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安徽何维康上访十年难寻公正]
维权网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正式逮捕
·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 被害者家人不平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快讯:北海维权村长许坤被判刑四年
·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韩颖母女诉乡政府案
·维权人士单亚娟被关黑监狱无处讨公道
·民主人士丁矛先生在看守所病重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被劳教
·湖北见义勇为农民陈俊杰被关看守所
·北海维权村官许坤狱中情况堪忧
·中国民间选举观察员杜全兵被警方绑架
·滕彪失踪70天后回家,又传李方平失踪
·北海许坤案:70万人关注的网帖被删
·北京吴丽红不满拆迁被列为“稳控人物”
·安徽受污染农民因索赔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青年记者张贾龙被警方约谈,失去联系超过60小时
·四川容县官商勾结,煤矿工人投诉无门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获释回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2期
·只缘一句话,北京齐月英被拘留15天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山东公益维权人士孙万宝被传唤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吉林访民邓志波向全国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四川大集体职工再次到成都铁路局示威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就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湖北访民许万英受到死亡威胁
·薛明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母亲失踪多日
·济南拆迁再次断水,王文虎呼吁媒体关注
·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黎雄兵又与外界失去联系
·北京海淀房管局拒绝信息公开,韩颖向法院起诉
·大靖、武立娟等人呼吁金融系统买断职工共同维权
·厦门陈学梅怒砸厦门市政府招牌拟被劳教
·新沟桥户籍警周光建率人上门逞凶紧逼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生存权受到威胁
·湖南多名民主维权人士因李旺阳即将出狱而受到警告
·湖北曹劲柏因“茉莉花集会”被反复关押后取保候审
·合肥访民胡东圣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合肥肥东县400城管、黑势力与警察为强拆打伤村民
·湖南道县村民维护林权27人被抓,5人受重伤
·合肥残疾人苏伟在社居委自杀,家人置疑政府做法
·“链子门事件”二审5月10日在乐山市中区法院开庭开庭
·北京访民吴丽红外出,官员和警察强行“陪同”
·就“邳州征地专打女人灌屎扒裤”事件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独立候选人竞选演讲遭警方驱赶而中断
·成都“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的律师欲参加开庭受法院刁难
·深圳陈书伟因发倡议声援徐武而被限制行动
·倪玉兰律师在看守所病情加重
·无锡建设局反复无常,王建芬的房屋被折腾成危房
·辽宁访民朱桂芹一家有冤无处申
·恭贺十堰市政府腐败恐怖分子卢富昌升迁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3期
·浙江网民杨勇因转发“茉莉花集会”被刑事拘留
·四川灾民板房被强拆,灾民被强行安置
·陈道军出狱,刘贤斌会见家属
·济南中院掩盖“黑监狱”迫害李红卫的事实
·中央禁令禁不住地方政府的贪欲——江西省赣州红旗村维权抗暴事件纪实
·山东揭腐记者齐崇淮刑满前夕面临被再次起诉
·合肥肥东黄岗暴力事件之后续报道
·河北维权人士徐义顺劳教所内遭虐打
·湖南洪江市近两百民办教师到市政府请愿
·链子门二审开庭在即,成都多位访民被控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徽何维康上访十年难寻公正

   安徽何维康上访十年难寻公正

   安徽省合肥市访民何维康上访十多年却难以获得权利救济,其上访事宜有三——一则上世纪五十年代私房改造其家失去的房产,二则为其父何沛然当年被迫害致死,三则为自己因为父抱不平而出手打人却遭冤狱,后虽平反却未获赔偿。如今何维康身患重疾,治病休养之余仍不忘其家族所遭遇之灾,希望公正在其有生之年得以实现。
   
   何维康的控诉
   

   我叫何维康,安徽省合肥市人,出生于1948年3月。我家是辛亥革命著名烈士吴旸谷唯一的亲戚,他是孙中山先生创建同盟会的创建者之一和亲密助手,我家世代教书,有温善平和的家风,可就为我家里合肥没有住所,解放前买了城里一个宅院,此后就祸事不断,不得不上访讨人权,讨说法。
   
   1959年刮共产风,我家三间临街屋共68平方米(不是门面房),强行“私房改造”(没收),共200平方米的房子不够改,只留下53平方米房子给8口人居住(产权人口11人),其余全部强占去。80年代邓小平理论承认私有制,也下中央文件,要退还“私改”房屋,地方政府就是不愿,这是一个依中央政策要地方政府退还的案子。
   
   第二件,1965年两政治扒手黄永新和李进挺都是副科长,听说我父亲将提拔为科长,于是诬告陷害写了“检举信”说合肥解放前的东太杂货店是何沛然开的,硬说刘家的店是何家的,单位不断斗争我父亲,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要整人不使运动冷场。整了8年,硬是打成商业资本家;也不去调查一下就可明白的事,1973年9月死后才有平反的文字结论。我父亲硬是被整成心脏病而亡,死时年仅53岁。
   
   1974年我怀抱着朴素传统教育所致的法律意识向合肥市中市区法院(现为庐阳区法院)起诉黄永新这个犯罪嫌疑人(我父偶然见到二人的“检举信”),区法院不但不受理,反将我教训一顿,说“人家科长能诬告你父亲?”
   
   1977年我打了政治扒手黄永新,法院遂造假“脑伤综合症”判我二年徒刑,超期羁押600天在合肥市看守所里暗无天日;而且判决书上既无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又不开庭,应属无效的判决。
   
   我从2002年赴京上访,又是10年了,其前可追溯到文革中。我向合肥市房产局要求落实私改房退还政策,结果就是不退。向法院索要超期羁押赔偿,结果合肥市中院、省高院决定书是不赔偿。向诬告陷害人黄永新和李进挺索赔,当黄永新看到事情败露后果严重,已触犯刑法,不出两个月吓死了;李则装乌龟,可我家的损失找谁赔?
   
   在2007年合肥市政府组织的听证会上,在2008年省政府派员出席的听证会上,合肥市政府只愿出2·2万元了结。我提出政府就是不敢规范行政,应有书面文件。杨思松对我们母子说:“三间是门面房,不退;有困难,给救助。”(原话)我家三间临街房不是门面房请勿偷换概念,有众多证人证言。
   
   1986年邓小平时代了,拆迁我家所在的合肥拱宸街,明明有规定,(86)4号文件,考虑到私人房地产的合法地位,对此有具体规定补偿,但合肥市房产局隐瞒不让被拆迁户知道,政务不公开不透明是一贯的作风;还以“土地是国家的”欺骗打压,我家宅院依官方测绘图纸0,9亩就又被政府发扬1959年的“共产风”给拿走了。这样的政府谁敢相信?
   
   单方面的专政,我想这时代不应该有了;中国历史,地方政府黑,积弊太深,我想不应该再有了,这时代应该进步了。
   
   合肥市政府想“终结”我的案子,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为此我致书省政府分管信访的副秘书长黄晓伍,指出,由问题的被诉方单独向受害方横霸地动用公权力求“终结”,其性质上是行政违法,是无效的,是应受到谴责的。必须向受害方提供《终结意见书》的书面文件,必须备案可嵇;亦必须加盖公章,以示郑重,警惕行政造假再次糊弄受害方。行政必须规范,只有规范的行政才有可能保护公民的权益。
(2011/05/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