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一句话能使人感动。达经理从红政朋友处知道了红政的事故,特意打电话来慰问。

   “红政,侬慢慢养伤,侬喀展位阿拉一定帮侬留足一个号头,不管侬来弗来。”

   红政是在手术台上接她电话的。

   达经理是上海人,言语里有上海人“很上路”的口吻,红政喜欢仗义的人,所以十分感动。也彻底打消了他的任何犹豫和顾忌。尽管接受了麻药,尽管缝了二十五针,红政因了这句话,鼓舞了他的奋斗热情,减小了他的疼痛。也正因为如此,手术后只休息了一天,就赶往太仓,跟达经理鉴定合同。

   红政因为内心的感动,行为上就表现得有点迫不及待;对于做技术,钱红政是老手,对于做生意,钱红政是初出茅庐,不懂得生意并非仅仅生意本身,人情面子都可以成为生意的有效手段。看来,坏了的左手并不影响右手的握笔,红政是用右手签的合同;当然,还是因为感动,红政这纸合同,少了冷静多了情绪。这里边,还有红政急于求成的浮躁。

   生意没有起色,红政只用了阿毛一个工人。尽管忧心如焚,但只能在忍耐中一天一天地过去。隔壁小爷叔家倒是开始卸了旧平房,动手造新楼房了,由于没有叫小队里帮忙,男人们都表现出置若罔闻的态度,连谈论也不谈论,好像小爷叔家和全小队划清了界线,出现一种奇怪而诡异的气氛,小爷叔家变成了外来户,大家都冷眼旁观。

   其实,小爷叔是把全小队的男人都得罪了。既然没叫,钱红政父子虽然近在咫尺,也不过去帮工。红政忙着手头的活,到双休日,就去商场里盯住自己的展位,对隔壁一天一天升高的小爷叔家屋身,无暇顾及。直到小爷叔家即将上梁的那天晚上,又接到倪志军的电话。

   自从装车以后,两人还没见过面,不知他邯郸去生意怎么样。因为路远,红政也有好多时日没去倪志军厂里了,搞不清他生意到底如何。还没等倪志军开口,红政就问他的生意。

   倪志军还没来得及回答,首先一通猛咳,咳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虽然隔着电话,看不见面孔,但红政能感觉倪志军象林彪一样一脸病容的模样。红政有点起疑,他怎么了。

   咳停当之后,倪志军才开口说话。说到了邯郸,生意很好,总从上次装车以后,又回来装了一车。眼下正值秋冬,北方又冷,生意出奇的好,可惜人手不够。

   红政心头一动。问倪志军南通的情况怎么样了。

   倪志军告诉他,南通的生意不行,合同到春节,到期以后就收摊。接下来话锋一转,问钱红政有没有意思,到邯郸来看看参观考察。

   红政红木生意正做得精疲力竭,勉强维持着,被他天花乱坠一吹,内心大动,想真的到邯郸去看看也好,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自己是个小作坊,真要转舵,也容易。

   但红政没有马上答应,毕竟家里商场诸多事情,不是拍拍屁股就能走的。倪志军也没有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两个人瞎聊了一会,各自挂了电话。

   但倪志军的电话,还是在红政心海里掀起了波澜。在家死做木匠,眼界窄,想出去开开眼的愿望,开始在红政内心盘旋。

   尽管红政每个双休都去太仓,在自己的展位上盯得紧,但生意毫无起色。困坐愁城,红政好不心焦。

   在这节骨眼上,倪志军倒是接连来了几次电话,甚至在电话里得意洋洋的吹嘘,把北方人形容成好糊弄的傻子。生意的一正一反,红政渐渐坚定了去邯郸的决心。然而去邯郸路途遥远,不是去镇上集市那么简单,诸事多得安排妥当。当倪志军再一次来电话的时候,红政正处在诸事包围分身不得的忧郁中,虽然答应了去,但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可以抽身。

