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一份无法提交给法院的辩护词]
维权网
·广西钦州再次动用警力暴力拆迁
·成都“链子门”事件刑满释放者继续被打压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被失踪”
·法院拒不告知李铁案,代理律师金光鸿失踪
·李静林律师在内蒙遇袭
·安徽省蚌埠市业主到省政府上访被特警殴打
·“链子门”事件被告人幸清贤找乐山中院受阻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刑事拘留
·山西经租房维权人士被北京安元鼎黑保安殴打
·访民熊杰珍控告法院枉法判案,上访遭打压
·河南出嫁女为生存权上访被恐吓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
·北京女律师倪玉兰夫妇双双被拘留
·成都三访民被刑事拘留,家属未收到法律文书
·武汉李铁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明日开庭
·上海访民听到“告知书”
·李双德还清欠款,银行拒出“谅解书”
·成都警方四处收集民运人士陈云飞的“犯罪”证据
·访民胡宗海控告郧西法院侵吞执行款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0期
·李铁案开庭,检控方建议判刑10年
·湖南被拆迁户到长沙市政府请愿被抓
·上海访民金月花申请游行被警方带走并抄家
·榆林市政府这样打发养路工对不对?
·桂林两农民反征地被逮捕
·郧西两访民前往中南海递交上访材料被抓
·潜江数位农民到法院就行政诉讼案讨说法
·安徽合肥暴力拆迁,农民伤重入医院
·失踪两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回到家中
·南通严美兰控告信访局长涉嫌非法监禁罪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对被刑拘提起申诉
·长沙200余名拆迁户到省政府抗议被冲散
·河北访民王秀枝誓死维权经历
·湖南佳惠百货员工上千人上街维权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正式逮捕
·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 被害者家人不平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快讯:北海维权村长许坤被判刑四年
·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韩颖母女诉乡政府案
·维权人士单亚娟被关黑监狱无处讨公道
·民主人士丁矛先生在看守所病重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被劳教
·湖北见义勇为农民陈俊杰被关看守所
·北海维权村官许坤狱中情况堪忧
·中国民间选举观察员杜全兵被警方绑架
·滕彪失踪70天后回家,又传李方平失踪
·北海许坤案:70万人关注的网帖被删
·北京吴丽红不满拆迁被列为“稳控人物”
·安徽受污染农民因索赔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青年记者张贾龙被警方约谈,失去联系超过60小时
·四川容县官商勾结,煤矿工人投诉无门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获释回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2期
·只缘一句话,北京齐月英被拘留15天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山东公益维权人士孙万宝被传唤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吉林访民邓志波向全国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四川大集体职工再次到成都铁路局示威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就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湖北访民许万英受到死亡威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份无法提交给法院的辩护词

——链子门事件当事人黄晓敏的原委托人的辩护词
   
   (维权网信息员李明报道)今天(5月15日)本网信息员了解到,“链子门”被告人黄晓敏的妹妹原本给黄晓敏请了一位律师,但却被法院阻止出庭。
   
   据黄晓敏妹妹今天告诉本网信息员:由于四川当局的阻碍,该律师没有能够到庭辩护。当时该律师已依法为黄晓敏准备了辩护词,由于四川当局不允许该律师出庭为黄晓敏辩护,该份辩护词没有能够提供给法院。黄晓敏家属在临近开庭才被迫换成现在的律师。

   
   为了还原历史真相,信息员辗转拿到了这份辩护词,现公布出来,请社会各界对照判决书,自己做出公正的评判。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接受被告人黄晓敏家属及本人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我们认真研究了乐山市中区人民检察院“检刑诉[2010]07号起诉书”和我们能够查阅复制到的案卷材料,会见了被告人,听取了被告人对自己行为的认识。经过刚才的庭审调查和质证,使辩护人更加坚定地认为被告人黄晓敏无罪。
   
   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曾经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研究本案的具体情节和检察官提供的材料,也阅读了大量的相关的判例。但是,有一个问题时常闯入我们的思维,使得我们不断地深思:
   
   在这个由成都中院不同判决令不同案件的众多当事人不服而引起的访民聚合维权,以至走到今天乐山市中区法院的刑事法庭上,在整个过程中,成都中院是不是奉行了三个至上中“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的指导思想而善待了当事人?如果没有,是不是奉行了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最基本准则?
   
