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维权网
·江西新余市独立候选人魏忠平等人获自由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七
·全国四大银行被强行买断职员进京维权
·秦腔演艺人员上访陕西省委
·工伤保险不完善,工伤待遇难享受
·江苏扬州居民解鹏因遭暴力拆迁在市政府门前自焚
·湖南访民唐先东住房遭强拆上访被劳教
·谭作人在监狱通信受到限制无人交流
·长沙市近十年来因暴力拆迁导致拘留或死亡部分人员名单
·广西柳州一警员遭构陷 二十年伸冤无果
·山东维权人士孙万宝再诉山东通讯管理局
·福建失地农民在福州第13届海交会前请愿
·沈阳小贩夏俊峰死刑复核审理律师工作正式启动
·杭州女子在贵州被强行做节育手术
·68岁的女访民季阿珍劳教上诉案将开庭
·全国金融买断职员进京维权动态
·长沙200余名参战老兵到市政府抗议
·安徽残疾人被镇政府殴打致伤上访讨说法
·紧急关注:合肥维权人士周维林被警方带走
·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被拘留十天后获释
·湖北省人大换届选举会议精神和法定原则相违背
·江苏南通又发生拆迁血案
·湖北访民黄行芝、潘向荣在京被关黑监狱
·长沙市300余名被拆迁户到市政府示威多人被抓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八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辽宁访民郑文金控告法院枉法判决遭报复
·童话大王郑渊洁为沈阳小贩夏俊峰免除死刑发起万人签名
·莲湖区副区长张秦说:“潘家村拆迁有四个死亡名额”
·合肥被拆迁户代表在省高院门口穿要立案的马甲抗议
·金融买断工龄的访民张宏伟今日在京割腕自杀
·山东三访民被政府雇请黑社会挟持押送回当地
·联合国人权高专中文网站正式开通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
·维权律师李天天被监视居住3个多月后获自由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九
·兴平罢驶出租车司机遭传唤并遭逮捕威胁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一)
·河南教师焦本菊任教35年被清退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
·四川公民推特发文支持李承鹏竞选人大代表
·吴玉琴 廖双元:茉莉花开祭“六、四”
·湖北访民伍立娟给潜江市政府的绝望短信
·江苏南通徐汇萍老太控告信访局长和政法委书记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野蛮对待独立候选人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十一
·广州退伍军人上访维权屡遭关押
·柳州农民承包林地被侵占 上访7年无果
·江苏无锡民众因环保集会多人被打伤
·刘杰:中央领导不严格履行宪法纠正违宪制度
·河南访民李明翠控告公安包庇凶手遭报复
·幸清贤:链子门事件是成都市公检法故意制造的冤案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6期
·湖北潜江熊口饮水出现问题
·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二)
·湖南衡阳三百多买断工龄者集会请愿
·上海莘庄工业区农民到法院申请立案被拒
·潜江被害学生亲属60余人游行示威
·合肥市访民集体到安徽省政府门前伸冤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十二
·贵阳城郊再次发生暴力计划生育事件
·湖北农民代表因失地到镇政府抗议维权
·四川维权人士李双德被匆忙押往法院开庭
·广西4·21征地血案:中11弹的冯达成被捕
·合肥市政府531“政民直通车面对面”被访民称为“忽悠”
·李双德被判处有期徒刑4个月罚款2万元
·最高法长期盘踞截访警察殴打访民
·西安长乐坡村民用铁叉防备拆迁打手
·合肥访民孙良芳冲破堵截到省政府上访
·北京多位异议人士被上岗限制自由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
·南京何培蓉探访陈光诚,与外界失去联系引各界关注
·幸清贤:李双德“信用卡诈骗案”始末及分析
·西安人士祭奠“六四”烈士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续)
·青岛李沧城管强拆孙德功家
·纪斯尊就被软禁致福州市法院的公开信
·四川访民控告政府非法征地和暴力拆迁
·云南访民罗年勃诉民警持枪故意伤害案法院枉判
·探访武汉民主维权人士秦永敏的客人再遭传唤
·无锡丁红芬一家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的悲惨遭遇
·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农场祭奠“六四”亡灵
·快讯:南宁维权人士端启宪、张维在“六四”日被带到派出所传唤
·成都访民陈茜应约去最高法院被截访人员绑架
·郑州访民举报合法房产被强拆,贪官谋暴利
·安徽蚌埠市民运人士聚餐纪念六四22周年
·“6.4”起赵景洲家门外警察上岗三天
·30名上海访民天安门纪念六四被抓
·湖北监利武警抢尸体,打伤抓走多人
·村组街道办干部倒卖我们土地的经过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7期
·四五千村民围堵西安十里铺派出所
·山东维权记者齐崇淮刑满前夕被再次起诉
·“六四”期间被带走及关押的一些人士陆续获释
·七旬老人在政府门口下跪讨说法
·南通江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一孕妇中毒身亡
·湖北访民王思雄因欲见胡主席上访被打断腿
·广西多人因纪念六四被强行带走
·河南上访维权干部邢璐控告洛阳市市长与妇联主任
·何培蓉探访陈光诚遭遇抢劫车祸,被限制人身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徽合肥又发生强拆打伤人事件》后续报道之政府矢口否认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报道)4月12日安徽省合肥市新站发生的城管局暴力强拆李守法老人房屋,并致其受伤一事,合肥市政府新闻办做出说明发表于合肥市各大论坛否认暴力拆迁,否认城管打人,并建议李守法及其家人通过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程序解决问题。为此本网采访了李守法老人的子女。
   
