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艾鸽诗歌:一个人的情喉
·艾鸽:伤春词
·艾鸽诗歌《留念春》
·艾鸽情诗《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一集)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二集)
·艾鸽诗歌《玫瑰 心瓣的玫瑰》
·艾鸽巴黎最新留影:诗人之韵
·艾鸽被盗油画《美人珊》成买家争购逸品
·艾鸽电影流馨阁拍摄花絮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一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二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三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四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六
·艾鸽诗歌《四季风韵》
·艾鸽在海边的闲情逸致
·艾鸽七律:中秋揽月
·艾鸽诗词打擂台邀请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1回
   
   
    第111回:耀邦逝世学潮初起 新闻同仁寻觅真相
   

   
    词:《踏雪行》
    雪底藏春,云中卧日,清寒光景却难似。愁肠泪眼君为谁,垂杨止舞挂哀思。
    天易变故,人多利势,花月楼台总安憩。香消一炷不忍灭,燃丝绕至竟熠熠。
   
    (活灵:光)
   
    轻暖融冰痕,春风携微寒。莫名的尘埃卷动着阴郁的风云,絮絮落下,在京都的大学区徘徊。胡耀邦的突然逝世,不是善良的人们可以接受的。北大的未名湖也沸腾了起来,垂杨依旧,学子们的脸上挂着冷霜。 “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成为最流传的话。4月17日下午起,北京高校学生悼念胡耀邦的活动从校园比较有规模地扩展到天安门广场,而全国各大、中城市悼念胡耀邦活动的规模也日益扩大。 1时许八九民运第一波游行,中国政法大学6百余名师生出了校门,沿着二环路走向天安门广场。北京大学区的自发的游行悼念送花圈,由此引发了改变中国与世界的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
   
    胡耀邦与中国青年报的关系非同一般,报社内部有一本书《胡耀邦谈办中国青年报》,记载了胡耀邦担任团中央书记时,每次中国青年报召开全国记者会时,他到场的讲话。有一句话的大意是:“我这个人会犯一些小的错误,但不会犯大的错误。”记者们认为:这是很客观的评价。胡耀邦确实有一些小的错误,包括不得已做一些违心的事,还有点愚忠,有时在内部讲话中不时地冒出一句:我们的毛主席如何如何等。但比起某些人“有点小成绩,但会犯大的错误甚至罪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胡耀邦光明磊落,主持真理标准的讨论和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光耀千秋。
   
    我想探究的是:耀邦为什么会死?去年冬末胡耀邦在采访时亲口对我说:“我的身体很好!”可短短几个月,他从来没有心脏病的人,竟然会因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逝世。历史上诸葛亮曾经“三气周瑜”,人真的能被气死吗?查查医书就知道:现代科学研究发现,人突然死于悲伤、惊吓或生闷气,是由于思想感情受到重大打击后,引起大脑及心脏病理改变所致。在人的大脑中,有一个关联心脏与心理状态及情绪的部位,它被称为“脑岛皮层”。科学家比较之后发现,如果脑岛皮层受到的刺激延续到几个小时,某些机能就失常,于是会损伤心肌,引起突然的心室纤维颤动,甚至导致心搏停止而致人死亡。脑岛皮层和心脏之间的生理机能的发现,揭示了人遭到意外不幸等突发事件而丧命的秘密。恶劣的心理状态和强烈的不良情绪,对人的大脑皮层会产生极有害的刺激,并迅速改变大脑对人体心脏的控制,从而严重损害心肌功能,扰乱心律,进而危及生命。是谁气死了胡耀邦?!答案是人都知道。
    报社饭堂里有人一拍桌子:“这几十年的历史,若在法国英国,大革命早就发生了。” 中国人真的是愚不可及吗?此时,中国新闻出版社出版的我的社会问题报告文学集《混血世界》也送到了报社,我赠送了一些书给记者编辑。自然,这不是歌功颂德的书,是挑战的书。
   
