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北京周末诗会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2009年5月16日一个周末的上午9点40分,夏俊峰和张晶夫妻二人,骑着“倒骑驴”(一种座椅后置的三轮车),驮着煤气罐上街,准备卖烧烤。此时,沈河城管执法分局滨河中队队长申凯带领十多名城管队员,分乘四辆车来到此地。他们跳下车后开始包抄围堵,许多小贩们都作鸟兽散逃掉,夏俊峰夫妻二人没有逃脱,城管把他们的倒骑驴扣下后把煤气罐没收。
   张晶苦苦哀求:“我们这就回去,我们不卖了。”但是回答的却是:“今天收拾的就是你!”十多个城管人员围着夏俊峰殴打,又把张晶打翻在地。夏俊峰这时急了,“你们这些畜生,别打女人!”张晶跪在地上:“求你们别打了,东西都给你们,你们别打了!”
   夏俊峰的煤气罐被没收,烧烤扔了一地,人也被带上了车,被带进沈阳城管滨河中队的勤务室。

   进屋后开始遭到两个城管的暴打。据夏俊峰称述,进屋后,他遭到了两名城管队员的殴打,有人用铁茶杯砸他的头,有人用脚将他右膝盖踢跪下,甚至用脚踢他的大腿根部,“特别痛,我就去捂痛的地方,就摸到刀了。”他所指的这把刀只不过是一把折叠用的普通水果刀,在折叠状态下仅不到10厘米,打开也才15厘米左右,整个刀刃还不到夏的手指头长。平时,夏俊峰就是用这把刀切香肠用的,作为烧烤工具而随身带着。面对两名身高近1米8的城管队员申凯与张旭东的暴打,夏俊峰就掏出了这把水果刀,朝他们猛扎,为此他的手指头也被自己的水果刀而割伤。
   在法庭侦讯过程中,警方称夏俊峰是主动上车去的,没有任何挟持逼迫上车迹象。按照逻辑推理,没有一个这么傻的摊贩不逃反而自愿上车去挨罚的。即使是主动、自愿,但是当一个人被强盗劫持时,面对手持凶器的蒙面大盗,只能乖乖地束手被擒,被其捆上绳子塞进车内,这种主动和自愿都应该打上引号的。
   两年过去,2011年5月9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夏俊峰死刑。夏俊峰当庭高呼:“不服,他们乱说。”此案判决后,许多网民为他伸张正义,大喊:夏俊峰冤枉。
   其实此案非常简单又很清楚。
   首先应该弄清楚:夏俊峰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杀人?杀的是什么人?
   我们知道,夏俊峰是一个以自食其力为生的街头摆摊者,他与妻子以摆摊度日,没有招人惹人,做的是流动性的摆摊买卖。如果他有错的话,那也是在摆摊的地方或时间上不妥当而已,这种错误完全可以用说服教育方法来劝止和克服,但他们却遭到了暴力殴打。
   而被杀的人是谁?是城市管理机构的城管人员,他们只是维护城市秩序的执法者。然而如今的城管机构和城管人员,鱼龙混杂,许多素质低下者穿上了老虎皮制服后,依仗着统治人和管理人的权力,直接行使着治安警察、甚至超越警察权的职能,如罚款、轰赶、没收、殴打、监禁公民等。因此在人们的心目中,城管执法队就像是一个非法的暴力集团。
   这样我们就清楚了。此案的双方,一方是弱势群体的做小本生意摆摊糊口的夏俊峰,一方是有强大实力的以国家机器支撑着的暴力执法人员。
   一个弱者能去无缘无故的杀死两个暴力执法人员吗?当他们被这伙执法人员抓住时,不但被罚款,被抢走他们赖以维持生计的工具,还要被殴打。当妻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时,并没有打动这些冷血动物的心。他们把夏俊峰带到执法机关里继续进行毒打。于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用这把水果刀进行了反抗。
   因此,夏俊峰用刀子捅死城管人员,没有主观的杀人动机,没有蓄意的杀人手段,他的水果刀是用来切香肠用的一把普通的刀具。当他被殴打得快要没命时,他知道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斗不过身高超过他三个训练有素城管人员的,一种本能的反抗是每个人先天都具有的,当他因痛楚而摸到小刀时,随手操起了这把刀才变成了反抗暴力的工具。这把刀不是用来杀人的,是用来反抗暴力的。
   可见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夏俊峰故意杀人罪判决其死刑是不能成立的,理由是不充分的,它可能构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冤案。它只能给人们这样的一种印象,那是政府部门的一种官官相护的判决,表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是知法犯法,草芥人命。
   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重新量刑,应该以正当防卫罪来判处,即使要判刑,也只能以防卫过当判刑。
   在这个案件中,城管机构倒是应该汲取教训,这些城管人员不要披着老虎皮的衣服,仗着是国家机器中的人员,在弱势者面前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弱势者的忍受能力是有一定限度的。当弱势者被逼得走投无路时,申凯和张旭东的下场就是最明确的回答。
   2011-6-16
   
   
   
