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思想是祸国殃民的思想
   

   
   11、从不罪已的毛泽东
   
   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说:“如果讲个人独裁的话,如在王明和毛泽东之间选择时,我投自己一票。”他甚至自豪于被人比做大独裁者秦始皇,他说:“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并且补充说,“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既然要个人独裁,就势必要制造个人崇拜。毛泽东对此也毫不讳言,他说:“说个人崇拜就是崇拜我。不崇拜我就崇拜他,我看,崇拜我好一点。”还不断通过各种运动,制造红色恐怖来造神。甚至亲自指令人民喊他“万岁”、“早请示、晚汇报”。
   毛泽东深知自己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1976年6月7日,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凤说:“我在世的时间不多了。对文化大革命、对江青、对一批干部的怨债,这三件事要搞反攻倒算。清明追悼总理是在批斗我,……,死后还要鞭尸。火化、火化,不留死尸。”
   犯错误对任何人来说,都在所难免,毛泽东也不例外,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掩盖错误,死不承认,而使错误愈犯愈大,以致酿成弥天大罪。毛临死前准备传位给江青,带有一点儿无奈,他并没有万世一系的信心,他盘算只要有两代人(江青一代、毛远新一代)的时间,就能根本改写大跃进的历史,赖掉饿死四千万人的历史责任。这就是毛泽东对错误的态度。可惜,这段历史是不能抹掉也不能修改的。正如辛子陵所说:“要用浓墨重彩在这里做一个标记。中国人用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牺牲最多的惨重代价,证明“共产主义”行不通,这个实验是对人类文明的一大贡献”。
   毛泽东曾对毛远新说过:“我们不学胡志明,任何时候我都不下罪已诏。”还说过:“历代皇帝下罪已诏的,没有不亡国的。”他不检讨,原来是怕亡国下台,一语道破天机。自然,更不可能像德国总理勃兰特、英国首相卡梅伦、俄国总统普金、蒋经国、马英九一样为上一代人认罪、赎罪。
   伟大的人物所以伟大,不是因为他们不犯错误。而是勇于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恩格斯与毛泽东成了鲜明的对比。恩格斯临终前五个月,毫无保留的承认:“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⑽遗憾的是有些共产党人仍然死抱着马克思、恩格斯年青时的幻想不放,也像他们的前辈毛泽东一样,原来是怕亡国下台,失去既得利益。至今,他们还强词夺理,粗暴地将四项基本原则塞进宪法。
   
