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
严正学文集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

   

    嚴正學: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丁林超能一手遮天,擺平一切,公權力淪為私刑的奴僕!」我拍案而起,激動得有些失態,胸悶,心窩隱隱作痛,只能一手撫着胸口,一手接過秘密警察遞過來的涼水。我喝了一口,喘着粗氣說:

     「我在《圍剿中共官場黑惡官員——致中共中央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中提出的四個事件,件件都調查過事實真相。」黑暗讓人窒息,我艱澀地說:「一把手大權獨攬,一手遮天,指鹿為馬,比之秦二世有過之無不及。」說到《官權毀容案》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楊春紅毀容管你屁事,現在你栽了,你值得為她坐牢!」「只要是尚有良知的中國人,都得承認當下中國官場已腐惡到極點。在中國,沒法講良知,連『眾目睽睽、光天化日』的詞都應該取消。確實是鎮壓有癮:『我的地盤我作主,治不了這麼個小女子,我白白做了一輩子的一把手』,用納稅人錢公款吃喝的宴會,還吃出個『官權毀容』血案來,如果是我道聽塗説,是我捏造事實,一把手也只能提起刑事自訴,向法院起訴我誹謗,怎能動用公權力抓人,營私報復。」

     秘密警察舉起下載的網文,右手在網文上彈了個響指,堅持要我承認是道聼塗説,我反駁:「是否道聼塗説,你們掛帥主辦此案的陳靈權局長最清楚,我曾面對面向他質疑。因為楊春紅一次次指控的《刑事調解書》上楊的簽名,是別人仿造的。而且,血案現場的兩台監控錄影被藏匿。陳局長當即表示,誰幹的誰負責,現在把我逮起來顯然為了滅口。」「你是畫家,不是警察或律師,你是怎麼介入這個案子的?」「到公安機關報案,得先弄清警察是否行兇同夥!我代理的當事人楊春紅幼稚地寄希望於公安警官秉公執法,令她欣慰的是報案後來現場的翁國方警察和當夜來現場的律師都是她哥哥的戰友和熟人,當時翁警察告訴她監視錄影中凶案現場很清楚。可是後來警察、律師竟都說監控錄影失蹤了。」

     「再看看我是否『道聼塗説』。2005年除夕,我突然接到北京新聞界朋友轉來的控告材料,才知道台州官場發生了這麼一個人神共憤的『官宴毀容』案。我立即退掉車票,協助調查,通過控告材料上留的電話,我聯繫了楊春紅女士,目擊她臉上凸出的刀痕約長七公分。由楊引路,我們調查了海門派出所所長張憲章、辦案警察翁國方、傷情鑒定的法醫,楊上訪的區政法委,以及誘導她向政法委『見義勇為』捐款兩萬的領導,還走訪春節前值班的副局長王冰,查閱台州市中級法院駁回『刑事自訴』的案卷,並複印了部分筆錄和被楊指認為仿造簽名的《刑事調解書》。我們又五、六次去台州市民政局,(案發後,丁林超即從台州市水利局長調任為市民政局長,仍為一把手)丁林超一直避而不見。直至抓捕我,均無法對涉案主要官員進行調查。

     「丁林超用國庫的錢,包下椒江酒店二層,公款宴官,彈冠相慶,丁率台州高官一行去屬下各桌巡酒,以示『權為民所用』,當丁局長向其屬下楊春紅敬酒時,楊拒絕碰杯。一個小女子敢冒官場大不韙,不給一言九鼎局長面子!楊春紅隨即被工會主席金華斌追打,發生肢體衝突後倒地,左臉面被銳器一次性貫穿,喋血酒宴現場。一幫吃皇糧的官爺吃國庫,吃財政,吃納稅人的錢……吃得『人頭馬』泣血。一脈相承的傳統文化,絕對威權就是暴力最强者說了算。小小的女職員面對『叢林法則、弱肉强食』的官場生態,倒在血泊中掙扎着,昏厥不醒,赴宴的近二百名官員,沒有一個報警,血案現場很快就被清掃。

     「施暴者是老虎頭上『蒼蠅』,誰敢拍!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斥指丁林超的所作所為。四百隻眼睛、二百對耳朵集體盲目失聰,都說沒看見,不知道。後來,辦案翁國方警官對楊春紅講,兩台監控錄影拍攝的關鍵證據已毀棄,但受害人楊春紅臉上的傷痕無法抹煞,一次性貫穿的傷口,縫了五十九針,一年後仍留下一條蚯蚓狀的赤色肉疤痕達6.8cm(法醫鑒定)。

     「根據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體重傷害鑒定標準」》,面部一次性傷口達5cm以上為重傷。但台州市公安局自已立案偵查、自我鑒定的結論是『輕傷』,一個少婦毀容的控告,聲聲淚、字字血,抖落出官宴黑幕後的血腥暴行。

     「曾為仙居縣縣委書記的丁林超,2004年調任為台州市水利局局長。在官權毀容宴發生後,一把手丁林超調動公權力,運作官場關係網,恣意遮罩真相。無事實,無是非,社會正義從何談起。連十幾名巡酒的地方高官和近百名赴宴的官員,包括酒店的經營者、服務員、保安和監控錄影的直接管理員均啞口不語。現場的兩台監控錄影帶,被私藏或銷毀,讓真相永遠落入黑洞。

