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北京周末诗会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小华评:谢谢朱老发来的此邮件。我看那篇“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写的很好!不知道此作者是谁?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我估计一定是个七十岁以上的中国知识分子所撰写。我早就说过:“中国的知识分子七十虽以上的可以称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六十岁以上的也可以算是知识分子。五十多岁的知识分子就很勉强了。
   
   二○一一清华百年校庆,借用人民大会堂为会场,党中央常委六人出

   席,给出了全国大学校庆的最高规格。还有一天举办蒋南翔(1913-
   1988)教育思想报告会。出任清华校长达十四年的蒋南翔被誉为中国
   最著名的教育家。除了文革中遭受猛烈冲击之外,蒋南翔一直受到党
   政喉舌的推崇和褒奖,身后亦备及哀荣。在风高浪险的中共文教系统
   中这样的高级干部相当比较少。原因在哪里?概括地说,蒋南翔身体
   力行为中国共产党打造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党化教育系统。这套模式对
   于中国教育到底意味着什么?功过如何?
   
   ·院系调整的贯彻样板
   
   一九四九年清华是否继承了原来清华的传统?按照梅贻琦校长“大学
   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说法,应该说是。因为除了胡适和梅
   贻琦飞往台湾以外,重要教授都留在了北平,冯友兰、吴晗、季羡
   林、雷海宗、潘光旦、曾昭抡、叶企孙、黄万里……这样一流的人才
   阵容是足以担当清华的传统和盛名的。但是,中国高等教育走向衰败
   的第一个重要步骤就是一九五二年的院系调整。决策当然是中共中央
   作出的。实行者却是以蒋南翔为代表的一批党化知识干部。清华最为
   典型,从一所文理兼顾,享誉世界的综合性大学忽然被调整成单一的
   工科技术高等学院。本来以培养通才型高级人才的大学,变成了养成
   专才型技术官僚的机关。当时这样的调整已经遭到以钱伟长为代表的
   教授们非议,但方针既定,清华成为全国院系调整的样板型榜样。调
   整后的另一个结果是全面废止教授治校的学术传统,全面确立党委的
   领导制度。院系调整和党化管理的后果是:经统计发现,被长期宣传
   歌颂的“两弹一星”工程项目中,没有一位主要科学家是一九五二年
   后从国内大学毕业的。到了清华百年校庆的时刻,没有一位诺贝尔科
   学奖获得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科学家。
   
   与院系调整同时并举的思想改造运动。清华大学运动重点的重点是著
   名社会学家潘光旦。正因为他是梅贻琦的左臂右膀,对于清华的办学
   有过通盘的思考和构想,所以北京市委和蒋南翔把重点放在潘光旦的
   身上。多次检讨不得通过,杀鸡儆猴,曾经在西南联大挺身反蒋拥共
   的这些民主教授尚且如此,其他各种中立、暧昧态度的教授岂敢不俯
   首贴耳!
   
