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奇麗想像
·五星馬列.毛賊殭屍早就該被丟進焚化爐.燒一燒 灰飛煙滅吧!!!
·百姓可以選擇官吏.政黨.領導人做不好有退場機制.加油吧!!!
·舞曲1279全然放下
·成立大陸民進黨!!!
·中國人也是地球人!請用選票=換取自由+換回民主!!!
·什麼年代了還禪讓.到退幾千年嗎???
·什麼年代了還禪讓.到退幾千年嗎???
·請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國吧!
·五星俄雜共狗殭屍賣國大戲!!!
·公天下與家天下!!!
·選賢與能.天下為公!
·襄南游爷.中共是馬列分裂份子中國之恥.民族罪人!
·自我1283花樣年華
·除專政.自由組黨.自由選舉.四年一任.全民政府!
·廣龍先生.你和封建皇朝走狗太監.沒兩樣!
·習近平先生.道歉下台.權為民賦啦!!!
·有啥好樂.同聲一哭吧!!!
·習近平先生.道歉下台.權為民賦啦!!!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深深愛主!
·奪個油田.免費送共狗財團嗎???
·奪個油田.免費送共狗財團嗎?
·茅于轼先生國民黨失掉政權不是因為腐敗!
·中共本是說謊黨.利益佔光說沒有.胎兒殺光說強國.一黨一胎說恩情!!!
·得天下者不得民心.怎麼辦?
·得天下者不得民心.怎麼辦?
·打啊打啊打南海.脫褲放pp拉堆屎.共狗開打民開花.茉莉花香滿地白
·無恥可笑的黨員數字!
·失去國魂的爛社會!
·中共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無官不貪.逃亡美國!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公義!
·腦殘智障才會唱紅歌!
·放下槍桿子.拿起選票吧!
·中国共产党是一坨馬列大狗屎!!!
·不唱紅歌.自由民主地球好公民!!!
·馬.第19次籲美.售我F16C/D
·共狗莫再殺華胎.子孝孫賢是天堂!!!
·請問彭光谦先生.誰的共同利益啊?
·天涯同盟.興我族魂
·一國一府.人民直選.全民政府!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清明廉潔.平等公義.自由民主!
·人民才是國法.廢除特權專政.奪回民權!
·共產黨.罪貫滿盈.人人得而誅之!
·:^(宋鲁郑)^重庆模式不過是落後的沒人選特權產物!
·紅心狗屎.殺豬祭祖!
·和平自由民主的曙光在望.大家一起加油!!!
·六十血淚民族魂.九十賊黨命歸陰!
·主你是我力量.真中國人是主的信徒!
·祝福1293黑色禮服
·幻想1292春花夢露
·^(龙韬)^ 無恥的死共匪.只配打死自己!
·一國一府.人民直選.全民政府!
·地下1294全心全意
·豬匯報的死豬頭.馬列祖國鬼靈堂啦!!!
·豬匯報的死豬頭.馬列祖國鬼靈堂啦!!!
·死人向前进.紅歌是坨屎 !
·徐水良先生.大陸不配稱國家.馬列鬼組織的奴才地獄而已!
·主耶穌基督珍愛“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公義!
·保守1258智慧開通
·中華兒女非五星 中華民族非馬列.鐮刀共狗最劣
·深入1295停止呼吸
·入迷1296香香公主
·百花1297神劍無敵
·亮劍1298臨去秋波
·錯失1299轉換心情
·謎題1300得失之間
·法輪功
·95%的中國人民.才是國家主人!
·人民当家做主人當然是普世价值!
·共狗下台.中國人民當主人!
·五星鐮刀非中國.殺光馬列賣國賊.復我華夏民族魂!
·共狗下台.還政於民.廢除狗專.平等均富!
·窩囊的大陸淪陷區!!!
·廢除不平等一黨狗專吧!!!
·想當總統.請先民選!
·茉莉1309又香又白
·紅歌唱進焚化爐.共狗狗專燒乾淨!
·熱烈展開中華民國第13任總統大選!
·共狗一胎殺子.等著未富先老吧!!!
·解答1301人面桃花
·畫眉1302成雙成對
·共產黨貪腐自肥狗黨狗專注定要滅亡!!!
·賣國殺子死共匪.還要殘害中國多久呢?
·唱死紅歌.貪腐自肥的共產黨注定要滅亡!
·這群人的法治和禮貌觀念都要加強!
·人家不讓你碰.就把髒豬手拿開吧!!!
·壓民軍.活春宮!
·壓民軍.活春宮!
·放下槍桿子.拿起選票吧!
·國家軍隊只效忠全體國民!
·決戰1314天下第一
·無悔1316一劍定江山
·愛中國.殺馬列.除五星.復國魂.新中國!!!
·神器1316最佳伴侶
·莫唱紅歌.自由歌唱!
·馬列舔屍派.下地獄去見馬列吧!
·唱紅歌就是共產黨奸殺中國人.不得民心的洗腦手段!
·不平等的一黨狗專的鬼憲法.第一個該燒!!!
·馬英九大戰習近平.直選中國總統!
·大家來罵馬列狗屎共!
·凡加入共產黨的加入那一天.就死透透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2011/05/10 03:05:12 瀏覽11|回應0|推薦0
   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轉載】為收取社會撫養費,十餘名“非法”嬰幼兒被計生部門強行抱走,送入邵陽福利院,統一改姓“邵”。部分後來找到下落,有些已被收養在海外——不能被塵封的悲劇