   12、灭绝人性的毛泽东
   
   我想通过毛对世界、国家、人民,对同志、战友,对家庭、妻子的态度,来看一看毛泽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1957年11月,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上,毛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根据《赫鲁晓夫回忆录》记载,毛泽东亲口对他说:“你们只要挑动美国人动武就行了,你们需要多少师来打垮他们,我们就会给你们多少个师—100个,200个,1000个,都行。”这段话表明毛主使,要挑动战争。过去都说帝国主义是疯子、是战争贩子。听毛的一席话,才知毛才是真正的疯子和战争贩子。
   上文谈到,中国发生大量饿死人的惨剧后,苏联政府闻讯马上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立即援助中国50万吨食糖,300万吨粮食。
   毛泽东却对其保健医生李志绥、秘书田家英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算啥大不了的事!让妇女敞开生孩子,死的几千万,过几年不又回来啦!我们凭啥吃赫鲁晓夫的嗟来之食?”(茆家升《从来佞幸覆乾坤》)这是人话吗?能说出这样的话,毛泽东还有-点人性吗?中国人真不幸,竟摊上了这种人格低下的暴君!
   毛泽东不仅仇恨知识分子,给中国的知识分子带来无穷的灾难。中国人的生命,对毛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只有他个人的权力是最重要的,并且他的权欲是无止境的。上文谈到,我们的万岁爷五七年冬,在莫斯科各国共产党会议上说,打核大战,中国六亿人死一半还有三亿,准备以一半人口的生命做炮灰来争夺世界霸权。死几亿人,对毛泽东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中国皇帝的宝座远不能满足胃口,他还要做比帝王更显赫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
   为了掩盖大跃进中死亡四千万人的罪责,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举行家宴庆祝73周岁生日,毛泽东举杯祝愿说:“祝展开全国全面内战!”随后推出了进一步的动乱措施,煽动全国叛乱。所以,毛泽东不仅不顾忌人民的死活,还犯有煽动全国叛乱罪。文化大革命,搞得中国到处一片狼藉和混乱,对政治、经济、文化和各族人民都是一场浩劫。在文革中,惨死两千万人,整了上亿人,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这种浩劫和灾难是怎样造成的?其根本原因,就是毛泽东煽动起来的全国全面内战。为了同一目的,在这内战之前的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制造了彭德怀冤案。又在内战之中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折磨死了与他在一个战壕里战斗几十年的、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张闻天等人。文革中没死的,文革之后,又用种种卑劣手段促成其死在自己之前,如周恩来、朱德等人。妄想把政权交到江青手里,经过江青、毛远新两代之后,就不会有人追究“人相食”的罪责了。
   以上是毛对世界、国家、人民、同志、战友灭绝人性的态度。下面再对家庭的态度。
   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说:毛的二打长沙给他的家庭带来巨大灾难。这年,他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带著三个儿子就住在长沙市郊杨家老屋。毛离开他们整整三年了。守长沙的国民党长官是坚决反共的何键。三年来他没有骚扰开慧,因为开慧没有進行任何共产党活动。甚至彭德怀一打长沙,差点打死何键,何也没有在开慧身上泄愤。但毛泽东又来二打长沙,何键极为恼怒,决心报复,在十月二十四日逮捕了开慧和长子岸英。那天正好是岸英八岁的生日。何键给开慧留了条活路:只要她公开宣布跟毛脱离关系。开慧拒绝了。她死在十一月十四日这天。次日,湖南《民国日报》以一个可怖的标题报导了她的死讯:“毛泽东之妻昨日枪决,莫不称快”。这仇恨的对象显然是毛。
   其实,毛泽东的部队二打长沙,经过自己的家门口,带走妻子、孩子只是举手之劳。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因为毛一到井冈山就娶了贺子珍,早把杨开慧抛在脑后了。凡中国人大概都会记得“我失骄杨君失柳”这首词 ,可惜杨开慧是被毛皇帝弃之不顾而死,柳直荀则是在毛皇帝发动的肃AB团斗争中被杀的,这词就显得假惺惺了。
   陈振中先生指出:“毛泽东生活糜烂,道德败坏,喜新厌旧,移情别恋,未婚先孕,晚年喜欢‘老牛吃嫩草’,被他‘宠幸’过的少女,都是他孙女、曾孙女辈的,缺少起码做人的道德底线。”
   祝世华先生指出:既然毛泽东有这种丑恶的灵魂(特指所谓的“三宫六院”的帝王思想),因此,在建国后毛泽东也自认为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实际是“斯大林加秦始皇”——李锐语),并“超过秦始皇百倍”,对他来说玩弄女人于股掌之中,就是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事。被他糟踏过的女子,为尊者讳,这一向是属于绝密的禁区,因此难以数计。这里只涉及三位著名的女性——孙维世、上官云珠和张玉凤。
   综上所述,毛泽东是一个绝灭人性,惟有兽性的人。
   
   13、呼吁建立“毛泽东罪行馆”
   
