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姜维平文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中国最大的被沉没的声音,当属平反“六四”的希望和呼吁,不论是国内的天安门母亲,还是流亡海外的学生领袖,积二十二年之热泪,并未融化专制政权的冰山,以致社会的积怨旧的没去,新的又凝,切莫一次次地简单重复昨日的呐喊,使它稀释在山谷的裂缝里,应当依据中国的土壤,找到点燃体制内的干柴烈火,既化解社会矛盾,又减少阻力,实现冬去春来的双赢,因此,我认为,平反“六四”,是习近平的历史重任,也是李克强的使命,我们不要失去信心。
   
   如果说,胡温刚上任时提出的和谐社会目标,原本就是一个骗局,那麽,我们就无法解释他们履新后的一些新的气象,比如,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农业税的减免,跳金水桥的上访者曾受到慰问,租赁房的大面积推广,等等,可能的情况是,出身于社会底层的胡温,真诚地想用社会和谐的观点,取代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论,但他们启动的政改,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顽强抵抗,主要是现有的官僚体制,已经彻底地烂透了,没有了效率和活力,很快他们的美好愿望就化为泡影,不得不举起了毛泽东的画像,不得不把孔子雕像搬走,而留了一个尾巴:孙中山画像覆现,他的可取之处仅仅是“三民主义”,所以,“暴力革命”,“唱红打黑”和“高压维稳”的噪音,又扰乱了天安门的氛围。
   
   实际上,谁都看清了中南海领导层的左右为难:一方面想把权力永不动摇地掌控在共产党手中,维护既得集团的利益,另一方面又想缩小两极分化,化解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争取民心,或者再具体点说,一方面想使各级官员自己及其家人多捞点,享受富贵荣华,另一方面又想占领信誉的高地,让愚民们敬仰,总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他们都懂,但不想做,因此,在我看来,第五代领导核心如果是“习李配”,就先天够足:至少眼下看,他们没有贪腐的问题,成了体制内的异类和极品。假如他们再敢于和善于启动政改,打开“六四”死结的锁钥,就一解百解,柳暗花明。

   
   毫无疑问,以往中共官员由于制度的羁绊,留下的错误和罪行太多,从毛泽东到邓小平,都在冰山上积压了累累的尸骨,像胡耀邦那样拨乱反正的大手笔,对资历不足的习李,都过于沉重而望尘莫及,他们所基于的事实是:不论有多好的策划和构想,不论有多完美的法律条文,必得通过各级官员去落实,而他们没有制约和监督,可以阳奉阴违,自行其事,所以,上面的声音如果与其心跳一致会顺其自然,反之则变着法子抵制,因此,与其像胡温那样泛泛地谈政改而折戟沉沙,不如抓住“六四”锁钥,举一反三。
   
   历史提供了这样的机遇:习近平虽是太子党却与薄熙来不同,习的父亲是党内改革派,又是小说《刘志丹》文字狱的受害者,而文革运动恰恰是从文字狱开始的,有其父必有其子,习近平从担任耿飚的秘书时起,到身负福建省长的要职,几乎没有怨怨相报的传闻,尤其是他主动化解与旧僚卢展工的矛盾一事,则表明他向来主张“和为贵”,这就为其平反“六四”,留下了思想性格的基础;而李克强呢,他在河南和辽宁的经历已经说明了,他是“言者无罪”的倡导者,高耀洁的自传是最有力的佐证,而且,更为重要的问题是,他们本人与“六四”事件没有任何关系。总之,习近平1979年就成为现役军人,比胡锦涛多了军方背景,李克强1982年毕业于北大法律系,与温家宝比较,少了家人涉及经商的指责,故他们都胜胡温一筹。
   
   显然,我们无法想象习近平和李克强,会否定党的领导,一步到位地搞西方式的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他们会像胡温等前任那样,缺少排山倒海的勇气,但是,平反“六四”事件则不同,它指向一个具体的历史事件,可以巧妙地绕开制度性问题,从海内外人们最聚焦的热点开始瞭望和耕耘,并着手予以抚恤,首先,查清和公布事实真相,原则性地找到事件的前因后果,然后,再对死难者家属给以巨额赔偿和恢复名誉,让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进入人大和政协参政,至于最敏感的追究责任和惩治凶手之举,必得谨慎从事,因为中国二十二年未能平反“六四”,其阻力就在于对邓小平及其追随者的评价和处置问题,他的大批党羽会奋力抵抗,与其无休止地博弈下去,遗误时机,不如明确宣布赦免他们的罪行,但前提是其必须向人民认罪,实际上,既便追究其责任,已难度太大,读罢《李鹏日记》,我已看出端倪,活人可以把罪行推到死人身上,是中共官僚的惯伎。“六四”的屠夫一定是这样。
   
   在我看来,自上而下地由习近平主导平反“六四”事件,中共不会倒台,这一前提就凝聚了体制内外的力量,体制内的官员从历史血的教训中,找到“疏导”而不是“封堵”民意的执政经验,并不一定失去既得利益,但必得走向党内派别公开化,合法化,以便互相监督,减少腐败;而体制外的人们,可以就“六四”的得与失分析,看到保持社会稳定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在维护现有改革开放成果的同时,循序渐进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找到下一步走向政党轮替的入口。习近平和李克强正好站在了历史的交叉点上,既总结了过去,也承接了未来。
   
   无疑地,由目前整个形势的向左转可以得出结论,期待胡温还“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一个公道,已不切实际,离中共十八大还有不到两年时间,第四代中南海领导人只能守株待兔,能否守住旧业都成问题,但假如平稳过渡到“习李配”体制,我还是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因为近期发生的江西抚州爆炸案,成都工交集团爆炸案,内蒙古时局动荡等,已秉告世人,中共不政改,只靠高压,已无济于事,这就催生了他们思想的裂变,而历史人物总会在突发事件的裂缝里涌现,或许不是习李,但是他们的可能性较大。俗话讲,牵一发而动全身,而动全身又想不倒,对中共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平反“六四”事件。
   
   我们可以乐观地想象这样一幅情景:人们的参政议政的热情,如同雪山春融一样倾泻而下,龟裂的土地彻底消失了躁动的饥渴,人民有了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谁还会把眼睛紧盯着金钱,而行尸走肉,社会良知的唤醒和官员的民选,则必将远离谎言,于是,既使是体制内的贪官也会惧怕来生的炼狱,而主动捐出钱财,各种有益于社会的基金会配合公平的税收政策,将会抹平贫富的鸿沟,使中国成为民主共和,稳定发展的世界强国。
   
   所以,习近平,李克强想做什麽,能做什麽,不仅在于他们的个人品质,而在于当时的形势,和时代的使命,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他们躲避,将被历史遗弃,而有新人辈出替代,如果他们顺应民意,仿照蒋经国那样,即公布“二二八起义”的真相,又解除党禁和报禁,那麽,不仅习仲勋九泉之下,深感宽慰,而且,在中国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也作为推手,青史留名。
   
   2011年5月30日,为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而作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5月30日首发
(2011/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