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第三份
   
   
   中共北京市纪委:

   自2011年3月29日对我立案审查、限制自由以来,我已写过两次交代。昨日(4月28日)市纪委李锋处长、国防大学政治部纪检处刘德伟处长让我集中检讨在党的指导思想上违犯四项基本原则的错误。四项基本原则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按纪委的提示,我主要是违犯了第四项,即没有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一条我承认。
   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锦涛以巨大的政治魄力和理论勇气,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突破了马列毛的局限,走出了《共产党宣言》消灭私有制的误区,建立了改革派的话语权。改革开放以来,经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代领导人的持续努力,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胡锦涛郑重宣告:这个理论体系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今后,指导改革开放兴利除弊的理论和衡量改革开放是非成败的标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不是别的主义和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党最可宝贵的政治精神财富,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2008年1月15日,辛子陵:《走出<共产党宣言>的误区》)我是这样向群众宣传胡锦涛同志报告的。
   在毛派网站上,出现了大量反对文章,有代表性的是本校林伯野的文章。他说:“十七大的文件中,就有重大的原则性错误。这就是贬低马、列、毛,拔高邓和江。这是脱离实际,违反民心的。 例如:在旗帜问题上,打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小旗,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旗不提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大旗,它可以指导一切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小旗,它只适用于一个地区即中国;一个阶段即中国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建议学习马列毛重要原著》发布: 2007-11-24 17:07 | 作者: 林伯野 | 来源“ 毛泽东旗帜网)
   胡锦涛总书记在后来的讲话中,没有采纳毛派的意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就是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
   去年新成立一个工人(共产)党。“这个党的顾问宋宝铃连续写了五封信,又写评论,又发文告,指责胡锦涛在几次讲话里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把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拦腰截断致使造成全民思想混乱、导致马克思列宁主义边缘化。犯下了严重错误,并且威胁要提出控告,起诉胡锦涛违反宪法。”(杜光:《怎样理解指导思想的理论内涵?》2011.3.31网文)
   他们倒是没有违犯四项基本原则第四条,是用这个第四条批胡锦涛的。在这个问题上我就非常惶惑:我是应该继续维护胡锦涛十七大报告呢?还是应该向林伯野、宋宝铃看齐,反对十七大的报告呢?想来想去,我觉得自己没错。后来我提出《走出两个误区》(一个共产主义误区,一个个人崇拜误区)也是为了维护胡锦涛同志的十七大报告。
   国家博物馆开馆后,我专门去看了一次,在建设时期没提毛泽东思想,“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著名语录也没有出现。
   3月2日,中宣部长刘云山在开馆典礼讲话说:
    “《复兴之路》基本陈列通过回顾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为实现民族复兴进行的艰辛探索,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走过的光辉历程,深刻揭示了是历史和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选择了改革开放,深刻揭示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概述这一段历史,不提毛泽东,不提毛泽东思想,我认为有很深的用意,需要我们理解和领会。
   2011年3月11日记者采访了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程恩富。他说:“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就是马克思主义。”旗帜网一位网友跟帖说: “当前在中国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否定马克思主义,而是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全文没有一处提到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这不是偶然的疏忽,是有背景的。”
   刘云山和程恩富都是主管意识形态的领导干部。我赞成那位网友的判断。这是取消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信号。是不是如此?十八大会有结论。
    宋科(辛子陵)
   2011.4.29
   
   
   
