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北京周末诗会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去年十月我访友去重庆,归来将所见所闻写成篇警世文章:“‘尊毛去邓’中国将有第二次‘红色血腥’”。境内外不少网站作了刊载,但未引起人们重视,还被有关部门下令屏蔽。想不到我所言的“第二次红色血腥”正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令人越来越担忧。近日毛派老巢“乌有之乡网站”公然在全国28省市发起数万人的“公诉团”,叫嚷要“公诉汉奸、卖囯贼”茅于軾、辛子陵”,还放出狠话:“要以人民的名义处决”二人。
   这28个“公诉团”的“公诉书”空洞无物,全是“文革”时期暴力语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帮利令智昏的毛派分子不但歪曲历史,还肆无忌惮地咒骂邓小平同志开创的“改革开放”,恬不知耻地用“十年浩劫”如麻的表述语言,仍称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核心,是中国各族劳动人民爱戴的人民领袖和空前的民族英雄,也是倍受世界各被压迫民族尊重的伟大的革命导师。”
   再有,大放獗词煽动不满,号召老百姓起来“革命”。他们在“公诉书”中借题发挥,说“毛泽东主席在世之时,人民物质生活条件还并不富足,但公平和睦,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人需要为生计挺而走险,没有人为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而忍受折磨。”

   按照这批毛派分子的观点,现在人民生活还不如毛泽东时代的生活水平,在“忍受折磨”,不少人正“为生计挺而走险”。一句话,他们不是在“公诉”茅于轼、辛子陵,是在公开反对“改革开放”,反对胡温为主体的现政权。仅以“公诉”作为发难由头,目的是要扭转历史车轮,回到毛泽东“以阶级和阶级斗争为纲”的那个“公平和睦,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时代。
   为了国家前途,民族命运,做为一个深受毛泽东其害的“贱民”,我不得不奋起反击。除倡议现在倖存的五七老人联名向全国最人民法院起诉毛泽东践踏宪法,滥杀无辜的反人类罪行。现《往事微痕》推出“中原评毛”特刊。
   本书作者叶中原先生和我一样,一生吃尽毛泽东罪恶苦头,远在学生时代就被打成“右派分子”,此后被送去劳教9年多。1969年回到温州在工厂干技工,1979年改正后在温州风动动力头厂相继任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等。八十年代以来,他反思前30年人民、国家及个人所经历的劫难、悲剧,“认为罪魁祸首乃是毛泽东及其所奉行的极左政策路线和专制制度”。退休以后,他更关注改革开放以来的新情况、新问题,看到承袭毛式制度的弊端,如不能彻底清除毛泽东建国后的罪错及其根源,决不可能顺利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可能建立宪政民主新中国,甚至还有可能复辟倒退,重演毛时代的历史悲剧。”他怀着忧国忧民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从2006年以来就广泛研读,反复思考、修改写成此书。
    这是一本出自民间学者的好书,有宝贵的史料价值,所言所论有根有据,值得一读。此书可与学者高华的《红太阳是怎么升起的》,张戎的《鲜为人知的毛泽东故亊》,辛子陵的《红太阳的殒落—千秋功罪毛泽东》,萧洁铎的《翻云覄雨毛泽东》,钟波的《真假毛泽东》等书并列。我们《往事微痕》的任务就是推动民间的批毛工程,直到“腐尸出堂,头像下墙”才会呜锣收兵,不达此目的决不罢休!
   虽然毛泽东撒手尘环已整整三十五年,但在中国大陆四处仍可见到他浓浓的阴影。天安门城楼悬着他的标准画像,人民广场躺着他的发臭腐尸,人民币上有他的大头照,不少城市广场立着他挥手的雕塑。他到底对中国人民有何功何德?凡了解历史的中国人,无不认定他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的千古暴君!
   他一生醉心于帝王奢耻糜烂的生活,对国家不诚,对民族不忠,欺骗同志,愚弄人民,好大喜功,想当世界霸主,戏用国家和人民做 "共产主义"的试验品,致使中华民族长期陷于深重苦难之中。仅“发高烧,升虚火”(彭德怀语)的"[大跃进]三年,全国有三千七百五十五万人被活活饿死。"
   为了把“党天下”变成“家天下”,他悍然一手策划发动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损失国家约一千二百亿人民币的财产,死了二千万人,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李先念(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说的国民收入损失五千亿,浪费和减收共计一万三千亿人民币。近三十年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为六千五百亿元,两次大折腾的损失,是我国前三十年基建投资总额的两倍多。就是说,本来可以用于建设国家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宝贵资金,有三分之二以上被毛泽东折腾掉了。他反目无情,过河拆桥,为了把帝位传给江青、毛远新,害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彭德怀、军委副主席贺龙、外交部长陈毅以及陶铸等几十位老一代革命家。还有,中共八届中央委员中的 123名委员,其中有88人分别诬陷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坐监的坐监,整死的整死。现中央常委习近平先生之父习仲勋同志,也被毛关押了十余年。除此,全国还有一亿多人挨整,有两千万人死于非命。
   从新中国成立到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没有内战,没有重大自然灾害,非正常死亡在五千七百五十五万人以上,经济损失一万四千二百亿元。1984年《大自然探索》第十期上,陈玉霞、高建国两人合写的文章《中国历史上死亡一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的时开特徵》有这样的统计:"在一九四九年中共上台执政之前的两千一百二十九年中,共发生二百零三次死亡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先后共死亡二千九百九十一万多人。而毛泽东在三年大跃进时期,活活饿死中国人的总数是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比中国两千多年间因自然灾害而死亡的全部人口还多七百六十四万人",这是何等惊人的罪恶!历史上再残暴的君王也望其项背,自愧弗如。
   我们建议世界人权组织授予他"杀人魔王奖"称号,在天安门入口处立一个黑色大理石碑,碑上写着:"全球最残酷最无人性的君主毛泽东!"
   以警示来者,告慰死者。毛泽东不是走下神坛就可了结的问题,是要永远囚进在黑暗的地狱里,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天理昭昭,理应如此。
(2011/06/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