   ·又红又专的口号
   
   蒋南翔的代表性口号就是又红又专。专是科技业务的简称,红就是无
   产阶级世界观的简称。又红又专变成了清华师生的革命校训。红这种
   要求本身就是非常荒谬的说法。什么是无产阶级的世界观?连蒋南翔
   先生自己也没有答案。一九五二年他曾经以救世主般的中央大员名义
   指挥院系调整和思想改造,喝令各系教授洗心革面,服膺无产阶级政
   权,一九五七年他更以中央和市委的钦定打手自居,将副校长钱伟
   长、物理系主任叶企孙、化学系主任曾昭抡、水利系教授黄万里……
   还有孙宝宗、冯国将等大批普通学生打成右派分子,劳改劳教,后来
   又全力推行所谓的阶级路线,即出身歧视的革命血统论。按理他蒋先
   生应该是已经红透专深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了吧。不。文革浪潮一来,
   他很快就被大浪席卷而去,变成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在思想改
   造、肃反、反右和拔白旗等运动中,红,就是站稳立场,敢于揭发同
   学和老师的言行,上纲上线,提到阶级斗争和世界观的高度开展批判
   和斗争。到了文革时代,红的含义更加扑朔迷离,紧跟工作组可能成
   为资反路线的打手,紧跟造反英雄蒯大富有可能成为校园武斗的牺牲
   品,到头来竟然是先做逍遥派,然后若即若离地参加“四一四”派的
   胡锦涛潜伏爪牙修成正果。但是他从来不提自己的文革经历。有人
   说,蒋南翔是文革的受害者,他挨斗挨打,尝遍辛酸,没少吃苦。是
   的。可是他的痛苦经历,正是他所倡导的教育目标又红又专的结果。
   所有的清华人都想要政治上红。红就要听毛主席的话,参加文革的斗
   争,立场坚定,冲锋陷阵。现代义和团“红卫兵”这种愚昧暴力的组
   织就出在清华附中,语言暴力的典型范本《论无产阶级造反精神万
   岁》也出在清华附中。最具讽刺意义的文革牺牲品是清华大学教授吴
   晗,半生追求“红”,却不料竟被毛泽东当作开刀祭旗的可怜虫。全
   国校园武斗的最高级形态也出在清华园两大派之间,一直打到尸横校
   舍,血流成河。毛主席的贴身机要秘书(近妃)谢静宜红得受主席一
   再呵护,成为实际上的清华大学负责人;四人帮一倒,却被开除了党
   籍。什么才是红?院系调整、镇反、肃反、反右、拔白旗、四清、文
   革、抓五一六、抓法轮功,红的标准不断变换。蒋南翔和他的幽灵带
   着一帮子官员和教职员吆喝着红色口号,变换着红黑两种脸谱在清华
   的舞台上来来去去,折腾了五六十年。红也没有导致真正的专。文革
   大学生没有一届具备完整的学时和答辩,邓小平复出的时代,蒋南翔
   沉痛地指斥,清华工农兵学员的程度还比不上文革前的中专生。在四
   人帮横行的洪荒时期,梁效(两校)之一的清华大学扮演了舆论打手
   的卑鄙角色。毛驾崩江被捕,大学恢复招生,又红又专又被津津乐
   道。这种口号还将孕育教育的更大危机。科学家的世界观绝不应当是
   一个阶级的偏见,学者应抱持全人类的道德情怀和对宇宙的探索欲
   望。像居里夫人和爱因斯坦那样,关怀人类的祸福苦乐,奋不顾身地
   探究自然的奥秘。任何阶级观念都不免是偏见。只有摆脱了自身阶级
   和阶层的偏见,才是一个思想健全,公正贤能的知识分子,才有大气
   磅礴的恢宏气度和碧落黄泉的探索精神。居里夫人放弃镭矿提纯法的
   专利,公之于众;爱因斯坦提出曼哈顿计划,后来又希望停止核武器
   生产的言行,无不表明他们不仅奋不顾身地探究自然的奥秘,而且具
   有高度的人类道德意识。教育家就应以这样的榜样为青少年树立楷
   模,而不是提倡阶级斗争,模仿与人奋斗的枭雄偶像。拿西南联大
   (抗战时期清华北大和南开在昆明合并为一所大学)作对比,一九四
   九年后的清华大学在大师级人才和国际奖项方面都远不能望其项背。
   西南联大师生中走出了一百七十一位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院士
   (教师七十九人,学生九十二人),两位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李
   政道)。一九四九年后没有一个中国籍科学家荣获诺贝尔奖项,中国
   八位两弹一星的元勋(赵九章、邓稼先、郭永怀、朱光亚、王希季、
   陈芳允、屠守锷、杨嘉墀),没有一位是院系调整以后培养出来的新
   人。成绩如此相形见绌,却依然褒奖有加,而未见弹劾问责,刚好说
   明党政领导最关注的还是政治意识形态的贯彻,更甚于民族国家科技
   实力的增长。
   
