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北京周末诗会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中国有许多大学排行榜,除了骗骗考大学的孩子和他们不知底细的家长之外,基本上没人搭理。所有排行的基本原理就是“堆大”:把两个三个四个五个甚至六个大学什么的堆在一起,这所堆起来的大学的各项指标就大大提升了,一些小有名气或名不见经传的大学堆在一起,或抱团取暖,或滥竽充数,就成了什么“211”“985”“百强”。和其他起行业一样,所有的“指标”都是由衙门决定的,所以排行实际上也是衙门决定的。如某学校自称自己的某学科全国第一,但是你不知道这所学校关于此学科的任何一位教授,任何一本书或者一种学术观点。这个第一是怎么来的?很简单,把衙门里的某要人搞定了!
   但今年的大学排行有所不同,有一份大学排名捅了马蜂窝,就是刚刚发布的武书连的排名。捅了马蜂窝的主要原因,是把他的母校浙江大学排为第一,把权贵气焰熏天,刚刚庆祝了一百周年大寿,人们还在津津乐道来了几个常委,在“门”上最显眼的位置上有多少大官的清华大学排在第三,不但在第一的浙大后面,而且在第二的北大后面。
   在我的印象里,老的清华人喜欢以“科学”自命,不喜欢,但尊重。现在的清华,好像不是那样的。一位在清华读书的小作家,美女,发博客对清华学生、学校的势利、世故、沉闷、无趣大表不满。可见真的或者说老的清华还没死干净,将来某一天还有希望。现在把孩子送到清华去的,多数是冲着大门顶上的大官去的,鲜少有人冲着藏在阴影里的陈寅恪、王国维之流。在如过江之鲫的清华学生中,满眼官迷孔方子孙。如果这样的学校排了第一,说明中国除了当官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那就干脆把清华改称国子监——但那好像是北大的故事。

   
   不过这次来“力挺”清华的,是他的难兄难弟北大毕业的愤青、《中国不高兴》的作者王小东。
   王小东高论:“我认为没必要把这张图(就是那张著名的完全按官大官小排列的《清华百年校友图》)特别政治化。抓住这张图不放,拼命抨击它“政治化”的人,自己反而是政治化的。”
   
   文明评论: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不高兴”先生,竟然要对满眼官僚的“校友门”说不“政治化”。我只能说啊啊啦。
   
   王小东高论:“现在大家一讲就是陈寅恪这样的“大师”价值高,把他们的价值凌驾于清华培养的工程师之上。我看不然。没有工科人才,我国的飞机上不了天,轮船下不了海。我们的文人经常闹科技常识的、逻辑的笑话,也无所谓,而对工程师的要求就不能这样。文人们连今天这样的耍嘴皮子、撒娇的空间恐怕都不会有。这些人怎么不知道感恩呢?当然报恩就更谈不上了,他们也没这个能耐。文人耍耍嘴皮子就出名,就捞钱,却认为铺路架桥、兴修水利的建筑师、工程师价值不够大,我不认同。”
   
   文明评论:现在学习最高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是要办的”。
   文明评论:小东乎?老东乎?对知识分子(不是工程师)的仇恨和蔑视,所有独裁专制者和他们的徒子徒孙都是一致的。如王小东之流上台,反右、文革尤有甚之!
   王小东:“那些天天讲“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是清华所缺的人不知想过没有,其实清华出过一个一点不听话、相当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人。“文革”中的“北京造反派五大领袖”之一蒯大富,连当年权威达到顶峰的毛主席都勒不住他,他还没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我想问:“你们不是很讨厌清华培养工程师吗?今天你们想再来个蒯大富吗?但你们不是觉得让他出席清华校庆都是十恶不赦之事吗?”很多文人开口批评时都不动脑子,我请他们好好想想吧。”
   文明评论:这是典型的脑残,可以作为医学病例。
   王小东高论:“清华近些年来破格去招揽一些“小名人”是失策的。当初降分招收蒋方舟,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择。这的确是缺乏“独立之精神”,屈服于了大众的流行口味儿了。清华本来是一个有相当高地位的学府,比蒋方舟“牛”无数倍,但清华对此好像不自知,反而想借助“小名人”扩大对年轻学子的影响。我认为,清华真不需要靠这种自降身份的方式去扩大知名度,不应该做这种恶质宣传。
   文明评论:蒋方舟更像是那些比蒋方舟更小的名人如王小东们不放在眼里的清华大师们的学生。有蒋方舟这样的学生存在,清华才有一点希望。工程师没有文明的灵魂,只不过是魔鬼的帮凶。毛泽东要办理工科,原子弹、导弹都是纳粹的工程师最先鼓捣出来的,现在的网络“长城”、干扰系统、六四开到北京的坦克都是王小东所喜欢的工程师们干出来的。工匠哲学,在思想的意义上、信仰的意义上、灵魂的意义上非常低级。就水平特别是创造性而言,纳粹的工程师远在清华之上。在这个意义上说王小东们的清华高兴了,中国就会众叛亲离,中国人就会不高兴。
   
   关于王小东们所不喜欢的这个武书连的排行榜,是中国唯一的一份敢于自称“完全透明公开的指标体系和数据来源,以及任何人都可以重复和检验的结果”的排行榜,所有入榜学校都可以根据公开的指标体系和数据对结果进行重复检验。这份排行榜出来后,马上就有人在大网站上发文说那一年有人指责武书连收了人家钱。武书连对此信心满满:“《中国大学评价》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可能有潜规则。”
   
   文明评论:这老兄要小心了,破坏了潜规则的人,不要被潜规则了。清华北大不是吃干饭的,王小东这样的北大清华,身居高位的,不是一个两个。这是一个像机器一样神奇的国度。《中国青年报》,知道什么来头吗?不过在国内做不下去了,你还可以在国外做,反正你是完全公开透明的。要我说,真的要用的话,这个排名肯定比王小东们所喜欢的那些“谁官大谁第一”的排名靠谱。
(2011/05/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