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中央禁令禁不住地方政府的贪欲——江西省赣州红旗村维权抗暴事件纪实]
维权网
·北京民主维权人士李海取保候审出来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被劳教两年
·合肥被拆迁户诉城建局案二审开庭
·艾未未工作室再次被查抄
·安徽省异议人士沈良庆被断网
·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安徽维权人士钱进状况堪忧
·李建强律师联合国广场致中国领导人公开信
·警方阻止律师会见绵阳民主维权人士丁茅
·“依法行政”、“以法治国”必须从“以法治警”开始
·北京守望教会聚会遭到警方阻止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被刑拘后取保出来监视居住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9期
·北京多位良心人士被带走后仍无消息
·合肥市残疾人因抗议拆迁被抓
·吉林网络爱好者张玉红保释,查抄物品仍未归还
·三位被刑事拘留的上海访民获释
·安徽作家宣昶玮受到逮捕威胁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家“被划地为狱”
·任君平:哈尔滨出嫁女为土地承包权上访被驱赶
·倪玉兰、董继勤夫妇被羁押在西城看守所
·武汉李铁家属到法院查不到案子进展情况
·西安居民拆迁十五年未回迁,回迁三年无水电
·西安国际机场扩建,拆迁村民住房遥遥无期
·郧西县访民徐吉英控告法院枉法
·合肥访民黄克锦夫妇就被非法拘禁等提出控告
·成都维权人士上官乱(凌怡)被抄家
·杭州民主党人朱虞夫被批准逮捕
·广西钦州再次动用警力暴力拆迁
·成都“链子门”事件刑满释放者继续被打压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被失踪”
·法院拒不告知李铁案,代理律师金光鸿失踪
·李静林律师在内蒙遇袭
·安徽省蚌埠市业主到省政府上访被特警殴打
·“链子门”事件被告人幸清贤找乐山中院受阻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刑事拘留
·山西经租房维权人士被北京安元鼎黑保安殴打
·访民熊杰珍控告法院枉法判案,上访遭打压
·河南出嫁女为生存权上访被恐吓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
·北京女律师倪玉兰夫妇双双被拘留
·成都三访民被刑事拘留,家属未收到法律文书
·武汉李铁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明日开庭
·上海访民听到“告知书”
·李双德还清欠款,银行拒出“谅解书”
·成都警方四处收集民运人士陈云飞的“犯罪”证据
·访民胡宗海控告郧西法院侵吞执行款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0期
·李铁案开庭,检控方建议判刑10年
·湖南被拆迁户到长沙市政府请愿被抓
·上海访民金月花申请游行被警方带走并抄家
·榆林市政府这样打发养路工对不对?
·桂林两农民反征地被逮捕
·郧西两访民前往中南海递交上访材料被抓
·潜江数位农民到法院就行政诉讼案讨说法
·安徽合肥暴力拆迁,农民伤重入医院
·失踪两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回到家中
·南通严美兰控告信访局长涉嫌非法监禁罪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对被刑拘提起申诉
·长沙200余名拆迁户到省政府抗议被冲散
·河北访民王秀枝誓死维权经历
·湖南佳惠百货员工上千人上街维权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正式逮捕
·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 被害者家人不平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禁令禁不住地方政府的贪欲——江西省赣州红旗村维权抗暴事件纪实

   中央禁令禁不住地方政府的贪欲——江西省赣州红旗村维权抗暴事件纪实

   农民们以正当的法律程序要求得到政府和上级的保护,农民向当地的各个部门反应过多次情况,都求助无门,农民像皮球一样被有关部门踢来踢去,而却一次一次遭到政府羁押村民、群殴村民,威胁和恐慌村民。
   
   地方政府、村书记、开发商、警察和黑社会竟然成了一家,他们共同欺压农民,不择手段,伪造假证,不出示任何证件也不和村民会议协商来强征村民的耕地,这些农民可都是有土地承包证书的,30到50年不变的,怎能就这样没有了耕地。
   

   早在几年之前,随着城区规模扩大,政府陆续征用红旗村民集体用地,其中有的程序不到位、不合法,没有召开村民大会,很多村民都不知道自己手中经营承包的土地被征用,而且对于丧失土地的农民利益保障也未达成协议,并且有些地段如这次事件的发生地红旗村易屋塅,村民通过正当的信访手段要求出示省国土厅批示,开发商、县国土局也不答应,老百姓一直以来向县里反映问题都没有结果,致使村民不断上访,同时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村民们只有在自己的土地上奋力阻止开发商施工,导致矛盾冲突越来越尖锐。
   
   2011年3月23号,开发商(赣州宏佳公司)欲在易屋塅土地上施工勘探,他们料到一定会阻扰,于是一大早,县公安局大规模出动了13辆警车,六七十名警察声势浩大的赶到现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许多村民妇女没有被吓到,不畏强暴,要求开发商出示这块土地批复使用文件,同时对开发商提出建议:“此块田地是咱当地农民承包责任田地,是有承包证书的良田,众所周知,国家政策对责任田地实行30年至50年不变,你们开发商凭什么可以在此地搞房地产开发,你们占用该块田地有政府批文吗?没有出示用地批文的情况下,请暂停不要再施工”。开发商根本不理,看见村民越来越多前来即回答:“这块地我早已批下来了,属于我的地盘,你们老俵根本没权力来阻拦,批文用地在我手中,可惜你们没有权看,你们的档次太低了,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再胆敢阻拦算有种,吃不了兜着走,不信的话你们等着试试看吧!”如此一来,群情愤怒,村民一起上前用脚踩住通水皮管,其结果被早已在场等候的警察二话不说开始强行抓村民,三个村民妇女(肖有女、刘美兰、吴喜子)被硬拖上警车带走。当时有村民出示一张信息日报,上载2011年3月4日公安部下发的“民警严禁参与征地拆迁等活动”给警察们看,据理力争:“你们这种行为属知法犯法,严重损坏老百姓利益。”警察马上回答说:“今天我们是执行公务,报纸上的我们不管,这是上级的指示,你们村民阻拦开发商施工的行为,属于扰乱治安管理条例,理应当抓。”
   
