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莲湖区副区长张秦说:“潘家村拆迁有四个死亡名额”]
维权网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6期
·福建访民林发珍在“黑监狱”中向外紧急求救
·南京市民自发聚会抗议砍梧桐树
·重庆访民霍之洪被关精神病院
·湖北访民许万英被关黑监狱患病得不到医治
·南通访民举报违法征地,镇政府矢口否认
·链子门事件后续报道(3)——幸清贤投诉执法人员
·刘贤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定于本周五开庭
·湖南省邵阳地区部分县际长途线路罢运
·河南民妇在派出所带伤死亡,警方抢尸拘人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传唤抄家
·广西刘慧萍被以“煽动颠覆”刑拘
·长沙90余位拆迁户要求政府拘留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多日,妻儿面临被迫搬家
·北海公安作伪证 白虎头村民控告无果
·北海维权村民被拘十月 着单衣过冬
·河南访民张新中被诬超生上访遭遇
·长沙行政诉讼案,被告公安局拒不出庭
·孙文广: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
·贵州异议人士糜崇骠被警方抄家带走,18小时后获自由
·刘贤斌案开庭前 欧阳懿被传唤
·广东顺德农民控告村委会换届选举不民主
·四川维权人士李双德被刑拘,家属至今没有得到通知书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先生被中共公安抄家并带走
·刘贤斌案开庭,法院周围两公里范围戒严
·郑创添“涉颠”一案律师被拒绝会见
·刘贤斌案开庭,各地严控维权人士
·刘贤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两年零四个月
·异议人士沈良庆抗议当局非法监控株连无辜
·“维权网”就刘贤斌被重判的声明
·陕西绥德县财政局副局长郭忠林的贪腐罪行
·谢福林兄弟狱中近况
·刘贤斌案法庭口头宣判十年刑期,家人律师无法会见
·天津访民冯淑云举报腐败被开除
·合肥失地农民到工程开工现场表达诉求
·合肥访民孙帮英被关押一个多月后获释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
·刘贤斌法庭陈述手稿——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
·刘贤斌案开庭,遂宁警察忙布控
·湖北医疗患者李相有对省医学会的质疑
·合肥农民反强制拆迁,申请500人静坐请愿
·选举专家姚立法被绑架三天后回家
·成都异议人士梁凯旋被带走询问并抄家
·前往遂宁围观刘贤斌案的访民被关押至今
·陈光诚老家临沂再爆计生血案,22岁青年惨遭杀害
·临沂政府强拆民房,当庭抵赖并诿罪于村民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7期
·因前往遂宁欲旁听刘贤斌案开庭三公民被拘留
·北京公民翁杰因围观“茉莉花集会”遭刑拘
·成都维权人士李双德被以涉嫌“信用卡诈骗”刑拘
·广东维权人士郑创添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刘士辉律师家人广州寻亲,欲哭无泪痛斥当局
·“北京关注团”就刘贤斌先生被判刑十年的抗议和声明
·合法公民被骚扰,正常工作被无理辞退
·四川良心人士冉云飞、丁矛被逮捕
·福建省福州市约700冤民联名致信港人大代表
·中国政府打压持续,再传良心人士失踪
·维权人士陈卫被正式逮捕
·前往探望李宇的朋友被警方传唤阻止
·成都链子门事件刚释放的陆大椿急需治疗,政府推诿不管
·合肥城管、区乡、公安出动100多人“联合执法”
·60余位孕妇亲友封堵潜江市政府抗议
·我所经受的北京截访人员的暴行
·敬告“上面”:软禁是把双刃剑
·倪文华免费代理残疾人诉金乡县政府案
·成都维权人士李双德刑拘后遭百般刁难
·维权人士陆大椿写给四川当局的公开信
·郧西访民胡宗海上访被辱骂抢走录音笔
·重庆访民汤吉珍住房遭强拆,儿子被诬“袭警”受酷刑
·程婉芸在北京被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审
·维权人士刘杰仍然被软禁在逊克农场
·四川陈云飞欲前往北京祭奠紫阳遭警方控制
·延安老人含屈而死亲属维权遭拘禁
·合法公民出境求学受阻,警方称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王建芬向无锡建设局举报野蛮拆迁
·合肥女访民孙帮英又失去人身自由
·合肥访民张侠飞持续到市政府上访
·刘杰:这次被截访软禁的过程
·台胞刘心榆呼吁南宁当局立即释放刘慧萍
·北京多位艺术家因举办艺术展被刑事拘留
·访民一张假借条,被法院执行一百多万财产
·艾未未出境受阻,姚立法祭母被截
·重庆访民郑忠成在高法门口被殴打
·四川严打异议与维权人士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8期
·安徽村民护山被黑社会分子打伤
·古川失踪45天,妻子到派出所绝食抗议
·访民陈秀云控告十堰公安局强夺民财
·清明节孙文广教授被再遭软禁
·成都法律工作者李双德被正式逮捕
·陈云飞软禁中手机被抢
·艾未未和文涛被警方带走三天仍无音讯
·湖北访民伍立娟被关久敬庄
·湖北访民伍立娟被关久敬庄
·维权人士李永生“取保候审”出来
·四川邻水县黑煤窑致残者刘青安进京救治
·倪玉兰夫妇凌晨被警方带走,住所被查封
·上海浦东唐镇派出所威胁访民顾倩珏
·成都法律工作者李双德取保候审被拒
·访民陈明伟判刑6年改判无罪难获赔偿
·许坤案逾期未判,看守所中遭遇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莲湖区副区长张秦说:“潘家村拆迁有四个死亡名额”

