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江中学子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官逼民访,江西邹引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喊冤

知法犯法,宜黄县官员监控跟踪和打击报复访民

   
(图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图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我母子俩多次向县市省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等待的时间也早已超过了信访条例规定的答复日期,宜黄县官员仍是敷衍推拖或避而不见,对我俩的监控和打击报复却一直在持续。无奈之下,我俩摆脱监控于2011年4月21日到达北京。天安门城楼前东西两侧都有多名警察把守,拉起了警戒线,严密监视过往的行人和游客,觉得像访民就拦下搜查,确认是访民就扣留。我母子俩通过警戒线时,几名警察上上下下仔细打量我俩,觉得我俩不像访民,没搜查就让我俩通过了。中午12:00我俩来到天安门城楼前,母亲举写有“冤”字的状纸,我举材料,一起喊冤。周围行人和游客纷纷驻足观看,人群中夹杂有几名外国游客,其中一外国游客拿手机对我俩拍照。当时,附近的一名警察正在和一残疾女访民争吵,其他几名警察在调解。我俩连喊了几声冤后,这几名警察才回过神来,其中一警察说:“又有二个上访的在喊冤了,快把他们抓起来!”几名警察冲过来夺了状纸和材料,将我俩带到附近的警车内询问上访事由和登记身份证。那位残疾女访民随后也被带上了车。

    几分钟后,警车开到了天安门广场附近的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在分局里,警察再次询问上访事由和登记身份证,还用摄像头和数码相机对我俩拍照。一警察说:“你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他拿出几张刚打印好的治安处罚书叫我俩签名按手印。我俩说:“宜黄县官员不但不跟我俩解决问题,反而在我家隔壁安插线人租店开起了赌场做为监控点,还收买黑社会流氓地痞等跟踪监控和威胁恐吓我俩。我俩有冤无处伸,走投无路才到天安门喊冤。宜黄县官员知法犯法,你们为什么不去处罚他们?”这名警察说:“宜黄县官员犯不犯法我们管不了,你们不愿签名就算了。”分局内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间内关押了三十多位访民,几名警察和保安坐在走廊入口处把守。访民陆续被关进来,下午13:20已增至五十多位。

   
(图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13:30访民被点名叫出,排队登上准备好的604路公交车,半个小时后到达久敬庄。久敬庄的几名工作人员手拿探测仪对访民进行逐个安检,然后将访民关在几间并排的平房内,访民有一百多位,每人领到二个馒头和一包榨菜。我打开手机发现无信号。一位来过久敬庄几次的访民对我说:“久敬庄内装有手机信号屏蔽仪,电话打不了,短信也发不了。”下午五点多,几名省市驻京办人员将我俩领出带至江西省驻京点(潞安酒店)。我俩住在二楼205房间,房间天花板上装有监控摄像头,二楼出口处的大门锁了,饭菜由工作人员端进来,二楼共软禁了十多位等待遣返的江西籍访民。4月22日下午,两名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将我俩领出,下午16:55上火车。次日上午十点到达南昌,中午11:40乘班车,下午15:00返回宜黄。目前,问题未解决,仍被严密监控。

   
(图文)母子第四次赴天安门申冤


此文于2011年05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