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为了忘却的记念[三]]
小龙女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忘却的记念[三]

整件事我看不出中国人在哪能够找到道义上的优越感。英国反对党议员格拉斯顿认为鸦片战争是不名誉的战争,也并不是说攻打中国是不道德的,而是指英国政府不该给商人撑腰。而英国议会最后通过出兵决议也并非为了鸦片或者商人,而是为了获得一个正常的贸易环境。为了让中国人理解到公平的含义,英国人做出了很多努力,比如太平天国逼近上海的时候,中国海关官员集体逃跑,上海成为自由港,但英国人却坚持要把关税扣除,等中国海关恢复后补交。但中国人却只得出了洋人真傻可图这种结论。
   
   再说第二次鸦片战争。既然课本说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是亚罗号事件跟马神甫血案。那就先从这两次事件开始。
   
   亚罗号是一艘悬挂了英国国旗香港船只,亚罗号事件是亚罗号被中国官府拔旗并逮捕了12个水手。中国人认为亚罗号是中国船,不该悬挂英国国旗,托庇洋人,居心可诛。而英国人表示香港准许中国人的船在香港注册,而亚罗号是在香港注册的,所以有权利悬挂英国国旗。其实亚罗号在香港的注册其实已经在几天前过期了,不过这点是中国方面不知道的。其实这事最多算个纠纷,而且也不难解决,最后把逮捕的水手都放了就没事了,英国人还能要求什么?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没处理好而导致了对方出兵,那当地官员就是白痴。

   
   而马神甫血案,是指一个法国神父深入到广西,被当地人捉住,虐杀了四天。这种事放在中国其实司空见惯,人只要被抓进监狱,就等于自动丧失一切权利,别人怎么对你都不算过分。对中国古代刑律有所了解就会明白。铅山县志记载过这么一件事:明朝成化年间,有个砍柴的人吃完妻子做的黄鳝之后死了。族人怀疑是砍柴的妻子投毒,就把她扭送县衙收监。知县张昺上任后重审此案,他让人捕来同样的黄鳝,然后提出一名囚犯把黄鳝吃掉。结果,那个囚犯吃完黄鳝之后也死了。于是砍柴人妻子被判无罪。张昺断案如神的事迹就流传了下来。有人作诗称赞:"世间冤狱知多少,人命关天事非小。安得公身化万千,四海囹圄积冤扫"。整件事情就是这样,但有个问题就是那个试吃黄鳝的囚犯死了怎么办?答案是死了也就死了。没人觉得哪里不对。中国古代社会,只要做了阶下囚,就会立即从人变成狗。拿你练刀,试药,研究人体结构,或者挖出你的脑子制成补品滋补他的脑子,摘除你的肾移植给高干子弟,这些家属都是无权抗议的。这种事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明规则,不过在当时的西方还是有些耸人听闻的影响力。
   
   英国再次出兵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在于广州虽然作为通商口岸开放,两广总督叶名琛却不让英国人入城。广州城是南京条约开放的五口之一,开放的期限到了之后,英国人来到广州,英国商人却不敢入城。因为有声势浩大的老百姓聚集在河岸两边,不让他们入城。这些老百姓事实上是当时的两广总督徐广缙和巡抚叶名琛暗中编练的乡勇。因为这件事,道光皇帝赏赐徐广缙一等子爵,叶名琛一等男爵。他们表面上不与英国人对抗,暗地里却希望老百姓动手。叶名琛贴出布告,悬赏英国人的人头每颗30元墨币。有人说现在恐怖分子所使用的那些招数,通过愚民宣传将底层人民所受的痛苦一律归罪于外国人,号召抵制,煽动仇恨和民族主义情绪,鼓励暴力袭击,对外国人采取无差别的恐怖攻击等等都是跟共产主义政权学的。但事实证明,中国人早就把这些招数用到炉火纯青了。
   
   对于这种无赖国家,我的态度不是同情而是厌弃。既然他们不愿意走普世化道路,西方国家就不该搭理他们。就让恐怖分子和恐怖分子呆在一起,尽情的享受他们所钟爱的生产关系。既然他们不相信法治和人道主义,不讲道理,只相信暴力。那就应该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暴力。
   
