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北京周末诗会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第一份
   
   
   张同生常委转中共北京市纪委:

   2011年3月29日下午3时,张常委在海淀纪委领导人以及国防大学政治部副主任陪同下,在青龙桥干休所会议室与我谈话后,我对自己这几年的文章言论进行了反思和检讨,想将情况汇报如下:
   我坚持救党派的立场对国是发言,是受了李锐的影响,“关怀莫过朝中事,袖手难为壁上观。”李老这两句诗,代表了许多老党员的心声,支配了我晚年的思想走向。我敬佩李锐的高尚的人格和纯真的党性。我们这些被称为“救党派”的老同志,完全是道义的结合。自从2007年以来我们做了以下几件事情:
   (一)推动重新评毛。李锐、谢韬、胡绩伟、何方以及《炎黄春秋》联系的上百名老同志写出了重要文章和著作,对推动重新评毛做出了重大贡献。我的贡献是出版了《千秋功罪毛泽东》。这部书是在香港出版的,但翻印本、复印本遍及城乡,已不知凡几。去年12月28日中央政治局作出《关于毛泽东思想若干建议意见》的决议,让毛泽东思想退出历史舞台,是中央反映党心民心,推动历史前进的重大决策,是与救党派的良性互动。
   (二)取消列宁主义。学者王康、金雁、李玉贞、尹振环等做出了重大贡献。我的贡献是为尹振环的《列宁主义批判》写了一篇序言《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此文在2010年总第35期《领导者》杂志发表,标题改为《十月革命的两幅面孔》。从最近的理论动向来看,中央已经做出了取消列宁主义的决定,这是中央虚心纳谏,与学者的良性互动。
   (三)遏止国进民退。2009年6月主流媒体发表《六个为什么?》,引起整个社会的不安。全国工商联2009年8月7日发表蓝皮书《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报告(2008~2009)》,宣告在政府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中民营企业被淘汰出局,国进民退的大戏接连上演。《南方周末》发表了一批坚持改革开放,反对向计划经济回归的文章。我的贡献是在年底发表了《民主社会主义还是科学社会主义?》一文, 因为大陆无处发表,在香港出书《中共兴亡忧思录》,作为打头的文章发表。此文引起中央重视,停止了《六个为什么?》的宣传,媒体不再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不再批判民主社会主义。这也是一次中央与学者的良性互动。
   我近几年的理论活动主要是参与了这样几件大事。张常委手持党章批评我违反了“四项基本原则”。但您想没想过,将来十八大如果党章作了修改,采纳了我们的意见,我做的这些事情是功劳呢?还是错误呢?
   您派人追究的我在科技部老干部座谈会上的讲话谈到曾伟在悉尼买豪宅的问题,连带批评了曾庆红,说事实不确,不该引用《大纪元》的材料。据我初步复查的结果,曾庆红儿子买豪宅是悉尼报纸最先披露的,他们查到土地交易的文件。在西方国家,这些文件都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去查。这件事海外广泛报导,《明报》也有报导。我个人无力去悉尼外调,组织上如果想搞清这件事情则易如反掌。退一步说,如果此曾伟不是曾庆红的儿子,我可以公开澄清,向曾庆红道歉。但组织上得把根据给我,不能说引用《大纪元》的材料就是造谣生事。
   最近网上流传《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是您与我谈话以前发生的事情,不是我发到网上去的。现将此文和灭党派的评论奉上,供参考。
   您代表组织与我的谈话,我作正面的、积极的理解。用组织高压手段,不许我讲话,不许我写文章,不许我参加集会,不许我离京,不许我出国(探望女儿),可能有我不知道的深意,甚至有不让我“出事”的好意。这几天在家的平静闲适生活加深了这种猜想。组织上的担心我非常理解。但请相信一个老党员的觉悟。我将继续恪守救党派的立场,不利于党的话不说,不利于党的事不做,在当前特别要维护社会稳定,这是大局。希望对我早日解除禁令。这样组织上比较主动。
   此致敬礼
   
     宋科(辛子陵)
     2011.4.12
   抄送:中共海淀区纪委、国防大学政治部
   
   
   
   
   
   第二份
   
   
   
