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维权网
·巢湖访民袁明君被殴致伤,政府拒绝再支付医疗费
·郧西县三访民被黑保安押送回当地审讯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关黑监狱
·为迎接中央检查,彭州市委连夜驱赶“灾民”
·“驻京办”与黑势力勾结制造截访产业链
·强拆民房建党校,顾倩珏起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
·金光鸿律师遭到酷刑,无法记忆失踪期间情形
·北海许坤案审期逾月 仍未宣判
·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在住院期间讲的“真话”
·陕西85岁访民在政府看管下失踪
·济南有人居住的房屋被拆成危房
·延安市官员亲属强占我们的土地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1期
·围观刘贤斌案的成都三访民被取保候审
·十年不决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于近日开庭
·湖北访民徐重阳被关押两天后获释
·失踪20余天的文涛仍无下落
·刘贤斌被转到南充监狱,律师会见陈卫遭拒
·“打工之友”的一些公益活动遭到阻止
·湖北访民刘玉洁向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长沙200余名被拆迁户再次到市政府抗议
·长沙被拘留访民到派出所要拘留证被殴打入院
·北京海淀暴力拆迁,湛江被打伤住院
·北京异议人士因中美人权对话被限制人身自由
·在众位访民抗议下,被抓访民张小玉夫妇获自由
·山东青年张永攀失踪多日,独立作家野渡父母盼子回家
·绵阳车站集体职工集会维权“要吃饭”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住宅疑被非法侵入
·上访维权人士李小成、封西霞被刑拘后遭酷刑
·北海许坤案引关注 网帖点击逾70万
·中美人权对话,访民用事实说话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问责市长
·北京拆迁夜袭湛江,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烟台农民为争取选举权到市人大上访
·安徽师范生代表突破“维稳”到教育厅上访
·由企业主被拆迁成乞丐
·截访干部造谣破坏家庭,河南刑璐被绑架殴打
·倪玉兰夫妇在看守所被禁见律师
·快讯:北海维权村长许坤被判刑四年
·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韩颖母女诉乡政府案
·维权人士单亚娟被关黑监狱无处讨公道
·民主人士丁矛先生在看守所病重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被劳教
·湖北见义勇为农民陈俊杰被关看守所
·北海维权村官许坤狱中情况堪忧
·中国民间选举观察员杜全兵被警方绑架
·滕彪失踪70天后回家,又传李方平失踪
·北海许坤案:70万人关注的网帖被删
·北京吴丽红不满拆迁被列为“稳控人物”
·安徽受污染农民因索赔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
·青年记者张贾龙被警方约谈,失去联系超过60小时
·四川容县官商勾结,煤矿工人投诉无门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获释回家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2期
·只缘一句话,北京齐月英被拘留15天
·河南访民卜秀焕被押送回老家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山东公益维权人士孙万宝被传唤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吉林访民邓志波向全国访民发表反腐演讲
·四川大集体职工再次到成都铁路局示威
·湖南维权人士彭新忠就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湖北访民许万英受到死亡威胁
·薛明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母亲失踪多日
·济南拆迁再次断水,王文虎呼吁媒体关注
·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黎雄兵又与外界失去联系
·北京海淀房管局拒绝信息公开,韩颖向法院起诉
·大靖、武立娟等人呼吁金融系统买断职工共同维权
·厦门陈学梅怒砸厦门市政府招牌拟被劳教
·新沟桥户籍警周光建率人上门逞凶紧逼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生存权受到威胁
·湖南多名民主维权人士因李旺阳即将出狱而受到警告
·湖北曹劲柏因“茉莉花集会”被反复关押后取保候审
·合肥访民胡东圣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合肥肥东县400城管、黑势力与警察为强拆打伤村民
·湖南道县村民维护林权27人被抓,5人受重伤
·合肥残疾人苏伟在社居委自杀,家人置疑政府做法
·“链子门事件”二审5月10日在乐山市中区法院开庭开庭
·北京访民吴丽红外出,官员和警察强行“陪同”
·就“邳州征地专打女人灌屎扒裤”事件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独立候选人竞选演讲遭警方驱赶而中断
·成都“链子门”被告人陆大春的律师欲参加开庭受法院刁难
·深圳陈书伟因发倡议声援徐武而被限制行动
·倪玉兰律师在看守所病情加重
·无锡建设局反复无常,王建芬的房屋被折腾成危房
·辽宁访民朱桂芹一家有冤无处申
·恭贺十堰市政府腐败恐怖分子卢富昌升迁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3期
·浙江网民杨勇因转发“茉莉花集会”被刑事拘留
·四川灾民板房被强拆,灾民被强行安置
·陈道军出狱,刘贤斌会见家属
·济南中院掩盖“黑监狱”迫害李红卫的事实
·中央禁令禁不住地方政府的贪欲——江西省赣州红旗村维权抗暴事件纪实
·山东揭腐记者齐崇淮刑满前夕面临被再次起诉
·合肥肥东黄岗暴力事件之后续报道
·河北维权人士徐义顺劳教所内遭虐打
·湖南洪江市近两百民办教师到市政府请愿
·链子门二审开庭在即,成都多位访民被控制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非农业户口受歧视
·安徽被拆迁户起诉政府拆迁许可证违法案开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维权网信息员方斌报道)本网信息员周维林在依法对上访老兵拍照采访时,被警方强行带走,引起外界广泛的关注。以下是本网了解的周维林被绑架及传唤的详细经过:
   
