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Dear the countries leaders in this earth .. this is your living life and start from now: 這一切,都說明有几個志同道合的人,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他們宁愿找井水挑河水,也不愿意用自來水,宁愿點油燈,也不用電燈,是有一批這樣的“現代隱士”的。]
李芳敏144000
·11我因眾仇敵的緣故,成了眾人羞辱的對象,在我的鄰居面前更是這樣;
·12我被人完全忘記,如同死了的人,我好像破碎的器皿,
·13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圖謀要取我的性命。
·14但是,耶和華啊!我還是倚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
·16求你用你的臉光照你的僕人,以你的慈愛拯救我。
·15求你救我脫離我仇敵的手,和那些迫害我的人。
·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19耶和華啊!你為敬畏你的人所珍藏的好處
·20你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他們陷在世人的陰謀裡
·21因為我在被圍困的城裡,他就向我顯出他奇妙的慈愛。
·22可是我向你呼求的時候,你還是垂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23和華保護誠實的人,卻嚴厲地報應行事驕傲的人。
·2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4因為你的手晝夜重壓在我身上,我的精力耗盡
·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孽。
·6因此,凡是敬虔的人,都當趁你可尋找的時候,向你禱告
·7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護我脫離患難,以得救的歡呼四面環繞我
·8我要教導你,指示你應走的路;我要勸戒你,我的眼睛看顧你。
·9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如果不用嚼環轡頭勒住牠們,牠們就不肯走近。
·10惡人必受許多痛苦;但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
·1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喜快樂;所有心裡正直的人哪!你們都要歡呼。
· 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呼;正直人讚美主是合宜的。
·2你們要彈琴稱謝耶和華,用十弦瑟歌頌他。
·3你們要向他唱新歌,在歡呼聲中巧妙地彈奏。
·4因為耶和華的話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為都是誠實的。
·5耶和華喜愛公義和公正,全地充滿耶和華的慈愛。
·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 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9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10耶和華破壞列國的謀略,使萬民的計劃挫敗。
·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18耶和華的眼睛看顧敬畏他的人,和那些仰望他慈愛的人;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20我們的心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1我要時常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2我的心要因耶和華誇耀,困苦的人聽見了就喜樂。
·3你們要跟我一起尊耶和華為大,我們來一同高舉他的名。
·4我曾求問耶和華,他應允了我,救我脫離一切恐懼。
·5人仰望他,就有光彩,他們的臉必不蒙羞。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7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周圍紮營,搭救他們。
·9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敬畏他,因為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11孩子們!你們要來聽我;我要教導你們敬畏耶和華。
·10少壯獅子有時還缺食挨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
·12誰喜愛生命,愛慕長壽,享受美福,
·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也要離惡行善,尋找並追求和睦。
·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19義人雖有許多苦難,但耶和華搭救他脫離這一切。
·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22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性命;凡是投靠他的,必不被定罪。
·1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2求你緊握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拔出矛槍戰斧,迎擊那些追趕我的;求你對我說:「我是你的拯救。」
·4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5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驅逐他們。
·6願他們的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7因為他們無故為我暗設網羅,無故挖坑要陷害我的性命。