   成都中院与当事人沟通的渠道是不是畅通?或者说,沟通的渠道是不是还存在?如果这个渠道是存在的,是畅通的,会不会发生以前的上访、当天的维权,今天的审判?这个结论,不需要我们律师来下,我们也不愿意下。所有关注通过诉讼渠道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公民,关注本案审理结果的人都会得出正确的结论。
   
   辩护人深切希望:我们尊敬的法官、尊敬的人民法院,在合议判决本案的时候,以使这个社会更和谐而不是让它更惨烈的立场,从良知、从问心无愧的角度依法处理这个案件。通过公正的符合法律良心的审判,化解矛盾,减少冲突,树立人民对法律、对国家的信任。
   
   下面,我们来说明被告人黄晓敏无罪的具体理由。我们将从正反两个方面来论证,即:在假定群体维权事件是犯罪活动的前提下,黄晓敏是否构成本罪?整个群体维权事件是否就是犯罪活动?
   
   一、假定说群体维权事件是犯罪活动,黄晓敏是否构成本罪?
   
   答案是否定的。
   
   起诉书把本案鲍俊生以外所有的被告人都列为“积极参加者”。刑法学上对“积极参加者”的定义,是指在共同犯罪中,积极、主动参加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重要作用的人。
   
   从起诉书、辩护人在庭审前所能看到的、和在庭审过程中控方提交的所有证据材料中,看不到黄晓敏“积极参加”的任何证据。
   
   1、黄晓敏从未参加过整个事件的策划,没有任何人在策划中给他作任何的分工,黄晓敏所有的行为均是出于自发。
   
   结合证据材料,黄晓敏与整个集体维权事件的关系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
   
   (1)在事件发生前一天,也就是2月22日接到严文汉电话后,“我没怎么过多地想这件事,就是准备2月23日到中院去看看”(见起诉书随案附送案卷材料第154 页)。
   (2)事件发生当日:在2月23日上午9点20分带着相机到了中院门口,“看到有几个访民在法院门口聚集,我就给严文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天中院门口是有动作,叫他赶快过来拍照” (见起诉书随案附送案卷材料第155页)。严文汉到后,与严一起拍了些照片,并摄了段像,采访了曾理和另一个女访民,11点半左右离开现场。
   (3)离开现场后:把图文资料发给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和“六四天网”。
   在事前2月17日的金罗园茶铺的商议,到22日的茶青茶社的再次商议,黄晓敏均不知情。在事件发生的头一天接到严文汉电话才知道有这样一个活动,知道后还对活动发生的真实性、可能性心存怀疑;到了现场看到事情确真后,也只是按自己的想法和意愿来进行拍摄、采访,而不是呼口号、演讲、跳楼等行为秀。
   
   而黄晓敏到现场去的目的是什么呢?
   
   侦查阶段黄晓敏供述中,有这样的问答:
   
   问:“你在中院门口摄像、拍照、采访访民的目的是什么?”答:“就是向境外媒体或者记者传递这些信息,写一些新闻稿向境外网站投递,一方面报道这件事,另一面挣点稿费”。(见起诉书随案附送案卷材料第157页)
   
   2、黄晓敏没有参加现场群体维权活动。
   
   黄晓敏在现场没有加入维权群体,他没有呼口号、戴冤帽、套链子、演讲、表演跳楼。他的采访、拍摄是一种自发行为,目的不过是“一方面报道这件事,另一面挣点稿费”。在互联网愈加发达,国内博客已经达到上千万个的今天,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时随地地记录下身边的事情,上传到网上。如果文字图片被商业媒体转载,顺便挣点稿费的事情也屡见不鲜。辩护人在此提请合议庭注意: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公民对现场事件的拍摄、采访是犯罪行为。
   
   黄晓敏自发的拍摄、采访,是旁观者对维权事件过程的记录,是对历史的记录,并不是维权事件的组成部分。有如此多的记者深入一线采访报道记录战争、犯罪,但是从来没有哪个记录者因此而成为战争和犯罪活动的一员;有如此多的平民自发地成为历史记录者,但有没有谁因而被刑事处罚。如果记录历史要构成犯罪,那广大记者、史学家们岂不是罪恶滔天?
   