   5月24日上午7时许,周维林听见有人敲门,到大门处知道是社居委的工作人员,即知道是来堵截父亲周兆宏上访的,即称父亲不在家,然后回房又睡了一会,过了一会起床见父亲在阳台处看报,即告知社居委工作人员到来一事,父亲说今天上午是全省老兵集体到中共安徽省委上访,要求提高养老金。
   

   周维林当即决定赶去现场采访了解情况。周维林在安纺总厂站坐上132路车,大约在上午8时30分到达小花园底站下车,在车上就见对面的九狮苑的边上站了不少人。
   
   下车后沿长江路往西走,见环城马路与长江中路的路口两边部署了二辆面包车,从窗帘边望进去可见坐满了特警,每辆车坐20人计,两辆车至少有40名警察。往西走了约几十米就清楚地看见对面中共安徽省委大门两边的人行道上沾满了人,有上访老兵和阻拦他们到中共安徽省委大门处的特警、便衣和截访人员。周维林当即拿出相机拍摄了几张照片,又赶到中共安徽省委大门西边的人行天桥。在天桥上从西往东边的中共安徽省委大门处的上访人群拍摄了几张照片。然后走下天桥来到中共安徽省委大门所在的长江中路南边,往东边的大门处走,同时注意观察周围情况,见到因上访的抗美援朝老兵都已经80岁左右,截访人员与特警对待他们小心翼翼,尚未见到前年老兵在省政府上访时见到的几位警察反剪一位桀骜不驯的老人的双手押上警车的情景。在此听见一截访人员要求老兵回到县里到军转办去,见截访人员几乎都不是合肥人,即判断合肥老兵大概都被控制不得出门了。在大门的东侧见特警排成两排横列阻拦老兵前进,在两排横列的后面又有无数的警察。
   
   因被国保发现了,一位国保上前将周维林拉住送到九狮苑处要求离开。周维林答应离开,可在即将离开之际,见现场的人数似乎有所增加,于是又到中共安徽省委大门的东侧的马路对面拍摄。
   
   可刚拍摄几张照片,周维林就被一位中等个子的中年便衣拦住,要求“配合”。周维林当即要求其出示警官证,此人拿出警官证,打开后只是快速的一晃就收起,周维林要求他要让人看清才行,可该便衣却又是晃两晃就收起了。看来是成心不想让周维林知道他的部门和姓名。此时一耽搁就有5名便衣围住周维林,周维林声称自己没有违法,且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能配合他们。此时一位便衣称“老周,是我们。”周维林一见是打过两次交道的国保,(该国保因长得特别像周维林工伤时车间的机械员,后为安徽拖拉机厂的中层干部的沈光荣,其后周维林特此打听过,沈光荣的儿子确实是国保。)周维林称自己没有违法不会配合的,于是这5名警察合力拖拉着周维林走,拖拉中将周维林衬衫的衣袖扯破。
   
   警方最终将周维林拉进庐阳分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他们又发疯一般的抢手机和包说检查,周维林阻拦,称要有搜查证才能搜查,可他们称周维林不懂法,警察搜人不需要搜查证的。一位便衣称认识周维林,是专门把消息发到海外的人。
   
