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愿你在这个最黑暗的黑夜倾听我们。
   求你用你仁慈怜悯的眼,
   看看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请用你的手抚平人间的伤痕。
   特别请你接纳那些在二十二年前的这个夜里消逝的生命。
   他们本不该这样早的离开这个世界,
   求你接纳他们,进入你的世界,
   也特别请求你眷顾安慰他们的家人。
   
   今夜,请看看你的世界
   你所造就的统治者是多么的贪婪、残暴、愚蠢、狂妄。
   生命在专制的铁蹄下呻吟,
   鲜血在暴政下流淌。
   人对权力、财富的贪婪,
   竟然要以青年的鲜血作代价!
   世界如此残暴无理,
   如果还不改变——
   人类真的应当存在?
   请你告诉我。
   
   生命短暂,
   世事无常。
   风在吹动,
   星空深邃。
   
   人类早已进入了热核信息走向宇宙深处的时代。
   常识,告诉我们,
   如果我们不永远放弃专制,放弃武力,放弃暴力,
   将自己毁灭自己。
   新的战争,将没有胜利者。
   或许,自杀是这个文明的最终结果。
   
   被造者——
   征服的时代结束了。
   武力带来的不再是丰厚的利益,
   而是包括征服者在内的
   整个世界的毁灭。
   谁也不会,也不能统治一个
   毁灭后的蛮荒世界。
   
   革命的时代结束了。
   没有人是人类的救世主。
   人,时间限于一时,空间限于一地,
   有限而且有罪,
   要想解决永久的问题,
   只能是狂徒和疯子。
   过去的这个世纪告诉我们,
   任何人对神的僭越
   都给我们带来了最大的灾难。
   
   专制的时代结束了。
   每一个声音都应当被倾听,
   每一个生命都同等尊贵,
   每一个生命的权利都应当共同维护。
   对任何一个人的剥夺,
   最终都会导致世界的毁灭。
   
   与天斗其患无穷。
   与地斗其患无穷。
   与人斗其患无穷。
   
   求你怜悯这个你所造的物种。
   求你用你的能力,
   感动那些最坚硬的心,
   让他们睁开蒙昧的双眼,
   看见自己的残暴、愚蠢和贪婪。
   他们让人类走向毁灭
   求你停下他们的脚步。
   悬崖在前,烈火在前,
   求你制止!
   
   被贪欲所激动的人们,
   刚硬、暴烈
   以斗争、争斗为乐的人们,
   大祸临头,
   赶快悔改。
   从头开始,
   学习理解、妥协、让步。
   不要再鼓吹没有人会胜利的战争,
   放弃只有一方满足的征服,
   放弃对人民的专制和剥夺,
   人类才有未来。
   人类的一切争斗,
   必须在谈判桌上终止。
   不然,就是死!
   
   请你,赐我们一张桌子
   让人们,
   坐下来
   谈
   一切问题。
   
   万能万有者,请你明示。
(2011/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