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北京周末诗会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今天是老同志座谈会,我们年龄相近,都在七十以上,都是老干部,老党员,“老员外”,对国事仍然很关心。京戏里面经常出现的一个角色是“员外”,所谓“员外”就是定员以外的人员,不在编,但还拿朝廷的俸禄,就是告老还家的官员。我们就都是“老员外”。头上没有乌纱帽,不求升迁了,可以讲真话,讲心里话,不需要跟风,不戴假面具讲话。现在科技发展了,到处有摄像头,有监听设备,我们吃饭的这个地方,可能也有。但我们不怕。我希望我们的一些意见,一些见解,传到中央去。我们对时政的一些评论,实际上是给中央当“编外参谋”,刘帅晚年就经常说给中央当“编外参谋”。我们出于善意,出于好心,该说的要说,听不听在他们,在当权的领导人。大家希望听我讲讲形势和前途。我就讲讲我的观察和理解。分八个问题来讲。有些问题可能和大家想的一样,有些问题可能不同,大家可以补充纠正。

   一、 我们的经济形势很好
   说形势好,主要是我们经济发展起来了。中国2010年GDP总量是397983亿元, 约合6.04万亿美元。按国际汇率计算的GDP已经超过日本名列第二,相当于美国的39.3%。中国2010年人均GDP大约在4283美元,排名全球第95位,2009年是第106位。这是个宏观的概念。我们再看一个单项指标:钢铁生产。真正在钢铁产量上实现超英赶美,是在改革开放后的 2006年,那一年的钢产量,不仅超过了英国,超过了美国,而且超过了他们两家的总和。中国一国的钢产量,超过了英美加上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28个国家。
   应该承认30 年来我们的经济成就确实很大,很了不起。但这个成绩怎么来的我们得搞清楚,得保持清醒头脑。说到这里,我们和主旋律、和领导人的讲话就不一致了。他们说,这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发挥出来了,是党的英明领导的结果。我说,不对,这是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走了修正主义道路,或者干脆说走了资本主义道路的结果。党的英明领导,不是坚持了社会主义,而是放弃了社会主义,放弃了人民公社制度,放弃了计划经济,放弃了一大二公,放弃了消灭私有制的国策。邓小平的英明就英明在这“放弃”二字上。
    二、只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经济才能发展起来
    当需要走出空想社会主义误区实行新资本主义政策的时候,要像列宁实行新经济政策那样,理直气壮地说服全党和全国人民,光明正大地发展资本主义。改革开放以来,每推出一项有利于发展生产的世界通用的(资本主义)政策,必进行一层社会主义理论包装,“打左灯,向右拐”,开始还有减轻阻力的作用,越往后副作用越大,施政官员没底气,老百姓看不起,毛派批评打着红旗反红旗。如此怎样凝聚民心,树立对改革开放的信仰呢?!许多光明正大的事情被扭曲成偷偷摸摸的事情。私有制不叫私有制,叫非公有制;资本家不叫资本家,叫社会主义建设者;发展资本主义经济不叫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叫发展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2003年年轻创业者陆煜章创办“上海资本家竞争力顾问有限公司”,因为违背了“能做不能说”的潜规则,把“资本家”三个字上了企业名称,注册时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驳回。陆煜章不服,向徐汇区人民法院状告工商局,工商局官员拿着《辞海》对簿公堂,说“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资本家是工人阶级的对立面,与我国社会主义的本质相悖。”当时上海的资本家起码有几十万。工商局官员可以和张总、李总在大饭店里喝酒,没感到有什么“相悖”,一扭脸到了庄严的法庭,就“相悖”了,不承认中国有资本家。法院一审判决工商局胜诉。这个惶遽、尴尬的镜头是我们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一个缩影。
    在承认市场经济和私有制,按照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组织社会生产问题上,中央领导人说七分或八分,剩下的二三分要靠下面去理解阐发,靠中宣部、社科院和主流媒体去解说,让大家接受现实,拥护转变,在新的理论的基础上统一思想。令人遗憾的是,中央说七八分,他们只说五六分,总比中央还左一点,还保守一点。中央领导人一些解放思想的话,他们还给过滤一下,给屏蔽掉,不让群众知道。他们宣传正统的马列,对私有制,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起一个否定、反对的作用。在我们党的统一领导下面,自己的经济基础对抗自己的上层建筑,自己的上层建筑否定自己的经济基础,左手跟右手打架,左脚绊着自己的右脚。改革开放30 年,争论了30年姓资姓社。人民群众对国家的现状,对国家的前途,长期形不成统一的认识。群众越来越分裂,思想越来越混乱。毛派见你理不直气不壮,就抓住理了,说你复辟了资本主义,走了资本主义道路。你们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GDP发展到多少,也不是成绩,是负数,是罪过。
    中国的改革开放,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改弦易辙,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过我们的资本主义是共产党领导的,是新资本主义。
   我们要套用毛泽东的话坦然告诉毛派:“现在我们建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是资本主义的,但又是人民大众的,不是苏式社会主义,也不是老资本主义,是新资本主义。” 要区分新资本主义和老资本主义,不要一提资本主义就腰杆子不硬,新资本主义是个富民兴邦的好东西,是和谐社会的经济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脱离苏联模式,创立新社会主义,这个新社会主义也可以叫做新资本主义,因为两者的经济基础是相同的。
   社会主义在解决公平问题上有探索,资本主义在解决效率问题上有成就。两者必须结合,变成一个新东西,才能建成一个现实的、缺陷最少的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这样一种实践。
