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奇麗想像
·毛殭屍.狗屎共.只配燒一燒.埋一埋.立個馬列恥辱碑!
·中華文化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敬老扶幼.愛惜小孩!!!
·死人东方党.你只配頭部中槍啦.腦袋裝豬屎的白癡!!!
·死人陈泱潮.
·死人
·善意1549真正合適
·善意1549真正合適
·出身貧寒又殘障.何振達30年捐3千萬
·逍遙1550編織夢想
·共產黨統一道歉下台.自由民主.全新中國!!!
·逍遙1550編織夢想
·先把馬列毛殭屍=燒一燒埋一埋吧.丟進歷史焚化爐.立個中國西奴俄雜恥辱碑!
·曾經1551最高境界
·曾經1551最高境界
·鴛鴦相會
·死人刘宗正.今人冷漠.莫怪古人.荀子性惡. 孔丘何干!?
·死人陈泱潮.孫國父民國14年就死啦!自己不長進.不要怪死人!
·打開1552溫婉小妾
·是想當皇帝的袁世凱殺宋教仁!!!
·^(死人刘宗正+陈泱潮)^請長腦袋.請進步.想當官.就民選!
·中國道統孔丘.孫文.蔣介石.自由民主.選賢與能.請進步啦!
·蔡英文籲馬總統公投修法建立制度
·悼念小悦悦.更該廢除一胎化.每個小孩.都是寶貝!
·貓咪1553親親寶貝
·貓咪1553親親寶貝
·生活1554莫棄莫離
·死人向前进.廢除一'黨一胎.才配稱社會主義!廢除馬列狗黨.不平等狗專特權.才
·牧歌:日月
·生活1554莫棄莫離
·薄熙来“道歉下台”才是真理! 人人平等.票票等值.全民政府!!!
·廢除狗共無恥狗專憲法.才配稱中國人!!!
·鑑定1555勿失勿忘
·鑑定1555勿失勿忘
·捐贈1558還是朋友
·流浪:停格
·蔡.兩岸躁進比執政無能更可怕~ 總統.正確的領袖帶來幸福
·死人刘宗正.陈泱潮.沒腦袋.請長腦袋啦!孫文是國父.中華文化是主珍寶!
·湖光曲:幽冥記
·總統.提和平協議非為選舉~和平協議需十大保障前提
·沉默56自然而然
·李登輝支持蔡英文的公投法修法~馬總統:協商都要公投 將寸步難行
·中華文化是主耶穌的珍寶.神的恩賜!!!
·馬.中華民國是國家.蔡批馬.一人意志做重大決策
·選擇1557心甘情願
·選擇1557心甘情願
·心態1558靜謐的夜
·中華文化.捨身取義.主十字架的愛!
·孫文學說.認識一個人.就去讀他的文章!
·中華文化.大愛天下.自由民主.平等均富!!!
·革命革心.如鹰展翅上腾 Soar on Wings Like an Eagle
·中華文化是主的珍寶.自由民主.平等博愛.耶和華的恩賜!!!
·中華文化是主十字架的大愛.在人手中被推擠.在人口中被唾棄!
·中華文化是主的恩賜!馬列五星才是狗屎!!!
·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均富!狗屎共一黨一胎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主啊.請讓馬列五星狗屎共全黨統一死光光!!!
·捐小豬.挺小英 又有3萬隻出籠~宋轟藍營.含血淚投馬.幫派哲學嘛~加油吧!
·加油吧.親愛的大陸同胞!愛的真諦!今天的讀經!
·全球人口破70
·白癡陈泱潮.不懂推背圖.不要裝懂~神經病!老蔣說是自己打敗自己啦!
·大哥1440長夜漫漫
·119占線騷擾.怪事一籮筐~哈.消防隊!!!
·中華文化.扶老攜幼.平等博愛.神的恩賜!五星共狗.賣國殺子.罪該萬死!
·孫文國父.神的愛徒.主的珍寶.馬列共狗.蘇奴漢奸.前蘇奴才!!!
·親愛的大陸同胞.請不要當馬列走狗.五星前蘇奴!!!
·狗P新中國.西奴國恥.一胎殺子.買啥歐美國債?
·反華西奴共產黨.賣國殺子不要臉.統一下台死光光.自由民主新中國!
·五星馬列鬼地獄.一黨一胎爛社會.特權狗專非政府.俄雜殭屍非中國!
·結婚1560許多許多
·感恩1561大愛世界
·結婚1560許多許多
·閩南文化.漢唐古風.勤誠樸
·閩南文化.樂觀開朗.耶和華的祝福滿滿!!
·閩南文化.浪漫隨和.驃悍堅強.神的尖兵.耶和華的心!!!
·宋楚瑜參選 蔡英文肯定.藍下封口令
·李登輝.我若死.換你們打拚
·休息1562最親愛的
·漆黑1563花香鳥語
·蒋介石近80年前的讲话.网友惊呼预言成真
·蔡英文.馬政府不正確使用國家資源
·橘批金馬體制.馬陣營.可接受檢驗
·神農氏文化祭.馬英九打政績牌
·中華文化.萬古長青.馬列西奴死共匪.統一道歉下台.死光光!!!
·真中國人.主的珍寶.馬列俄雜死中共.統一下臺死光光!!
·有長腦袋的莫把殭屍狗共當中國人!!!
·共產黨是竊國強盜.統一道歉下台.還政於民.全民政府.全民治國!!!
·中華文化.神的恩賜.寬仁博愛.自由民主.平等公義!
·真中國人是神的子民.主耶穌的十二星冠冕!大愛無垠!
·真中國人.自由組黨.生育補助.四年一任.全民政府!!!
·共產黨是竊國強盜.統一道歉下台.還政於民.全民政府.全民治國!!!
·真中國人.廢除狗黨狗專.選賢與能.自由民主.平等均富!
·真中國人.痛恨五星馬列共產黨死殭屍.共狗下臺.還政於民!
·孔儒思想.選賢與能.天下為公.神的子民.主的珍寶~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樹屋1563森林王子
·孔儒的三權.夫妻為大.人民是君.天倫之樂=請廢除一黨一胎!加油吧!
·樹屋1563森林王子
·在神的愛裡大一統.大同世界.神愛世人!陶造我生命!
·中共高官.該賞100槍啦.沒人選全該道歉下台!!!
·互相1564萬般柔情
·互相1564萬般柔情
·孫中山要選總統.也是一人一票.鞠躬拜託啦!!!
·交流1565千言萬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在水深火熱中活的大陸同胞: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2011/05/10 03:05:12 瀏覽11|回應0|推薦0
   湖南邵陽計生官員搶嬰兒牟利 每名3000美元外銷
   
