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一、平顶山、高尔山——铁证如山

   长期以来,在我的脑海中,在中国人和全世界人的脑海中盘旋着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毛泽东和共产党——对杀人魔王、刽子手、一千个日本战犯大讲人道主义,不但一个不杀、一个不死,还把他们当作贵宾、兄弟一样对待。为此中共吹嘘称:把魔鬼改造成为新人,是中共在历史上创造的空前奇迹。
   但是人们要问:为什么毛泽东和共产党——对自己一亿无辜同胞进行无情打击、残酷斗争,把他们打成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千方百计要把他们置于死地,为此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的民族灾难。这大概也是毛泽东和共产党在人类五千年历史上所创造的奇迹吧!
   为了追寻制造民族灾难的元凶,揭露大汉奸大卖国贼集团的真相,我千里奔波,从广东到上海一直追寻到东北抚顺。
   抚顺有两座山:平顶山和高尔山,两山南北对峙,相距不远,坐公交车只要半个小时。这两座山像铁证如山一样,见证了民族灾难的发生和大汉奸大卖国贼的罪恶。它们证明了毛泽东和共产党是一伙出卖民族利益,与日本帝国主义互相勾结的大汉奸大卖国贼集团。他们给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反人类滔天罪行。
   五十九年前,我是一个才十七岁的上海私营商店学徒工,经过中共洗脑教育,轻信了他们的谎言和说教,千里迢迢从上海来到东北参加“革命”,落脚点就是抚顺。我和一个叫戴震相的上海学徒工一起分到了抚顺工商局工作,几年后,我被打成了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戴震相为我而打成了反革命分子,判刑8年。结果我被关了21年,他被关了19年。五十九年后,我再次来到抚顺,两人见面时,我们都已成了老头。
   五十九年前的抚顺,是个白天在街道上看不到行人的一个小城市,别看它小,却是当时毛泽东直接控制的中央直辖市。五十九年后的抚顺已经是拥有两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了,那鳞次栉比的高楼,摩肩接踵的行人,让我感觉它繁荣的速度早已大大超过了南风窗猛吹的广东。
   但是抚顺的繁荣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在它繁荣的背后,却掩盖着一个惊人的秘密:那就是这里曾经历过灾难,经历过罪恶,经历过大汉奸大卖国贼的蹂躏。抚顺是毛泽东和共产党从事汉奸卖国贼活动的历史见证地。
   抚顺有三处曾发生过震撼全世界的事件,如今这三处都建立了纪念馆,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它们是:一、抚顺平顶山惨案发生地,建有“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二、中共宽大处理和释放了一千多名日本战犯、伪满洲国战犯和国民党战犯,为此在高尔山下建有“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三、它是雷锋生前所在的工作单位和牺牲的地方,为此建立了“雷锋纪念馆”。我只参观了前两个纪念馆,没有去参观“雷锋纪念馆”,因为它是把大汉奸大卖国贼毛泽东打造成“四个伟大”而设置的。在参观了前两个纪念馆之后,已经能说明毛泽东和共产党是一伙世界上最超级的恐怖魔鬼集团。他们是专门与杀人狂日本战犯握手言欢,却对自己同胞痛下毒手的超级恐怖组织。
   他们所从事的并已经做到了的,正是日本帝国主义希望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日本帝国主义想灭亡中国,消灭中国人,把中国人当作他们殖民统治下的奴隶。日本投降后,毛泽东和共产党接过日本鬼子的衣钵,朝着自己同胞大开杀戒,中国人被消灭了一亿人之多。如今十三亿中国人都已经被中共监控、掌控起来,成了共产党的工具和螺丝钉,基本上已经成了会说话的奴隶了。
   翻开中共建党史和六十多年的建国史,就可以发现,这个靠着造反和杀人起家再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谎言和阳谋不断巩固自己统治的组织,从它建立那一天起就是一个汉奸卖国贼集团。中共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是德国人;中共崇拜的是斯大林暴政主义,斯大林是苏联人;中共接受第二、第三国际领导和指挥,第二、第三国际都是欧洲从事推翻资本主义国家的国际组织。中共就是利用外来势力,从事推翻着孙中山所创建的中华民国政府。当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之后,毛泽东和中共再次借用外来势力来推翻他们曾高喊蒋委员长万岁的国民党政府了。中共统治中国60年,是让中国沦为马克思斯大林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在政治与精神文化上的殖民地过程。所以中共是喝着马克思、斯大林洋奶和日本鬼子毒奶长大的怪胎组织。马克思曾对资本主义的“资本”下过一个定义说:“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如果用此话来描述中共那就最合适最恰当不过的了:“共产党从它创建诞生那一刻起,就从造反斗人一直到疯狂杀人,它的每个组织每个细胞几乎都流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
   二、平顶山——日军一天杀害3000个中国同胞的地方
