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思想是祸国殃民的思想
   
   

   
   1、 毛泽东建国只对共产党既得利益集团有功
   
   有人说,毛泽东一生,建国有功,治国无能,文革有罪。建国有功几乎成了人们的共识。但我并不这样认为。
   首先,建国是用高昂的代价换取的。俗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建国是用数千万人民的生命换取的。但是,人民所期盼的民主、共和、宪政的国家并没有实现。那些解放前小学课本中民主、共和、宪政的词语后来都成了右派的罪证。请问,数千万人民的生命牺牲值得吗?
   说毛泽东“建国有功,治国无能,文革有罪”。如果建国是为了展开后面一系列人祸,实施那一系列罪行,这一“建国”还有“功”吗?这一“建国”对谁有功?只能说对共产党有功,只对共产党内的既得利益集团有功。正是毛泽东率领共产党夺得政权,坐上江山,建立起共产党的一党天下,他对共产党“功不可没”。然而,从毛“建国”的那一天起,就是对中国人民新的奴役,更专制、更黑暗的历史的开端,这一建国对人民是“功”还是“罪”?蒋介石国民党所以被推翻,是因为它独裁专制、腐败黑暗。如果你知道毛泽东共产党一旦掌权后将会比蒋介石国民党更独裁专制、更腐败黑暗,你还会迎接这种“解放”、这种“建国”吗?毛泽东的所谓“建国”完全是开了一次历史倒车。开历史倒车的建国也能说有功吗?!
   “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对于共产党内的既得利益集团来说,毛泽东开国是有功的,并且功劳是巨大的。对于广大知识分子和普通老百姓来说,开国不仅没有功,反而有罪。你们说呢?!
   其实,从中国共产党一党的利益而言,毛泽东也只是功过参半:毛泽东的功劳在于不断打内战扩张共产党的地盘,甚至借助日本侵略者的势力扩充了共产党的势力。解放后,又将民主联合政府变成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专属工具;毛泽东的过失在于做了很多有损中共形象的丑事,甚至直接破坏中共组织、迫害中国共产党人达到令共产党人目瞪口呆的程度。
   从中华民族全体利益而言,毛泽东根本就没有功劳可言。打内战、假抗日、扩张一党势力,算哪门子的功劳?非法乱杀中国人,不管被杀的是非共产党人还是共产党人,都是有罪的。解放后的和平时期,非正常死亡七八千万人,简直罪大恶极。
   老百姓跟着毛泽东闹革命,完全是受了他的欺骗。毛泽东深知中国的知识分子具有民族优秀传统,尤其1945—1949年解放战争期间,反独裁反腐败的学生运动和民主人士的反蒋斗争风起云涌,形成为反蔣统治的第二条战线,为创建新中国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毛泽东需要借助这股力量;可在建国后毛泽东地位变了,醉心于独裁专制政体,一心要成为“当代秦始皇”,并超过“秦始皇百倍”,则势必会形成历来暴君之共性,于是对于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这一群体的态度,也势所必然会从根本上发生变化。
   除上文提到在延安时,对民主人士和全国人民反复作了民主的承诺外,又如1944年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时曾经说过:“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刘少奇说过:“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董必武说:“党对政府的领导,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辖。党和政府是两种不同的组织系统,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董必武选集》第54-55页)。类似的说法,在共产党的报刊上,处处皆是。例如:“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解放日报》1943年9月1日)。“他们说(自由民主)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这种说法的荒谬,就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当年这些讲话和文章,对广大青年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促使他们决心成为共产党人,坚决跟随毛泽东共产党闹革命。
   在此,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如果说上世纪40年代在野时的中国共产党还表现出是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进步党,一个反对贪污腐败的廉政党,一个反对专制独裁的民主党,那么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在执政掌权60年之后,已经是公然反对民主的普世价值,血腥镇压民主运动,无情打击和平理性要求宪政民主人士的党,为维护一党专政的维稳经费高踞世界榜首的党,已经是贪官污吏“前赴后继”的党,维护权贵利益坚持专制独裁的党。
   其实,革命伊始毛泽东就暴露了“斯大林+秦始皇”的真面目。在延安时代,毛就已经以中国的斯大林自居。延安整风和各根据地大规模肃反,结果杀了“AB团”七万多人、“社会民主党”六千二百人、“改组派”两万多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毛泽东此举开创了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恐怖肃反的先河。毛泽东就是靠杀共产党人染红顶子,得到斯大林的赏识起家的。