   
   3、黄晓敏对起诉书指控的行为事件本身,没有扩大和加重的作用。
   
   他不仅没有参与维权事件,现场也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变得混乱和无序。现场并没有因为黄晓敏在拍摄,维权群体就开始哄闹、甚至于变得暴力起来。事实上,至始至终,维权群体都不曾冲击、哄抢过成都中院或者三友百货。黄晓敏到现场,对维权事件的发生、发展、高潮进程没有丝毫的扩大或者加重的作用。
   
   
   4、至于事后向境外媒体发送稿件的做法是否适当,与事件无关,与所谓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无关。
   
   一个事前没有分工,事中没有合意的事后自发行为,辩护人要请问公诉人,它是如何严重扰乱了成都中院工作的正常进行、三友百货的生产经营秩序?如何严重影响了消防五中队的管理和执勤备战工作正常开展?如何致使到了抚琴西路严重堵塞?
   并且,辩护人要再一次提请合议庭注意: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向境外媒体传送非国家机密以外的文件是犯罪。
   没有“积极参加”甚至“参加”的行为表现,黄晓敏不具备群体维权事件积极参加者的身份,无犯罪可以构成,无刑事责任可以追究。
   
   二、是否有证据可以证明整个群体维权事件是犯罪活动?
   
   答案也是否定的。
   
   
   法律从来不曾规定上访、集体维权是犯罪。检察机关也非常明智、非常正确地认为,并不是所有参与的人都是罪犯,并在起诉书中屡屡采用了“集体维权”、参与者系“维权群体”的正确表述。
   《刑法》290条第1款的原文系:“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情节严重、致使机关单位团体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无法进行和造成严重损失都是本罪的构成要件,缺一不可。
   从法条的规定来看,如前所述,上访和维权行动本身不是也不应当是立法者要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行为。
   
   1、没有证据可以表明集体维权活动达到了需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程度。
   
   扰乱社会秩序罪,是结果犯罪。此罪的结果,是指有形的、可以计量的具体危害结果。缺少具体的危害结果,犯罪的客观方面就不具有完整性或者说犯罪客观方面的要件就不齐备。并且,这个犯罪结果,还要有刑事证据意义上的证据来支持。
   (1)起诉书和起诉书所附的证据表明,虽然2月23日的集体维权事件具有一定的规模,然而,是否造成了成都中院不能正常审案、三友百货不能正常经营的严重的后果?
   控方没有举出任何证据来证明或者表明——当天成都中院哪个业务庭停止了案件审理,哪个工作部门未能开展工作。
   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明或者证明三友百货到底蒙受了多大的损失。三友百货提供的《情况说明》称“影响了”其“商业形象和信誉”,“同时也影响到我商场当天的销售收入和经营秩序”。但是:
   三友百货的直接损失和间接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可以确知的是当天三友百货并未因该事件而停止营业。影响到的销售收入到底是多少?公诉方没有提供三友百货没当天与同期或近期的正常销售收入数字的具体对比。三友百货的经营秩序受到了哪些影响?是如何受到的影响?是否有人趁机抢夺了商场资产?是否有顾客趁机逃单?是否造成了卖场内秩序的混乱,造成了顾客拥堵、推搡、谩骂?在此事件之后,三友百货的销售额是否与历史同期相比有大幅度的下降?下降额是多少?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记述。
   (2)交警四分局三大队的《情况说明》,只能说明他们履行了其本身应尽的工作职责。
   交警的工作职责是“维护交通安全和交通秩序,处理交通事故”,(见《警察法》第6条)。消防队是武装警察部队的组成部分,而处置社会安全事件本身就是武警部队的任务之一(见《武装警察法》第7条)。如果把这两个单位执行正常工作任务的经过说明,当成指控犯罪的书证,实在是有些荒谬。
   交警四分局三大队的《情况说明》中,交警的现场处置措施是这样描述的:“分局调派警力加强疏导分流,协同相关部门将人群劝离到法院大门口聚集,并将此情况及时上报支持指挥中心。”
   
   《警察法》第15条第1款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关机关,为预防和制止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可以在一定的区域和时间,限制人员、车辆的通行或者停留,必要时可以实行交通管制。”
   
   2008年公安部制定的《公安机关处置群体性事件规定》中,是这样要求的:“第四条公安机关处置群体性事件的主要任务是:……(四)适时依法采取相应的强制处置措施,控制局势,平息事态,恢复正常秩序。
   
   在法律有授权,部门规章有要求的情况下,从交警四分局采取的是疏导、劝离的处置方式,而不是限制通行或者交通管制的措施来看,就完全可以说明群体维权活动远没有达到“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程度,更遑论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本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