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曾节明文集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习近平学朝鲜必败:关于中国疫情访覃昔权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下台
·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新冠状瘟疫危机加速中国左转、引发中美对抗、加剧中共内斗
·警惕中共以出口防疫产品方式进行病毒偷袭
·新冠状瘟疫是习近平抓权维稳的对内生化战
·英国高层纷纷感染,再次证明新冠病毒是中共病毒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新冠状的毒霾中,一个新极权的中国隐然成型
·警惕中共乘美国疫情,闪电武统台湾
· 康生的另一面:“文革”中抢救大批文物
·中共蓄势待发,台湾该紧急备战了!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中共进攻台湾最有可能的方案
·特疯子不失为遏制中共的最佳人选
·对中共索赔的可行性,特疯子为何比建制派强?
·民主党和建制派反俄有利于中共,特疯子亲俄对中共构成战略威胁
·疫情下美国种族歧视如何?为什么会有歧视?如何避免受歧视?
·台湾形势凶险,应抢在特疯子可能的离任前作好战备
·遏制中共病毒,从出台“对等法”开始
·习近平面临的形势:党外大好,党内堪忧;国内大好,国际大坏
·哲学是文明的第一要素吗?兼驳尹胜
·为获赔:美国和西方国家应该立即冻结中共国在西方的资产
· 应该追究贪德赛助共隐瞒疫情的罪行!
·以史为鉴,看美国政客对中共的韩信心态
·部分中国人不正常是因为中文语境吗?驳尹胜
·邓小平路线回不去了,中共要么垮台要么重归毛时代 ——新冠瘟疫影响综合前
·中共回归邓小平已无可能,中共必然而且正在回归毛泽东,小民如何自救?
·为什么习近平必败?不是因为他坏
·为连任,特疯子必痛击中共国,美中冷战下月开场
·粮荒和“上山下乡”很快会在中国再现
·中共即将武统台湾信号:中共常委搬入西山地下,美国应该调军了!
·中共政治局常委迁至北京西山,是即将武统台湾的信号
·新冠瘟疫验证了习近平是中共政权的崩盘手
·中共急推数字货币,意在复辟计划经济
·洗脑的成效决定了专制政权的生死:兼论中共当前的困境
· 人类的主要专制政权形态,及中共的坐标
·文革式洗脑下人民更加愚昧,乘闭关锁国前赶紧逃往东南亚!
·由专制者的权威律,断习近平的成败
·孙力军落马,绝非因为制造“铜锣湾案”
·孙力军落马非因为制造“铜锣湾案”
·孙力军落马是习共攻台在即的信号
·金正恩的生死关系到朝鲜政权的生死存亡
·再论朝鲜为什么不可能改革开放
·怎样对付五毛?
·中共异动反映出金正恩已出事,朝鲜气数已尽
·新冠的爆发砸了中共的如意算盘,影响深远
·特疯子联俄抗中剑指中共死穴
·特疯子的“联俄抗中”,是对二战美国联苏灭德的修正
·新易北河会师:新冠瘟疫引发美俄联手抗中,闰四月大凶中共危殆!
·庚子凶年+闰四凶月,中共国遭逢“双鬼拍门”
·习特勒提前惊醒西方,崩了中共国崛起的盘
·庚子年闰四月:凶上加凶
·金正恩已病废无疑!透视东北亚各方的“阿瞒”心态
·中共很可能抓住美国大选年的弱点出击
·金正恩失踪,朝鲜高层以金名义统治二十天,是内讧的信号
·文在寅是服务于中共的战略间谍
·金正恩已成植物人,中共以金正恩替身的方式维持朝鲜政权
·透视金正恩失踪和复出之谜
·“五十年不变”是共产党的策略,习近平只是香港沦丧的加速器而已
·与大陆民运划清界限的港独派,不是傻瓜就是共特
·透视习近平视察秦岭之谜
·为什么中共对俄罗斯特别逆来顺受?因为习特勒比希特勒狡猾
·新冠瘟疫,川普对中共为何从讨好到追责?中共是否犯台?大选前高危
·鹰派将领的突然变调,是中共掩护武统的烟幕弹
·解放军极端鹰派态度突然软化是什么信号?虎虎虎!
