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北京周末诗会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启光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郭少坤阳光雨水
·李智英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是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王华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在延安就曾多次强调中共要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它将实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毛泽东答外国记者提问)毛泽东在回答黄炎培关于共产党政权如何摆脱“兴勃亡忽”的历史怪圈时,毛主席坚定地说:“我们找到了新路,那就是民主!”这是他的“阳谋”,也是毛所立的牌坊。这个牌坊也是当年各民主党派支持共产党和吸引广大青年跟随共产党闹革命的原因。
   只要能获得政权,什么话都肯说,什么事都肯做,什么手段都能使。可是一旦成功,什么民主不民主——老子说了算!夺取全国政权之后,立牌坊的目的达到了,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因为大权在手,可以毫无顾忌地当婊子了。
   辛子陵先生指出:五四年热热闹闹制宪行宪是明修栈道,同年重建党的军事委员会,把军权从政权体系中「偷」出来,是暗渡陈仓。这是毛泽东建立军事独裁的第一步,他得逞了。从此以后,他的个人权力就不可遏止地膨胀起来了。

    “无法无天” “当代秦始皇”、并超过“秦始皇百倍” 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说:“如果讲个人独裁的话,如在王明和毛泽东之间选择时,我投自己一票。”他甚至自豪于被人比做大独裁者秦始皇,他说:“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并且补充说,“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既然要个人独裁,就势必要制造个人崇拜。毛泽东对此也毫不讳言,他说:“说个人崇拜就是崇拜我。不崇拜我就崇拜他,我看,崇拜我好一点。”还不断通过各种运动,制造红色恐怖来造神。甚至亲自指令人民喊他“万岁”、“早请示、晚汇报”。完全成为毫无信义的残暴君王。他的一生就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一生。
   
   1、毛泽东在反“右派”运动中的表演
   
   反右是毛泽东实行“阳谋”、“阴谋”最典型的实例,也是对“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和“要搞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的最好的讽刺。毛为了一举推翻八大反对个人崇拜的正确路线,寻找恢复、加强党内外“凌驾”地位的突破口,反右斗争不仅对青年学生、民主党派和全国人民是个大阴谋,而且对中国共产党来说也是个大阴谋。毛要把党与全国人民玩弄于股掌之中,没有人知道毛的阴谋,连邓小平也未必知道。“欢迎非党同志帮助我们整风”是阳谋,阴谋是“引蛇出洞”,是“凌驾地位”,是“个人崇拜”,是要在党章中重新确立“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
   我们不妨对历史回顾一番。毛泽东搞整风,这不是头一遭,1942年在延安就搞过一回。正是通过延安整风,毛泽东登上了“凌驾”地位。这次他故技重施,针对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我们要把他们的政治资本剥夺干净,没有剥夺干净的还要剥”(1957年1月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在南京党员干部会议的演说中还把他们比喻成了狗:知识分子有一条尾巴,要泼它一瓢冷水。狗,泼它一瓢冷水,尾巴就夹起来了。毛的目的就是要使他们彻底、永远成为夹着尾巴的驯服工具。
   毛需要把那些“蚂蚁”们请出来,然后聚而歼之。问题是怎样才能把它们请出来。他决定利用“双百方针”。他告诉各省、市委书记们:百家争鸣有好处,让那些牛头蛇神、乌龟王八都出来。所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阳谋,“聚而歼之”是阴谋。毛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的“鸣”“放”二字抽出,移植到政治层面,成了“鸣放”。所以,在反右后召开的最高国务会议上,他不无得意地说:鸣放是我们发明的。在杭州开会时,浙江省委曾问毛泽东:“最高国策、最高领袖可以不可以批评?”毛回答“不能答不能批评”,但接着就以农业合作化问题为例,说:“合作化能不能批评?要批评可以登一篇,然后来一个反驳。一驳就臭了。他反对合作化就有证据,等于照了相。这不是诱敌深入,而是他自己钻进来的。”显然,毛泽东和他制订的国策不可以批评,谁批评谁就是“自投罗网”。反右不仅使知识分子噤若寒蝉,也使几亿工人、农民心惊胆颤。毛泽东完全在党外处于“凌驾”地位。1958年,毛泽东推行大跃进运动,基本没有遭遇阻力,主要原因即在于此。正如信阳地区右派揪得最多,饿死人也最多。
   紧接着乘“反右”胜利的“东风”,利用反右造成的威势,又在党内找到突破口,在高层掀起一场所谓“反‘反冒进’”的妖风,南宁会议上狠批了周恩来。毛明白只要控制周,便可消除党内其他人的声音。周迫于毛“你离右派只有五十米了”的压力下,违心地在上做了检查。紧接着又在成都会议上,大造“冒进是马克思主义“、“不崇拜,不得了!”的舆论,彻底否定八大的正确路线。经过这两大“战略性”的大拼搏之后,毛泽东终于又重新登上了“凌驾宝座”。
   此后,毛泽东又在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把彭德怀以“莫须有”的罪名,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从此,毛泽东稳坐了“皇位”。中国人民也就落入大跃进、文革的苦难之中。终于在九大上完成了毛的宿愿,把“毛泽东思想”重新载入党章。
   
