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北京护士白淑芬患职业病维权艰难]
维权网
·维权律师江天勇遭绑架
·网传“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安徽网民“国王大虾”被传唤
·四川多位维权人士被国保带走
·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被关黑监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因“茉莉花革命”被限制人身自由
·“维权网”就近日中国当局加强对维权人士打压的严正声明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2期
·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律师失踪多日仍无消息
·快讯:四川遂宁维权人士陈卫被刑事拘留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所外就医,劳教期间遭受酷刑
·遂宁市公安局对陈卫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西安公民遭传唤、监控
·西安福景家园开发商逾期四年不交房产证
·河北命案访民在京集体联名请求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监督督办河北的司法腐败
·江苏省政府责令南通政府公开征地信息
·网传中国茉莉花革命,合肥异议人士沈良庆等人遭警方“谈话”
·传中央领导视察吕村,上访村长裴富贵被警察抓走
·黑龙江安达陈秀娟对劳教酷刑的控告
·李红卫诉公安机关非法拘留案开庭
·湖北枣阳市当局冲击基督教法律学习活动
·快讯:陈卫太太被遂宁警方传唤
·湖州市公安局官官相护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湖南维权人士周志荣失踪,黎建军被传唤
·河南籍青年袁峰因传播“茉莉花革命”被治安拘留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6天,幼子急需就医
·安徽民运人士钱进今天上午被抓走
·陕西访民秦钰被公安抓走,北京展开对访民大搜捕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被警方带走后未归
·山东大学强制孙文广教授腾房(图)
·安徽异议人士张林失踪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被警方带走
·湖南维权人士肖勇被控制在武冈不准外出
·天津反腐维权人士张建中再次被软禁
·张林被警方带走,李海再次失踪
·郑大靖等200余名访民被关久敬庄黑监狱
·安徽维权人士被软禁、跟踪
·浙江民主党员来金彪被软禁家中不能去医院看病
·广东异议人士郑创天被刑事拘留
·江苏访民郝秀侠等人被抓往久敬庄关押
·北京基督徒刘凤钢被阻止周日敬拜
·安徽民主维权人士张林被抄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3期
·六名蚌埠民运人士遭打压,其中一人迄今下落不明
·何德普:致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司法部长吴爱英的公开信
·西安高新区拆迁办深夜强拆我家住房
·两会来临,谢福林妻子遭全面监控
·北海许坤案今日开庭,北海政府草木皆兵
·北海许坤构陷案开庭之一:滕彪未能出庭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二:有村民在庭外被打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三:BBC记者采访受阻
·北海许坤案开庭之四:旁听席大量空置
·安徽异议人士钱进被关精神病院
·蚌埠民主维权人士钱进被关进南京军区精神病院
·安徽蚌埠民主维权人士钱进简况
·张林、王庭金探望被关入精神病院的钱进
·祸国殃民的陕西地方黑保护伞
·福建维权人士纪师尊、吴华英被截访人控制
·被关精神病院的钱进家人受到威胁
·关于山东烟台福山区失地农民依法上访遭非法被禁问题致两会代表公开信
·枉成明被关拘留所,李任科在软禁中绝食
·刘杰:致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实名举报
·方草抗议抄家及任意扣押她的电脑
·潜江招聘民警申请万人游行
·维权人士魏强被刑事拘留
·广西访民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安徽合肥失地农民遭黑社会暴徒毒打,警察袖手旁观
·湖北访民许万英老人再次被关黑监狱
·野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并抄家
·西安交警打伤我孙子四个多月没人管
·福建访民卓友桂两会期间再进京诉求
·中共给现役军人提工资引发企业军转干部反弹
·维权人士郑创添网上发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罪”刑拘(附通知书)
·河南访民刘先枝在京遭绑架
·广西14名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抓捕
·在京桂籍访民被遣返
·两会在即广西访民频频受扰
·西安碑林区城改办的强盗行径
·古川幼子呼唤其回家,枉成明妻子忧虑病倒
·安徽残疾女访民在国家信访局被保安暴打
·陈卫太太再次被遂宁国保传唤
·安徽维权人士姑鹤被抄家
·快讯:选举专家姚立法再次被绑架后失踪
·广东劳工维权者李原风遭连续传唤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王全章在抚顺营救被关访民被殴打
·湖南维权人士谢福林病情加重急需保外就医
·快讯:维权人士刘杰被黑龙江农垦抓走
·中国公民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关于撤销刘翔等人的政协委员”建议书
·快讯: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再次被警方传唤走
·300余无辜上海访民被遣返关押
·杭州上访维权人士徐传松又被监视
·杭州多人被软禁,朱虞夫、魏水山被刑拘
·快讯:贵州异议人士莫建刚被刑事拘留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4期
·警方严控广州茉莉花集会散步点
·出狱的幸清贤被成都国保押送贵阳,陷于困境
·蚌埠民运人士张林等人探望钱进遭国保阻止
·上海维权人士万金德被截访再受监视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莫名其妙的传票
·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卓友桂被治安拘留
·吉林访民高丽苹被截访者打伤住院
·潜江多位访民被限制人身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护士白淑芬患职业病维权艰难