   倪志军看到红政有意去邯郸,一段时间,电话变得十分频繁,可怜红政蒙在鼓里,没有丝毫戒心。

   红政是乘了一日一夜火车到邯郸的。到邯郸是早晨三点钟。本来家具生意,到冬天要忙一点,可悲红政这时,正巧断档,出现一个空隙。往北方跑,红政还特意找出了羽绒服,防备天气加冷。在火车上,红政也没给倪志军打电话,一来因为为了省点钱,买的硬座,火车上闹,听不清;二来主要还是有种说不清的忧郁和彷徨,虽然人在火车,心里是没有底的那种空虚和迷茫。

   倪志军判断红政是被说动了,估计会被骗出来,但确切几时,也不确定。红政对做红木生意,虽然也没底,但毕竟干了这么多年,脚下是坚实的,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掉到江海里。红政人在旅途,对这趟去邯郸,总是有被悬空的不安全、不踏实感。这感觉,从无锡乘车始,一直伴随着到邯郸。所以,一路上,红政也无心欣赏车窗外陌生的风景,反而不踏实感日益沉重,虽然人在火车上,实际上内心还是举棋不定。

   凌晨的邯郸火车站,透露出北方城市的迷蒙和清冷,红政尽管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但还是有点缺少底气的害怕。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倪志军,这才发觉,对方关机了。

   红政拖拉着行李,在随近找了家旅馆,虽然是凌晨入住,但价格还不打折,要了五十元,这时的红政,一天一夜硬座下来,疲惫不堪,加上左思右想,颇耗精神,愈加疲惫。直到早上八点,红政正睡熟,猛然接到倪志军电话,听到了熟悉的常熟话,一种亲近悠然而生,却不知道,一个陷阱正慢慢张开,等待着红政。

   接到了电话,红政无意再睡,拖着疲惫,退了房。正巧,倪志军也过来了,带了个东张的同乡。红政初次见他,见是个圆圆的西瓜脸,好像一脸福相,脸盘象商场里招徕顾客的洋娃娃。红政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但他却躲闪着红政的眼神,红政暗自奇怪。看他象倪志军跟班,也不以为意。

   三个人会合一处,西瓜脸十分客气,一定要帮红政提行李。红政谦让着,可西瓜脸却一定要帮他提,举止之间,象是一个勤务兵对首长的态度,毕恭毕敬又训练有素,似乎看倪志军脸色,有种没有自我人格的谦恭,令红政摸不着门道,感到非常怪异。但初来乍到,又辨别不清这是何种怪异。本来在陌生地方,见了熟人,总有三分亲近,但出现了这怪异,令人不是滋味。

   还有一层,倪志军对此流露出彼此配合默契的熟视无睹。红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不仅是怪异,而且是诡异了。

   彼此是熟人,本用不着客气的离谱,西瓜脸虽然初次见面,也根本用不着对自己谦恭到低三下四的程度。而且能明显感觉到,异乡街头,不是老乡见老乡的心贴心的亲近,而只是假装出来的热络,虚伪和做作,似乎不故意如此不足于表达什么东西。还有,西瓜脸对自已的态度,来自于对倪志军的敬畏,红政想不通,倪志军也不过是个小老板,何怕之有?!不过此时的红政已经隐隐感到事情的蹊跷,暗暗告诫自己,要谨慎小心,相机行事。

   红政辨别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其实此时的他,已经被绑架了,只是天意冥冥,局中人无法自知罢了。

   八

   红政急于想见见他们卖羽绒服的商场,看看他们吹嘘的花好稻好,羽绒服卖的到底如何。但他们两个好像不忧不急,这让急性子的红政相当纳闷,但碍于情面,又不好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只好把焦虑的心情往下压一压。

   他们两个气定神闲,象两个大佬倌,不急不愁,带红政去了个浴室。红政虽然第一次到北方城市,但从经验来看,这个浴室可能不算一流,也算二流的。服务设施都还不差。对浴室的好坏红政没多关注,现在既然如此,最紧迫的还是睡个饱。

