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2回
   
   
    第112回: 一面之交香消玉殒 为汝伤悲是何缘由
   


    词(乌夜啼)
    无寐遥夜木楼,花月休。情绝梦破寒侵、空悬柔。
    春丝断,心烦乱,离人愁。
    犹在忘川深处,正凝眸。
   
    活灵(光)
    已是月明如昼,大地似蒸。春城迤逦逸绕。这一年春天的脚步匆匆,屈指堪惊,寂寞梧桐,惆怅深院,都是那么不可思议。过于沉默总会导致总的爆发。街区沸腾着,人们的脸上都挂满惊叹号。到处都流淌着思绪的潮流。
   
    她又道:“现在外面满街都是人,女生是香,男生是玉,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香’阿‘玉’的,某人惜得过来吗?”
    我不以为然:“我就惜青春的海洋!”
    霓脸上表情微妙:“我看你是蠢蠢欲动了。”
    我目视着窗外:“是跃跃欲试。”
    她的眸中扬着轻波:“你想当政治家不成?”
    我摇摇头:“你看我象当政治家的人吗?”
    霓叹口气:“不象,你过分善良。”
    我道:“我其实就想当个合格公民。不行吗?”
   
    人在风潮漩涡中,我突然想到一个农村女孩:“她活下来了吗?”那是不久前的一次采访,在一个山村里遇到一个青年,听他说女朋友将要死了,我忙随他到他家的木楼中看望他女朋友芝娜。那是一个刚满18岁的姑娘,长长的辫子,大大的眼睛,皮肤含红晕,嘴唇透云露。说话柔声细语,伴以淡淡的微笑,她的声音若泉水叮咚。这不幸的姑娘躺在床上,由于外出山上拾磨菇,被不知何中病菌侵入腿部,两腿发肿厉害,下肢瘫痪。医生说,若要保住生命,必须马上裁肢,把腿锯断!我急道:“那还考虑什么?救命要紧。”
   
    莫恨云深路难。芝娜眼波滚动:“你姓什么?”
    “姓艾。”
    芝娜脸一红:“瞧,天上掉下个艾哥哥,我真的能不死吗?!”
    我望着她男朋友:“你说呢?只要你愿意她不死,其余的难关我来解决。”
    她男朋友竟当着我的面抚摸她被盖下的胸部:“当然不愿意她死!”
    我永远忘不了芝娜对再生的那种渴望,男朋友当着外人的面抚摸她,她都舍不得怪罪她男朋友一句,她此时恨不得吻她男朋友一百遍。
    我当时对她俩的真情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专程到县医院说服了医院免费给他女朋友做裁肢手术。我还承诺帮他们联系安装假腿。一月后的今天,当我来到那山村准备把一家假肢厂同意为他女朋友做假肢的消息告诉他时,他却告诉我她女朋友已经死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
    他支支吾吾:“我后来又改变主意了!我养不活她!没有同意她裁肢。”
    此时此刻,芝娜已经躺在百草丛中了,我无法想象她最后绝望时的情景。她是躺在恋人的怀抱中死去的吗?
    我气愤地:“芝娜是你的女朋友,她不幸腿断了,你就不要她了,你还是人吗?”
    他喃喃地:“不是不敢要,是真的养不起呀!”
    我气了:“窝囊废!你有一口饭,就留半口给她不就行了!”
   
    袅袅欲残香腊。他无语了,眼圈红红的,我相信他也曾哭得死去活来。毕竟他们有爱情。而他没有坚持到最后,他更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而且,已经为芝娜联系好安装假腿。他觉得没有脸面见我,竟然跑开了。
    我在木楼里越想越伤感,不禁流下泪来。
    “是别人的女朋友死了,你哭什么呀?”有一个乡女过来劝我节哀。
    我揉揉眼眶:“不错,她是别人的女朋友,可她首先是一个人啊,我哭她是一个不该死的人。”
    “不该死的人太多了!”
    “可她是我亲眼看见的不该死的人!我能不伤心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发现屋中与我一起悼念那女孩子的人越来越多。
   
    斜日满帘飞燕。我开始冷静下来,准备返城。
    这时几个女人突然跪了下来:“听说你会做手术,求你帮我们取环好吗?”
    我顿觉惊愕:“你们可能听误会了,我不是来为那女孩子做手术的,我是为她联系做接肢手术的,可来晚了!”
    女人们哭哭啼啼,说她们被上环后就没人管了,有的环坏了,有的生锈了,有的孩子死了要再生,也有的改嫁了要生孩子……可没有人再来理会这大山沟里的女人。一个女人抬起泪眼:“你那么心软,怎么不去做医生呢?”我道:“我父母最初为我选择的职业就是学医,可我听说医生只能解除人们肉体上的痛苦,而作家才能解除人们精神上的痛苦,所以,最后选择了学文。” 女人们道:“我们是精神上痛苦,肉体上也痛苦呀!”我见她们一直跪着,忙道:“姐妹们,我是记者,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帮你们写一封信,你们都签上字,我负责转给计生官员,督促他们马上派人来解决。”女人们听了称是方站了起来。
    我又请她们带我去看依娜的坟地。
    白花依依似有情,黄土厚厚却深埋。风环中还是绿深红浅,我又洒了一圈泪才离开。
   
    有诗为证:
    似番顿觉梦留痕。
    只逢良景不见人。
    世道只叹男女情,
    焉知生命堪为本。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4年01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