   当日下午,此事越来越多人知道,村民义愤填膺再次前去现场用脚踩住施工方用水皮管,警察继续抓人,村民妇女彭满秀被抓,被强制拖上警车,近60岁的村民老妇女易新风在踩皮管的同时被对方突然用力一拉,当场倒翻在地,头部肢体受伤,无法起身。村民丁有芳、杜芝兰、王秀珍、吴玉秀一起前往派出所要求警察放人,其结果也被抓进公安局,并且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羁押送进县看守所。最终7位村民丁有芳、杜芝兰、王秀珍、吴玉秀、肖有女、刘美兰、吴喜子被县公安局处以7天、10天的治安行政拘留。
   
   第二天上午,开发商气焰十分嚣张继续施工,这次请来了社会黑恶势力—已判刑二年暂缓执行的恶棍易华真来到现场,他故意挑衅事端扬言谁胆敢再来踩施工皮管,我就要惩治,此时恰好村民老妇女康春秀正踩住皮管,他猛力一拉60多岁的妇女倒翻在地,头和腰部严重受伤,恶棍还冲上前十分嚣张企图打人,遭到在场村民的声讨,矛盾冲突急剧升级。
   
   红旗村易屋段600余亩承包责任田地,为什么会被强制占用征去?村民根本不知道自己承包的田地被卖去,县根本拿不出每户村民责任田签字转卖的凭证。
   
   被拘留的7位村民于4月1日释放,她们个个身心受损,为讨回公道、维护自身利益,她们义无反顾依法向于都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希望更多的正义有识之士给予她们更多的关注和帮忙。
   
   此前的2010年6月1日至6月5日,黑社会成员近50人,在红旗村村部,对村民进行围困、殴打,当场打伤8人,受伤人都是被用砖块、拳打脚踢致伤,经法医鉴定,易绍平、王建彬、肖有女、杜芝兰、易福建、吴玉秀、丁有芳、易小兰、李兰香,均由派出所警官带去验伤,都有不同程度的验伤报告书,还有十余人村民未去验伤,至今这些受伤村民无人医治。最使民众难以接受的是“黑帮人身穿统一黑色制服,包吃包住在村部”,明显表明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这些内幕指使人到底是谁呢,肇事者逍遥法外。
   
   现在让我们把真实问题一一陈述:一、红旗村老村部已被现任村支书兼村长刘小莺转卖给开发商,开发商在老村部地址(农贸中心)大面积切围墙时,被自发村民用手推倒墙体,即演发出上述黑帮人大打村民致伤的恶劣场面,当时政府官员、警察、村民、黑帮、旁观者近千人,警察对肇事黑帮不抓不拘,政府官员对村民被打视而不见。2010年3月12日村民针对该老村部改造问题,已向县政府、镇政府呈报送村民意见“关于红旗村村委对老村部改造工程提以下汇报”见附件,签字村民达170人左右的书面村料;二、2010年12月23日又发生了一场恶劣伤害村民事件,当日建房人(镇土管所要员舒君珉,红旗村刘小莺家人)组织近二十余人亲信与帮手,调来挖掘机未商议未通知的情况下,拔掉多户村民种的青菜,其中村民刘北连前去制止讲理,结果却被刘小莺丈夫的家人殴打,当时刘北连身感眼花,头痛,头昏、呕吐,左手指被打得鲜血直流,110警察当日下午2次来到现场,不作为而告终。
   
   刘小莺违背民意的言行确已构成当今法制社会和谐社会之天敌与后患,在此强烈要求立即撤销刘小莺一切职务,清查资产来源,及早返还我们的责任田土,给老百姓一个生存空间,以上略举一二例,确属事实。
   
   让村民无法理解和不能接受的是,承包责任田地,共产党的政策规定:责任田地30年50年不变,众民周知,可是被村委干部与小组长几个人签字转卖他人,承包人根本不知道,村民签字权与知情权被剥夺了,因此导演出了土地上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当地政府官员对政策应该比老百姓清楚,但却将审批田地转给开发商,这一做法严重导致了当今社会对老百姓很不公平,严重助长了握权在手的不法分子嚣张气势。
   
   红旗村东门易屋段600余亩村民责任田地已被政府全部强行征收了,永康楼、小商品市场、丽水明珠,小康楼、水岸新城,渡江三期工程(政府暴力强制拆除民宅,百姓守破宅房度日)。
   
   而据初步统计,刘小莺拥有固定资产:小商品市场一栋六层楼房(有店面),小康楼二块地基,一块被转卖,获利三十二万余元,另一块正想做,现被村民上前拦阻,永康楼店面二间(二中校对面),老屋居宅地有三层楼房一栋,又新建了五层楼房一栋,均已出租,还有不明资产,一家三口全靠当上村干部,月工资收入即要负担二个小孩读书及家庭开支等等,上述如此极大资产,请求上级派专案组调查核实,村民期盼调查处理结果。
   
   联系人:
   
   王小军 13117978437
   丁伟忠 13317084328
   吴玉秀0797-6221215
   孙淑连15607979823
   刘美兰15070795055
   肖有女13907971548
   丁有芳 0797—6222011
   杜芝兰 0797—6234166
   吴喜秀15270728260
(2011/05/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