   李守法老人的子女认为合肥市政府的《关于“新站区北岗拆迁事件”的说明》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他们认为其父亲李守法早于1992年5月就去的政府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并于当年建房,农民建房取得该证后以前不办《房产证》的,岂能因划入城市范围就变合法为非法了,因此政府所谓的“违章建筑”的说法十分可笑、荒谬;就政府否认李守法老人被打伤一事,他们始终没否认其父是门框撞伤,但门是在城管见老人正关门而猛地一脚踹开使门框撞伤老人,因此定为被打伤是正确的;就合肥市政府在说明中建议他们通过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解决问题,他们认为政府为什么不通过法律诉讼,而强行暴力拆迁,如今却建议受害一方通过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解决问题是要求百姓守法,自身则不守法;且他们认为法律对政府不起作用。
   

   据悉,李守法老人现在医院治疗,而拆迁补偿一事则因政府缺乏诚意难以协商解决;他们已经在废墟上竖起栏杆,拉起横幅,要就被非法暴力拆迁,父亲被打伤讨一个公道。
   
   附:合肥市政府关于“新站区北岗拆迁事件”的说明
   
   2011-04-20 10:30 来源:安徽论坛
   
   核心提示:经过新站区对合肥论坛“打破头、敲落牙、扒掉房,无权法横行,暴力拆迁再现合肥新站区”网友留言帖的调查了解,将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2011年4月12日上午,新站区城管局依法对站北社区北岗社区李守法的违法建筑进行了拆除,拆除过程中,对于其“质疑新站区违章建筑认定”和“暴力执法”的说法做如下说明:
   
   一、关于违法建筑的拆除
   
   经调查,李守法的房屋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个人自建住宅)》,根据《合肥市城市规划管理办法》,规划部门认定其是违法建筑。新站区城管局依法对其下达了限拆通知书和强制拆除通知书。当事人李守法在法定期限内未自行拆除违法建筑,新站区城管局在所有法律手续完备的情况下,于2011年4月12日上午,在合肥市衡正公证处公证人员现场公证下,组织执法队员依法对李守法户违法建筑实施拆除。
   
   二、关于李守法伤情缘由
   
   经公安部门初步调查认定,关于当事人李守法出现受伤一事,不是殴打造成。当事人妻子也口头陈述,是被门碰伤,并非执法队员打伤或暴力执法造成。受伤后,社区工作人员和执法队员立即将其送到医院医治。
   
   三、关于当事人诉求的答复
   
   事后,李守法之子武从枝及其亲属向站北社区提出了三方面的诉求:一是其父母临时安置问题;二是李守法住院治疗问题;三是要求本户的刘霞和孩子按征地转户人口享受安置待遇问题。站北社区给予了答复:一是安排75平方米的套房作为临时安置点给二位老人居住。二是站北社区从人道主义出发,将李守法送到医院进行治疗,并派人看望慰问。三是由于刘霞和孩子为非农业户口,不能按征地转户人口享受安置,将严格按照新站区拆迁安置相关政策执行。武从枝同时提出了对房屋认定为违法建筑的质疑,新站区相关部门建议其走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的途径。
   
   合肥市政府新闻办
   
   2011年4月20日
   
   附李守法家人对《合肥市政府:关于"新站区北岗拆迁事件“的说明》的回复
   
   近日获悉合肥市政府就李守法住宅被合肥市新站区城管局强拆,人被打伤做出说明,其大意是,首先李守法住宅是违章建筑,故城管局强拆违章建筑合法;其次又以公安局的所谓认定,即李守法受伤时被门碰伤,而非城管打伤‘再次,对李守法老人子女所提诉求建议走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的途径解决。
   
   就合肥市政府的说明我们一家并不予以赞同,我们认为这个说明简直是一派胡言,是颠倒是非,是混淆视听的说明。我们为阐明事实、理由不得不对该说明进行回复,以使合肥市民不受谎言的欺骗。
   
   首先,城管局是以我们父母住房系违章建筑的理由进行强拆的,而我们父亲李守法早在1992年5月就领取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并于当年建房,试问农民建房已经经过审批并颁发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的房屋,一经被划入城市范围合法房屋就可以变成非法房屋,就可以“拆违”的名义被政府拆除吗?如此一来政府就可以随意的这么做,我们农民的房屋就是政府这块砧板上的鱼肉可以随意宰割,城市周边的农民岂敢建房?如此一来,政府就可以随意的变更行政许可,这样的政府如何使人相信?这样的政府又何以成其为政府?
   
   其次,关于我们父亲被打伤一事,说明以“当事人妻子也口头陈述,是被门碰伤,并非执法队员打伤或暴力执法造成”来否认事实。请问,门碰伤能造成额头缝九针的后果吗?如果不是城管用脚猛踹大门,正在关门的老父亲又怎么会受到额头缝九针的伤害呢?难道他是自残不成?这是只要有些常识的,能够独立思考的人不难辨明的。
   
   再有,该说明对我们的要求建议走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的途径,我们想问的是,进行强拆时政府为什么不走法律诉讼程序?为什么在非法暴力拆除我们家房屋后,却要求我们走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途径?行政复议不过是政府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谁敢相信?而法律诉讼,谁都知道告政府难难于上青天!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