   ·辅导员制度
   
   蒋南翔是清华政治辅导员制度的始作俑者。学校选拔一部分高年级学
   生充当低年级学生的思想政治监管人。制度发端于蒋南翔入长清华的
   次年一九五三年。这类制度在全国各大专院校几乎都大同小异;不过
   清华的政治辅导员成熟最早,形态最完善,后来发展为毕业后继续留
   校(授薪)工作一年,胡锦涛就是其中之一。这类做法说到底渊源于
   国民党专制时代的“职业学生”特务制度。由国民党和三青团机关出
   资供养,并以法政卵翼加以保护。清华的辅导员也是一律由学生共产
   党员、至少是共青团骨干担任,既有科学知识,又有党团觉悟;一般
   单位中业务能力甚差的政工干部背地里被人看作无能的党棍。而清华
   的辅导员必须又红又专,还有一定的社会工作能力。蒋南翔在学生运
   动时代战胜了国民党的特务学生,青出于蓝,组建了辅导员制度。辅
   导员制度跟政治运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特别是在肃反和反右斗争
   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将许多不同经历的师生关押、批斗,进行人身
   侮辱、逼供,主要就是在他们的辅导下进行的。学生的民间社团例如
   孙宝宗等人的“庶民社”被打成反革命小集团,向党委告密,组织对
   师生的围攻和迫害,都依靠辅导员进行。历来的宣传都描写蒋南翔理
   性冷静,实事求是,延安时代还对抢救运动的极左政策有所批评。可
   是在实际的政治运动中,他的表现却完全是一副急先锋的面貌。仅因
   教育观念不同就不惜将跟党十分亲近的钱伟长打成右派,也因为意见
   不合,就将党委内部的前学运功臣和英雄郭道晖、袁永熙等人打成右
   派。清华右派学生多达五百七十一人,还有徐璋本教授、冯国将、孙
   宝宗、党治国同学等以反革命治罪。蒋南翔作为典范的现实榜样,清
   华辅导员们的政治警觉和倾轧手段势必登峰造极。文革中蒋南翔受到
   严厉批判,但是批判不是说他太严厉,而是批他执行修正主义黑线,
   资产阶级教育思想,也就是必须更左,更严厉。于是清华的文斗,昏
   天黑地,清华的武斗,腥风血雨。毛泽东的红色极左路线驱使蒋南翔
   贯彻红专道路,让师生与人奋斗与天奋斗,文革中导致全国大专院校
   无不发生斗争惨剧,暴力流血,清华成为典型象征,就是顺理成章的
   事情了。改革开放以后,清华恢复招生,恢复文科建制,继续迷恋蒋
   南翔红专模式,只要没有陈寅恪教授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
   想,虽然不一定会重复出现暴力喋血惨案,西南联大和老清华的学术
   繁荣和人才辈出的景象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反而是用硫酸虐杀动物
   的事件和将 Chiang Kai-Shik(蒋介石)翻译成“常凯申”的误译总
   会层出不穷。梅贻琦和蒋梦麟校长虽是国民党人,毕竟每当发生学潮
   之时,总是关注学生保护学生,遮挡特务和军警的追捕,而共产党的
   公安局却是按照蒋南翔及其辅导员们开具的黑名单到师生宿舍去抓人
   的。扩建校园,恢复文科,却不废除党化体制,不恢复教授治校的传
   统,都只是重建大楼而已,一定培养不出真正的大师。
   
   ·阶级路线
   
   蒋南翔模式的另一重大部分当属影响中国社会及其深重的所谓阶级路
   线。阶级路线本来秘而不宣,到了蒋南翔如日中天的一九六三年左
   右,被表述得相当明确: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
   现。成分的意思是指家庭出身,即父母在一九四九年前的阶级身份。
   这个说法最早出自毛泽东的讲话。“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青年,只有
   十七八岁,高小毕业,或者初中毕业,硬是文化教员都不能当,我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