    美国历史学家威尔-杜兰说:资本主义的恐惧迫使社会主义放宽自由,而社会主义的恐惧也迫使资本主义增加平等,东方是西方而西方也是东方,不久,两者就要碰头。”
   历史正在这样发展。不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代替社会主义,而是两者的结合、交融,成为一种新制度,这个新制度就是民主社会主义(新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正在成为人类共同认可的道路,将人类带入一个和平发展的新世纪。
   三、记住恩格斯说的93个字
   马克思于1883年去世。到了1886年,恩格斯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理论。他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中写下了一段令他的追随者们目瞪口呆的话:“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
   这位伟大的革命家和思想家在反思他和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理论体系。一切马克思主义的信奉者、实践者和研究者,都不可轻视或忽略这93 个字,没读过或没读懂这93个字,就是没弄通马克思主义。上了西天,没取到真经。如果在这以前你读过许多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读过《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和《哥达纲领批判》这些名篇,你就更要记牢这93个字,因为这93个字把这三大名篇否定了,把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否定了,把整个共产主义理论体系否定了。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和理论家而载入史册的。说他们晚年放弃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主张改良资本主义制度,和平进入社会主义,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许多人接受不了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这是事实,是有历史文献可考的事实。
   恩格斯1890年8月27日致拉法格的信中说:所有这些先生们都在搞马克思主义,然而是十年前你在法国就很熟悉的那一种马克思主义,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曾经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
   马克思说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用这种方式表示对自己前期学说的否定。这个前期,恩格斯划的线是10年前,即1880年以前,这就包括了《共产党宣言》(1848年)、《法兰西内战》(1871年)和《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三大名篇。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从科学社会主义向民主社会主义转变过程中探讨实现社会主义道路的深化。西方社会从血汗资本主义进化到现在的福利资本主义是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成功的标志。
   马克思主义是个庞大的理论体系。半个世纪的与时俱进,从前期到中期和后期有很大的变化。特别是1883 年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单独从事革命和理论活动的12年,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民主社会主义阶段。马克思主义是从《共产党宣言》开篇到《<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终篇;从暴力革命开篇,在和平改良终篇;从消灭私有制开篇到重建个人所有制终篇。恩格斯的理论遗嘱是:
    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引者注:指《共产党宣言》中说的暴力革命),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的。
   共产主义(即科学社会主义)如同中国的大同理想一样,是一种美好的理想,但它只“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千万不要付诸实践,它不是治国安民的现实政策,真要这样办,一定坏事,一定天下大乱。恩格斯说共产主义不是“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这就是告诉工人政党不要把共产主义写进党章,党章是要实行的,如果写上势必把工人运动引错了方向。这是欧洲工人运动脱离共产主义,走向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根据。中共党章中仍载有“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的条文是不符合恩格斯教导的。明年十八大,我估计会修改这一条。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了解,是德国“青年派”的水平,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后来的思想变化,把共产主义理想在六亿人口的中国大规模地实践了一下,结果比恩格斯预料的“更坏”还要坏得多。这个更坏的结果就是饿死了37558 000人。
    四、列宁是德皇威廉二世的间谍
   下面说说列宁和列宁主义。“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这句话,老同志都耳熟能详。对于十月革命,以前我们充满了崇敬,把苏联看作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榜样。苏联解体后,历史档案公开了,今天我们才知道了十月革命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场革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