   
   我们是西安市莲湖区环城西路街道办事处潘家村村民。对我们村进行城中村综合改造,是在2010年7月1日正式开始的,拆迁人是西安市莲湖区城中村改造办公室(简称“城改办”)。据政府公布的数字,这次潘家村地区城中村综合改造涉及我村807户,1991人。
   
   为拆迁改造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2009年11月6日,区城改办让村委会召集村委会成员与所谓20多名村民“代表”,到商州市柞水县盘古山庄开了两天会。莲湖区农工局局长林兆丰、区城改办主任高子钰、副主任赵建平到会坐阵。这20多名“代表”不是村民为商议拆迁事宜推举的,而是村干部指定的。这些村民“代表”要出去开会的时候,受到村民的阻止,村民要求先选代表再召开会议,村长惠印才哄骗村民说:“咱先去听听情况,回来再选代表。”可是在会上区政府官员和村干部采取不允许睡觉车轮战的作法,强迫这些“代表”在拆迁协议上签字。结果只有村委会的五名成员签字,“代表”们没有签字,连夜逃出会场。
   

   回来后,经区政府官员和村委会成员暗中许诺:签字的人给十万元,在11月24日有13个“代表”签字,8个“代表”没有签字。
   
   11月29日,在村民小组会议上,区城改办副主任赵建平对几百名村民讲:“城中村改造就是第二次土地革命,莲湖区已经消灭了十二个村了,我现在是来消灭潘家村的。”会场有十几名警察“维护治安”。
   
   绝大多数村民反对这样违法的拆迁改造。主要理由是:
   
   1、没有按政府的规定,将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的结果公布。我村还有100多亩耕地,属村集体资产的建筑场所(诸如学校、菜市场、幼儿园、旅社、酒楼、超市、停车场、澡堂、原饲养室等)占地共计20多亩,建筑面积约两万多平方米,这些集体资产具体有多少?如何处置?我们村占地100多亩,拆除后给村民建高层安置楼,顶多使用二三十亩,其余六七十亩干什么用?根本没有给村民公布过。
   
   2、政策不公开,程序不合法。政府对我们村进行“综合改造”,没有征求过村民的意见,更没有召开过村民会议。国家的拆迁改造政策、评估补偿安置标准等从来没有公布过,改造的设计规划图村民也没有见过,安置楼的地点、位置、结构、户型等不明。
   
   3、拆迁安置方案不合理。政府拆除我们的房屋只补偿两层半的住房面积、人均10平方米的商业经营面积。住房多余的面积每平方米按321元赔付,村民的住房实际普遍有四、五层,我们村民90%的生活来源是出租房屋的收入,补偿这么低今后怎么生活?拆迁前村上每年还给16岁以上的村民每人500元生活费,村民的养老和医疗等社会保障全部没有,拆迁方案中仍然没有提及这些社会保障问题。
   
   4、贪污截留村民的经营用安置房面积。在2010年6月,城改办印制使用的《西安市莲湖区潘家村地区城中村综合改造项目合作合同书》中,给村民的经营用安置房总面积只有一万平方米 ,而村民在2011年3月底才见到的2009年签发的《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关于潘家村地区城中村改造方案的批复》文件中,批给村民的经营用安置房总面积为3.34万平方米,莲湖区城改办公布并执行的少了2.34万平方米,不足市城改办核准的三分之一。
   
