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文集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2回
   
   
    第112回: 一面之交香消玉殒 为汝伤悲是何缘由
   


    词(乌夜啼)
    无寐遥夜木楼,花月休。情绝梦破寒侵、空悬柔。
    春丝断,心烦乱,离人愁。
    犹在忘川深处,正凝眸。
   
    活灵(光)
    已是月明如昼,大地似蒸。春城迤逦逸绕。这一年春天的脚步匆匆,屈指堪惊,寂寞梧桐,惆怅深院,都是那么不可思议。过于沉默总会导致总的爆发。街区沸腾着,人们的脸上都挂满惊叹号。到处都流淌着思绪的潮流。
   
    她又道:“现在外面满街都是人,女生是香,男生是玉,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香’阿‘玉’的,某人惜得过来吗?”
    我不以为然:“我就惜青春的海洋!”
    霓脸上表情微妙:“我看你是蠢蠢欲动了。”
    我目视着窗外:“是跃跃欲试。”
    她的眸中扬着轻波:“你想当政治家不成?”
    我摇摇头:“你看我象当政治家的人吗?”
    霓叹口气:“不象,你过分善良。”
    我道:“我其实就想当个合格公民。不行吗?”
   
    人在风潮漩涡中,我突然想到一个农村女孩:“她活下来了吗?”那是不久前的一次采访,在一个山村里遇到一个青年,听他说女朋友将要死了,我忙随他到他家的木楼中看望他女朋友芝娜。那是一个刚满18岁的姑娘,长长的辫子,大大的眼睛,皮肤含红晕,嘴唇透云露。说话柔声细语,伴以淡淡的微笑,她的声音若泉水叮咚。这不幸的姑娘躺在床上,由于外出山上拾磨菇,被不知何中病菌侵入腿部,两腿发肿厉害,下肢瘫痪。医生说,若要保住生命,必须马上裁肢,把腿锯断!我急道:“那还考虑什么?救命要紧。”
   
    莫恨云深路难。芝娜眼波滚动:“你姓什么?”
    “姓艾。”
    芝娜脸一红:“瞧,天上掉下个艾哥哥,我真的能不死吗?!”
    我望着她男朋友:“你说呢?只要你愿意她不死,其余的难关我来解决。”
    她男朋友竟当着我的面抚摸她被盖下的胸部:“当然不愿意她死!”
    我永远忘不了芝娜对再生的那种渴望,男朋友当着外人的面抚摸她,她都舍不得怪罪她男朋友一句,她此时恨不得吻她男朋友一百遍。
    我当时对她俩的真情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专程到县医院说服了医院免费给他女朋友做裁肢手术。我还承诺帮他们联系安装假腿。一月后的今天,当我来到那山村准备把一家假肢厂同意为他女朋友做假肢的消息告诉他时,他却告诉我她女朋友已经死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
    他支支吾吾:“我后来又改变主意了!我养不活她!没有同意她裁肢。”
    此时此刻,芝娜已经躺在百草丛中了,我无法想象她最后绝望时的情景。她是躺在恋人的怀抱中死去的吗?
    我气愤地:“芝娜是你的女朋友,她不幸腿断了,你就不要她了,你还是人吗?”
    他喃喃地:“不是不敢要,是真的养不起呀!”
    我气了:“窝囊废!你有一口饭,就留半口给她不就行了!”
   
    袅袅欲残香腊。他无语了,眼圈红红的,我相信他也曾哭得死去活来。毕竟他们有爱情。而他没有坚持到最后,他更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而且,已经为芝娜联系好安装假腿。他觉得没有脸面见我,竟然跑开了。
    我在木楼里越想越伤感,不禁流下泪来。
    “是别人的女朋友死了,你哭什么呀?”有一个乡女过来劝我节哀。
    我揉揉眼眶:“不错,她是别人的女朋友,可她首先是一个人啊,我哭她是一个不该死的人。”
    “不该死的人太多了!”
    “可她是我亲眼看见的不该死的人!我能不伤心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发现屋中与我一起悼念那女孩子的人越来越多。
   
    斜日满帘飞燕。我开始冷静下来,准备返城。
    这时几个女人突然跪了下来:“听说你会做手术,求你帮我们取环好吗?”
    我顿觉惊愕:“你们可能听误会了,我不是来为那女孩子做手术的,我是为她联系做接肢手术的,可来晚了!”
    女人们哭哭啼啼,说她们被上环后就没人管了,有的环坏了,有的生锈了,有的孩子死了要再生,也有的改嫁了要生孩子……可没有人再来理会这大山沟里的女人。一个女人抬起泪眼:“你那么心软,怎么不去做医生呢?”我道:“我父母最初为我选择的职业就是学医,可我听说医生只能解除人们肉体上的痛苦,而作家才能解除人们精神上的痛苦,所以,最后选择了学文。” 女人们道:“我们是精神上痛苦,肉体上也痛苦呀!”我见她们一直跪着,忙道:“姐妹们,我是记者,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帮你们写一封信,你们都签上字,我负责转给计生官员,督促他们马上派人来解决。”女人们听了称是方站了起来。
    我又请她们带我去看依娜的坟地。
    白花依依似有情,黄土厚厚却深埋。风环中还是绿深红浅,我又洒了一圈泪才离开。
   
    有诗为证:
    似番顿觉梦留痕。
    只逢良景不见人。
    世道只叹男女情,
    焉知生命堪为本。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4年01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