   
   第四份
   
   
   中共北京市纪委:
   2011年4月28日下午,纪委对我的审查转到理论问题上,说马恩始终坚持《共产党宣言》中的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思想,这几年我宣传民主社会主义是完全错误的,误导了群众,违反了四项基本原则。
   关于马克思主义前后期的变化, 1895年3月6日,恩格斯在《<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中对马克思主义的整个理论体系进行了最后的反思和修正:
   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引者注:指《共产党宣言》中说的暴力革命),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的。
   历史清楚地表明,当时欧洲大陆经济发展的状况还远没有成熟到可以铲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程度……在1848年要以一次简单的突袭来达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旧式的起义,在1848年以前到处都起决定作用的筑垒的巷战,现在大都陈旧了。如果说在国家之间进行战争的条件已经起了变化,那末阶级斗争的条件也同样起了变化。实行突然袭击的时代,由自觉的少数人带领着不自觉的群众实现革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无产阶级的一种崭新的斗争方式就开始被采用,并且迅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原来,在资产阶级藉以组织其统治的国家机构中,也有许多东西是工人阶级可能利用来对这些机构本身作斗争的。工人开始参加各邦议会、市镇委员会以及工商业仲裁法庭的选举;他们开始同资产阶级争夺每一个由选举产生的职位,只要在该职位换人时有足够的工人票数参加表决。结果,资产阶级和政府害怕工人政党的合法活动更甚于害怕它的不合法活动,害怕选举成就更甚于害怕起义成就。
   在罗曼语国家里,人们也开始愈益了解到对旧策略必须加以修改了。德国所作出的利用选举权夺取我们所能夺得的一切阵地的榜样,到处都有人模仿;无准备的攻击,到处都退到次要地位上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595、597、603、607页)
   说完这些话不到五个月,1895年8月5日他就逝世了。如果盖棺论定,这是恩格斯对欧洲各国革命策略问题的最后意见。他期待的是通过工人阶级的合法斗争取得政权,保留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这就是民主社会主义。我们今天所要坚持的马克思主义,不应当是恩格斯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的中前期的理论,而是硕果仅存的民主社会主义。这个理论被第二国际以来的历史证明是正确的。改革开放初期王震访问英国,经过他亲自考察后,对民主社会主义社会称赞羡慕不已。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欧洲民主社会主义,是晚期马克思主义的两朵奇葩。我们举马克思主义旗帜,作这样的解说是顺理成章的。我就是这样解说十七大精神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对《共产党宣言》的继承和发展(以下文字是《走出<共产党宣言>的误区》的一节)
   在中国,由消灭资产阶级建设社会主义到团结资产阶级建设社会主义,经历了漫长的、曲折的探索过程。“三个代表”理论的提出,本意是要向全国人民宣示团结资产阶级,建设社会主义。为了防备“左派”攻击,宣传上刻意模糊化、空泛化,虽然声势很大,但根本没敢点破主题。要继续用思想解放推动改革开放,让改革开放再上新台阶,就必须点破这个主题,让私有制和资产阶级不仅在法律上合法,而且在理论上、在舆论上合理,成为光荣体面的事业,成为富民强国、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力军。“三个代表”的新意是:中国现阶段的先进生产力是民营经济,“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就是代表他们的发展要求,这是对《共产党宣言》正确方面的继承(正是《共产党宣言》肯定了资产阶级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和对其错误方面的超越,是从根本上、从源头上对党的指导思想的拨乱反正,隐含着对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资产阶级的包容、保护和重新定位。科学发展观超越了姓社姓资、姓公姓私、姓马姓修的宗派狭隘眼界。私有制和资产阶级的出现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兼容的。这是科学发展观题中应有之义。胡锦涛指出:“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 (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07年10月15日)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开辟了无限广阔的发展前途。经过反复和对比,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资产阶级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给工人农民和整个社会带来了比消灭资产阶级大得多的物质利益。2006年中国民营经济在GDP的比重为65%。如果没有民营企业对国家财政的贡献,取消农业税是不可能的。2006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已达到二十一万亿人民币,比1980年增长10•5倍;国家财政收入已达三万九千三百亿元,比1980年增长32•4倍。(田纪云:《经济改革是怎样搞起来的》,见《炎黄春秋》2008年第1期第3页)有了这样的经济实力,胡锦涛才能很有底气地在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宣告:“必须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社会建设,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社会体制改革,扩大公共服务,完善社会管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努力使全体人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推动建设和谐社会。”
   两位处长都是有水平的人。突击看书能对原著提出见解,对我进行帮助启发,很感谢你们。既然我还是党内矛盾,我们就要平等的讨论问题。希望你们冷静思考一下,我这封信有没有道理。我是不是在维护党,维护胡锦涛同志。
   我今年76岁了。靠养老金生活。正如你们所指出的,党和国家(最终是人民)待我不薄。正因为如此,我想在我身体、头脑都健全的时候,在意识形态上(我搞了一辈子理论工作)给党当参谋,在党和主流媒体不便说的时候,由我们这些老同志做个头羊,在解放思想上打破沉闷的空气,说一些新话。如果党认为我多嘴了,我以后可以不说不写。我这几年主要是宣传民主社会主义,影响了许多人,浪得虚名。为功为罪,历史会做出结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