   2、毛泽东在“彭总冤案”中的表演
   
   毛泽东是在1965年9月23日上午亲自找彭德怀谈话的。同时参加谈话的,还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周恩来因有外事活动未参加。
   先看这次谈话的政治背景,为了组织姚文元的一篇“黑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江青奉毛泽东的“密旨”,在上海整整潜伏了九个月。对姚文元的“黑文”,毛泽东还亲自修改了三遍,足见他对这篇“黑文”的重视。毛泽东说:“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阶谋诡计。”在1965年近一年时间里,背着政治局常委大搞地下活动。从这一活动本身看,决不能算是“光明正大”的,也不能说是搞“阳谋”,只能说是地地道道搞“阴谋诡计”。说是反党活动也决不为过。
   结合当时谈话的背景和毛、彭对话的内容,就不难看出毛泽东这一阴谋家,是怎样又一次愚弄秉性耿直、心地善良的彭老总,使彭总再次受骗上当。
   该年2月毛泽东授意江青去上海密谋炮制“黑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江青在布置这一任务时就讲明:“文章要写得快、写得好,……10月份要定稿。”结果是提前于8月底经修改十次后定稿。毛泽东亲自修改了三遍。这一情况表明毛泽东以批判《海瑞罢官》为“突破口”,设置的“大陷阱”已基本就绪。“黑文”急待发表。该文是批《海瑞罢官》的,“海瑞”者,彭德怀也。那么,为什么要急于调彭德怀离开北京?不妨先看一下毛泽东与江青的一段私下的对话。
   江青对毛泽东说:“一个吴晗挖出来,以后就是一大堆。”
   毛泽东接着说:“现在彭德怀就不宜留在首都,分配到外地。”
   这就是调彭总去西南“大三线”工作的政治背景。虽然彭德怀已是一只“死老虎”,毕竟是以“彭德怀—吴晗”这条连接线作为“导火线”,来做“文章”的。一旦“引爆”,毛泽东打击的对象是那批还在台上掌握实权的“活老虎”。为避免造反派小将不知深浅,一开始就在“死老虎”彭德怀身上做“文章”,从而干扰了毛泽东的大方向。因此,必须先把彭德怀暂时调离北京。这就是毛泽东的“良苦用心”。这不是毛泽东对彭德怀的“宽容”,更不是对彭德怀的“保护”。而是为了先集中全力把刘少奇们“揪”出来,以后再慢慢地“收拾”这个“死老虎”彭德怀。
   再来看一下毛泽东接见彭德怀时的情景,以及毛、彭对话的内容。毛泽东不愧是一个出色的、全才的“演员”;演什么像什么,而且能很快进入“角色”。心里是“磨刀霍霍”、内藏杀机;但见面时不但“和蔼、热忱”,而且说话、“感人肺腑”,使彭德怀“感激涕零”。
   为了使人们能真切地认清毛泽东这位“伟大领袖”的“庐山真面貌”,这里稍为详细地介绍当时的情景。(史料引自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彭德怀传》、《毛泽东与彭德怀》等书。)
   9月23日上午8点15分,彭德怀乘车到达中南海颐年堂门口,毛泽东上前紧握彭德怀的双手,亲切地说:“几年不见了,你显老了。……昨天下午接到你的信,高兴得睡不着。所以就给你打电话,晓得你要来,早在这里等着。好,你终于来了,请!”
   在毛泽东的书房里,毛泽东开门见山地说:“你这个人哪,还是那个犟脾气。平时总不来,好长时间总不写信,不写则已,要写就写八万言。你累我也累,彼此都不满意,何苦!我们还是谈谈。吵架也可以,骂娘也可以,你有话可以说,你还是政治局委员嘛,还是我们的同志嘛!”毛泽东若有所思,沉默片刻说:“历史上真正的同志不是什么争论也没有,不是从始到终,从生到死都是一致的。有争论、有分歧不要紧,要服从真理,要顾全大局。大局面前把个人意见放一放。所以你来了,我欢迎!”
   接着彭德怀就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主席。”
   毛泽东摆了摆手说:“不要这么说嘛,我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来。今天还有少奇、小平、彭真同志,等一会儿也来参加。恩来同志在接见西哈努克,所以不能来。我们一起谈谈吧!”
   在谈到彭德怀去“大三线”时,毛泽东说:“现在要建设大、小‘三线’,准备战争。按比例西南投资最多,战略后方也特别重要。你去西南是合适的。将来还可以带些兵去打仗,以便恢复名誉。”
   听到“恢复名誉”,彭总苦笑地说:“主席,我还是不去好,背着这一身怎么去?到了那里,接触群众不方便,人家接触我也不方便。……”
   毛泽东说:“你也不要发牢骚。庐山会议已经过去了。现在看来,也许真理在你那边。让历史去做结论吧!不要把事情弄得一成不变,真臭了也可以香起来嘛!对你的事,看来批评过了、错了,等几年再说吧。但你自己不要等,要振作,要把力气用到办事情上去。我没有忘了你。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的事。我过去反对你是积极的,现在支持你也是诚心诚意的。”毛泽东接着还说:“我们共事几十年,合作得很好,不要庐山一别,分手分到底。我们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应该为后代多想事,多出力。”彭德怀认真地听着,虽然来不及思考,却不住地点头。毛泽东高兴地继续说:“战略后方最重要的是西南地区,它有各种资源,地理也适宜,大有作为。你去也许会搞出一点名堂。德怀,还是去西南吧!我送你几句话:‘既往不咎,意见保留,努力工作,作出成绩,必要时再带兵去打仗。’”
   等毛泽东的话一落音,彭德怀马上表态,声音铿锵有力,说:“主席,我听你的,我去西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