   【轉載】為收取社會撫養費,十餘名“非法”嬰幼兒被計生部門強行抱走,送入邵陽福利院,統一改姓“邵”。部分後來找到下落,有些已被收養在海外——不能被塵封的悲劇

   
   財新《新世紀》記者 上官敫銘 | 文 李漠 | 圖
     
     漫漫尋親路上,湖南人楊理兵隨身攜帶著一張壓了層塑膜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叫楊玲,是他的第一胎孩子,算起來今年應該七歲了。
     
     2005年,楊玲尚在繈褓中,就離別了親人。她不是被人販子拐跑,而是被鎮裏的計生幹部以未交“社會撫養費”為名強行抱走的。
     
     四年後,楊理兵終於得知女兒的下落——遠在美國。
     
     2009年的一天,楊理兵和妻子曹志美在湖南常德一家酒店裏,從一位素不相識的人手中,得到女孩的兩張照片,“我一眼就能肯定,她就是我的女兒。”楊理兵說。
     
     楊家的遭遇並非孤例。多年來,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至少有近20名嬰兒曾被計劃生育部門抱走,與父母人各天涯。當地計生部門的解釋是:這些嬰幼兒多是被農民“非法收養”的棄嬰。但實際上,有相當多一部分嬰幼兒是親生的;更甚者,有的並非超生兒。
     
     2002年至2005年間,以計生部門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為由、強行抱走嬰幼兒的行為,在隆回縣高平鎮達到高潮。多年後,因部分家長鍥而不捨的尋親,類似事件浮出水面,乃至波及美國、荷蘭等國。
     
     上篇:搶嬰
     
     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從縣城北行70多公里,到達高平鎮。這是一個位於大山群中的鄉鎮,人口7萬多人。
     
     看似人口不多,長年來,高平鎮卻面臨著計劃生育的壓力。
     
     上個世紀70年代初,中國開始推行以“一胎化”為主要標誌的計劃生育政策。1982年,計劃生育政策被確定為基本國策。當時,和全國很多地方 一樣,湖南省也對計劃生育工作實行“一票否決”制。違反《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和《湖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禁止性規定的,地方政府的主要負責人、人口和 計劃生育工作分管負責人及責任人和單位,一年內不得評先評獎、晉職晉級、提拔重用、調動。
     
