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我感谢的人(一)]
曾节明文集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谢的人(一)

    我感谢的人(一)
    陈泱潮老先生
   
    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我一家人能够从濒临流落曼谷街头的惨境中被救到美国,并且喜得贵子,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个我做梦都未曾奢望的奇迹;这种戏剧性的人生转折,没有冥冥之中的大力量施加作用,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太深的感受,但现在我深信:我一家人奇迹般获救的事实,是上帝存在的强有力的见证;上帝通过对我一家人的伸手救护,再次向世人彰显他的大能与慈悲。
    一般情况下,上帝的救恩要通过人的手来施予。在上帝的安排下,这些人于我流亡中给了我珍贵的帮助,我终身感谢他们。

    首先感谢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向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帮助我:2008年秋,在我濒临再次被捕的情况下,他为我审时度势,果断地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向我提供了泰国庇护通道,并且以他自己在泰国申庇的亲身经历,分几次将泰国申庇的经验和常识发给我,还通过SKYPE与我交流,敦促我尽快行动。我一直犹豫不决,陈老先生的帮助,令我坚定了逃离中共国魔窟的决心。
    于是,我乘当局还未收缴我的护照之际,赶在国庆节期间全家经云南出走,十月三日凌晨抵达曼谷。岂料,刚逃离魔窟,又踏入兽域,刚入曼谷,我们就误上了黑的士,被那黑车拉到一个叫“Washington Hotel”的黑店,连车费带住宿加电话费,一个晚上被宰掉两千五百泰铢。打原定联系人的电话数次不通,站在黑店门口,望着十月曼谷亮闪闪的烈日蒸热天,我茫然无措、焦虑已极,唯有向陈老先生电话求救,也顾不得丹麦正值晚上了。
    拨电话之际,我的心悬到了烈日蒸腾的湄南河上空,要是恰逢陈老不在家,我走投无路,全家处境危矣!万幸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的、厚亮的声音!时值丹麦时间凌晨四点多钟,我把陈老吵醒了;但陈老先生不仅没有一丝责怪我的意思,还欣喜于我成功逃离中共虎口;从丹麦四点多钟开始直到丹麦天亮,陈老围着电话筒,一直在为我张罗接应和入住事宜。找人颇为不顺,先找了某女士,但某女士显然因顾虑个人风险得失,拖延再三,最终电话不通。
    等到曼谷时间上午十点多钟,我一家人饥肠辘辘,不得不冒着如火的骄阳,到就近的小街上寻地方吃早点。妻子愁极欲泪、七岁的儿子困倦不堪,他们面对贵得可以、分量却少得可怜的泰国酸甜米粉,难以下咽。
    穿过蒸热灼人的空气走回“华盛顿”黑店,那个印度人前台主管用乌尔都英语告诉我:有两个电话找我。是陈老先生打来的;见我在黑店打电话贵,陈老不久又主动打来电话,无奈地告诉我:他正在找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来帮我,如果这个人再帮不了我,他就没有办法了。
    无边的焦虑中,天下大雨,我的心,悬在了大雨滂沱的湄南河上空。好,在那人终于来电话了!半小时后,一辆的士于大雨当中,穿过内涝的曼谷大小街巷,把我们全家接到他的公司,在安排我们吃了一顿午餐后,他嘱咐他的女儿帮助我们。接下来两天,他的女儿亲自开车,带着我们找房、购物,象观音菩萨一样热心肠。我们终于安顿下来。
   
    接下来,陈泱潮老先生通过互联网,授予我完全版的他当年申庇经验:如,第一时间去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庇申请书要点、在等待面谈期间,全力争取媒体、组织和知名人士的证明、如何整理证明材料、如何准备面谈等等,在我妻子的敦促,陈老的指导,我基本上都虚心接受;事后证明,陈老先生的指导,对我顺利获批难民资格起了纲领性的作用。
    其中特别关键的是:陈老先生让他的好朋友郭国汀律师来帮助我,郭国汀先生的帮助,为处于悬崖边上的我,架起了一座通往彼山的桥梁,令我全家绝处逢生。
    为了我的安全计,陈老先生把曼谷民运圈的状况、以及他对与之相关的曼谷民运界的各色人物的观察和判断向我全盘托出。事后证明,陈老的观察和判断相当准确,他的提醒让我避开了诸多麻烦和某些危险人物。
    陈泱潮老先生如照妖镜一般的如炬眼光,在关键时刻帮助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2009年十一月,陈泱潮老先生赴新西兰,途径曼谷转机,欲利用转机时间看我,但不巧打不通手机,又不知我的详细地址,就打的摸索,结果被贪鄙的泰国司机拉着故意乱走,狠狠宰掉了一千泰铢还没找到我。
    2010年九月,陈老先生在新西兰处理完业务,专程到曼谷来探望我一家人。久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某先生的公司办公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陈老先生:陈老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银发闪烁、大头垂耳,犹如弥勒再世、目光慈祥,但于慈悲当中,又现出炯炯威严;陈老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敦厚结实、嗓门洪亮、不怒自威、气质非凡、一如矮个子版的叶利钦,余当时不禁暗叹:“此诚乃总统相也!”
    闻知我妻子新产,陈老执意从拉查丹家乐福采购了数大包补品、食品和水果,长途驱车来到我那位于曼谷市郊彭信区的家中,看望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向我一家奉上于新西兰专门为我们购买的礼品。
    最难忘怀的是,他赠予我一万泰铢作为我一家的生活援助。我知道自金融危机后,丹麦难民福利待遇大减,陈老扣除房租费用后,每个月所剩无多,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
    2011年三月,陈老先生感觉我行将赴美,赶到曼谷来再次探望我,因为今后要见我得去美国,去美国不便且昂贵。陈老先生还要去印度办事,此行开销很大,但还是执意送给我两千泰铢作为赴美旅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先生对我之恩,比起我已故的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节明 于辛亥革命百年三月二十九日成稿于美国纽约家中
   
   
   
   
(2011/05/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