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崖文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說 南懷瑾
·評陶傑中國式刁民
·評 陶傑罪過罪過一文
·評 倪匡笑談共產党
·再評 倪匡
·倪匡所言虛假
·亂邦不居(處)
·說維權律師
·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為第11名被告人
·大媽與中國節日
·第2次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名被告人
· 不涉誠信
·公開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非禮與報案
·廉恥
·評 李柱銘DQ周庭是違憲的
·第2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第3次公開徵詢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被告人
·第3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湘西 黃碩雄 2011年5月1日


我卑視香港的「律師」類同「爛仔」,較之往昔「狀棍」更為惡劣;其「律師行」組織多為一丘之貉。遂以無律師代表的原告人身份自行「興訟」;自問「唔夠窮」,不會得到「法援」。因而有需要接觸到《香港法例》相關的條文,深感其高度的哲理性、邏輯性,尤對「譯者」敬服。


讀到《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卻令人失望,作是文以述其謬,以表對「香港法制」前景憂。


王:


「…香港已成爲全球的國際金融中心。我們的成就的確出類拔萃--不但足以與倫敦、法蘭克福和紐約分庭抗禮,而且實際上超越了她們。…律師必須恪守最嚴格的專業標準。在誠信、操守和道德方面,沒有妥協讓步的餘地,而 香港律師會 將會一如既往,對此嚴加監管。也正是這種堅決貫徹「法治原則」的精神,為香港贏得了、並將繼續為香港贏得國際金融業的龍頭地位。」


評:


「…並將繼續為香港贏得國際金融業的龍頭地位」相信不是「律師會」獨具之力,還有其它行業的貢獻;而「法治原則」的確不可少。但香港的「律師」是不是「恪守最嚴格的專業標準;在誠信、操守和道德方面,沒有妥協讓步的餘地」?我看並不是。


「律師」的「就業執照」是由 香港律師會 的「理事會」批核的,就連「高等法院」都必需聽令於這個組織,有關「律師」的問題都要和這個組織商議。


香港律師會 會員 達七千多,而一間「律師行」的組織,少則數人,多則數十…。香港高等法院 乃法律權力中心,審案的「法官」會不會顧忌於「律師會」及較大的「律師行」,可想而知。即如「原告律師」與「被告律師」彼此有心違反法庭程序,拖長案件審理時間收取更多的律師費,相信「法官」亦奈何不得。「法官」未必唔畀「大律師行」三分薄面。本來,「律師會」的組織能夠正確地制衡「法院」用意是可取的;但「律師會」掌握法律權威性卻沒有另一「個別團體」可以給與監管;一個普通市民「貼錢買難受」,根本就不可能向「律師」討回公道,止能不了了之;否則將從主動變成被動,賠了夫人又折兵。由於訴訟費不菲;雖然「法律人人會查」;但,任何見義勇為,看懂法律條文而又賠得起訟費的人,都不能夠替其他受冤的人進行訴訟(俗稱「打官司」),必需由「律師」統攬其事;這又可以理解到「律師」與「律師」之間會不會串通一氣,卻甘心於「恪守最嚴格的專業標準;在誠信、操守和道德方面,沒有妥協讓步的餘地」去造壞自己「律師行業」的聲譽。相信,即使 法律援助處 的律師亦未必「見錢不開眼」。臭屎不互掩。


香港律師會 的權力主要來自會員,會員越多,聲勢越浩大。因此「律師會」能夠監管「律師」微乎其微;主要是「律師」的自律。實際上「律師會」是仰賴「律師」;沒有「律師」,「律師會」就不可能存在。而「律師」同時又反過來依靠「律師會」,使能幫助「律師」爭取一切權益。既互為因果,相互依存。亦巧妙地以「人權、私隱…」利用各種法律條文藉此相互包庇。


由於「興訟」,我常來「高等法院」,見一婦人蹲在地上,陳列著一張舊大字《狀書》細述其情;未見警方及管理員干預甚為感動。知「官」判其敗訴,並賠上訟費。姑不說婦人是否有冤情。她能夠「興訟」必然有「律師」替她行事;律師有沒有考量她的「勝訴機率」而說成接手辦理的「疏忽」。「…今天的當事人指望我們擔當的角色,是『知識廣博,可以信賴的專業顧問』,至於我們在法律方面的專門、深入的知識,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起碼要求了。」所說並非真榷,否則婦人不會落得如此田地。替婦人「興訟」的律師為求賺得「律師費」,沒有「顧前思後」為「敗訴」負起應有的責任。「…我們作為一個專業界別的努力目標,本來就應當是竭盡所能、正直廉潔地服務當事人,同時遵循最高的專業道德規範。」這亦是空口講白話;否則婦人亦不會賠上訟費和律師費1。


