根据我国实际情况来看,已经没有必要制定了。”所以,凡在鸣放中批评中共不依法行事,而按其随时变更的“政策”处理事务的做法表示了不同意见的人,都当上了右派。
   我真怀疑这些竟是“伟大领袖”毛泽东讲的话。我完全赞同谢韬的说法:毛在历史上的定位,却扮演了人民惧怕的枭雄,是暴力社会主义时代的代表人物,是使几千万人民受苦、受难、饿死、横死、惨死的暴君。
   
   9、“反右派”犯罪,后患无穷
   
   (1)败坏了民族道德
   “反右派”以御笔亲书“引蛇出洞”和“阳谋”这类肮脏语言,宣告了中华美德之首诚信的彻底沦亡。尔虞我诈、背信弃义、罗织诬陷、告密有功、卖友求荣、落井下石、人人自危,以几何级数泛滥成灾,毒化民族心灵,从根本上摧毁了民族道德积累。今天倍觉这个苦果的荼毒之烈,而且看不到消退的尽头。开国之君的言行秉性历来是顺民们万众追摹的范本。刘邦狡诈故西汉世风奸猾,刘秀诚笃而东汉信义高张。百姓的心理习惯崇拜一把手,由此形成了民族劣根性。中国社会何时才走得出“反右派”的阴影?
   在撒谎已成习惯的“君王”和“百官”的“教化”下,一个宗教感相当薄弱的族群,就有了“水稻亩产十三万斤”,有了人人饥馑的“粮食吃不完”,有了全国大炼钢铁,普遍“放卫星”,有了饿殍遍野式的“莺歌燕舞”,有了假酒假药遍地的“繁荣娼盛”……人人习以为常,熟视无睹。几乎是全体国人都陷入了道德沦丧,礼崩乐坏,文化崩颓的伦理沙漠地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