   下午四点醒来,睡舒服了,精力回到了身上。窗外望出去,天黑下来了。三个人出来进了一家小饭馆。看样子小饭馆离住处不远。倪志军竭力表现出与老板娘很熟的样子,但老板娘似乎并不领情。按理开饭馆的应该对客人热情招待才是,现在客热主冷,反其道而行之,红政越来越纳闷。但又不能开口问,也问不清楚。红政自我宽慰自己,也许是自已多心,不过出门在外,只能留心观察。

   红政估计的不错。红政和倪志军两个人消化了两个小手榴弹,海阔天空乱侃了一阵,酒足饭饱之后,从小饭馆后面,拐进了一个小区。说是小区,晚上看不清楚,红政判断,这是城乡结合部新造的小区。进入小区的路面坑坑洼洼,碎石子相当咯脚,不时有石子从鞋边沿蹦出去,溅起细微的响动。

   三个人高一脚浅一脚,走了一段路,进了一幢楼。楼是新造的,红政他们是从楼侧进去的,还能嗅到墙体上水泥石灰的气息。明显的,这里入住的居民不多,四周围冷冷清清。

   倪志军领红政进了二楼,门口就在楼梯口,一敲门,就进去了。进入里面,人气一下子旺起来,热烘烘的。小小七八十平米的一个中户,密密麻麻住着二十来个人。

   红政他们进去,一群人过来,围了一圈,这让一向腼腆的红政难于应付,面对莫名其妙的热情,害羞的抬不起头来,一时手足无措。

   这群人过来,都说常熟话,红政此时再也感觉不出他乡遇熟人的亲热,反而周身不自在,不安感与时俱增。

   男男女女围过来,面对红政,像是看见了中央首长。团团围过来跟红政握手,倪志军在边上,介绍红政是徐市的,当红政满怀疑惧,伸出去的右手被大家握肿后,大家一聊,才知道都是东张吴市徐市人,但红政一个也不认识。

   面对这群陌生又熟悉的面孔,面对热烘烘满屋子的人,红政一阵窒息,喘不过气来,于是找了个借口,想到楼下的街上去溜达溜达吹吹野风,梳理一下自己已经凌乱的思绪。

   刚想开门,这群人象弹簧一样,齐刷刷把红政堵在人墙中间。红政一怔,十分惊讶,恐怖感油然而生。众人以各种理由阻挠红政出去,说晚了,在这陌生地方,很不安全。理由无可挑剔,事实却无声宣告,红政失去自由了。

   红政只得退回去,席地窝在角落里。这群人看红政不再闹腾,也就不再理他,围坐在中间的客厅,坐着塑料小杌子围了一个圆圈。圆圈很规整,给人予原始部落举行宗教仪式的神秘感。红政不说话,置身事外地观察着他们的动静,心里开始盘算应对之道。想自己钱带的不多,手机还在身边,好在都是常熟人,心里稍稍安心。

   人在贼窝,一晚上没睡踏实。北方的早晨,空气冷得清透,红政在阳台上伸了伸懒腰。第一次在北方的晨曦里呼吸,红政感到舒服极了。但这个好感觉只维持了几秒,就被自己置身的处境拉回现实中来。这时,才体会出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危险。虽然看不出有生命之虞,但处处夹杂着鬼魅的凶险。

   红政不知他们怎么安排,只能采取闷声不响静观其变的办法。倪志军已经早起,在案板上嗒嗒嗒嗒切黄瓜。早餐是腌黄瓜和粥。让人受不了的是,这群男男女女又围坐在一起。红政从来没有集体意识,对他们这种神秘的类组织形式,相当头痛。既象傻瓜、又象另类,一个人孤零零坐在一边,看着他们滑稽的坐相,想笑,又无法笑出来,红政自己都能感觉出自己僵硬的面部肌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