   周维林称他们是在违法,他们此时才称什么“口头传唤”,并称周维林学法只是学了皮毛,要他们给上课才行。周维林则称,你们是想怎样就怎样,自己祖父坐过汉奸特务和国民党特务的牢,自己也绝不会害怕他们。他们则称周维林背叛祖先,是汉奸,周维林回答中国政府买美国那么多国债是什么?而且问他们姓名,却无人敢于说出自己姓名。
   
   他们又打益民街派出所电话,大约20分钟左右,益民街派出所三名警察驾车赶来,大约在9时30分到达派出所,派出所治安组的警察开始为周维林做笔录。
   
   笔录上写了周维林涉嫌扰乱单位秩序,周维林提出异议,004392何警官称是涉嫌,没有说你是扰乱单位秩序。
   
   笔录主要询问周维林的朋友是哪些人,周维林称是残疾人、同学、同事,在哪些网站发帖,周维林回答,合肥论坛、凯迪社会、维权网,又问周维林的收入状况。期间一位警察问周维林获得多少工伤赔偿,周维林回答中国特色,有口饭吃而已,即退休拿养老金,护理费则是因当年从解放军105医院出院时医生出具诊断书上注明是“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且周维林的强悍作风而使劳动能力鉴定部门不得不做出部分护理依赖的鉴定才有的,现在的同样情况的工伤职工不可能有护理费的。
   
   警察又重点询问是否有人通知才来的,被周维林否认。
   
   警察当时拒绝在笔录上写上5名便衣未以口头传唤的名义,而是以“配合”的名义绑架周维林到经侦大队的,周维林在签名时用笔添上这些内容。
   
   在做笔录前,警察就制作了扣押物品清单,将手机和相机扣押。周维林提出手机是生活必需品,离开手机会给生活带来不便,如一定扣押则自己一定会起诉要求赔偿。其后,手机和相机被该所便衣警察(大概是副所长)送到庐阳公安分局后又带回来,最后将手机还回。
   
   做完笔录后已经中午12时,便衣警察(大概是副所长)要请周维林喝酒,被拒绝后送来一盆饭,周维林吃完就靠在沙发上休息了。
   
   下午,王姓警察与周维林谈话,说你既不喝酒,又不抽烟,一天到晚搞维权报道不累吗?还说什么你的报道发到外边去给中国抹黑;周维林问他,去年自己报道的重庆农民工在万达广场工地打工,为讨要工钱被打砍,甚至包工头的打手追到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急诊科打人砍人,这不是涉及刑事犯罪吗?你们不是有扰乱单位秩序罪吗?将人砍伤这不涉及故意伤害罪吗?政府干什么去了?据周维林了解,这些农民工在政府协调下也不知道是否领到足额工资就离开合肥了;试问如果这事发生在1949年前的国统区,中国共产党会如何做?恐怕不只是新闻报道,而是要组织罢工、甚至声援罢工,还要示威游行要求政府惩处凶手,而周维林仅做了客观报道而已,为何还要遭到如此的打压?该王姓警察则以所谓的稳定来胡扯一气。最后离开派出所时该警察竟然警告周维林不要搞政治。4时30分周维林被允许离开派出所。
   
   回到家后,周维林才知道父亲上午8时30分要出门被社居委及街道综治办的人带到和平路街道办事处综治办被限制人身自由到11时许才获准回家,打了合肥市老兵代表赵志刚电话,获悉他被社居委和街道的人控制在家。晚上社居委的人打电话过来说25日上午带周维林父亲周兆宏出门旅游。
   
   周维林父亲周兆宏之所以被街道办事处如此重视,据周兆宏解释是几年前老兵在小花园聚集,他做了简短演讲,称“我们当年枪林弹雨下死都不怕,还怕这些当官的吗?于是这些老兵冲破阻拦到达中共安徽省委大门处集体上访。
   
   周维林的父亲周兆宏,1951年底响应抗美援朝的号召参军的,曾参加过华东先进青年代表大会,约在1957年复员转业回到上海工作,后于上世纪60年代初支援内地建设调到安徽工作。周维林曾多次询问父亲当年在多次被动员入党时为何不愿意入党的原因,回答则是,依据父亲在司令部工作时的所见所闻,党内斗争激烈,一旦入党,自己的自主完全丧失,就成为党的奴隶了。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2011/05/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