·8願毀滅在不知不覺間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羅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
·9我的心必因耶和華快樂,因他的救恩高興。
·10我全身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啊!有誰像你呢?你搭救困苦的人,脫離那些
·強暴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
·13至於我,他們有病的時候,我就穿上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心裡也不住地禱
·14我往來奔走,看他們像自己的朋友兄弟;我哀痛屈身,如同哀悼母親。
·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一起攻擊我,他們
·16他們以最粗鄙的話譏笑我,向我咬牙切齒。
·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我的生命脫離少壯
·19求你不容那些無理與我為敵的,向我誇耀;不讓那些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
·20因為他們不說和睦的話,卻計劃詭詐的事,陷害世上的安靜人。
·21他們張大嘴巴攻擊我,說:啊哈!啊哈!我們親眼看見了。」
·22耶和華啊!你已經看見了,求你不要緘默;主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4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我誇耀。p
·25不要讓他們心裡說:「啊哈!這正是我們的心願!」不要讓他們說:「我們把
·26願那些喜歡我遭難的,一同蒙羞抱愧;願那些對我妄自尊大的,都披上慚愧和
·27願那些喜悅我冤屈昭雪的,都歡呼快樂;願他們不住地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28我的舌頭要述說你的公義,終日讚美你。
·1惡人的罪過在他心中深處說話,他眼中也不怕神。
·2罪過媚惑他,因此在他眼中看來,自己的罪孽不會揭發,也不會被恨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Dear the countries leaders in this earth .. this is your living life and start from now: 這一切,都說明有几個志同道合的人,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他們宁愿找井水挑河水,也不愿意用自來水,宁愿點油燈,也不用電燈,是有一批這樣的“現代隱士”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w/011.htm
   
   十一、絕頂机密的泄露
   
     腦科專家說到這里,向我望來,我示意他說下去,他道:“這兩個可能,都只是假設,而且和我醫生的身份并沒有并系,只是看你的敘述多,而得出來的聯想。”

     腦科專家道:“第一個可能是,受害者早就接触過電腦控制的檢查儀,檢查儀中有著他們從正常到不正常的全部資料。”
     我呆了一呆:“第二個可能呢?”
     專家道:“第二個可能是第一個可能的逆局,也就是說,不是檢查儀接触過受害者,就是受害者,曾經接触過檢查儀。”
     我苦笑:“其實只是一個可能:兩者之間,曾有過接触?”
     腦科專家苦笑:“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無此可能,因為沒有一個受害者曾接触過這套設備。”
     我不禁疑惑:“你肯定?他們全是集團的要員,而這套設備屬集團的醫院所有。”
     我的意思是,集團的要員,平時檢查身体什么的,也可能接触過這套檢查儀的。
     腦科專家和其余的醫生,都神情怪异:“确實沒有可能——整套設備是新設置的,啟用才十二天。并沒有他們曾使用過的記錄。”
     他說到這里,雙眼發定,望著我,等我作進一步的解釋。我不禁苦笑,不錯,我很能對一些怪异的事,作出假設,可是像這种專業之极的事,我听都不是很听得懂,怎么能作出假設來?
     而這時,陶啟泉又表現得十分不安,至少已悄悄拉了我的衣袖三次以上,這是在暗示我別再和腦科專家討論下去,他另有要事和我商量。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只好攤了攤手,表示無能為力。這時,几個醫生中一個年紀最輕的,長著一副娃娃臉的忽然道:“衛先生,我有一個設想。”
     我作了一個手勢,不理會陶啟泉在一旁發出了不滿意的悶哼聲,請這位年輕醫生說他的假設。那醫生說:“這几個人,他們雖然未曾接触過詳細的全身檢查,電腦資料上有著一切詳細的記錄——”
     他才說到這時里,我就“啊”地一聲:“你的意思是……新的電腦檢查儀,自動獲得了資料?”
     年輕醫生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听來相當稚气,但是也絕頂可怖的話:“它們都是電腦,既然是同類,自然同聲同气,互相方便。”
     陶啟泉顯然接受不了這种語言,緊蹙著眉,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向腦科專家望去,專家的神情茫然,可是卻自然而然點著頭,顯然他也認可了年輕醫生的話。我的聲音之中,有著恐懼的成份:“別說同在一家醫院之中,事實上,全世界的大小電腦,都可以互相串通來交換資料的。”
     我這樣說法,不是假設,而是事實。電腦資料,确然可以互通,在美國,就有几個中學生,使美國國防部的机密電腦資料,出現在他們家中自用電腦的終端熒光屏上,在電腦世界之中,所能發生的怪异的事,超過人類的想像力不知多少倍,電腦在人類全無警惕,不知不覺的情形下,不知在做些什么事。
     我的話,引起了陶啟泉十分強烈的反應,他發出了一下呻吟聲,面色變白,一手抓住我的手臂:“衛斯理,你跟我來,我有點事告訴你。”
     他不由分說,拉著我出去,令得那几個醫生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作為支持這家醫院的研究基金的主席,陶啟泉在醫院的頂樓,有一間辦公室,他就一直挽著我的手臂,帶我進了這間辦公室,直到進了房間,他才松開了手,把門關上,背靠著門喘气。
     他的神態如此怪异,令我惊惶不已——我們上來的時候,也曾乘搭過電梯,是不是他在電梯之中,喪失了一部分神智呢?
