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姜维平文集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滕彪获释之后,李方平又失踪了,据近日媒体的消息,失踪了四天的大陆维权律师李方平,昨天早上打电话告诉妻子,他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回家。李方平的妻子郑女士表示,她的感觉是李方平目前状态还好,希望他能早日回家。不过毒奶粉维权者赵连海认为,李方平的被捕“或多或少是与我(赵连海)有关”。这使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中共抓人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他们是依据什麽法律条文监控和处置这些社会良心人士的?
   
   显然,政府有法不依,执法犯法是产生这种随时强制公民失踪的主要原因,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下,生活在国内的人们,既使是社会名气很高的律师,记者,都同样有一种强烈的无奈感,连公检法部门具体办案的人员,也不知道他们奉命所做的事最终的后果是什麽。对李方平大概也是这样吧?因此,不论是他最密切的朋友,还是海外媒体的记者,都不太清楚和难以预测下一步会怎样。
   
   李方平是怎样一个人?如果仅凭它承揽的业务和打得一些官司,我们得出的结论可能还不够全面,非常巧合,也算有缘分,我在2009年5月30日,借法广电台邀请制作节目之余,参加一次枫丹白露之游,与李方平不期而遇,竟有一面之交,他说,他是应法国司法部的邀请,来出席一个有关法律理论研究会的,由于旅途时间较长,我们多有交流,在许多有关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上,他与我的温和的观点比较接近,即我们都希望体制内外的互动,通过改良的循序渐进的方式,慢慢地推进民主转型,尽可能地避免社会的大的动荡,总之,我为他的良知和实干精神所感动,真难以想象,他那麽瘦小和孱弱的身躯,能承受那麽沉重和敏感的案件,如果不亲眼所见,你不会相信,其貌不扬的他,就是震惊海内外的赵连海案子的辩护律师。

   
   也许这件事的细节可以悟出他的做人底线:那天旅游结束的晚上,移居巴黎的魏京生弟弟魏晓涛要在家中请客,也邀请了李方平,但他临时改变主意,以某种理由爽约了,当我到达魏晓涛的居室时,才知道这个消息,心中有所遗憾,我想,他是担心回国后有些事情讲不清楚吧,也就是说,他自认为守住了底线,只要不和官方认定的敏感人士接触,不触及那条红线,就既可以坚守原则,又不激怒警方。现在的问题就在这里:谁能说清这条红线?请问,它在哪里?
   
   据著名记者郑汉良报道,李方平的妻子郑女士在丈夫失踪后一天,向地方派出所报案,她说李方平早上的电话,最起码证明他不是被什么黑社会组织绑架了。郑女士只希望丈夫能早日回家。但是要我说,现在的中国政府动辄抓捕律师,记者,艺术家的行为,因为没有什麽固定的标准和底线,近似于黑社会的绑架活动,使整个社会陷入一种文革式的红色恐怖之中。
   
   那麽,官方为什麽要让李方平也和滕彪一样,失踪几天呢?这里的原因可能有几点:一是中共感到了社会危机的存在,又不想失去手中的权力,而恰恰是官员公权力的滥用导致各种官司,进而引起社会不稳,比如,赵连海代表结石宝宝维权上访,而李方平是他的代理律师,中共不会认为律师是恪尽职守,而只能认为李律师是为虎作伥。毫无疑问,下一次大规模社会民主运动一旦到来,揭竿而起的领军人物,很可能是李方平这样的知名度高的律师,而不会是写写小稿的读书人,这正是中共最为恐慌而急于扼杀他们的主要原因;二是许多律师应各国政府或团体之邀,频繁地出席各种名目的研讨会,李方平也是如此,尽管他十分小心,依然不能改变中共多年形成的敌对思维,可能有的国家搞得某些冠冕堂皇的活动,的确另有企图,但李方平不知道,总之,情况非常复杂,他已经站在了中国社会矛盾的敏感的交叉点上,官方必得怀疑他,必得对他们认为的疑点一一进行排查;第三,由于中南海高层的权斗,党内的对立两派,都希望抓住其与海内外敌对势力勾结的所谓证据,把社会不稳,特别是茉莉花革命发生的原因,嫁祸于政敌身上,以便在明年的十八大上篡党夺权,而交际广泛和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律师,极有可能与上层官员有这样或那样的私交,这正是他们要细心寻找的软肋。
   
   因此,我认为,官方对李方平的施压,其目的就在这里,正因为它是当权者们拍脑门随意决策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什麽底线而言,他的“抓”与“放”都是上面官员的一句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方平等律师还是没有看透无法无天的中共的本质,与其说,我们的悲哀在于命运的不能自我把握,不如说,那条原本就没有的底线,不过是愚忠在中国知识份子心中的投影。
   
   既使李方平过几天后回到了家中,他也会像滕彪等人一样,必得保持沉默,还会有更多的人,分别以不同程度的压力方式,被失踪,被教育,被告诫,或被拘禁,总之,都是让他们闭嘴。我预料,官方这种恐怖的行动会持续到明年十八大之后,如果中国近期不发生大的事件,待“习李配”的接班格局最终确立起来,或许才能有所改善。但是,只要不变革制度,就永远没有底线。
   
   2011年4月5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4月5日首发
(2011/05/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