王某說:「…香港用來規管律師的規則本身,正在妨礙我們盡展所長,去為當事人提供專業意見。在這個比賽項目上,我們恐怕連新加坡、倫敦以至其他地區的同儕都比不上,甚至會日益落後。」「…在傳統的合夥模式裏,合夥人對於另一合夥人因疏忽而造成的後果,負有無限的法律責任;這種傳統的合夥作為唯一的執業和商業經營模式,已經不合時宜了…,拖著香港經濟發展的後腿。」以此反過來否定「…並將繼續為香港贏得國際金融業的龍頭地位」是建基於「實質的嚴格傳統…,包括合夥模式」的「法治原則」;才有「專業上的誠信,道德上的操守」。這個「嚴格傳統」的信守,沒有妥協讓步的餘地。


既然「…用來規管律師的規則本身,正在妨礙我們(律師)盡展所長,去為當事人提供專業意見。…這種傳統的合夥經營模式,己經不合時宜。」何以「…我們的成就的確出類拔萃--不但足以與倫敦、法蘭克福和紐約分庭抗禮,而且實際上超越了她們」?這種超越成就既不是建基於「嚴格傳統…」的「法治原則」;「沒有妥協讓步的餘地」,才有實質「專業上的誠信,道德上的操守」。究竟又是建基於甚麼!王某的邏輯思維辯證,前後矛盾。


根據《香港法例》。


第38章:合夥條例。


第12條:商號對錯誤行為需負的法律責任。


凡商號的任何合夥人在商號的通常業務運作中或在其共同合夥人授權下行事時,因錯誤的作為或不作為而致令並非身為該商號的合夥人的任何人遭受損失或傷害,或招致任何處罰,該商號需2對此負上法律責任,程度與作出該作為或不作為的合夥人所負者相同。


王某所講合夥人的「有限責任」和「無限責任」並不存在《法律》條文之中;若以「恪守最嚴格的專業標準」,則所謂「有限、無限責任」的論說,就是扭曲法律條文。


我認為《合夥條例》是要求合夥人必需「極嚴格」地自我規管,認真而不能「麻敷」,並非單單針對「律師」行業。試想,一間「保安公司」監管不力,容許其他的合夥人袒護保安員作違法的行為,而保安公司的合夥人卻完全無需負責,這是甚麼法律邏輯。


律師行業是一門「壟斷性」維護香港「法治原則」的「專業性」行業,要求就應該更嚴格。以上述的婦人經常在「高等法院」門外作無聲抗議;香港律師會 有沒有加以關心和了解,並對事件作出報告呢?或任由婦人席地訴冤呢?「律師會」監管「律師」不力,又有沒有責任呢?試圖以「無限責任」扭曲法律條文的原意,你就明白到 香港律師界 對《法制》認識之高--商號的任何合夥人,因錯誤致令任何人遭受損失或傷害,該商號相關的合夥人無需負上任何法律責任。既符合香港人一句現實俗語:「搵錢大家使,有鑊自己揹。」此所以說香港法制發展令人悲。


大英帝國以「公義」著名於世,今天 律師會及其 會員仍然效忠 英國女皇,回歸之後「公義」何在!


註:


1.我認為律師在接獲個案時,應該對當事人書面列明辦理細則:


a. 事件因由。


b. 估計發展。


c. 估計所需時間。


d. 估計成功、勝訴、敗訴。


e. 估計訟費、律師費。


f. 估計能否上訴。


g. 上訴估計勝訴、敗訴。


h. 其它…。


當然,個案性質不同,細則各異;但應分析事件,以英文或中文具列其詳,讓當事人考慮是否興訟或辦理;案件無法以書面具列其詳,亦應以書面解釋清楚。並以此為據,得以追究責任。這才可以稱得上專業和負責的律師。


假使依循整個步驟進行辦理或訴訟,並無歪心、歪理,公義行事;其中有任何失誤,勉強可以說是「疏忽」。倘若,老點亂作,全無綱領,存心屈害,死講翻生…,如此精明的律師,就不能說是「疏忽」。


今天「律師」不願意以中文處理案件,這能說律師「疏忽」而不是蓄意「行偽」嗎?


2.須,簡體是鬍鬚的「須」。故改為「需」。

(2011/05/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