·刘斌被杀案:一场为阻止追查新冠病毒源头的特工连环谋杀案
·瘟疫爆发后仍然反川的异议人士是蠢人
·“牲人”是政府造就的,兼论张林是中共的帮凶
·拳民围攻方方,中国向“互害”社会迈进了一大步
·中共国的道德为什么比大多数共产党国家还要败坏?
·警惕中共在“软化”的烟幕中武统台湾
·永远的郝海东:他在微博里比球场上更出色
·驳张林:树种歪了,不能怪树种和土地,而应当怪种树的人
·习共最新动向:打击川普选情、转移视线、武统台湾备战
·戴旭、乔良、张召忠的软化,是战争的信号
·特朗普若上钩,则美国必再败 ——中共以贸易协议的履行,来诱骗川普缓追
·美国扶持印、越反中的围堵战略已成形,印度将成中共国克星
·李丽娜不是什么文革遗毒,而是新极权下的废拉
·中共掀起对郝海东的网络批斗:习近平新义和团运动如火如荼
·新冠瘟疫爆发后的世界格局:普大林两面通吃,习特勒困兽犹斗
·西方该梦醒了!新冠瘟疫是中共国的称霸生化战
·共产党政权兴亡律:中共政权又到转折点,美国不抓住机会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蒋介石国民党的天命新解,又由此断中美对决的前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人们习惯说希特勒有多么邪恶,实际上诸多证据却显示:希特勒的神经根本不正常。神经病患者不是正常人,无所谓邪恶与否,尽管他制造了滔天罪恶。希特勒是一个神经病患者,这是他与反人类罪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胡锦涛的重大区别。作为一个神经病患者,希特勒完全被魔鬼控制和使用,所以与其说希特勒有多么邪恶,不如说魔鬼有多么恶毒和狡诈。
   如果希特勒没有自杀的话,他不应该上审判台,而应该被监护于精神病院得到充足的治疗。因为神经病患者不承担法律责任。盟国应该追究德国医生的失职责任。

   天才的神经病患者,在清醒时智商很高,有着突发和旺盛的创造力,但在发病时,智商低若白痴,却强烈地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希特勒在1939年九月一日以前表现完全像一个天才,在1941年六月二十二日之前的表现部分象一个天才,1942年八月之后的表现则基本上是疯子,而后则越来越疯,终于自我毁灭。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一:敦刻尔克纵虎归山。
   1940年五月,法国败局已定,在德军的钳形攻下下,四十万英法盟军已成瓮中之鳖。英法之所以惨败,阿登森林奇兵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当时英法无力抵挡德国陆军立体化攻击的新战术,就是空袭+坦克集团军+空降部队纵深。英法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战术抵挡德国的重装甲坦克铁流。
   三十万英军和十万法军逃至敦刻尔克,已成孤军,丘吉尔虽然嘴硬,其实他的“发电机计划”的初衷,不过是抢救部分英军高级将领罢了。海滩无遮无掩的地形,是施行立体歼灭战的最佳场所,此时不需要什么战术,不需要付出多大代价,只要古德里安和曼施泰因的坦克铁流继续平推,英法必然全军覆没。如果德军装甲部队平推、穿插相结合,英国人连一个伙夫都跑不掉。
   但是希特勒这时莫名其妙地命令德军停止前进,放走了三十万英军和四万法军,其中有戴高乐和德国陆军的死敌蒙哥马利等一大批英国最优秀的将领,并使丘吉尔获得了负隅顽抗的本钱和卷土重来的有生力量。如果三十万英军就歼于敦刻尔克,老于世故的丘吉尔必然会签订城下之盟。
   一直有人认为:希特勒对英国人留一手是给其面子,促成和谈。这完全是政治白痴之见。政治较量是赤裸裸地实力较量,不给傲慢的英国人以沉重打击,如何让其回到谈判桌?