   话说咸丰皇帝在批准《天津条约》之后心生反悔,再加上一帮无知之徒的忽悠,决定要"不动声色,使之不疑,先将天津海口预备齐全,俟其来年赴京换约,聚而歼之"。意思就是要暗中布置军队,等英法两国来到北京换约的时候,再将他们消灭。换约是指双方元首批准之后签字盖印的条约正本。咸丰认为英法两国擅长海战,不擅长陆战,所以存心让他们登陆,再让他们见识见识天下无敌的蒙古马队的厉害。英法联军登陆后在新河县与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相遇,结果交战之下,僧格林沁的3000骑兵被杀的只剩下7个。英法联军攻到北京城外,咸丰派出怡亲王载垣和兵部尚书穆荫表示讲和,于是英法联军派出了由翻译官巴夏礼带领的39人谈判使团。这39个人之中,26个是英国人,13个是法国人,其中包括泰晤士报记者包尔贝和一个法国传教士,结果中方的态度突然改变,他们被僧格林沁当作战俘当场扣押。在巴夏里等人被捕当天,英法联军发动攻击。并在5天后攻下了北京。这39个人在圆明园关押了5天,被释放的时候死了26个。德国苏联几大集中营加起来,我看都未必有这效率。法国人建议作为对中国战争犯罪的惩罚,烧掉紫禁城。英国人认为紫禁城政府机构公共财产,改烧皇室的私产圆明园。点火之前还贴出布告警告闲人不要靠近。总而言之,圆明园被烧是对清廷预谋杀人与杀人的报复,报复的对象明确指向虐囚责任人咸丰皇帝。英法联军攻城时特意绕到了北京城北边,向海甸和圆明园进攻,这是因为僧格林沁驻在海甸,而咸丰皇帝住在圆明园,当然,这两个人在城破之前就跑掉了。整件事不但是和中国普通百姓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甚至没动其他留守在北京的王公大臣。英法两国纵火抢劫是犯罪。但清廷在这件事情上也不值得同情。如果英国和法国是独裁国家,其首领是斯大林或者毛泽东。中国又将是何等命运?如果英法联军是和清军一样的军队,一气之下给你来个扬州十日,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不要以为中国是被烧的一方,就一定是值得可怜的。也不要以为一向批评法国的法国作家雨果为我们说了几句好话,我们就真的在道德法理上立于不败之地。对于中国而言,俄国不费一兵一卒,割走了100多万平方公里,大过东北诸省再加上浙江的土地。这才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中国丢掉的真正宝贵的东西。
   
   苏俄可谓是中国在近现代的一大苦主。俄罗斯古称罗刹国。罗刹是佛教传说里的恶鬼。这个名字倒不是中国人给起的蔑称,这个国家的名字本来就叫Russia,而俄罗斯这个名字则是从蒙古语中转译而来,因此加了个俄的前缀。
   
   据说有些人总爱指着鼻子批评80一代。说他们无君无父,忘记历史,不尊重传统文化什么的。我估计他们实际想说的是80后的这批人作奴才不够本分。历史责任心什么的都是假的。要是真的有人写出这样的长篇大论他们只怕会反过来又说:"这关我什么事?"
   
   49年后出生的中国人普遍对历史的认识极为肤浅,因此忘记历史什么的,谁也别说谁。现在的老百姓好歹还多了点见识。有人指责电视里老演清宫辫子戏是推行奴化教育。我看洗脑倒不至于,他们拍出这些那是因为导演编剧他们脑子里就这么点东西。比如央视的把四大名著拍成那个德行也并非全因当时的人力物力条件所限,主要还是主创人员自身文化素质水平太低的关系。中国以前管香港叫做文化沙漠,实际大陆才是文化沙漠。说沙漠不贴切,应该说是个大垃圾场。而且香港文化在回归后这几年也开始了沙化。
   
   我不太愿意谈文化。因为现在的中国,制度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假如制度改了,事情还是如此,那就是文化的原因了。
   
   不过我还是能够回答中国文化界最流行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中国文化得不到世界的尊重。实话实说的话,原因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中国现在的所谓文化,包括哲学、历史、政治等一切人文学科,都是假的。它们无法表达出现实的真实面貌。换句话说,它们和中国人大的选举制一样,不过是个摆设而已。肯定了这些就是对真正文化的不尊重。这就像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不能颁给余秋雨一样。因为颁给了他就相当于侮辱了所有历届的获奖者。另外,这也好比意志的胜利这部片子即使拍的再好也不可能在自由世界得到一个正规的电影奖。因为它是为纳粹主义鼓吹,为集权政治服务,这就背离了文艺的根本精神。中国就有一批这样的人。怪就怪在这类人往往还自视甚高,他们称自己为艺术家或者文艺工作者。还拒绝与娱乐大众的艺人相提并论。更有意思的是,这些人的国籍大多都不是中国。这就是说他们做的是奴才事,但严格说来,他们自己却是自由人。
   