   
   財新《新世紀》記者 上官敫銘 | 文 李漠 | 圖
     
     漫漫尋親路上,湖南人楊理兵隨身攜帶著一張壓了層塑膜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叫楊玲,是他的第一胎孩子,算起來今年應該七歲了。
     
     2005年,楊玲尚在繈褓中,就離別了親人。她不是被人販子拐跑,而是被鎮裏的計生幹部以未交“社會撫養費”為名強行抱走的。
     
     四年後,楊理兵終於得知女兒的下落——遠在美國。
     
     2009年的一天,楊理兵和妻子曹志美在湖南常德一家酒店裏,從一位素不相識的人手中,得到女孩的兩張照片,“我一眼就能肯定,她就是我的女兒。”楊理兵說。
     
     楊家的遭遇並非孤例。多年來,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至少有近20名嬰兒曾被計劃生育部門抱走,與父母人各天涯。當地計生部門的解釋是:這些嬰幼兒多是被農民“非法收養”的棄嬰。但實際上,有相當多一部分嬰幼兒是親生的;更甚者,有的並非超生兒。
     
     2002年至2005年間,以計生部門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為由、強行抱走嬰幼兒的行為,在隆回縣高平鎮達到高潮。多年後,因部分家長鍥而不捨的尋親,類似事件浮出水面,乃至波及美國、荷蘭等國。
     
     上篇:搶嬰
     
     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從縣城北行70多公里,到達高平鎮。這是一個位於大山群中的鄉鎮,人口7萬多人。
     
     看似人口不多,長年來,高平鎮卻面臨著計劃生育的壓力。
     
     上個世紀70年代初,中國開始推行以“一胎化”為主要標誌的計劃生育政策。1982年,計劃生育政策被確定為基本國策。當時,和全國很多地方 一樣,湖南省也對計劃生育工作實行“一票否決”制。違反《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和《湖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禁止性規定的,地方政府的主要負責人、人口和 計劃生育工作分管負責人及責任人和單位,一年內不得評先評獎、晉職晉級、提拔重用、調動。
     
     隆回縣連續十餘年,保持湖南省“計劃生育工作先進縣”的稱號,其制定的處罰和考核細則更為嚴苛。層層考核壓力下,基層政府甚至不惜使用暴力手 段。在那時的高平鎮鄉村,常常可以看到諸如“通不通,三分鐘;再不通,龍捲風”等標語——鄉民們解釋稱,其意思是計生幹部給違反政策的家庭做思想工作,大 約只需三分鐘時間,之後再沒做通,家裏值錢的家當就將像被龍捲風過境一樣被一掃而空。
     
     此外,“兒子走了找老子,老子跑了拆房子”的標語,也讓人驚悚。因超生問題而被處罰過的西山村農民袁朝仁向財新《新世紀》記者介紹,在1997年以前,對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處罰是“打爛房子”“抓大人”。他就曾因超生問題,被拆了房子。
     