   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庸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二:发动对苏战争。
   从丘吉尔发给罗斯福的电报可以看出,当时丘吉尔对德强硬是色厉内荏,极右老狐狸丘吉尔内心十分清楚单独作战英国撑不了多久,他的如意算盘是尽快把美国拖入战争,熟料:罗斯福虽然想参战,但美国选民对一战之血腥和不义心有所恶,国会内的孤立主义力量强大,罗斯福手脚被缚,唯有物质援助英国,但英国的外援,又遭到德国潜艇及新战术的强大狙击,入不敷出,英国日陷危境。
   虽然蠢才戈林犯下停止轰炸雷达站的大错,虽然不列颠空战英国以1比1.6(损失飞机比)稍占优势,但战火在英国而不在德国,且能量即将耗尽的是英国而非德国,因为当时英国的军工生产能力远不及控制了欧洲大陆的德国。1941年春,英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丘吉尔给罗斯福发急电说:美国再不参战,英国只有和谈了。英国准备把女王送到加拿大,这是在为政府的流亡做准备。而罗斯福则只答应扩大物援。
   就在英国即将屈服的时候,希特勒于1941五月突然停止了对英空袭,并于当年六月二十二日全面进攻苏联。希特勒对苏开战,令英国咸鱼翻身,并重陷两线作战的战略败局。后来因为德国空军在苏联战场上元气耗尽,无力维持本土制空权,给了英国空军狂轰滥炸德国平民以逞的机会(丘吉尔美其名曰“空中的第二战场”)。
   故闻知德国进攻苏联,丘吉尔做梦都笑醒几回,第一时间向斯大林伸出了联盟之手。从此,二战中的德国,由战略胜势转入战略劣势。
   只有神经病患者和弱智才会相信:当年德国不攻苏联,苏联就会进攻德国。只有神经病和弱智才会在纳粹德国如日中天、横扫欧陆、锐不可当之际,去攻打这个新兴强权,斯大林从来不是神经病。事实是:德国攻苏前夕,斯大林正躺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上睡大觉,以英美为死敌的斯大林,直到战争爆发前夕,还在镇压国内反德势力,把英国的警告斥为“帝国主义的挑拨”,斯大林一直梦想联合德国,瓜分欧洲,称霸世界。
   作出攻苏决策之时,戈培尔和德国国防部均持异议,希特勒却一意孤行。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庸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三:死缠烂打斯大林格勒。
   对苏开战后,虽处两线作战的战略逆境,德国仍不乏制胜良机。本来莫斯科一战,苏联已经顶不住了:苏共中央逃到古比雪夫,斯大林同志硬着头皮留在莫斯科阅兵,做最后的挣扎,因为他知道自己一跑,苏军士气就瓦解了。十月份,德军突击队已经攻到莫斯科十公里处,但那年冬天却提早来临,十一月气温骤降到零下三十度,坦克开不动了,身穿夏装的德国官兵,冻死的远远多过战死的。正是这奇特的严寒,阻止了德军凌厉的攻势,给了斯大林一伙从西伯利亚调兵的喘息之机。后来苏、俄大吹特吹“莫斯科战役”的伟大胜利,其实在莫斯科击败德军是上帝,而不是苏联人。
   非但没有苏、俄所吹嘘的莫斯科大胜,1942年初,苏联“西伯利亚雄师”反攻德军时,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溃不成军,两个月之内伤亡竟达三十万。鉴于莫斯科已有坚固防守,德军转攻南俄,势如破竹,1942年春夏之间,又歼灭苏军五十万人,苏联有生力量已濒临临界点,无力抵挡德军的攻势,八月份,德军摧毁斯大林格勒,控制了顿河...斯大林同志承认:一旦德国人占领了高加索,我们就完了(获取美国援助的通道断绝),这个现实格鲁吉亚小胡子,已经在秘密地为流亡印度作准备。这个时候,就连陕北窑洞中的毛泽东,都看出了苏联的败势,他一面幸灾乐祸地鼓动斯大林去乌拉尔打游击,一面暗通日军,准备在苏联玩完之后,投靠日本当汉奸。