   平顶山位于抚顺南部,日本军在一天时间里就屠杀了三千个中国人。因此“平顶山惨案”也称“平顶山万人坑”。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一下子占领了中国的东三省,并建立了傀儡伪满洲国,从此东北沦为日本殖民地,东北人民当上了亡国奴。1932年9月15日的中秋之夜,侵占抚顺的日军遭到途经平顶山村抗日自卫军的打击后,诬称平顶山村居民“通匪”。为了报复,第二天日军把全村男女老幼三千多人用欺骗手段赶到平顶山脚下,声称为村民合影留念照相。当日军掀掉蒙在相机上的黑布之后,露出的竟是一架架瞄准着他们的乌黑机枪。随着嗒嗒嗒一阵猛扫,机枪喷吐出火舌,雨点般的子弹疯狂地朝着人群射去,凄惨的哭叫声响彻整个广场和山村,三千多村民都倒在血泊之中,转眼间广场一片血海。
   然后日军在死尸堆里寻找还有一口气的幸存者,用刺刀捅刺补杀,再倒上汽油焚尸,用炸药崩山掩埋。接着就烧毁全村,把五百多户八百多间房屋夷为平地。从而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
   在日军这场集体大屠杀中,还有几个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他们被拍摄录像和录了音,他们是这场大屠杀的见证人。
   这些幸存者当年大都是孩子,当机枪响起的时候,其中一个孩子的母亲把他紧紧地压在身下,子弹没有射在他身上。母亲的鲜血淌满了他的脸和全身,母亲在临终时告诉儿子:妈不行了,你要逃出去,长大给妈妈报仇。日本兵在补刺时,刺刀穿过他母亲的身体,也刺在他的腿上,但他强忍着疼痛没有喊出声来,才免予一死。
   另一个幸存者方淑荣也是如此,当年她只有五岁。当日本鬼子进村来驱赶村民时,人们本能地采取逃跑的方式,但都是当场就被打死。她的父亲跳窗逃跑,还没有跑出几步就被打死。爷爷抱着她三岁的弟弟,拉着她的手往外走,母亲伏在父亲的尸体上痛哭,在爷爷的劝说下,只好抱着刚生下不久的婴儿一起朝广场走去。在日军集体大屠杀时,她的爷爷把她压在身子低下,接着就咽气死了,小淑荣忍着被子弹打伤的疼痛,在爷爷的尸体下装死。当日军拿着刺刀刺向还有一丝气息者时,她的三岁弟弟受到惊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几个日军立即挥刀乱刺,把她弟弟的尸体扔到了她眼前。她听到弟弟的惨叫声后,屏住呼吸仍一动不动地扒在地上,算是逃过了一劫。当广场平静之后,再也听不到日军的脚步声时,她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蹲在路旁放声大哭。一个赶车的老头把她带回了家,给她上药,并帮助她找到了伯父,她在伯父家里过了三年东躲西藏的生活。当日军投降时,她恨不得把这些日本鬼子都杀死,为死去的父母亲还有弟弟祖父以及三千个同胞报仇。
   这个与日寇有着血海深仇的方淑荣,后来入了党,经过洗脑教育,她把个人的恩仇置于脑后。面对跪在她面前的日本战犯,她原谅了日军的暴行。她说“我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员,我要执行党的政策,不能计较我个人的恩仇利害。”不知道方淑荣在土改斗地主,在反右倾斗农村干部时,是不是也是这样原谅了中国的地主和右倾分子?那可是与她毫无私人恩仇利害关系的啊!
   如今这里修建了“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和“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纪念碑正面镌刻着惨案史实的碑文。在纪念馆的大门口,陈列着一个主题雕塑,它像一本打开的历史书,上面镌刻着硕大的“3000”大字,它告诉人们:翻开历史的这一页,就有3000个活生生的生命被杀人魔鬼消灭了。于是这座主题雕塑就像一座压在人们心头上的一块巨石,感到沉重和压抑。
   走进陈列馆,顿觉寒气逼人,给人阴森恐怖的感觉。这里由“东北沦陷,辽东抗战”、“日军暴行,惨绝人寰”、“铁证如山,声讨诉讼”、“以史为鉴,警钟长鸣”等几个展厅组成。既有图片文字介绍,又有许多珍贵实物展示,并制作了10分钟的纪录影片,真实再现惨案过程。在一台真人一样的模型前,再现了当年日军头子在碰头聚会,商量和策划着这场大屠杀。
   展览大厅里,是长80米,宽5米的遗骨池,池内800多具殉难同胞的遗骨,纵横叠压,惨不忍睹。其中有老人、残疾人、妇女、儿童、婴儿和孕妇的遗骨。从尸骨的形状看,有父母掩护着孩子的,有丈夫护着妻子的,有儿子保护母亲的,但他们都没有幸免,都惨死在敌人的枪口之下。骨池周围陈列着殉难同胞的手表、怀表、烟嘴、剪刀,还有妇女们的金银首饰、梳子,以及孩子们的小手镯、长命锁等。那已经炭化了的月饼,说明大屠杀发生的时间,正是中国人传统的节日——合家团圆的中秋节。展出的还有残留在坑里的刽子手子弹、子弹壳和消毁罪证焚尸用的汽油桶等。累累白骨、件件遗物、是日军屠杀无辜人民的铁证,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血腥罪行。
   平顶山惨案虽然已经远去,至今已经相隔了79年,但面对此情此景,只要是有血有肉有良心的中国人,就会对日本帝国主义充满了仇恨,恨不得把这些杀人刽子手也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来慰藉九泉之下殉难的同胞。
   三、中共接收的是一批日本杀人魔王
   但是历史却发生了一场令人愤恨的颠倒,这些日本杀人魔王和刽子手,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相反,却受到了人道主义的宽待。本应受到绞刑处理的,却变成了欢送会的宾客;本应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却受到了天堂般的接待;本应打入禽兽行列的,却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制造如此颠倒的不是别人,就是“四个伟大”的毛泽东和吹了六十多年“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他们不但把这些杀人魔王、刽子手、日本战犯当作亲人和朋友,而且他们对待自己同胞,屠杀自己中国人时,无论其人数、规模和手段的残酷,更是远远地超过了日本鬼子的。毛泽东和共产党为什么如此残暴、残忍、残酷对待中国自己同胞,从他们如何对待杀人魔王、刽子手、日本战犯的对比中就一目了然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