     “2000年以後,不砸房子了,‘沒收’小孩。”袁朝仁說。
     
     袁朝仁所說的“沒收小孩”,是高平鎮計生部門處理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方式之一。其方式是,計生辦人員進村入戶,將涉嫌違法生育、撫養的嬰幼兒抱走。
     
     因此,每當計生幹部下鄉入戶核查,鄉民們便四處逃避。在2002年至2005年間,高平鎮出現坊間所稱的“搶嬰潮”。
     
     “沒收”楊玲
     
     楊理兵清楚地記得,2004年7月29日下午,女兒在自己家中呱呱墜地。
     
     那天下午,高平鎮鳳形村楊理兵妻子曹志美有了生產跡象。父親叫來了村裏的接生婆袁長娥。袁長娥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說,當她趕到楊理兵家時,楊的母親正陪在兒媳身旁。“那是下午四五點鐘,生產很順利。”
     
     女兒降生後,楊家為其取名“楊玲”。哺育女兒到半歲後,楊理兵夫婦便離開老家,南下深圳打工謀生,“孩子交給爺爺奶奶哺養了。”
     
     2005年5月的一天,楊理兵照例給家裏打電話,得到驚人消息,“女兒被人搶走了!”他匆忙從深圳趕回家。但一切已晚。
     
     對於頭胎女兒為什麼會被搶走,楊理兵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他猜到了原因:因為他們夫妻雙雙外出打工,女兒由爺爺奶奶撫養,結果計生幹部誤以為這個女孩是被兩個老人收養的,因此也在徵收“社會撫養費”之列。
     
     楊理兵的父親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稱,2005年4月29日,高平鎮計劃生育辦公室(下稱計生辦)劉唐山等一行近十人來到楊家。“他們很凶,她奶奶在屋裏看到後就抱著孩子躲,後來躲到了豬圈裏。”
     
     計生幹部最終發現了被奶奶抱著躲在豬圈裏的楊玲,以楊家未交“社會撫養費”為由,要帶走這個“非法嬰兒”。
     
     事發當天下午,楊理兵的父親跟到了高平鎮。“他們說,必須交6000塊錢才可以把人抱回來。”但四處籌借,只借到4000元,“我第二天再去,計生辦的人說,就算交一萬塊,人也要不回來了。”
     
     那時,計生辦人員已將楊玲送到了邵陽市社會福利院。由於通訊不暢,時隔多日,楊理兵才趕回高平鎮。他趕到鎮裏去要人,小孩已經被送走,爭執中還發生了衝突。
     
     楊理兵回憶說,鎮裏主管計生工作的幹部承諾,只要他不再繼續追究此事,以後允許他生兩個小孩,還不用交罰款,“他們答應給我辦理兩個‘准生證’。”
     
     “准生證”後來被改名為“計劃生育服務證”,是中國新生嬰兒賴以證明合法身份的主要憑證。為了控制人口需要,育齡夫婦在生育前,必須到當地計生部門辦理這一證件,這是合法生育的法定程式。
     
     楊理兵並不理會這些。他趕到邵陽市社會福利院時,“根本就不知道女兒在哪里。”楊說:“他們‘沒收’了我的女兒?!”
     拆散雙胞胎
     
     計生辦“沒收”的孩子,不僅楊玲一個。早在2002年,同是高平鎮的計生幹部,就抱走了曾又東夫婦的一個女兒。
     
     曾又東是高平鎮高鳳村人,與上黃村的袁贊華結為夫妻。1995年和1997年,袁贊華先後生下兩個女兒。二女兒降生後,由於交不起罰款,家裏的房子被計生辦人員拆掉了屋頂。夫婦倆由此跑到外地謀生,發誓要為曾家生個兒子。
     
     第三胎懷孕後,曾又東、袁贊華夫婦躲到了岳父家。“為了躲計生辦的人,我們在竹林裏搭了個棚子住。”曾又東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說。
     
     2000年9月15日,在岳父家的小竹林裏,曾又東的雙胞胎女兒降臨人世。給袁贊華接生的,是上黃村的接生婆李桂華。
     
     在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時,李桂華對當年的情形歷歷在目,“是一對雙胞胎,一個先出頭,第二個先出腳。”
     
     很難說曾家此時是歡喜還是煩惱。袁贊華發誓:“再生一個,無論是不是男孩,都不再生了。”
     
