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3) -- 「醋精祖爾」]
平宽译室
·社會學泛談(48)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社會學泛談(65)
·社會學泛談(66)
·社會學泛談(67)
·社會學泛談(68)
·社會學泛談(69)
·社會學泛談(70)
·社會學泛談(71)
·社會學泛談(72)
·社會學泛談(73)
·社會學泛談(74)
·社會學泛談(75)
·社會學泛談(76)
·社會學泛談(77)
·最後的女皇-宋美齡傳(268)-- 開羅會議的貴婦人
·社會學泛談(78)
·社會學泛談(79)
·社會學泛談(80)
·社會學泛談(81)
·社會學泛談(82)
·社會學泛談(83)
·社會學泛談(84)
·社會學泛談(85)
·社會學泛談(86)
·社會學泛談(87)
·社會學泛談(88)
·社會學泛談(89)
·社會學泛談(90)
·社會學泛談(91)
·社會學泛談(92)
·社會學泛談(93)
·社會學泛談(94)
·社會學泛談(95)
·社會學泛談(96)
·社會學泛談(97)
·社會學泛談(98)
·社會學泛談(99)
·社會學泛談(100)
·社會學泛談(101)
·社會學泛談(102)
·社會學泛談(103)
·社會學泛談(104)
·社會學泛談(105)
·社會學泛談(106)
·社會學泛談(107)
·社會學泛談(108--完)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1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5)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13) -- 「醋精祖爾」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然而﹐在一月十四日﹐戰爭部長史汀生邀請史迪威到他家作客。他說鄧仁蒙曾經帶了一批四五十人的參謀人員來過華盛頓。他拒絕到中國去﹐認為不值得﹐配不上他的資格﹐大材小用。史汀生告訴史迪威﹕「命運之手現在是指向你了。」他列出史迪威的責任﹕遠東「租借計劃」的全權負責人﹑美國駐華空軍總司令﹐並統率蔣介石一至兩個軍的軍隊。宋子文說蔣介石願意交出一至兩軍的軍隊給美國顧問指揮。這點蔣以前曾加以拒絕﹐但現在宋說他的妹夫會讓史迪威「管理」在緬甸的中國軍隊。馬歇爾更補充說史迪威同時也要負責「訓練﹑裝備和以物資支援中國軍隊以與日軍作戰。」

    △ △ △ △ △ △ △ △

   如果要在世界上找出一對最不能合作的人﹐那便非蔣介石和史迪威莫屬了。這不是因為他們自己曾說兩人許多地方不同。相反﹐他們兩人有好些地方相似﹕他們同都是個子細小﹑動作敏捷﹐和刻意保持身體最佳狀態。(注)在脾氣上﹐兩人都容易發怒﹐一怒便不饒人。這兩個人都對人們的行為要求甚高﹐而且不容許絲毫的僭越﹐不理實際情況是否可以符合他們的要求。換言之﹐這是兩個原則性很強的人﹐但他們的原則卻不屬於同一路數。然而命運卻把他們捆綁在一起﹐要求他們合作。

   史迪威來自一個古老的北美洲家庭﹐這個家庭在1638年移民美國。他的從軍「純屬意外」﹕他在讀中學的時候在一個舞會中偷去一些雪糕﹐他父親認為這孩子需要紀律訓練﹐於是送他到西點軍校學習軍事。有一個夏天他在危地馬拉受訓﹐完了之後他對社會下層階級無限同情﹐而對那些造成農民無知的政府官員卻無限憎厭。史迪威說﹕「讓人民不讀書不識字的政策﹐非常符合政府的目的。它可以隨時從農地上徵召農民入伍﹐長時間地要他們服軍役﹐不理他們家人的死活。」史迪威的背景為他前來中國做了很好的準備。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史迪威駐在法國當情報官﹐獲頒傑出服務獎章。接著的一年他學習中文﹐並在1920年的暑天隨軍帶著家庭來到中國。他在北京服役六個月之後﹐國際義賑會從軍隊中借用他負責在山西省建造一條公路。(山西省是中國內陸的一個省﹐也是孔祥熙的故鄉。)史迪威指揮六千人工作。在這個過程中﹐他見到許多當地的農民為了賺取一些外快而參加築路的工作。他對他們生活的窮困感到非常震驚﹐批評說﹕「他們每天掙扎到田地路途上的困難﹐足可嚇倒我們白人。」

   服役四年期滿之後﹐史迪威被調回美國﹐旋即在1926年以第十五步兵團營長的身份回到天津﹐這時正當蔣介石控制了國民黨﹐並率兵北伐意圖統一中國。少校史迪威欣賞蔣總司令的「意志和精力」﹐但說他的北伐性質是「遊行多於打仗」﹐因為蔣的敵人在蔣軍到來之前大都逃之夭夭了。

   1929年﹐史迪威返回美國﹐被派主持喬治亞州本寧軍營(Benning Fort)的戰術研究部。在這裡﹐他得到了「醋精祖爾」(Vinegar Joe)的謔號。史迪威出了名不能容忍人們做事欠佳﹐特別是學生的表現。他要求甚高﹐評語也十分苛刻。一天他回到軍營時﹐發覺有人劃了他的卡通像﹐是他半浸在一個醋瓶裡﹐瓶上打了三個交叉。這作品是個年輕軍官的惡作劇。他把這畫用大頭針釘在告示版上。軍營中的每一個人都覺得可笑 -- 包括史迪威本人。史迪威後來要求保持這幅畫﹐以作紀念。(213)

   (注)﹕1962年當蔣介石七十五歲的時候﹐美齡寫信給子文﹐說她的丈夫體重130磅﹐並說﹕「這是他生平最重的了。」

(2011/05/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