   滕彪律师的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夏俊峰的辩护人,我首先向被害者家属表示同情;不管夏俊峰有罪与否,两个公民的死亡总是让人非常遗憾的。我也将向法庭表明,两名城管和夏俊峰一样,都是城管制度的受害者,今天的法庭注定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我们要极力避免的是一个悲剧引发新的悲剧,一个错误伴随着新的错误。
   法律就是法律,我们不能把法律之外的个人情绪和政治压力等因素放在法律之上。依照诉讼法理以及刑事诉讼法第186条之规定,第二审程序审理的对象是一审判决是否正确。我要向法庭证明的是,一审判决认定夏俊峰构成故意杀人罪,定性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控方指控的罪名根本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判处夏俊峰死刑,则是量刑错误,与相关法律规定相违背。
   一、一审判决认定夏俊峰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定性错误。
   1、案发之前夏俊峰并不认识两被害者,无冤无仇,该案的起因是2009年5月16日沈河区城管申凯、张旭东等十几人进行野蛮执法。
      证人史春梅、张杰、贾子强、尚海涛、张忠文证明,“城管把人抓住,就抢煤气罐,(香肠竹签等)东西扔了一地。妻子不让扔,十几个城管围着夏某就开始打,夏求别打了也没放过,打得夏某来回倒,站也站不住。”夏俊峰的一只鞋被城管人员踩掉留在现场,在一审时已经作为证据提交并出示。夏俊峰的供述,“城管像土匪一样把锅碗瓢盆往地上扔,我们求饶,说今天周六,他们说‘别废话’,一城管打我后脑勺……”妻子张晶的证词也证明了夏俊峰被十几人推搡殴打。城管祖明辉的证词也承认,夏俊峰的煤气罐“被我们夺下来,放在货车上。”(卷三34页)
      2、在野蛮执法之后,城管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并带到办公室进行殴打。这样,被害者申凯、张旭东当时的行为就构成了非法拘禁罪。
      证人史春梅、张杰、贾子强、尚海涛、张忠文证明,是城管人员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而不是夏俊峰主动上车。夏俊峰的供述、妻子张晶的证词也证明了这一点。(2010年2月25日夏俊峰询问笔录:“三四个城管拽我到他们车里。我挣扎反抗,不想跟他们去。”)张伟的证词是“夏俊峰主动上车”,这与而张晶、尚海涛等5人的证词相矛盾,一审判决书对此没有任何解释。辩护人注意到,张伟的证言前后矛盾,不足采信。比如5月16日笔录,张伟提到夏俊峰刺了他一刀后又追他,但没追上。矛盾之处是:夏俊峰怎么可能追不上一个大腿已经受伤的人?又如,5月16日案发当天的笔录明白无误地说,“没看见”申凯和张旭东被谁刺伤(卷三17页);但一个多月后的6月22日笔录却说“夏俊峰背对着我,正在用到(可能“刀”字之误——朱注)扎张旭东。”(卷三20页)这显然不符合记忆规律,是在说谎。考察当时情境:城管野蛮执法,商贩避之唯恐不及,城管人多势众,不愿空手而归;夏俊峰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仍被殴打,前去虎狼之地将会如何,可想而知。因此“主动上车”之说,只有城管人员的证词,其实只是城管人员的想象而已。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行政处罚法第19条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有(可能是“由”字之误——朱注)公安机关行使。行政执法沈河分局及城管人员当然无权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并限制在办公室的行为,已经符合非法拘禁罪的全部构成要件。根据夏俊峰的多次陈述,秃头的城管人员先是辱骂他“你怎么那么能装B呢”,继而用拳头打他的头部,两人对夏俊峰拳打脚踢,秃头还拿桌子上的铁茶杯砸他。可见申凯、张旭东当时的行为不但构成非法拘禁罪,而且具有殴打辱骂情节,属于法定的加重处罚情节。《刑法》第238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同时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
      3、夏俊峰在被羁押时,就要求警官将其胳膊上被打的伤拍摄下来,这有力地证明了被城管殴打的现实。
      夏俊峰在被抓到办公室之前并没有受伤,案发之后数小时后即被抓捕,刺伤只能是在城管办公室被殴打所致。据夏俊峰陈述,当时他的“两个胳膊都有伤,青一块紫一块。大腿根部有很大一块淤青。当时没照相。脖子、后背都有青紫,头上还有包,但都没照相。左耳朵二个月都一直耳鸣。当时只照了胳膊,法庭出示的两张照片就是。”夏俊峰被殴打至身体多处青紫,事件发生过程又仅有数分钟,说明夏俊峰被城管殴打而被逼自卫。但一审判决书对案卷中的、法庭出示的这两张照片竟然只字未提。对这么关键的证据避而不谈,说明一审审判机关已经丧失了起码的中立性。
      4、从死者的伤口形态分析,当时张、申两人正在俯身对夏俊峰进行持续殴打。
      死者申凯左胸和背部刺创(可能是“伤”字之误——朱注),死者张旭东左胸部上方刺创(“伤”,同上),并且均有左上右下走行或右上左下走行的刺创(伤,同上)。
   首先,非要害部位的刀刺不符合故意杀人的特点,如果是故意杀人,在极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去刺扎无关紧要的部位。
   其次,申凯身高1.82米,张旭东身高1.80米,而夏俊峰才1.65米,如果都是站立姿势,不可能在胸部以上形成左上右下走行或右上左下走行的刺创(伤,同上);当时夏俊峰为半跪姿势,右手持刀,只有向前上方和向左肩后乱捅,才能形成被害者胸部上方的左上右下走行或右上左下走行的刺创。这也表明夏俊峰被踢成半跪姿势后,申凯和张旭东仍未停止行凶,而是俯身继续对之进行殴打。
     最后,夏俊峰身体矮小,张、申二人身材高大,权力、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差距悬殊,且在城管办公室被限制人身自由,夏俊峰主动殴打两名执法队员,绝不符合常理;只有突然而紧急的防卫,使张、申不及闪躲,才能解释张、申二人身上刀伤的部位、走向和次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