     2001年2月,曾又東夫婦決定到重慶打工。四個小孩,“我們決定帶三個在身邊,留一個在妻子哥哥家代養。”曾又東說。
     
     於是,袁贊華的兄嫂袁國雄、周秀華夫婦,為曾又東夫婦撫養了雙胞胎姐妹中的大女兒。
     
     厄運於次年發生。2002年5月30日,高平鎮計生辦陳孝宇、王易等十餘人闖進上黃村袁國雄家,將一歲半的小孩帶走。一同被帶走的,還有袁國雄的妻子周秀華。
     
     “剛開始他們叫交3000,後來就漲到5000元,再後來就要1萬元了。”袁國雄夫婦曾據理力爭,向計生辦人員坦陳,這是代妹妹家撫養的。但計生部門原則性很強,一口咬定交錢才能贖人。因交不起罰款,雙胞胎姐姐被送到了邵陽市社會福利院。
     
     因通訊不暢,曾又東夫婦當時對此一無所知。那年3月,在重慶朝天門批發市場做小生意的曾又東夫婦,還沉浸在幸福中,袁贊華生下了他們期盼的兒子。
     
     2003年,因母親過世回家奔喪的曾又東,才知道女兒被計生辦帶走的消息。
     
     如今,曾又東對這對雙胞胎女兒中的姐姐已經印象模糊,“右耳朵好像有一點小贅肉?”
     
     四類嬰兒
     
     楊理兵和曾又東的遭遇並非孤例。高平鎮被計生辦以“超生”或“非法收養”等名由“搶走”的嬰幼兒,不在少數。而領回小孩的條件,無一例外都是交錢。數額多少沒有定數,全憑計生幹部們張口。
     
     高平鎮西山洞村五組農民袁朝容對財新《新世紀》記者稱,2004年8月,他在廣東省東莞市一家傢俱廠打工時,逛街時看到一個包裹,打開一看, 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女嬰。“這是一條生命啊。”袁朝容將女嬰救起。在工友建議下,時年42歲無妻無子的袁朝容,餵養了這名嬰兒,並取名“袁慶齡”。
     
     2004年12月,袁朝容將孩子帶回老家,向村長彙報此事,交了些錢,希望村長幫忙辦理領養手續。
     
     第二年,袁朝容每月支付350元生活費,委託姨媽代養孩子,自己再次離家南下打工。
     
     然而,2005年7月28日,高平鎮李子健、陳孝宇等四五名計生幹部闖入袁朝容姨媽家,稱此女嬰為“非法收養”,將袁慶齡抱走,並稱必須交8000元才能將人領回。
     
     袁朝容胞兄袁朝福對財新《新世紀》記者介紹,當時弟弟在廣東,自己多次到鎮計生辦請求放人,得到的答復是“必須先繳納社會撫養費”。四個月後,當袁朝福回到老家要人時,得到的答復是,小孩已被送到邵陽市社會福利院。
     
     大石村十組農民袁名友夫婦,生育了兩名男孩之後,妻子進行了結紮手術。1999年,他們在湖北省洪湖市沙口鎮做生意時,撿到一名被遺棄的女嬰收養下來。年底,回鄉過年的袁名友將此事向村幹部彙報,並委託辦理收養手續。
     
     袁名友說,2002年5月10日,在繳納了2000元社會撫養費後,該名女嬰在高平鎮派出所進行了人口登記。在初次戶口登記上,女嬰取名“袁紅”,與戶主袁名友的關係是“養女”。
     
     雖然已繳納社會撫養費,且上了戶口,但是,2002年7月29日,高平鎮計生辦幹部劉唐山等四人還是來到袁家,將袁紅抱走。彼時,袁名友夫婦在田地裏勞作,看到來劉唐山等人抱著孩子駕車離去,飛奔尾追。
     
     “他們把我女兒抓到了鎮計生辦。”袁名友向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說,“說我非法收養,叫我按手模。說要拿4萬塊錢贖人,否則就不放人。最後說至少要交3萬。”
     
     然而,第二天袁名友湊足錢帶到計生辦時,女兒已經不見了。“她的脖子底下,左邊有顆黑痣,豆子一樣大的。”回憶起養女的模樣,袁名友眼圈紅了起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