   
   (维权网信息员卫萍、楚云报道)本网信息员5月18日接到北京首都大学附属朝阳区医院护士白淑芬患上职业病,既得不到职业病认定也得不到工伤认定,维权举步维艰的材料投诉。
   
   据悉,白淑芬虽然得不到职业病的认定,但职业病诊断科已经认定白淑芬所受到的伤害与其工作有直接的关系,5月17日下午白淑芬委托的代理律师翟振锋再去朝阳区劳动局要求工伤认定。
   

   案情简介:
   
   白淑芬原是首都大学附属朝阳区医院护士,在离职前二十个月内任血液肿瘤科护士,从事“癌症患者的放疗、化疗药物的领取、保管和配置”。这期间白淑芬出现大量脱发、月经异常、全身乏力、鼻子出血等症状。
   
   2010年5月27日,经多名专家会诊,诊断意见为:1、乳腺癌;2、自身免疫性肝病、胆汁性肝硬化、脾功能亢进可能性大;3、继发性血细胞减少。
   
   2010年12月6日,白淑芬向劳动局申请工伤认定,认定部门不予受理,让其申请职业病认定。
   
   2011年4月16日,白淑芬经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职业病科诊断,血细胞减少原因结论:接触化疗药物史(20个月)防护差,由于无国家诊断标准,无法进行职业病诊断,建议对症治疗、观察。不能对其职业病认定。
   
   2011年5月17日,白淑芬带着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职业病科诊断结论,再次要求工伤认定时,告知只能由工作单位来申请,个人的申请不受理。
   
   案情经过:
   
   白淑芬,女,汉族,46岁,住北京市石景山区衙门口西街115号。1986年1月,到北京市朝阳区医院京西院区参加工作,工作岗位:血液科主管护师。
   
   北京市朝阳区医院京西院区归属到首都大学附属朝阳区医院。
   
   2005年,朝阳区医院京西院区开始筹建血液科,由于是新科室,所以医院的相关医疗经验相对匮乏,防护措施差,防护意识淡薄。
   
   2008年1月1日,白淑芬(乙方)与首都大学附属朝阳区医院(甲方)签订了北京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书,合同约定:
   
   第一条:合同期限为2008年1月1日至2020年6月22日。
   
   第二条:乙方担任“临床护理专业技术”岗位工作。
   
   第三条:甲方应为乙方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卫生的工作环境、必要的工作条件和劳动保护,保障乙方的安全和健康。
   
   第四条:甲方根据工作需要负责对乙方进行岗位技能、必备知识的教育与培训。
   
   
   2008年8月医院要求白淑芬调换工作岗位,调任血液肿瘤科护士,从事“癌症患者的放疗、化疗药物的领取、保管和配置”工作,每天用于配置放化疗药物的时间就有连续4个小时。白淑芬多次提出异议,医院都未理睬。
   