     隆回縣連續十餘年,保持湖南省“計劃生育工作先進縣”的稱號,其制定的處罰和考核細則更為嚴苛。層層考核壓力下,基層政府甚至不惜使用暴力手 段。在那時的高平鎮鄉村,常常可以看到諸如“通不通,三分鐘;再不通,龍捲風”等標語——鄉民們解釋稱,其意思是計生幹部給違反政策的家庭做思想工作,大 約只需三分鐘時間,之後再沒做通,家裏值錢的家當就將像被龍捲風過境一樣被一掃而空。
     
     此外,“兒子走了找老子,老子跑了拆房子”的標語,也讓人驚悚。因超生問題而被處罰過的西山村農民袁朝仁向財新《新世紀》記者介紹,在1997年以前,對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處罰是“打爛房子”“抓大人”。他就曾因超生問題,被拆了房子。
     
     “2000年以後,不砸房子了,‘沒收’小孩。”袁朝仁說。
     
     袁朝仁所說的“沒收小孩”,是高平鎮計生部門處理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方式之一。其方式是,計生辦人員進村入戶,將涉嫌違法生育、撫養的嬰幼兒抱走。
     
     因此,每當計生幹部下鄉入戶核查,鄉民們便四處逃避。在2002年至2005年間,高平鎮出現坊間所稱的“搶嬰潮”。
     
     “沒收”楊玲
     
     楊理兵清楚地記得,2004年7月29日下午,女兒在自己家中呱呱墜地。
     
     那天下午,高平鎮鳳形村楊理兵妻子曹志美有了生產跡象。父親叫來了村裏的接生婆袁長娥。袁長娥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說,當她趕到楊理兵家時,楊的母親正陪在兒媳身旁。“那是下午四五點鐘,生產很順利。”
     
     女兒降生後,楊家為其取名“楊玲”。哺育女兒到半歲後,楊理兵夫婦便離開老家,南下深圳打工謀生,“孩子交給爺爺奶奶哺養了。”
     
     2005年5月的一天,楊理兵照例給家裏打電話,得到驚人消息,“女兒被人搶走了!”他匆忙從深圳趕回家。但一切已晚。
     
     對於頭胎女兒為什麼會被搶走,楊理兵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他猜到了原因:因為他們夫妻雙雙外出打工,女兒由爺爺奶奶撫養,結果計生幹部誤以為這個女孩是被兩個老人收養的,因此也在徵收“社會撫養費”之列。
     
     楊理兵的父親對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稱,2005年4月29日,高平鎮計劃生育辦公室(下稱計生辦)劉唐山等一行近十人來到楊家。“他們很凶,她奶奶在屋裏看到後就抱著孩子躲,後來躲到了豬圈裏。”
     
     計生幹部最終發現了被奶奶抱著躲在豬圈裏的楊玲,以楊家未交“社會撫養費”為由,要帶走這個“非法嬰兒”。
     
     事發當天下午,楊理兵的父親跟到了高平鎮。“他們說,必須交6000塊錢才可以把人抱回來。”但四處籌借,只借到4000元,“我第二天再去,計生辦的人說,就算交一萬塊,人也要不回來了。”
     
     那時,計生辦人員已將楊玲送到了邵陽市社會福利院。由於通訊不暢,時隔多日,楊理兵才趕回高平鎮。他趕到鎮裏去要人,小孩已經被送走,爭執中還發生了衝突。
     
     楊理兵回憶說,鎮裏主管計生工作的幹部承諾,只要他不再繼續追究此事,以後允許他生兩個小孩,還不用交罰款,“他們答應給我辦理兩個‘准生證’。”
     
     “准生證”後來被改名為“計劃生育服務證”,是中國新生嬰兒賴以證明合法身份的主要憑證。為了控制人口需要,育齡夫婦在生育前,必須到當地計生部門辦理這一證件,這是合法生育的法定程式。
     
     楊理兵並不理會這些。他趕到邵陽市社會福利院時,“根本就不知道女兒在哪里。”楊說:“他們‘沒收’了我的女兒?!”
     拆散雙胞胎
     
     計生辦“沒收”的孩子,不僅楊玲一個。早在2002年,同是高平鎮的計生幹部,就抱走了曾又東夫婦的一個女兒。
     
     曾又東是高平鎮高鳳村人,與上黃村的袁贊華結為夫妻。1995年和1997年,袁贊華先後生下兩個女兒。二女兒降生後,由於交不起罰款,家裏的房子被計生辦人員拆掉了屋頂。夫婦倆由此跑到外地謀生,發誓要為曾家生個兒子。
     
     第三胎懷孕後,曾又東、袁贊華夫婦躲到了岳父家。“為了躲計生辦的人,我們在竹林裏搭了個棚子住。”曾又東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說。
     