     「今年6月的一天,丁林超老婆與楊春紅在社區狹路相逢,由口角引發肢體衝突,楊被逮捕法辦,接着我也被台州市公安局抓捕,打入大牢。」

     無言以對,片刻沉默後,秘密警察無話找話:「你是弼馬溫管驢事,楊春紅與你非親非故,你挑什麼事端!」

     「只要還是個人,就無法允忍如此傷天害理的事發生,特權能如此囂張、猙獰!被擺平的執法官員都裝聾作啞、視而不見。我是個藝術家,『藝術』是社會現實人生在藝術家意識的投射。官場的血腥,使藝術家拋棄傳統藝術,而以震撼人心的『行為藝術』介入現實,這不過是藝術家對現實投射的處置方式。如今,我走麥城身陷牢籠,但我並不後悔。我和警察的願望相反,我十分感激警察介入我形而上的『行為藝術』。威權迫害得越嚴酷,就越彰顯權力的野蠻和暴戾恣雎。」

     「牢騷太盛對你沒有什麼好處!你處處插手,《台州晚報》發生糾紛,吳湘湖死了。出幾十萬,大概是七、八十萬,已擺平了的案子,李小國也從市公安局黨委成員、交警大隊長撤到保安公司經理,你還要咋呼?」「你是唯恐天下不亂!」另一警察接腔。

     「如果錢能買法,黨紀能代替國法、大於國法,中國不就成了黨國!」我歇口氣接着說:「因一篇批評台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隊,指定金龍照相館拍攝用於辦理電瓶車牌照的照片收費不公,就豆腐乾大的短文章,竟惹出一條人命!

     「李小國如果不下令十多輛警車包圍『台州日報社』,衝擊《台州晚報》主編室,將拒絕抓捕的吳湘湖暴力推搡拖入電梯,扛上警車,吳湘湖會死嗎?無從知曉吳被限制人身自由後的遭遇,只知道吳湘湖再也回不了報社,他死了!搶救無效死於醫院。官方說『吳湘湖是肝臟移植的存活者』,倘若,沒有遭暴力劫持,吳湘湖會死嗎?」

     「這是黨的拳頭砸了黨的喉舌,黨內的事,你管得了嗎?」我相信警察不是調侃,說這話僅出於傳統思維的慣性。

     「昏庸官場的地盤政治和臥榻情節,把天下江山視為椅上江山。就像官宴巡酒,倒酒如撒尿,尿腥的地方就是我的地盤。我的地盤我作主,誰敢說不,就是太歲頭上動土!」警察沒制止,我繼續說下去:

     「權力返祖,且看民國初年屠君袁世凱的作為。當年,上海有家《民權報》,有個叫戴天仇的小記者,指砭時政,發表一篇只有二十四個字題為《殺》的短文:『熊希齡賣國,殺!唐紹儀愚民,殺!袁世凱專橫,殺!章太炎阿權,殺!』直捅當年最高統治的心臟,驚天動地,朝野愕然。但臭名昭着的當年一霸手,沒有開來十輛警車包圍報館、抓捕記者、致死編輯;封閉、焚燒、收繳《民權報》;也沒有將諸如我輩的自由撰稿人抓捕入獄。反而由當年國務總理為戴天仇說話:『言論自由為約法所保障。』這民主的理念縱使曇花一現,是何等順應民心,何等的光明正大。」

     秘密警察對這個遙遠年代的故事聽得入神,尤使我感慨。

     我接着說:「至於『活人送火葬場』,首先見地方報紙,後見中央電視臺晚間新聞,能以道聼塗説定罪?而且我還在路橋調查過。」

     「另外,我在2002年向民政局購買安葬我岳父母的兩坑公墓,竟被民政局監守自盜轉賣。我向市民政局長丁林超,提起行政複議。

     「我還真不相信共產黨的民政部門會將我的祖墳共產。即使是政治上同仇敵愾的對手,在僅一縣之隔的奉化,共產黨也沒有挖了蔣介石的祖墳。祖墳被盜賣事件發生後,我立即停辦留美的綠卡,從紐約飛回,我向台州市民政局投訴,希望市民政局糾錯,返還祖墳。我先到市民政局信訪、上訪,走完從行政控告到行政複議的全部救濟管道;又向市府信訪、上訪、提起行政複議……我被當作皮球,被官爺們踢來踢去。

     「中國傳統社會是臣民社會,百姓抽象而官員是具體存在的,中國官員不承認嘴上所喊的『公民的主體地位』,要辦事就得打點。

     「作為以『民告官行為藝術』安身立命的我,拒絕摸着石頭過河,堅持不以付小費或賄賂方式,去懇求政府官員依法辦事『為人民服務』。所以,就這麼一個事實極其清楚的祖墳被民政局官員監守轉賣事件,卻總得不到解決。我從美國回中國,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又被泡了整整兩年。官逼民反,我才提起對台州市民政局的『行政訴訟』。官司打了二十多場,黑惡的官員總能擺平訴訟,我耗去時間、精力、訴訟費……得到的答覆總是『駁回起訴』!」

     「如果你不將你祖墳事件上網,政府早就會給你解決的。」秘密警察推論說。

     「跪着的姿勢縱然優美,但我只會挺直脊樑討說法。所以《圍剿中共官場黑惡官員——致中共中央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一文也是逼出來的。雖然「行為藝術」的結局是我被打入大牢,但終於彰顯了官宦的强盜嘴臉。」

《行為藝術下課!》2010年7月由香港四笔象出版社出版田園書屋經銷.

(2011/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