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北京周末诗会
·郭少坤 杂说人权——写于2010年世界人权日
·郭少坤 大写的中国人
·李是 公交车上的思绪
·王容芬:天堂里的笑声
·任畹町 12月19日在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大会的讲话
·王华:自述诗
·熊焱 石头上的天使
·大唐皇帝眼中之中国现状
·胡石根: 2010 步曹思源诗韵
·王德邦 岁末感怀
·李智英《迎接2011》
·许医农《去地狱还是去天堂》
·郭少坤《与死人同活》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在步入正文之前,先向读者提一个问题,毛泽东是共产党员吗?面对这个问题,读者必定认为我是个疯子,毛泽东是共产党的领袖,是党的创始人之一,统治共产党四十一年,怎能不是共产党员呢?请注意以下事实。
   中共元老,党的一大选出的负责人之一李达,曾于1963年在中共湖北省委党校的一次讲话中披露,开一大时,是他叫毛泽东与何叔衡代表湖南方面出席一大会议。见面时,李达询问毛与何的身份时,他们均说是C•Y(即共青团之意)而非C•P(共产党)。李说,既然来了,就参加会议算了。不料李的这一讲话在文革中被恶意的歹徒捅出,遂置李达于死地。

   除陈独秀、李大钊、张申府等少数几个人为第三国际及苏共所钦点之外,其余党员都有入党介绍人。时至今日人们仍然不知道毛的入党介绍人是谁?这恐怕是中共党史中的头号疑案。
   据利瓦伊民(军科院原军史研究部副部长)在2009年《炎黄春秋》第二期《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年份及早期组织》中揭露:1956年“八大”审查代表资格,毛泽东亲自填写入党时间是1920年。当事人问他入党介绍人或证明人时他回答:没有。该文还介绍1920年湖南成立第一个共青团小组,刘少奇就是这个团小组的团员,也可以证明毛泽东也不是团员。因为当时毛已坐上党的第一把交椅,谁也不敢进一步追问。党龄一年之差对毛泽东非常关键,既然是“一大”前入党,就可以鱼目混珠成为党的缔造者、创始人、第一代领导人了。
   中共为了把毛泽东打扮成党的创始人,把7月1日定为党的诞生纪念日。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在1920年就已经诞生了。张太雷在1921年写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说:“中国最初的中共支部,是1920年5月组织成立的。”整个中共就是国际的一个支部。
   有个智者说了句令人深思的话:“如果一个政党对自己的历史不能说真话,叫我们怎样能相信它呢。”
   党究竟是在1921年,还是在1920年诞生的?这个问题当然是首先要明确的。现在苏联档案解密了,苏共通过共产国际培养的这个党,他早期的情况已经真相大白。(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组织力量把这个浩大的档案翻译过来了,1997年开始出版了《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从档案1920——1925卷中(第一集31页),我们可以看到维经斯基在1920年8月12日从上海写回去的汇报,开始即说:“我在这儿的工作成果是:在上海成立了中共革命局(和朝鲜局并列),由5人组成——4名中国革命者和我。下设3个部,即出版部、宣传部、组织部。”当时已明确5位领导核心,书记为陈独秀,出版部长为汪原放,宣传部长李达,组织部长张国焘,维经斯基是国际的当然代表。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李达说:“这儿实际上已经是全国包括国外中国共产组织的一个核心。”1920年8月22日,在上海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新青年》成为党刊。还办了党刊《共产党》,公开打出了共产党的旗号。这一年,在上海渔阳里办了党校,对外名为“外国语学校”。
   
   
   【附:建国后李达作为武汉大学校长,犯了所谓三大错误:一、他透露了毛泽东到达一大时还不是党员,还是个CY(团员);我说“既然来了,就参加吧。回去以后再参加CP(中共)”。二、他说在政治上要拥护毛主席,但在思想理论上可以和他讨论;三、大跃进启动时,他对毛说:“头脑不可发热。你发热,中国人民可要受难了。”“文革”中武汉掀起批判、斗争李达的狂潮,最终停医、停药而逝。】
   
   “六大”前毛泽东没有进政治局,既不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更谈不上是党的第一代领导人。
   1997年去世的99岁湖南老党员易礼容证实说:1921年7月“一大”召开前,湖南还没有建立共产党小组,我和毛泽东都是“一大”之后,参加共产党的。
   陈振中先生在《党史需要正本清源去伪存真》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实事求是,如何评价毛泽东千秋功罪,能不能与毛泽东的罪恶划清界限,是检验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
   只有重新评价毛泽东,把他复辟封建专制制度账与欠中国人民的血泪账、经济账向人民讲清楚,从根本上揭穿毛泽东伟大马克思主义的画皮,改革派才有话语权。”
(2011/06/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