     他掏出手帕,抹了抹汗,才示意我坐下來,舔了舔口唇,道:“剛才我向你提及,集團的電腦,出現了一种獨有的病毒,專家曾提議為‘陶氏病毒’。”
     我見他已恢复了常態,也就盡量使自己的神態輕松,來回走著,點了點頭。
     陶啟泉吸了一口气:“這种侵入的病毒,不但破坏一般性的資料,而且……也破坏我個人的絕對机密資料——”
     說到這里,他抹了抹汗,聲音也有點變:“有一次,竟然在資料之中,加進了兩句話……兩句話……”
     陶啟泉說到這里,已經聲音發顫,人也在發著抖,雙眼之中,已充滿了恐懼,望定了我。
     我快步走過去,按住了他的肩頭,他才算能把話繼續說下去。
     他說的是:“那兩句話是‘勒曼醫院的后備心髒并不能一直用下去,應該再去想辦法了!’這……電腦病毒……竟然能知道我……最大的秘密。”
     陶啟泉的話,只說到一半,我也為之惊呆。
     這种事在若干年之前發生,十分复雜,我曾詳細地記述在名為《后備》的這個故事之中。簡單地來說,陶啟泉曾有嚴重的心髒病,但是他曾做了心髒移植手術。手術絕對成功,因為移植上去的心髒,可以說是他自己的,絕不會有排斥的情形——取自勒曼醫院走在時代尖端的一群醫生,利用無性繁殖,培養出來的“后備人”。后來,事實又證明,勒曼醫院的醫生之中,有隱瞞了身份的外星人在。這一切,對陶啟泉來說,當然是秘密,他也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
     知道這個秘密的,應該只有勒曼醫院,他自己,以及另外少數几個人——我雖然記述了這個故事,但還是把他真正的身份,作過徹底的掩飾,不會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那么,在陶啟泉集團的電腦之中,怎么會出現這樣的句子呢?
     一時之間,我和陶啟泉都不出聲,陶啟泉喘了几口气,才又道:“電腦管理人員根本不知道這兩句話是什么意思,由于病毒的侵入造成了大損失,所以才有報告提交到我這里來,我自然一看就明白。”
     我喃喃道:“太……怪异了。”
     陶啟泉則道:“太可怕了。你想想,這樣的秘密,它怎么會知道的?”
     我想起了剛才說過的話:“全世界的電腦,都可以互相串通的。”
     這時,我又把這句話重复了一遍,陶啟泉失神地望著我:“勒曼醫院的電腦,和我這里的電腦,互相之間,有了聯系?”
     我無可奈何地道:“還有什么別的可能?”
     陶啟泉神情駭然之极,我用力一揮手:“這种病毒也太猖狂了,簡直……簡直……”
     我連說了几個“簡直”,可是卻想不到該用什么形容詞去形容。陶啟泉倒接了口:“簡直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它在威脅我。”
     在他說了這句話之后,我們相對默然,過了好一會,我才苦笑著道:“很多年之前,我就曾和電腦有過接触,那時,電腦的使用,絕不普遍,只有軍事基地等大机构才使用,我接触的那一座電腦,就屬于一個軍事基地。”
     陶啟泉用心听著,神情緊張:“那次的接触,牽涉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故?”