   工作中,医院只提供简单的手套和口罩作防护,白淑芬多次要求医院配置人体防护的必要设施,医院都没有答应。这期间白淑芬出现大量脱发、月经异常、全身乏力、鼻子出血等症状。而白淑芬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人在此岗位上连续坚持工作了20个月。2010年2月,白淑芬才被安排调换工作岗位。
   
   2010年3月,白淑芬经实验室检查,血项变化,全血细胞、血小板减少;谷丙、谷草转氨霉升高,白蛋白减少,球蛋白升;凝血功能明显异常;骨穿示骨髓增生活跃,各系分化良好,未见病态造血,巨核细胞偏多。
   
   2010年5月27日,经多名专家会诊,诊断意见为:1、乳腺癌;3、自身免疫性肝病、胆汁性肝硬化、脾功能亢进可能性大;3、继发性血细胞减少。但会诊意见中明确注明:接触化学药物引起的骨髓损伤,表现为血细胞减少,骨髓造血抑制;理化因素可引起病态造血-再生障碍性贫血-急性白血病。
   
   2010年6月白淑芬转至307医院,行右乳腺癌改良根治手术,在未进行任何化疗治疗的情况下,白淑芬乳腺病理提示可符合化疗后Ⅲ级临床改变。术前经骨髓检查血液系统提示骨髓增生极度低下。
   
   2010年9月14日经307医院蒋本荣教授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2011年1月白淑芬就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于克晓燕教授,仍提示骨髓增生低下,造血组织明显减少。
   
   2010年12月6日,白淑芬向劳动局申请工伤认定,认定部门不予受理,让其申请职业病认定。
   
   2011年4月16日,白淑芬经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职业病科诊断,血细胞减少原因结论:接触化疗药物史(20个月)防护差,由于无国家诊断标准,无法进行职业病诊断,建议对症治疗、观察。
   
   2011年5月17日,白淑芬带着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职业病科诊断结论,再次要求工伤认定时,告知只能由工作单位来申请,个人的申请不受理。
   
   本案的法律依据:
   
   《工伤认定办法》
   
   第三条 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经报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
   
   按照前款规定应当向省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根据属地原则应向用人单位所在地设区的市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
   
   用人单位未在规定的期限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受伤害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按本办法第三条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结论。
   
   《职业病防治法》
   
    本法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职业病防治活动。
   
   本法所称职业病,是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
   
   职业病的分类和目录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规定、调整并公布。
   
   律师的观点:
   
   依据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职业病科诊断,血细胞减少原因结论:“接触化疗药物史(20个月)防护差”,以及白淑芬的工作史,可认定白淑芬的疾病和其工作有直接的关系,因为行政部门对职业病认定标准制定的落后,而拒绝给受害人做职业病认定,违背了《职业病防治法》第二条对职业病认定。虽然没有相应的职业病认定标准,但依据现有的证据和诊断结论,不防碍对职业病的认定。
   
   更为恶劣的是,首都大学附属朝阳区医院拒绝为白淑芬申请工伤认定,而工伤认定部门又以此为由不受理其工伤认定的申请,使得白淑芬因为制度性的缺欠陷入了维权的僵局。
   
   总之,白淑芬的情况应当认定了职业病,即使因为无国家标准,依据其是在工作中所受到的人身伤害,亦应当认定为工伤。
   
   河南新乡的张海超因为得不到职业病的认定而“开胸验肺”,那白淑芬怎么办,她所受到的伤害和其所从事的职业关系已经是再明显不过,可制度的缺欠,就让受到伤害的人继续被制度缺欠、被原所在的工作单位的冷漠伤害下去吗?难就因为没有与白淑芬病情相应的职业病诊断标准就对其职业病的事实不予以认定吗?
(2011/05/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