   毛泽东有别于斯大林。斯大林杀人是在他掌权以后,才开始清除异己,毛泽东杀人是在他尚未掌权之前。他教会了斯大林、教会了贝利亚、教会了阿尔巴尼亚的霍查、教会了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教会了匈牙利的拉科西、教会了波兰的贝鲁特、教会了捷克的胡萨克、教会了朝鲜的金日成……教会了红色柬埔寨的波尔布特——这个反人类的大刽子手,是毛泽东特别青睐的真传弟子。毛曾专门指示陈伯达、张春桥等人4次对这个小同志耳提面命传授真经,并且出钱出枪出人,给他装备了一支革命大军。在夺得政权以后,为了建立纯净的无产阶级社会,从1975年暮春至1978年底,波尔布特执政仅三年又八个月,就使柬国人民“非正常死亡”了三分之一,据说,年轻的行刑者为革命节省子弹,干脆用锄头铲断囚徒的脑袋。其中包括几十万华人——我们的同胞!
   2008年4月,北京出版的《炎黄春秋》有关波尔布特的文章说:“1975年6月—8月,在中国已经病重的周恩来在医院三次会见波尔布特,苦口婆心地劝告他们不能这样做,共产主义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而毛泽东却盛赞:‘你们做到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波尔布特因此而骄傲地宣称:“全世界的革命者都可以从柬埔寨学到很多经验。”
   “你们做到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毛泽东这一句话倒是一句大实话,波尔布特在柬埔寨所作所为,正是他灵魂深处想追求的目标,可惜没有能够做到,对毛泽东来说,是留下了遗憾。从这一角度看,中国人民也算是万幸的。
   本文第一部分,是说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举的都是解放后的例子,其实“指鹿为马”的欺骗手段贯穿毛的一生。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听信“毛泽东只是晚年犯了错误”的鬼话。
   毛泽东在井冈山站稳脚跟后,反客为主:“乘隙插足,扼其主机,渐之进也”,篡夺了根据地的领导权后,背信弃义,过河拆桥,恩将仇报。袁文才、王佐被扣上 “盗魁”的帽子,1930年2月被杀害。善良、朴实、带有书生气的袁文才,轻信毛泽东的甜言蜜语,不知《农夫与蛇》的寓言,引狼入室,招来杀身之祸,并殃及了好友王佐。(2006年8月11日《作家文摘》作者:沈嘉禄;《袁文才是非功过》作者:晓农《炎黄春秋》2003年10期)
   请看,毛泽东在他的自传中对这段历史是怎么说的:“1927年冬,两个以前盘踞在井冈山附近的盗魁加入了红军,这使我们的力量增加三个团左右。这两个人虽然以前是盗匪,曾率领部下投效国民革命军,现在,更准备与反动势力斗争。当我留在井冈山的时候,他们始终是忠实的共产主义者,执行党的一切命令。可是到后来,到他们单独留在井冈山时,他们又回复昔日的强盗脾气,结果被农民杀死。”(摘自《毛泽东自传》)
   毛泽东是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伪君子。他在自传中极力美化自己,本来是他自己走投无路,两次写信,恳求井冈山根据地创建者共产党员袁文才收留,进入人家的根据地,然后篡位夺权,把他们杀掉。他在自传中却颠倒是非,说袁、王是“盗魁”加入他领导的红军,并且把杀害袁、王的罪行推给“农民”。
   对于井冈山时期“肃AB团”重大惨案,毛泽东又是怎么宣传的呢?——他把罪责完全推给了左倾路线,特别是以王明为代表的第三次左倾路线(笔者注:李立三、王明确有责任)。1945年4月20日,在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上,毛泽东振振有词地说:“第三次左倾路线的最大恶果……党在绝大多数革命根据地(闽浙赣区、鄂予皖区、湘鄂赣区、湘赣区、湘鄂西区、川陕区)和广大白区的工作,也同样由于左倾路线的统治而陷于失败。……左倾路线的代表者……把一切因为错误路线行不通而对它采取怀疑、不同意、不满意、不积极拥护、不坚决执行的同志……加以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甚至于以对罪犯和敌人作斗争的方式来进行这种党内斗争。……毛泽东同志采取的方针,即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的方针。”——这就是此后几十年间官方宣传的基调。
   又如“红西路军”事件:1936年11月~1937年3月,在毛泽东的亲自遥控调度指挥之下,21800多人的红西路军痛遭败绩,全军覆没。然而,他把责任全部推到了早已靠边站的张国焘身上。1937年12月,他说了这样一段话:“红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张国焘机会主义错误的结果,他不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他惧怕国民党反动势力,又害怕日本帝国主义,不经过中央,将队伍偷偷地调过黄河,企图到西北去求得安全,搞块地盘称王称霸,好向中央闹独立。这种错误的路线,是注定要失败的。”——以后的中共党史,就根据这个调子进行宣传,教育全党。
   因此,为革命捐躯的一万多名烈士失去了“烈士”名份,残余的受尽苦难死里逃生的红西路军将士,很多人在革命胜利以后变成了“阶级敌人”。
   毛泽东死后,由于陈云、邓小平、李先念、胡耀邦等中共领导人主持正义,这桩重大冤案终获平反。
   41年“皖南事变”是毛泽东给项英设陷阱︰出发前毛泽东命令项英突然改变过江路线,故意扣压项英给顾祝同的电报,国民党第三战区不知他改变路线,引起误会。毛泽东把新四军军部一万人送入顾祝同的虎口。借刀杀人,手上不留痕迹。(见《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张戎著。)毛泽东在打仗方面不会排兵布阵,在借刀杀人消灭内部异己确实“用兵如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