   在今天柬埔寨首都金边建立了一座《波尔布特罪行馆》
   广州出版的《同舟共进》的第四期发表《又见〈红色高棉〉》一文写道:“曾经遭受‘文革’浩劫的中国已经以改革开放的态势高歌猛进,但至今没有建立可以公开开放的‘文革博物馆’。首倡其议的巴金老人已经作古,他那颗燃烧着痛苦的心,未能安息下来吧。而这,并不仅仅是巴金老人的梦与痛!”
   不言而喻,作者的观点是极其显明的。写本文的意图在于促进中国人民期盼已久的“文革博物馆”能尽快建立起来!可是到目前为止,还停留在“忌谈文革”的状态,似乎让我们子孙后代永远忘记这一在神州大地曾经付出了极其惨痛的、血淋淋的局面,无疑这是十分可悲的!
   我在上文提到,著名作家巴金曾提议创立“文化大革命博物馆”,这是个很好的建议。我倒觉得不如建立一个“反右、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综合博物馆”。这个综合博物舘的理想馆址应选在《毛泽东纪念堂》(当然得重新整顿布置),这也许是对毛泽东的最好纪念,也是对中国社会发展史和人类文明史的最有意义的贡献。
   为什么在柬埔寨能够建立“波尔布特罪行馆”,而在中国就不能或不敢建立“文革博物馆”、“反右、大跃进和文革综合博物馆”或“毛泽东罪行馆”,究竟怕什么?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实在无法理解!
   丁抒在《阳谋》一文中指出:“毛泽东及其共产党一群,得了中国一统政权后,尚不容陈独秀这堆死骨头存在,挖坟鞭尸,平毁无迹(丁注:1947年陈松年移父柩至老家安庆,江津另留衣冠冢,此当指安庆之陈墓),使百年之后中国政治历史只有毛泽东而无陈独秀其人了。斯大林已遭受后辈共产党的鞭尸,我相信中国鞭尸的历史要重演……”
   我并不赞成鞭尸,可以制作像秦桧一样的跪像,跪在天安门广场,向中国人民请罪。更应把毛泽东的种种灭绝人性的罪行公之于众,呼吁建立“毛泽东罪行馆”,彻底批判封建专制暴力空想社会主义,推动政治改革,让我们子孙后代永远铭记毛泽东的历史教训。
   
   14、中国向何处去?
   
   毛泽东在延安就曾多次强调中共要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它将实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毛泽东答外国记者提问)毛泽东在回答黄炎培关于共产党政权如何摆脱“兴勃亡忽”的历史怪圈时,毛主席坚定地说:“我们找到了新路,那就是民主!”这是当年各民主党派和广大青年跟随共产党闹革命的根本原因。
   如果不是毛泽东背叛自己的承诺,中国人民早在民主宪政的道路上,饱享自由幸福的生活。现时,农民成了失去土地的农奴。在国有企业里,没有一个职工(更不要说普通老百姓了)享有生产资料所有权,因而也没有管理权、参与权和对资金、利润的支配权,哪里谈得上什么“全民所有”呢?以言定罪,使广大知识分子成为落水狗似的、夹着尾巴的驯服工具。毛泽东思想、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专制暴力空想社会主义使中国成了非正常死亡超过八千万的人间地狱。邓小平高举改革开放的大旗(其实也只是部分采用了解放前经济自由化制度),经济上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功。利用资本主义救了“社会主义”。可在政治上毛泽东主张“大权独揽”,“党領导一切”。邓小平则主张:毛在,毛说了算,我(邓小平)在,“我说了算”,将來,由我的接班人说了算。人民说话算什么?什么也不算。用家庭生活会、政变的方式搞掉合法的党总书记赵紫阳、胡耀邦,在武装政变的同时,又在六四事件中武装镇压了学生反腐败的民主运动。硬是把“毛泽东思想”、“四项基本原则”塞进宪法,坚持一党专政、维护官僚权贵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以致目前的中国反腐败愈反愈腐败,贫富两极分化不可逆转。如果说上世纪40年代在野时的中国共产党还表现出是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进步党,一个反对贪污腐败的廉政党,一个反对专制独裁的民主党,那么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在执政掌权60年之后,已经堕落成为一个反对民主是普世价值的党,一个贪官“前仆后继”的党,一个为维护权贵利益坚持专制独裁的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