     2000年9月15日,在岳父家的小竹林裏,曾又東的雙胞胎女兒降臨人世。給袁贊華接生的,是上黃村的接生婆李桂華。
     
     在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時,李桂華對當年的情形歷歷在目,“是一對雙胞胎,一個先出頭,第二個先出腳。”
     
     很難說曾家此時是歡喜還是煩惱。袁贊華發誓:“再生一個,無論是不是男孩,都不再生了。”
     
     2001年2月,曾又東夫婦決定到重慶打工。四個小孩,“我們決定帶三個在身邊,留一個在妻子哥哥家代養。”曾又東說。
     
     於是,袁贊華的兄嫂袁國雄、周秀華夫婦,為曾又東夫婦撫養了雙胞胎姐妹中的大女兒。
     
     厄運於次年發生。2002年5月30日,高平鎮計生辦陳孝宇、王易等十餘人闖進上黃村袁國雄家,將一歲半的小孩帶走。一同被帶走的,還有袁國雄的妻子周秀華。
     
     “剛開始他們叫交3000,後來就漲到5000元,再後來就要1萬元了。”袁國雄夫婦曾據理力爭,向計生辦人員坦陳,這是代妹妹家撫養的。但計生部門原則性很強,一口咬定交錢才能贖人。因交不起罰款,雙胞胎姐姐被送到了邵陽市社會福利院。
     
     因通訊不暢,曾又東夫婦當時對此一無所知。那年3月,在重慶朝天門批發市場做小生意的曾又東夫婦,還沉浸在幸福中,袁贊華生下了他們期盼的兒子。
     
     2003年,因母親過世回家奔喪的曾又東,才知道女兒被計生辦帶走的消息。
     
     如今,曾又東對這對雙胞胎女兒中的姐姐已經印象模糊,“右耳朵好像有一點小贅肉?”
     
     四類嬰兒
     
     楊理兵和曾又東的遭遇並非孤例。高平鎮被計生辦以“超生”或“非法收養”等名由“搶走”的嬰幼兒,不在少數。而領回小孩的條件,無一例外都是交錢。數額多少沒有定數,全憑計生幹部們張口。
     
     高平鎮西山洞村五組農民袁朝容對財新《新世紀》記者稱,2004年8月,他在廣東省東莞市一家傢俱廠打工時,逛街時看到一個包裹,打開一看, 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女嬰。“這是一條生命啊。”袁朝容將女嬰救起。在工友建議下,時年42歲無妻無子的袁朝容,餵養了這名嬰兒,並取名“袁慶齡”。
     
     2004年12月,袁朝容將孩子帶回老家,向村長彙報此事,交了些錢,希望村長幫忙辦理領養手續。
     
     第二年,袁朝容每月支付350元生活費,委託姨媽代養孩子,自己再次離家南下打工。
     
     然而,2005年7月28日,高平鎮李子健、陳孝宇等四五名計生幹部闖入袁朝容姨媽家,稱此女嬰為“非法收養”,將袁慶齡抱走,並稱必須交8000元才能將人領回。
     
     袁朝容胞兄袁朝福對財新《新世紀》記者介紹,當時弟弟在廣東,自己多次到鎮計生辦請求放人,得到的答復是“必須先繳納社會撫養費”。四個月後,當袁朝福回到老家要人時,得到的答復是,小孩已被送到邵陽市社會福利院。
     
     大石村十組農民袁名友夫婦,生育了兩名男孩之後,妻子進行了結紮手術。1999年,他們在湖北省洪湖市沙口鎮做生意時,撿到一名被遺棄的女嬰收養下來。年底,回鄉過年的袁名友將此事向村幹部彙報,並委託辦理收養手續。
     
     袁名友說,2002年5月10日,在繳納了2000元社會撫養費後,該名女嬰在高平鎮派出所進行了人口登記。在初次戶口登記上,女嬰取名“袁紅”,與戶主袁名友的關係是“養女”。
     
     雖然已繳納社會撫養費,且上了戶口,但是,2002年7月29日,高平鎮計生辦幹部劉唐山等四人還是來到袁家,將袁紅抱走。彼時,袁名友夫婦在田地裏勞作,看到來劉唐山等人抱著孩子駕車離去,飛奔尾追。
     
     “他們把我女兒抓到了鎮計生辦。”袁名友向財新《新世紀》記者回憶說,“說我非法收養,叫我按手模。說要拿4萬塊錢贖人,否則就不放人。最後說至少要交3萬。”
     
     然而,第二天袁名友湊足錢帶到計生辦時,女兒已經不見了。“她的脖子底下,左邊有顆黑痣,豆子一樣大的。”回憶起養女的模樣,袁名友眼圈紅了起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