   起码有三分之二的村民不同意这样的拆迁改造方案,政府调动公安、城管、社会上的流氓打手,对村民威胁恐吓、断水、断电、阻路、打砸、捣毁、殴打、砍杀……,并多采用夜间袭击,制造恐怖,实行野蛮暴力拆迁。
   
   2010年7月9日,公安莲湖分局四五十名警察以及城管、工商、卫生等机构的人员,带领几百打手涌进潘家村驱赶商户,沿街的店铺招牌匾额灯箱柜台被砸坏,商品被丢撒一地,几名户主店员遭殴打,损失惨重,无法经营。
   
   7月14日,一些打手威胁、殴打村民王随堂,其中城改办一名人员扬言:“张秦副区长说,潘家村这次拆迁有四个死人名额,谁不信,上来试一试!”
   
   8月10日凌晨1点多,多名打手用铁管对村民李长乐的商店进行破坏,砸毁几个柜台、冰箱。
   
   10月22日凌晨,五名黑社会分子带着专用设备进村企图断电,被村民发觉抓获。企图断电者自行报警,警察来把企图断电者带走,天一亮就放了。晚上,村民付宝玉就遭报复。八九个暴徒带着砍刀、钢管、木棍等,到付宝玉家砍砸,付宝玉腿被打伤,衣服被刀刺破,家具、餐具被毁坏,付宝玉冒死夺下一把砍刀。第二天,环城西路派出所魏所长却说:“他们只是来扎势(吓唬人)的。”
   
   11月4日凌晨2点多,十多名打手手执砍刀进村砍杀值夜巡逻的村民,村民四人重伤,六七人轻伤。行凶后凶手逃逸。派出所距我们村只有300米,村民先打110报警,后打120呼救,120救护车先来,将伤者送往医院,26分钟后,警察驾车才到现场,进行询问后离去。还有村民打出租车到西安市公安局报警,公安局门卫说:“这是办公场所,你们到分局去报警。”分局门卫却找不到值班人员。中午,数十名村民到西安市公安局抗议。莲湖公安分局邱局长当场表示七到十天破案,如今多半年了,没有警方的任何人给村民告知案件的查办结果。
   
   2011年1月2日,指挥部人员带领二三十名打手,护卫着一台挖掘机强拆村民李建宁的房屋,李建宁至今没有签拆迁协议,他阻拦强拆,扣住了挖掘机和司机。司机被派出所留置一天后放了,挖掘机也被开走了,至今没有对李建宁进行赔偿。
   
   4月21日,四五十警察以及区城改办和政府人员带着十几个民工和几十个打手,开着两台挖掘机强拆村民李勤学的房屋。李勤学的两个女儿一个女婿一个儿媳妇阻挡,被强行拖走,房屋倾刻变为废墟。
   
   ……
   
   为对我们村拆迁改造的事,村民从2009年九月份开始集体上访,从莲湖区到西安市到陕西省直至中央,北京我们已经去过三次。
   
   2009年12月22日,八名村民代表到北京上访,国务院信访局给了一份回执单,让回陕西解决。有关部门将我们住店登记信息提供给截访人员,深夜截访人员以查房为名,敲开我们住宿的房门,没有自我介绍身份,没收我们的身份证和手机,强行把我们押到一辆车上,车号京AD0077 。20多人押着我们八人连夜送回西安,23号下午,交给公安莲湖分局,分局又对我们八人进行了4个小时的讯问,搜走了我们上访的文字材料与证据。
   
   2010年7月1日村民们到省政府上访,有些村民堵了省政府的大门。副区长张秦坐在附近的汽车里,指挥莲湖分局警察当场抓捕了没有参与堵门的5名村民代表和1位村民。这六人随即被关进莲湖区看守所,其中三人写了保证后在第二天释放,另三人侯钰林、侯钰桂、李查浪被处以拘留10日,实际关了12天才被释放。
   
   我们村的位置太惹眼了:紧靠北边是横贯西安东西的最主要通道大庆路,东北方是西安重要的交通枢纽玉祥门盘道,东边不远就是环城西路,这样区域的土地商品价每亩超过千万元。这样一块肥肉引起垂涎,巧立名目欲取之也不足为怪。环城西路派出所指导员席顺良、莲湖分局薛副局长,在分别与村民李六学谈话时说:马克思说过,资本的原始积累是血淋淋的。这句话是对我们村进行“改造”拆迁状况深刻、精辟的总结。
   
   西安市莲湖区环城西路街道办事处潘家村维权村民
   
   2011-5-22
(2011/05/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