   但是斯大林却没料到:接下来希特勒竟然用正规军,以半年的时间,在斯大林格勒废墟中与苏联的游击队和狙击手打巷战。本来,斯大林格勒的工业能力已经完全被摧毁,要控制顿河河曲,也并不需要占领斯大林格勒(摧毁斯大林格勒后,德军已经控制了顿河河曲)。在德军春夏攻势的打击下,苏联在南俄的抵抗已开始瓦解,摧毁斯大林格勒后,德军只要乘胜推进,整个高加索黑海沿岸唾手可得。
   希特勒白痴般的举动,给了苏联绝处逢生的喘息时机,令德国陆军精锐的第六集团军陷入巷战的泥淖,最终被苏军以人海战术歼灭。夺取高加索变得不可能。
   德国在苏德战场上,从此由胜势转入败势。
   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蠢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实在找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释。为什么一定要占领斯大林格勒废墟?面对将领们的质疑,希特勒居然说:“斯大林格勒是以斯大林的名字命名的城市,所以占领斯大林格勒,从心理上是绝对必要的...”很清楚,这是典型的神经病式的答案!
   
   综上可以看出,二战中德国之惨败,败于其领导人人神经病发作。神经病的原因很复杂,其病因、病理人类永远也弄不清楚,只能已上帝的惩罚来解释。希特勒的神经病症状,大致在1938年吞并奥地利之后表现出来,可见,是上帝要他发疯,上帝之所以使他发疯,是因为上帝要使他灭亡,西谚有云: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上帝为什么要令希特勒速亡,原因有二:
   一是他要灭绝犹太人,犹太人的民族性冷漠、吝啬、狭隘、否定耶稣,全世界都不喜欢,可是有哪个领导人象希特勒这样莫名其妙要灭绝犹太人的?希特勒对犹太人的仇恨,是神经病式的仇恨,这是一种上帝绝不容许的心态。地球,这颗上帝所维护的、宇宙中唯一一颗蓝色的星球,是一个多种族和优劣共生的星球,上帝决不容许搞种族灭绝、阶级灭绝、绝不容许搞达尔文主义和马克思主义。
   那么,为什么在苏德对决中,天父上帝宁可支持斯大林,也不支持希特勒呢?因为斯大林同志至少私下里承认上帝的存在,而且德国进攻苏军兵败如山倒之际,穷极进教堂,跪求上帝伸手拯救,二战期间他还平反了大批神职人员、放松对东正教的压制;而希特勒却死抱愚蠢狂妄的尼采“超人”神经病哲学,至始至终都只仰赖他那颗感染了梅毒的小脑袋,骄傲逞能到死。这样的人,当然最为上帝所恶。
   那么,为什么从来无所谓宗教的流氓烂痞毛泽东、机器标准件胡正日神经总是正常?这大抵是因为中国人罪孽太深、太重,劫数未满之故。蒋介石虽然半真半假信仰上帝,却死抱敌上帝的“曾文正公”不放,宋美龄虽信上帝但为人可恶乖佞,国民政府的绝大多数高官都不信上帝、乱拜偶像,胡适们虽然满口“自由民主”大道理,却对作为自由民主之根的宗教信仰,从来麻木无察。至今,多数中国人仍然不思悔改,还听从胡锦涛一伙的文化民主主义教唆反对基督教。
   帝就任由中国陷在黑暗当中。毛泽东、胡正日一伙在魔力的护佑下,自然妖运亨通、神经正常。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五月十六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2011/05/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