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7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0日 来稿)
   
   第117回:囚火焚烧九死一生 靡日不思其情可悯

   
   
    词:鹧鸪天
    花惨梦愁添焚蒸,晚眺不见日月痕。
    落英如雪飘几许,离云似霜满铁门。
   
    生难存,死不成。一寸时光一寸情。
    昔日怜芳心无悔,明夕葬玉难觅人。
   
    活灵:光
   
    斜阳西去,云帆远弛。转眼人成阶下囚。披云来往,偶尔有风声潇潇扫过,怯晚丛寒,度时如年。铁屋孤韵,与谁人鲜恨?在看守所里,一个政治犯,与一堆死刑犯关在一起,其可怖不言而喻。那一张张恐怖的脸面,就如被关在动物园里。我与他们几乎没有话语,如同羊无法和群兽沟通。
    这一天下午二时半左右,人们习惯疲惫地东靠西歪着,也许等死就是这副表情,麻木得象一堆砧板上的肉。
    突然,睡板一片地燃烧了起来,这在监狱中是极其罕见的。不到20个平方的监室,大半面积是15、6个人的睡铺,那木板是易燃品,几秒钟之内就卷起熊熊火焰,人们紧张得脸都扭曲了。
    我,一个文弱书生,自然地被逃生的人们往前面抛,他们希望我能象肉墙一样最先抵挡一阵子。我眼见火舌向我舔来,那一瞬间,我彻底绝望了!身后是个个凶气逼人的、不可妥协的“汉子”!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死亡到来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到外面那些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们,唯愿他们不要遭受厄运!我闭上眼睛,只说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白养我了!”
   
    而不可思议的奇迹却发生了!
    监室通往后面天井的铁门,这天下午居然没有锁死。人们往后挤的时候,发现铁门一碰就开了!天井约8个平方,有淋浴设备,是每天下午一点到两点“放风”场地。人犯们在几秒钟内就挤进了天井里,我也不知被谁拉了一把,绝处逢生。我清醒过来后,发现他们还吓得呆若木鸡,就叫道:“快,接水灭火!”几分钟后,囚火被扑灭了,而睡板全部被烧光了。
    我惊魂未定。所有的人都否定他们曾经在睡板上抽烟。这是非常忌讳的。一般来说,每进来一个人犯,经过“升堂”,早已经背熟“监规”。睡板上有一些漏洞,墙角边也有漏洞,掉进一个烟头,就可能燃起大火。更奇怪的是:睡板被烧光了,监狱方居然没有追究任何人的责任!难道事先有预谋?!
   
    南云点缀当夜,幽香灭尽,余韵欲生。我一直睡不着,我在想:这场火是否是针对我而来的?一狱警曾经说过:抓到涉《告人们书》的人,有的高官恨不得打死我!傻瓜都能想到:如果通往天井的门被锁死,囚火再晚一分钟被扑灭,第一个被烧死的必定是我。那把烟头扔进睡板上漏洞里的人是谁呢?有两种可能:顶窗的巡逻道上,狱警见人们不注意,把烟头顺墙角扔了下来。另一种可能,就是里应外合,监头狱霸已经和外面的人串通好了,寻机作案。那为什么通往后面天井的铁门会没有锁死,据同监的人说:这是从来没听说过的“失职”。或许,有一个同情我的狱警,事先得到风声,故意放我一条生路。扑朔迷离,说不清,道不明。望铁窗沉默无语,抚石壁无任回应。我不寒而栗眸波涌动着,长叹一声:“天不灭我也!”默默而言:假如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书写历史。铁壁黯淡了下来,这世界又度过了何等冷酷的一天。
   
   
    有诗为证:
    无解楚云浑依旧,
    行善何落欲断休。
    眼底盈波与秋期,
    地域深处留芝手。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1/06/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