   现在的中国人与中国文化的关系让我想起了一则故事:就是三国演义里刘安杀妻飨客的故事。刘备为吕布所败,全军覆没,匹马逃难,途中向猎户刘安求食。刘安就杀了自己的妻子给刘备吃。这件事一时传为美谈。现在的中国政府就是中国文化最大的毁灭者,却摇身一变,自作主张的充当起传统文化的卫道士来了,还义正词严的谴责别人破坏中国文化,这是何等的虚伪啊!这就像故事中的猎户刘安一家,有时,她是他的妻子,但有时,她只不过是一盘宴客的菜而已。归根结底,刘安并没有真的把他的妻子当作一个人来看待。同样,中国政府不论是破坏文化还是保护文化,都是把文化当作粉饰自己的工具,区别不过是在于正衬和反衬。总之是没有把文化真正当作文化来看待。
   
   49年后的一系列运动对中国文化的破坏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虽然中国是个灾祸频发的国家,常常是一场乱世死掉全国九成人口,但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致力于毁传统。文革这个话题是说不完的。其全貌我就不描述了。因为我无法把文革的破坏力准确的表达出来。就挑一些侧面来说。共产党的官样文章中常称自己是什么什么掘墓人,这个真是没说错。焚书坑儒是古人做过的,50年代的中国人一次性的消灭了历代祖先的坟墓,这才是前无古人的创举。1949年以前,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上坟,因为安葬长辈中国传统孝道里最重要的一部分。中国统治历来标榜以孝治天下。不孝的人甚至会被官府抓取治罪。因此过去还有卖身葬父母这一说。但如今所有的中国人全都无坟可上,可见当年平坟运动规模之大,连周恩来都不得不扒掉其在淮安的七座祖坟。以避免给人落下口实。
   
   另外,侮辱尸体是连盗墓贼都不齿的行为,青岛红卫兵却挖出康有为的骨头拖着游街,还把头颅被送进"青岛市造反有理展览会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庙,刨了岳的坟,将岳飞焚骨扬灰。清官海瑞,名相张居正,义丐武训的遗骨都被掘出,游街后批斗,最后烧成灰。张之洞夫妇的坟被刨开时,尸体还没有腐烂干净,被吊在树上一个多月。最后被动物吃掉。中国人最为尊敬的人,炎帝,黄帝,舜帝,孔子,诸葛亮等人的坟墓统统都被铲平。
   
   事实上,文革中发生的这些事,不论是画个花脸,挂个牌子,剔个阴阳头,穿上侮辱性的衣服,用皮带抽,还是挖坟掘墓,当众鞭尸,敲锣打鼓,游街示众,把人用绳子牵着,让人认罪告饶等等,都是再典型不过的性变态临床诊断症状。从前中国人都讲究磕头,这是有原始性意味的。人做出磕头这个姿势,有些雄性动物往往会误会,就会往人的背上爬。乾隆年间来华的英国外交使团坚决不肯向中国皇帝下跪就是因为这个礼仪的侮辱性太强了。有句话我忘了是谁说的了。他说,煽动仇恨,蛊惑宣传可以给一些人带来快感。其实这说可以说得更本质一些,就是"性快感"。我对性变态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深恶痛绝。大概因为我的心里还没有变态关系,毕竟厌恶是一种推己及人的感情。我只是觉得有些困惑,在一个变态成为常态的国度,常态是否就变成了变态?比如最近的杨佳报复袭警事件。尽管现在公布出来的盘问记录有多个版本,但都可证实在审讯中,杨佳人格上始终保持了硬朗的姿态,没有像一般草民遇警时的低三下四,而这也正是他遭到警方虐待的原因。那么在这件事上,究竟是谁变态了,这就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不过我不厌恶变态不代表我不害怕变态。在我看来,如果说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物种,那么性变态就是人类中最可怕的。残暴的人,冷血的人,狂信的人都很可怕,但都及不上性变态。其实中国人在历史上有很多难以解释的问题都可以在下半身找到原因,只是很少有人这么说罢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