   
   2011年4月29日中共北京市纪委常委张同生在国防大学政治部副主任等十余名干部陪同下,代表市纪委正式与我谈话,追查我在2011年2月10日在科技部老干部座谈会上的讲话,让我对一些问题作出检讨和说明。
   一、关于曾伟在悉尼买豪宅的问题。我在讲话中说:“在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亿万富翁,平均每人财产6.7亿元人民币,这不能不影响到我们政权的性质。前国家副主席的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买了一幢豪宅,花了2.5亿人民币,轰动世界。一般来说,300万美元以下的算是一般豪宅;300-500万的算是中等豪宅;1000万左右的算是高档豪宅;2000万以上的应该是豪华庄园了,自家配有养马场、小型跑马场和高尔夫球场。1998年蒋宋美龄生前以280万美元卖掉了纽约长岛蝗虫谷豪宅,据行家估算现在应该价值1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000万元。曾伟的豪宅价值是蒋宋美龄纽约别墅价值的3.5倍。我党曾经义愤填膺地号召和领导人民打倒国民党的四大家族,如今我党领导人的家族,在经济地位上取代了四大家族的位置,在巧取豪夺的财富数量上远远超过了他们,还硬说是人民在当家作主,这样的瞒和骗能够长久吗?”
   我轻信了世界媒体的宣传,认定买豪宅的曾伟是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在4月12日的调查问讯会上,国防大学政治部纪检处刘德伟处长代表组织正式告知:曾伟不是曾庆红的儿子。市纪委李锋处长作为旁证插话。我相信两位处长的证言是真实可信的。我轻信媒体的信息,未进行核实就引用了,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我愿意在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方式,向世界舆论公开澄清,并向曾庆红同志赔礼道歉,以挽回庆红同志名誉上的损失。
   但这段话开头的判断:“在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亿万富翁,平均每人财产6.7亿元人民币,这不能不影响到我们政权的性质。”不能因为举例错了就被推翻。市纪委追问数字的出处,交待如下:
   1.《时代周报》(隶属广东报业集团)2009年6月25日报道政协委员蔡继明在全国政协会议上的发言(见附件一、附件二):
   据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科院等部门一份联合调查报告的数据,截至2006年3月底,中国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含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元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在超过1亿元以上的富豪当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占据了亿元户的91%,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资本。
   2.《中国青年报》2009年7月6日练洪洋文章:《为薄瓜瓜的“不想当官不想经商”鼓掌》(见附件三)
   一份由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等部门联合完成的调查报告透露,截至2006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超过5000万元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的有3220人,后者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占超亿元富豪人数的91%。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错误是“在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亿万富翁,平均每人财产6.7亿元人民币”的计算中有错误。
   24050亿元÷2932人=6.97亿元,不是6.7亿元。
   我抄写时马虎,漏掉了2700万元,错写成6.7亿元。诚如刘处长批评的,这也是治学不严的表现。在阳光卫视作节目时,我把这个数字说成2亿,错得就更大了。现在我正式更正,2932个高干子弟每人平均财产是6.97亿元人民币。
   这个国务院研究室等党政机关联合调查报告最早见诸纸质版是海外《争鸣》杂志,我见中央和省级党报都引用了,自然不再怀疑其真实性,也就跟着引用了。纪委要求我找中央机关核对才可引用,我一个退休老干部,没有这个条件。你们说去核对过,他们说没有。这完全可能,形势不对,他们不对外提供了。但公布过的党报上的东西是抹不掉的。
   高干子弟中出了2932个富豪,平均每人资产6.97亿元,这不能不影响到我们政权的性质,这个结论还是正确的。
   二、关于吴官正讲话的来源。我在《救党三策》一文中说:“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以上这些极坏的典型已不是个别现象。五十步与百步之间的贪腐官员已经占了多数。原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中纪委会议上说:‘根据中央的考察、调研,不能说全部,也有90%的省市二级党委已经变质,至少有80%的党政一把手是不称职,不合格的。’请大家注意这个数字:90%的省市两级党委已经变质,80%的党政一把手不合格,这是吴官正讲的呀!省市两级党委班子,人数可能就是几千人,但这就是操纵我们国家运转的那只看得见的大手呀!十个指头坏了八九个,这双手还能依靠吗?还能信赖吗?“
   我在这篇文章注释中交代了网上的出处,再作一个纸质媒体的补充。2006年《争鸣》月刊11月6日记者关捷报道:“近日,胡温整肃官场有大动作:派遣近百个巡视组、工作组、调查蹲点组进驻地方省市和有关部委办,同时把地方党政负责人请上北京‘摊牌’……10月12日、10月16日、10月19日,中办、国办、中纪委分三批,派遣47个巡视组、24个工作组、17个调查蹲点组,进驻地方省(区)、直辖市和有关部委办。今次所派遣的巡视组组长、工作组组长,都属于正部级,调查蹲点组组长属于副部级干部,向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负责。
   在‘国庆’假期,已从中共中央部委、中直机关、中央党校、总政、国防大学等部门借调了1600多名局、处级以上干部。由于人手紧缺,还从已退离一线的中纪委、中央军委、四总借调了270多人,又破天荒地从八个民主党派中央选调了58人加入调查蹲点组。巡视组、工作组、调查蹲点组。启程前,都由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吴官正等亲自出席欢送会鼓气。”
   这篇报道是表彰胡温反腐决心的。《争鸣》的政治立场是反共的,但又是讲究客观和真实的,它没有必要编造一篇表彰胡温的文章。那段关键的话:就在这篇报道的最后一段:“根据中央的考察、调研和党内外反映,不能说全部,也有90%的省市二级党委已经变质,至少有80%的党政一把手是不称职、不合格的。”(见附件四)
   三、关于《千秋功罪毛泽东》以及我在香港出版的其它著作的合法性问题。
   我认为是合法的,它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的保护,宪法高于党章,更高于中宣部的文件。它也是合乎程序的。作者只能把书稿交给出版社。送审是出版社的事情。在大陆出书的程序也是如此。不能要求普通作者拿着中宣部的批文去找出版社。我在香港出版的书,据说也跟北京通过气,香港出版社有他们的联系管道和工作方法。《毛泽东全传》曾受到前总书记江泽民的表扬和推荐。《千秋功罪毛泽东》等著作,没有任何领导机关有过非议和批评。许多领导同志都有《千秋功罪毛泽东》这部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