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6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第115回:子夜清场惨绝人寰 泣泪奋笔《告人民书》 (博讯 boxun.com)
   
   
    沁园春 血
   
    凭窗凝愁,长安梦魇,欲燃心篝。
    借夏露秋眸,炎风翩翩,红雨缠人,星夜不休。
    人寰惭愧,上天入地,广场精英竟自由。
    怅离阕,问广袤苍生,可有尽头。
   
    一代香馨豆蔻,坦克碾轧铅弹泻流。
    血比胭脂稠!五岳垂首,长城默立,黄河痛喉。
    天下文痞,洗刷版面,宫前争歌刽子手。
    吾来也,笔蘸珠峰雪,另写春秋。
   
    活灵:光
   
    天下的善良都是相似的,残暴却各有各的手段。
    夜寒倚月,消尽悲凉。人们很难想象什么叫崩溃。
   
    这是一个自由死去的夜晚,也是一个自由不朽的夜晚。数百万的北京市民,全国四千万人次的和平请愿,几乎所有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呐喊,亿万人民的关注,在独裁者的眼中不过是一个零。而独裁者的一不高兴,就得叫成千上万的人下地狱。这就是历史。
    一个母亲如果杀死了她的孩子,那她还是母亲吗?何况是代表制的母亲。
    风嚎夜。长焦聚:人,血,命。特写:肉饼。华夏彻夜不眠。长安街:尸横迟恨时。天安门:残阳已卧血。我已经不需要寻找玫瑰,到处都是血色凝笳。我吟道:
   
    《夏天里最后的玫瑰》
    是哪一只咀嚼过春色的嘴唇
    被插在夜晚的孤独的风中
    颤抖着的鲜红被鉴定为
    夏天里最后的一朵玫瑰
    她仿佛启齿想要色调有所弥留
    却绽开一朵带露的抑郁
    我久久地凝视着你那堵塞的绝望
    不知道宇宙间还有什么更大的悲切
    雨水的冷敷是阴天的国画
    蝴蝶卷动着不知所措的惊蛰
    我只能带走你晴朗天空的安憩
    和一阵阵不可逆转的心颤
    你蠕动着对丑的一丝丝背叛
    两片花瓣交结成美的神圣同盟
   
    6月4日当夜,我联系到的首都新闻界的部分记者,一些人曾经去首都的街道、医院、停尸房等地数尸,其中一人手上还中了枪弹。我把各方面汇集的情况整理好后,已经满腔悲愤,无法抑制。于6月4日上午,我书写了《就北京64大屠杀告全中国全世界人民书》:
   
    公元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以邓小平、李鹏为代表的腐败势力,终于向人民举起了屠刀。这一天凌晨,在夜幕中他们向北京人民和大学生下达了开枪令,有成百上千的国民倒在了血泊中。坦克一路推进,途中有7名学生以身阻挡被坦克辗成肉泥。
    据部分新闻工作者的目击和到医院及停尸房的不完全统计,死亡、重伤及残废者约1500多人,轻伤者估算在2000人以上。一些人没上医院,自我包扎。目击者看到有的女生向军人磕头,头都磕出血来,请求人民的军队不要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枪。可杀红了眼的军人,不仅用机枪扫射,而且用坦克碾轧,血洗长安街,学生和市民们不断高呼:“打到法西斯!”“打到屠夫!” 机枪还扫射到一些高干的宿舍楼。有个老人守着一名被枪弹打死的儿童,骂道:“几岁的孩童也是反革命?”有的学生中弹后还天真地以为是橡皮子弹。北京的深夜,坦克一路推进,抵达天安门“清场”。民主女神已经被推到。
    北京告急!天安门告急!64大屠杀是中国人民的奇耻大辱!中国是人民的中国,不是屠夫的屠宰场!唯民主自由能拯救中国!
   
    一切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以一切方式传播北京64大屠杀真相!
    自由万岁!民主万岁!人民万岁!
   
    写好后除发给一些新闻单位外,还通过各种方式传播到海内外,并交给昆明广场上的学生印刷了四十多万份。6月5日,昆明大专院校的师生奏着哀乐,抬棺游行,路人款款落泪!市民二十多万人加入了抗议人潮。
   
    改天我去见霓,脸色凝重地:“有人挑战了我做人的底线。所以,我做了一件事。”
    霓似有预感,瞟了我一眼,打开《红楼梦》第36回第310页,念道:“贾宝玉同志教导我们说:‘那朝廷是受命于天’的,你怎么不知道?”我淡淡冷笑:“假宝玉此言差也!好一个‘受命于天’,天书何在?!难怪中国的封建社会可延绵几千年!艾鸽同志教导我们说:‘民即天也!’”
    可她是那样娇丽悠然,女孩子天生就是安谧温馨见长的,此时此刻的她,好想把我的心放在那温柔乡里。她那眸子里的秋波是摇曳着爱露的,她那红唇里的芳馨是聚集着春天的,她那款韵的苗条是飘逸着梦寐的,她那乖羞里的美貌是难掩灿烂的……。我紧紧地抱着她,自感我对不住她,眼泪止不住地流。为她,也为那成千上万的象她一样拥有美妙青春的人们流泪。低声吟道:
    《对自由的初恋》
    夕阳中最后的枯窘爬上黄昏
    没有鲜花的的告别是梦的失约
    天空的壁毯上霞红尴尬地微笑着
    土地的胸间爬着蝗虫的蛊惑
    只有郁金香在低吟着爱的挽歌
    她把吻藏进了无人知晓的情书中
    秋波脉脉似要把岁月拥抱
    翻开那对自由的第一次初恋
    惊心动魄的血脉死去活来
    找不到的轮廓在飘落
    人寰中到处是破碎了的极限
    嘴唇上粘着的那些回忆
    是心痕深处不肯凋谢的鲜艳
   
    (共120回,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1/06/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