    各种信息陆续传到报社:
    北京大学在方厉之的影响下,办起了民主沙龙。
    北京的大学生到天安门广场送花圈,并提出政治改革诉求。
    中央党校也有人送了一个大花圈到人民英雄纪念碑。
    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发表政改及多党制文章。
    高层对学潮的看法不一。
    中国知识界开始了对学潮的关注和支持。
    据学生公布的消息:4月20日中国地质大学200多名学生高举“耀邦总书记永垂不朽”横幅,先后来到广场。15时北师大出现署名“中国政法大学全体同学”题为《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法律何在?!》传单,公布政法大学学生王志勇当天凌晨在新华门事件中被武警殴打致伤真相。“其他高校的学生也遭到无辜殴打,连女同学也未被放过”,呼吁21日、22日罢课抗议,要求惩办元凶。 19时,北大、人大、清华等校出现题为《新华门血案》《血》、《“四.二0”惨案》等大字报,称武警和公安武警对在新华门前请愿的学生大打出手,学生多人受伤”,呼吁同胞们行动起来,揭露警察暴行。人民日报的4.26社论明显地歪曲学生的爱国动机,激起了北京及全国高校的愤慨。北京大学学生焚烧了造谣的《人民日报》。
   
    春夏之交,兰阑盈盈欲语。赵紫阳的5.4讲话中,肯定了全国学潮的爱国热情,确实安慰了大学生们,有不少学校已经恢复了上课。可民主与专制两派的较量还在继续。江泽民对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处理,激起了深圳和北京新闻界的愤怒。深圳青年报主导的100多新闻编辑和记者的抗议,使高层不安。而由中国青年报记者编辑联络成功的首都新闻界1013名记者编辑的抗议信,正式将新闻界与学潮结合了起来。89年5月9日 星期二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部主任郭家宽、学校教育部兼科技部主任李大同把有1013名首都新闻工作者签名的请愿书送交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请愿书要求与中央主管宣传工作的领导人对话。李大同在递交请愿书时向在场的中外记者宣布,请愿书的1013名签名者分别来自《人民日报》、新华社、《经济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等30多家首都新闻单位。新闻工作者请愿书列举了三项对话内容:1、引起海内外强烈反响的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被停职;2、新闻单位无法对最近发生的学潮做客观公正全面的报导,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事态的发展,违反了党的十三大提出的重大情况要让人民知道的原则;3、袁木4月29日同首都大学生对话时关于“我国新闻是自由的,报社实行总编负责制”的说法与事实不符,这恰恰是新闻改革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李大同在发表讲话时还预言:“新闻自由的时代即将到来!”
    在记者递交请愿书时,近千名来自北大、北师大等校学生聚集在记协门前声援请愿的记者,举着写有“新闻自由,解除报禁”、“声援新闻界之良心”、“向新闻工作者致敬”等横幅,高呼“为民说话,事关重大,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等口号。晚上,北大筹委会在校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继续罢课。
   
    胡启立决定到中国青年报与记者编辑对话,并传达了赵紫阳的讲话:“民主潮流不可逆转,要因势利导。”“新闻界开放一些,问题不大。” 胡启立再次肯定学生和新闻记者的行动是爱国,并承诺推动政治改革和新闻改革。当记者们问道:“新闻记者是否应该说真话?”时,胡启立答道:“应该说真话。” 赵紫阳的讲话立刻传遍首都新闻界。同时,首都新闻界开始了介入学潮的大游行。
    人民日报记者编辑的横幅是“4.26社论不是我们写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编辑的横幅是“学生不是动乱,我们反对动乱,有人希望动乱!”
    其它新闻单位的横幅还有:“我们要说真话!”
    “不要逼我们说假话!”
    《科技日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肯定学潮的正面报道。《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大标语:首都百万市民声援学生的爱国行动。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汇为一体,学潮已经演变为全民参与的民主运动。高层民主精英们也倾巢而出。中国震撼了世界!
    春城也不寂静。我来到云南大学也看到不少大字报和标语横幅。其中有一份小字报也引人注目:是几名女生至男同学的公开信。内容是:耀邦逝世,国难当头,可我们的不少同学还在热衷于举办舞会找舞伴,我们建议全体女同学罢舞!我为之一震:春城也有这样热血的大学生!
   
    有诗为证:
    赏尽春妍心犹寒,
    几家帘幕起波澜。
    伤高念远添愁绪,
    袅袅欲飞连浩瀚。
   
    (未完待续)
(2011/05/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