     我歎了一聲,神情有點啼笑皆非,因為整件事,确然是叫人啼笑皆非的——我有一個表妹,征求筆友,通讀之后,之后雙方要見面,對方卻無法露面,我陪著她找上門去,才發現所有的信件,全是一座電腦寫的,那座電腦已開始不接受控制。
     在發現電腦終于會不受控制這一點上,我可以說是先知先覺的了。
     我把經過的情形,扼要地告訴了陶啟泉,陶啟泉的反應是好一陣發怔,然后他才道:“那……怎么辦呢?”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可是真正的辦法,也不是太多,許多問題,看來都是非解決不可的,可是拖在那里,一拖几十年几百年的也多的是,怎么辦,誰也不知道。
     我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人在十分疲倦的情形下,常會有這种動作。我真的感到十分疲倦,而且,很后悔在那次和電腦有了那么离奇精彩的接触之后,竟然沒有去深入研究,以至現在,對電腦相當陌生。
     我又想起了成金潤,覺得要去和他聯絡一下,多了解一些有關現代電腦的情況。
     陶啟泉在問了几聲“怎么辦”,而看到我一點反應也沒有的時候,有一個短暫的時間,顯得相當焦躁,可是隨即,他像我一樣,無可奈何之极。
     的确,除了無可奈何之外,也不可能有別的反應——他明知他集團的電腦系統,被可怕的病毒侵入,甚至公然出現恫現他——用只有他一個人才看得懂的句子,可是,他有什么辦法呢?
     沒有了電腦系統,他集團的龐大業務運作,立時就癱瘓了——不出三個月,就會被其他的集團所取代。
     電腦和現代企業的關系,比古代的父子關系還要密切,父子關系,還可以用“大義滅親”來解決,企業和電腦之間的關系,看起來是共存共亡,誰也擺脫不了誰,但實際上,電腦決定了一切。
     陶啟泉是集團的首領,可是這時,他明知電腦系統已經開始逐步不受控制,可是他有什么辦法?一點辦法也沒有。他這個集團首腦是空頭的,控制不了屬于他集團的電腦系統。
     在他明白了這一點之后,他除了無可奈何之外,還能做什么?
     而在這時候,他說了一句話,倒足以代表了許多人的心意,他道:“不會那么快……危机不會那么快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我只好苦笑——誰都以為危机不會那么快就來。二十年前,人們這樣想,二十年之后,人們還是那樣想,可是事實上,二十年的時間,危机早就悄然掩到了。
     我拿起電話來,打到雙子大廈去找兩陳,在電話中,也分不出那是陳景德還是陳宜興的聲音,可是听來,聲音有點怪,支支吾吾,我只是問他,成金潤有沒有出現,他說沒有,我又請他把成金潤的住址告訴我,他要我等一會儿。
     估計在他向身邊的人在詢問的時候,我听到良辰美景的聲音在說:“聯絡到了那批人沒有?”
     兩陳的回答很模糊,沒有听清楚,接著,他就給了我成金潤的地址。我隨口問了一句:“你們正在聯絡什么人?”
     可是我的問題,卻沒有立時得到回答,而是在兩秒鐘之后,才听到了一句“沒有什么”。我悶哼一聲,知道他們有些事在進行,可是我也沒有仔細去想,就放下了電話。
     陶啟泉長歎一聲,站起身來,向我作了一個手勢:“別對他人說起。”
     我苦笑:“要說,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陶啟泉再歎一聲,一起走出房間,他登上了他的直升机,我在醫院的門口,截停了一輛街車,吩咐駛向成金潤的住址,直到這時,我才留意到,成金潤的住所,是相當偏僻的郊區。那計程車司机也道:“先生,你要去的地方很遠,我入行十二年了,還未曾載過那么遠的途程。”
     我答應了一聲,改變了主意,請他先到我的住所,取我自己的車子前往,計程車司机大喜,連聲謝,還道:“先生你一上車,我就知道你必然不是住在那种地方的。”
     我不禁失笑:“住在那地方,有什么不好,只不過遠一點。”
     司机卻另有見解:“哪有無緣無故,住得那么遠的?他難道不要工作?就算收入再差,也比住那么遠好,除非他有直升机,那又不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