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北京周末诗会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刚在网上游览看到重庆周光直先生在网上发表一篇“党天下难求司法公正”的文章。按照网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我特意打电话给周先生。
   

   周先生说:他的文章在国内不能发表,只能登在海外网站。周先生在此文中写到:我还在十三岁上初中一年级的1957年,我读的重庆第42中,我当着学校家属的面说校长翟作阶进浴室不排队,他怀恨在心,在一年以后,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把才满十四岁的我劳动教养了,这一去就是17年,一直过着饥寒交迫奴隶式生活,回家时已三十多岁了,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只有半饥半饱,精疲力尽的做着临时工。1985年我申办了一个“重庆市江北区光直油化店“向一些小单位销售我自己研究的产品:切削液,清洗剂等。由于生意较好,很想扩大规模办一个名正言顺的化工厂,进入一些大型企业。可是1985年国家根本不批私人办企业,只批准所谓的集体企业。经人介绍与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城街道办事处协商,办一个由我个人全部投资,全部管理,全面承担风险,名为集体,实为个人的投资的企业。而街道办事处只为我办了一个营业执照,不管我盈亏,都要收取管理费,房屋租金,收税后利润的25%,也不参加经营,更不承担风险,只获取利润。奋斗七年,市内多数大型企业和军工企业都接受我的产品,在重庆市江北城街道办事处召开的1993年表彰会上,我厂利润比街道其它十三个真有投资的厂的利润总和还多,这样就自然引起了街道书记兼主任杨仁铭的“红眼病”,在会上杨书记让我给他三万元,我只答应给他一万一,比上年多给他8%,他当时不满,大发脾气,说什么“我们走着瞧”等等。
   
   由于我没有向江北城街道书记杨仁铭进贡三万元,在企业没有分文投资的书记,却操纵我厂所谓的“董事会”,把我董事长选掉,以恶毒的手段把我从企业里开除。(相当于文革时期的非党员造反开除老党员领导人)我苦心经营的企业就成了披着共产党,人民政府外衣的一伙人吃喝玩乐,打麻将的基地。。。。。从此我又没有了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于1994年把江北城街道办事处告上原重庆中级人民法院,,,四川高法,,,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直到2005年四川高院给我下了一个驳回申请再审通知书..........。
   
   通过十几年的诉讼和上述事实,证明“严肃认真,公平公正“的四川省高法其实是一个蛮横无理,不讲是非曲直的地方,老百姓在这种所谓的”公权”下面合法的权益可以以任何形式或借口被剥夺,被侵吞,并且还找不到伸冤的地方,哪里还有所谓的人权可言。。。
   通过周光直先生的控诉我们就应该明白了一党专制下毫无“公平正义”。不管现在毛左控告茅于轼先生,还是铁流先生控告毛左。其实都是在一党管制下的国家发生的一场“滑稽戏”。因为这两方人马最后都逃不了“中共老佛爷”的手心。只能是不了了之!
   
   一个海外官二代在网上说:你们总说共产党快倒台了,可是到现在也没倒台!共产党如果在三百年后倒台我早就沤成灰了。。。今天中共权贵子弟之所以发疯似地聚敛财产,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后代子孙着想!看看中国社会现实:不管反共,爱共;不管反毛,拥毛;不管支持共产党一党独裁专政,还是希望中国走向民主之路的国人,很多人都是脚踏两只船,一脚在国外,一脚在国内。上至中共高官,下至普通百姓,有能量走的都到海外了。没有能力走的也千方百计把孩子送到海外留学。今天这个国家到如今这个地步是因为很多人都是“插着翅膀”的暂住人口!根本就没有“为民请命,为万世开太平,”的民族之豪气!
(2011/06/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