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当自重]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当自重

   儒者当自重一军阀拥兵自重,文人拥书自重,官人拥权自重,洋插队者挟洋自重。儒者所拥或挟的,应该是理、是德、是道,故特别有重量又有质量。儒者的自重,是真理自觉、文化自信、道德自尊、责任自担。

   1949年后,诸如梁漱溟、冯友兰、陈垣这样的知名学者都开始主动学习马克思主义。这时马一浮给熊十力来信,说自己“确乎其不可拔”。熊十力马上回信说自己也“确乎其不可拔”。

   颜元说:“立言但论是非,不论异同。是,则一二人之见不可易也。非,则虽千万人所同,不随声也;岂惟千万人,虽百千年同迷之局,我辈亦当以先觉觉后觉,竟不必附和雷同也”(《颜习斋言行录•学问篇》)

   这都是儒者的自重,源于思想、文化的极端自信。自重者,“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发言必发真言,说理必说真理,不结交不良人物,不帮忙反动势力,不苟同异端外道各种“主义”,连枉尺直寻都不屑干。

   坚持仁本主义立场不动摇,自然而然成为自重的人。坚持仁本主义,就是在政治上坚持民本,在人与神、人与物之关系中坚持人本,在义利之辨中坚持道义原则,在华夷之辨中坚持中华立场,在价值观和方法论上坚持中庸之道……

   儒者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传道,首先自己必须有道,故必须自重也必然自重,道之尊严必然表现为儒者的尊严。故自重是成德的基础,也是得道的表现。得道之人天地万物为一体,欲不自重,不可得也。

   二有江湖名家放言:读者读的是我的文章,不是我的道德。我最坏最流氓,只要我高智,只要我的书言之有理又有趣,照样受欢迎。(大意)

   大错特错。小说艺术类书是另一回事,有趣就行,讲理论道的文章则不一样。真理正理,当由真人正人来讲。一是只有真人正人才能讲得到位,二是只有真人正人才能取信于人。

   小人可能讲出“大话”,邪人可能讲出正理,恶人可能讲出善言,所以儒家强调不可以人废言。但是,小人邪人恶人所说,即使偶尔大正善,“程度”也不高----贤者所言都难免有瑕疵,何况小人更何况邪人恶人呢?

   同时,自轻自贱自暴自弃者,势必为人所轻蔑和鄙弃。小人讲出的即使是真理正理,别人也不把它当回事,不容易听进去。同样的话从什么人的口中说出来,影响、效果和价值大不一样。(当然,由于受众水平问题,大人所说,中士若信若疑,下士大笑,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兹不详论。)因此孟子说: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

   真理本身是有力量的,但真理只有与一定的道德“联合”起来,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为了自己,为了真理,为了更好地传道或行道,儒者都必须特别自重。

   程子说:“士方在下自进而干君,未有信而用之者也。古之君子,必待上致敬尽礼而后往者,非欲崇己以为大也,盖尊德乐道之诚心不如是,不足与有为耳。”

   程子又说:“择才而用虽在君,以身许国则在己。道合而后进,得正则吉矣。汲汲以求遇者,终必自失,非君子自重之道也。故伊尹、武侯救世之心非不切,必待礼而后出者,以此。”(《二程集》)

   “必待上致敬尽礼而后往”、“必待礼而后出”,这不是端架子,而是自重的表现,或者说,这个架子是为道而端,儒者不得不端。“自进而干君”、“汲汲以求遇者”,不一定是小人,但是这种做法,有损于人之“大”,得不到尊重,不利于行道。

   三自重还包括珍重自己的生命。

   孟子曰:可以死可以无死,死伤勇。此言值得深长思。应该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而偷生,当然不可;没有必要地轻身涉险、轻生犯难,逞血气之勇,图一时之快,也是一种不明哲、不自重和不负责任的表现。我在《孝道论》中曾经指出:

   “卫急子、申生死得不合中道、不负责任、毫无意义,秦朝的太子扶苏更是死得不明不白。这些人的死法,都是匹夫匹妇式的,不仅伤勇,而且伤仁伤义伤孝,对社稷对父亲对自己,都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生平喜欢与众不同,猖狂好斗,肆无忌惮。曾读《谭嗣同全集》,读得泪流满面,好长一阵子,有一种要把自己送进监狱、放上祭坛的冲动。貌似勇敢,实大不智,鲁莽偏激,暴虎冯河,很不儒家。偶尔忆起,不禁惭惶。

   那样做,不是以身殉道,只是殉一时意气耳,于国事何补,于儒家何益?当年逢凶化吉,实属侥天之幸,也是“天不丧斯文”之征。如果当时如愿以偿入了狱或舍了身,谁来融摄佛道汲取西方,谁来造儒家新经、传良知真道,谁来为中华文化守死善道并承前启后,谁来“存黄农虞夏于盗贼禽兽之中”?王夫之说得好:

   “屈其道而与天下靡,利在而害亦伏;以其道而与天下亢,身危而道亦不竞。君子之道,储天下之用,而不求用于天下。知者知之,不知者以为无用而已矣,故曰其愚不可及也。”(《读通鉴论》)2011-5-4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5/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